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四十章 杀戮洪流
作者:识歼献  |  字数:3690  |  更新时间:2018-10-20 21:22:12 全文阅读

随着不知从何传来了一阵枪击声,道路上的一点点行进的军队就像受到虎群攻击的角马一般陷入了混乱,走在前方和后头的部队吓得一个箭步离开了危险的空旷地带,而那些正好处在空地上的部队则是手忙脚乱的躲进了道路一旁茂密的树林之中。

“枪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各个部队之中的队长都在问着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人真正看清楚枪击的来源。不过很快,更多的枪响从山上的同一个地方传来,这一次,士兵们透过浓浓的雾气和昏暗的天色,隐约看见了那耀眼的火光。

敌人就在这滑坡的顶端!

“是准备利用地形优势伏击我们么?”劳伦斯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不禁感到担忧,他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如果敌人真的在这个时候发起攻击的话,别说了仓促应战了,估计真的有心情去对付敌人的士兵也是寥寥无几,这么恶劣的天气环境和路况,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掩埋在泥石流之下。

但是所有躲在掩体后面的部队都静静的盯着已经空无一人的空地上,敌人的枪击并没有像预期那样子疯狂的来袭,反而是试探性的射击,这种密集程度的火力还不及打靶场,一点也不像是伏击,更不要说起到威慑作用了。

但是依然没有人敢走出掩体,他们都躲藏在树林之中,阴影之中,巨石之后,查看着动静。这一次,就连骁勇善战的刺客军团也十分安分的躲在掩体之后静观其变,刚刚蒙受了巨大打击的刺客兵团现在都不敢冒然行事,主要还是因为瓦扎的担忧。

于是,迈出这第一步的重要任务就落在了戴斯乔伊的头上,而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敌人放在眼里,毕竟他从来不畏惧敌人的枪击,精湛的弹道拦截技能让他无所畏惧。于是戴斯乔伊对着那些“懦弱”的队友们发起了嘲讽,随后拔出利刃,闲庭信步的走到了空地上,站在了一览无遗的道路中央,就算是瞎子都能够看得出这根本就是自杀!他已经成为了敌人的活靶子。

而戴斯乔伊还一边等待着,一边设想敌人会从哪个方向发起袭击,他身上的血管也再一次开始膨胀,眼球也开始充血,看得出来他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这也是他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实力的好机会。

不出所料,敌人再一次开始了射击,戴斯乔伊也把注意力集中到极致,在他眼里,敌人的一举一动都仿佛尽收眼底。

但是戴斯乔伊苦苦等待的攻击却好像在嘲笑他一般,那些小口径的子弹软趴趴的从半空之中划过,若无其事的从他身体的一侧路过,落在了潮湿的路面上的水潭里,就好像天空中缓缓飘落的一滴雨一般不足为道。

这让戴斯乔伊感到无比的恼怒,躲在周围的士兵也是看傻了眼,同样的情况似乎还在行军道路的各个路段上发生,整条队伍都被敌人毫无目的性的射击给分割阻隔,行军队列被彻底打散。

而戴斯乔伊则是怒火冲天,对着眼前山坡上躲在石头后面的那些敌军大声叫嚣着:“怎么了!这算什么东西!你是瞧不起我么?要来就快点来啊!”

随着一段死一般的寂静,戴斯乔伊的怒火也逐渐冷却下来,这很有可能是敌人的攻心计,目的就是让他们彻底放下警惕,至于这种无聊的战法具体能起到什么样的成效,所有人也只能静观其变,戴斯乔伊则是在等待真正的战斗,他准备将自己一切的不满和怒火都发泄在这些胆敢嘲笑藐视他的敌人身上。

突然,山顶上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破声,就好像是打造穿山山洞的时候用到的爆炸物一般,而山顶上也因为这不知名的爆炸卷起了滚滚烟尘,但是四周围的环境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号令的一般的爆破声也没有引发一次声势浩大的袭击,随着浓郁的烟尘一点点被大雨压制住,刚才就好像无事发生一般,甚至连断断续续的枪击也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疑问从军队的各个角落之中传来,那些毫无经验的新兵习惯性的把目光落在老兵们的身上,但是这一次就连身经百战的老兵也有点不知所措,包括艾伦在内的众参谋也聚集到一起,商讨着这突发情况,但是却没有得出任何解释的通的结果。

不过很快,这答案就化为千军万马之势,向他们席卷而来。

站在道路中央的戴斯乔伊一直在意着一件事——地面上的水流。

如此大的雨势,再加上这种宽阔温和的斜坡,潺潺流水本该像小溪一般从山顶缓缓流下,但是在这里,湿润的地面上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水流的痕迹,这些松软的泥土就像沼泽一般粘稠。

但是当那声爆炸声传来之后,地面上开始出现逐渐凶猛的水势,那些早该从山川上奔流而下的雨水就好像被水坝储存起来一般,而现在就是一点点开闸放水的时候。

地面上的水流越来越湍急,戴斯乔伊脚底下的泥沙顺着水流被冲走,他越来越站不住脚根,几乎就要失去重心。很快,水面就上升到了没过脚跟的地步,这迫使他降低中心,才勉强保持住平衡。而他的双腿被快速的水流包裹着,在水面上划出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切割痕迹。

而水流依然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首先是小腿,然后是膝盖,就像雨季时不断增长的河道一般,很难想象山顶上到底储存了多少的水量,整条斜坡都化为了宽阔的河道,而戴斯乔伊几乎就要被淹没。

又是一声爆炸,这一次声响的来源明显接近了许多,其造成的影响也是立竿见影,而戴斯乔伊也得以看清事实——在每一个山坡上,每一个不自然的山顶的平台上,都建筑着一个巨大的水库,里面储存了一直以来的雨水,那些爆炸把水库的侧壁给炸开,强大的水压随后把整个水库都给撕裂,波涛汹涌的滚滚流水从山顶上倾泻而下。

躲在周围的士兵们看傻了眼,身经百战的刺客军团和瓦扎本人也没有想到这种大胆的作战方法,但是不得不说,这确实将成为一举击溃他们的可怕战略。这一次,就连高傲自大的戴斯乔伊也由衷的感到惊恐,那千军万马之势,一泻千里的激流向他飞奔而来,即使水流还没有压在他的身上,他便已经感到无法呼吸,在他的脚下,松软的大地开始震动,他的身后,挺拔的大树开始扭动,他的身旁,坚挺的山石也开始摇晃。

戴斯乔伊几乎就要迈出一步开始逃跑,但是他一想到