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合魔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邪魔两道
作者:粥里生花  |  字数:5038  |  更新时间:2018-04-16 10:53:00 全文阅读

江寒距离骷髅所在的地方其实并不远,不然的话,刚刚也不可能险些被巨大的骨刀给剐蹭到。

此时全速奔腾,很快就来到了巨大骷髅的附近。

在这里,江寒发现了一处足足有近百米长宽的古迹。

说是古迹,是因为这里有人工修葺的痕迹,但明显年代已经非常久远。

构建古迹的巨大石条上面布满了青苔,还有磨损破坏的痕迹。

古迹四周,可以看到足足有成人大腿粗细的铁链缠绕,铁链被涂抹成了红色。

按照欧阳清灵的介绍,这种颜色在青云宗代表了禁区,禁地的意思。

在这古迹的中央,四个缩在黑袍中的身影,盘膝而坐,手中法印不断变换。

不用说,那巨大的骷髅,应该就是被几人操控。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黑袍人,正在整个古迹中央,约莫十几米高的石头祭坛前忙碌着什么。

在他周围,足足摆放着九个一尺高的铁葫芦。

黑龙看到那铁葫芦,立刻双眼放光:“抢,抢,江寒快抢,这是封灵葫芦,专门用来存储力量,魔阵吸收的生命之力,应该就在其中,只要抢到一个,你立刻就能晋升开灵期,而且好处多多!”

江寒闻言,也是一阵眼热,当下不再犹豫,体内真气疯狂运转,身形猛的一扑,就朝着那九个封灵葫芦扑去。

江寒这一下,快若闪电,尤其是在这漫天浓烟之中,更显得诡秘。

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已经来到封灵葫芦旁边,伸手就朝着封灵葫芦抓去。

“老东西,找死!”

江寒在靠近这里时,就暗中改变了自己的面容,把自己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也因此得到了一句老东西的唾骂。

可惜江寒的动作看似毫无破绽,但毕竟修为有限。

筑基期的速度,就算真的催升到极致,又能如何。

就在江寒伸手的一瞬间,在祭坛上忙碌的黑袍人,忽然转身,举掌就朝江寒拍去。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仿佛根本没有血肉,只有一张人皮,紧绷在骨头上一样。

可是他的力量,却大的惊人。

虽然是仓促发劲,但是一出手,就展现出了两人截然不同的修行等级。

平凡无奇的一掌,在江寒看来,竟然是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江寒周身的这一方天地的空气,仿佛都被这一掌给封锁。

攻击没有落到江寒身上,但是江寒已经觉得胸口刺痛,有种被压迫撕裂的感觉。

眼前的情况,早在江寒的预料之中。

到达这里之后,黑龙便已经帮江寒报出了几人的修行等级。

那四个盘膝而坐,操控白骨骷髅的,都是金丹期的修为。

但是他们此时四人结阵,全力运转白骨骷髅,根本不可能分心攻击江寒。

祭坛上那个负责破除封印的,则只有开灵中期的修为。

也正因如此,江寒决定放手一搏,虎口拔牙。

可惜的是,江寒还是低估了开灵期和筑基期的差距。

字面上的一点,就是现实中的生与死。

“拼了!”

避无可避,索性不避。

电闪光火之间,江寒一咬舌尖,真气再次暴走,不但不躲闪,反倒是迎接对方的掌击而去。

在那黑袍人一掌印上江寒胸口的时候,江寒的手也已经抓住了距离他最近的葫芦嘴。

旋即就听一声闷响,江寒整个人好似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拍飞了出去。

“不好!”黑袍人的喉咙里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身形一动,就朝着江寒掉落的方向追杀过去。

“跑!”

江寒顾不得胸口撕裂般的疼痛,一头扎进密林之中。

借着那人的一掌之力,江寒成功的将一个封灵葫芦给扯了出来。

落地之后,江寒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把封灵葫芦往储物袋里一收,开始了他的逃亡之旅。

如果不是江寒已经学成了烘炉造物法的造皮期,如果不是天地经对于魔力有着天生的压制和吸收的功效。

刚刚那一掌,非要把江寒给直接拍成两半不可。

此时在江寒体内,一股股精纯的魔力正在疯狂冲刷,破坏着江寒的五脏六腑。

江寒每走一步,伤痛就加深一分,犹如在刀尖上行走一般。

好在天地经正在不停的吸纳,消化着这些力量,反馈出来的能量则又将江寒体内的损伤进行修补。

除了痛楚之外,江寒短时间倒是没有太大的危险。

反倒因为这种循环,身体内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和提升。

“想跑?”

就在此时,江寒身后那沙哑的声音,犹如跗骨之蛆般,再次响起。

紧接着,江寒就听背后疾风大作,不及反应,便再次被拍飞了出去。

“好,很好!”那人看着倒向一旁的江寒,冷笑道:“敢从白骨门的手中抢东西,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

“敢在青云宗宗门旁边设魔阵的,这么多年来,你们也是第一个!”江寒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这一掌只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给他带来的伤害,远不如第一掌来的直接。

而且在刚刚第一掌击中江寒之后,江寒的烘炉造物法便已经自行运转,变得熟悉这种伤害,并且提高了抵抗的能力。

“青云宗,一群土鸡瓦狗而已,这么说,你也是青云宗的人了?”黑袍人上下打量了江寒两眼,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我明白了,你这种年纪的筑基期,恐怕已经耗光了所有的潜能,没有晋升的机会。所以你想趁着乱子,浑水摸鱼,当真是胆大包天!”

“嘿嘿!”江寒怪笑一声:“我是什么来路,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平时我是怕你不错,不过现在你敢在这里,施展你开灵期的手段?”

如今在江寒的头顶,青云宗和白骨门两方人马激战正酣。

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神念覆盖,但他们不是瞎子,只要是在这里爆发出什么动静,他们立刻就会明白这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到时候,绝对会把这里,纳入他们的攻击范围之中。

也正是出于这种原因,刚刚黑袍人明明有御宝飞行的能力,却根本不敢从空中追击江寒。

而是尾随江寒身后,一路追到现在,才终于把江寒拦下。

“杀你,还需要用到开灵期的手段?”黑袍人冷笑:“我会让你知道,开灵期是筑基期,永远不可能跨越的鸿沟!”

说话间,黑袍人举掌又朝着江寒拍了过来。

江寒从木鬼城的密室出来之后,黑龙便已经询问过江寒类似的事。

那就是江寒,究竟有没有把握,越级挑战开灵期。

当时江寒的回答是肯定的。

可两人当时的假设,是以江寒半步开灵的修为,应对开灵初期,而眼前这黑袍人,却分明是开灵中期的修为。

虽然碍于现在情势所迫,他不能够施展术法来对付江寒。

可是以灵力运转的武学招式,又岂是真气能够比拟的。

眼见黑袍人一掌拍来,江寒连忙伸手抵挡,却只觉得犹如螳臂当车一般,整个人硬生生的被再次轰飞出去。

“这样不行!”黑龙察觉到江寒并没有受伤,只是模样难看一些罢了,也放松了不少。

不过却又摇头道:“真气和灵力,是两种级别的力量。你现在的身体虽然抗揍,却总有极限所在。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你体内的恢复无法跟的上破损的速度,还是死路一条!”

“既然守不行,那就攻好了!”江寒一咬牙,身形一挺,这一次不退反进,同样回以一掌:“风云突变!”

江寒的手上,真气奔腾,白浪翻滚,这是真气具象化的表现。

相较于之前在山涧村斗狼妖的时候,现在这一掌打出来,威力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如果还是哪狼妖在江寒面前,江寒一掌就能把它给直接拍死。

可惜江寒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开灵期的高手。

这一掌拍出,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只是让那黑袍人被迫后退了几步而已。

“太慢!”黑袍人掸了掸袖子,干笑一声:“精神可嘉,可惜实力不济!”

就在此时,江寒眼中精光一闪,双手一翻,一压,陡然间身子拔高了一截,从一个佝偻老者,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旋即兜头一掌向黑袍人压去:“云动天惊!”

排云掌一共有八式,代表着八重劲。

一掌更比一掌厉害,招招相连,最终可以打出八倍战力。

而江寒,借着天地经的帮助,早已经掌握了排云掌的精要。

根本不需要再招招连环,而是从第一重力道,直接推送到了最后一层,打出了排云掌的第八掌,云动天惊。

与人对战,也是一门学问,不是说两个人对面而立,把自己所学的招式全部一一施展出来,谁站到最后,就是谁赢。

而是要活学活用,用脑子打架。

江寒在这一点上,无疑就做的很好。

第一掌只是迷惑,用正常筑基巅峰的状态打出来。

为的就是让黑袍人轻敌大意,在近身之后,则是突然爆发出强烈一击。

这一下,无论是攻击的速度,还是力道,都是刚刚的八倍。

黑袍人触不及防之下,当即中招。

整个身子都被江寒拍的向下矮了一截不算,连带着黑袍的帽子,也被江寒给直接轰成了碎片。

就见黑袍人大片的头发披散下来,整个人如同疯子,鬼魅一般,说不出的狼狈。

江寒则是趁此机会,向后退出两步,略微调整了一下体内散乱的真气。

这一掌虽然取得了成效,可是江寒承受的压力同样不小。

就如同一辆疾驰的汽车,一瞬间从启动到达急速,再被迫降下来,对发动机的损害,必然十分的剧烈。

如果不是江寒体内有天地经时刻反馈的力量在支持。

这一下,恐怕已经是被反震之力,弄到内伤。

”呵呵!”散乱的头发遮住脸庞,黑袍人的口中,却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好,很好,看来我低估你了。你这具身体,我很喜欢,我不会杀了你,而是要将你炼制成活尸,以后为我效力!”

黑袍人说着,双手虚虚一撑,顿时他身上的黑袍碎裂成了满地的碎片。

江寒这才发现,这黑袍人的身体和他的脸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深深的凹陷进去。

胸前的肋骨,都一根根的凸显出来,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更诡异的是,在他背后,竟然背着一具被包的好像粽子一样的白骨。

这白骨震动不休,显然是有生命的迹象,好像活物一般。

“这是白骨老怪的手法!”黑龙嘎嘎笑道:“我说这白骨门怎么听上去这么熟悉,原来竟然是白骨老怪的道统,原来如此!”

黑龙话音刚落,黑袍人已经嘭的一声把背后的白骨扔在了地上。

白骨看上去只有一团,轻飘飘的,可是扔在地面上,却是一声闷响,连地上的黑泥都被砸的沉下去几分。

“这白骨,有古怪!”江寒有心想要主动发起攻击,却又不知道那白骨究竟会有何反应,只得小心戒备,不敢轻举妄动。

反正这里是青云宗的地界,就算是头顶上的那几个金丹期,开灵期无法消灭眼前的白骨巨人。

但随着门派更多的长老,甚至是掌门出手,这些白骨门人,绝无胜利的可能。

江寒也不需要制胜,只要一直拖延下去,这些人迟早有退走的时候。

“小心了!”黑龙提醒一声:“这白骨门的来头可不小,上古的白骨老怪也是一号人物,名声比起冰灵女来,都要显赫几分。他是真正的邪道,上古正,魔两道都容不下他,传闻,他是看过离恨经的存在,他传承下来的道统,非同小可!”

天地经,长生经,离恨经。

三本经文,定下了三大道统,从此以后,天下修行者,都绕不开这三脉,上限也在这三大道统之中,之后才诞生了一系列的变故。

其中的离恨经,开创的就是邪道道统。

江寒和黑龙曾经就这三大道统进行过分析。

其中的长生经一脉,自封为正道,走的是替天行道,建立规则的路子。

走上这条修炼道路的人,以自身感应天地,敬畏天地,从天道之中,寻找超脱的力量。

他们设立规则,维护规则,让众生都在他们的道中,按照他们的想法去活。

而天地经其实本质上和长生经有些类似,走的也是感应天地的路子。

可惜,他们不是敬畏天地,崇拜天地,祈求天道,给予他们力量,而是直接掠夺,窃取。

上古之中,就有窃天地者,是为魔的说法。

他们的信条,就是不被任何的规则所束缚。

天道想要统御他们根本是不可能的?

甚至他们还时时刻刻都在算计着,要如何吞噬掉天道。

但是两者相同的,就是从天地之中,汲取力量。

而至于邪道,则代表着毁灭之力。

他们的信条只有一个,那就是随心所欲,天下皆亡,我便为王。

所有的邪道功法,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独!

牺牲一切,成就自我,就是邪道的心态。

一开始邪道出现的时候,正,魔两道的修士,就觉得有些别扭。

等到越来越多的人吃亏上当,甚至是付出了生命之后,一场远古时代的大战就爆发开来。

二对一,邪道又本来就人脉稀薄,最终被剿灭了七七八八。

可还是有不少的邪道隐藏了起来,代表着邪道道统的离恨经也消失不见。

后来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邪道一直都低调行事,而正,魔两道的大能,又把目光投向了更为高级的目标上,也就任由一些邪道余孽,在夹缝之中生存了下来。

白骨老怪,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黑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白骨老怪,竟然有道统流传下来。

而且看样子似乎还过的不错,竟然有这么多的金丹期高手,这说明白骨老怪在上古时期,看过离恨经的事,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黑龙和江寒隐约间,似乎窥探到了这方世界的一些真相。

原本在黑龙的眼中,世界最大的转变,莫过于正道和魔道的对立。

至于魔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凶恶嗜杀个个都如同恶鬼一般,黑龙也不明真相。

如今再细细想来,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魔道在于正道对立的过程中,似乎还发生了一些别的问题。

那就是被邪道渗透,甚至到现在已经融合到一起,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

就像眼前的这个白骨门,虽然继承的是邪道道统,却以魔道自居。

但是他的行事风格,却完全都是邪道的手法,没有任何魔道的影子。

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如果不具备上古时期的记忆。

理所应当的就会认为,魔道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搞懂这些,似乎并不能为江寒解开眼前的困局。

就在江寒和黑龙神念交流的片刻间,那团白骨已经彻底的舒展开来,站了起来。

和江寒头顶上的巨大白骨相比,眼前的白骨无疑是微不足道的。

可是他带给江寒的压迫感,却比开灵中期的黑袍人还要大的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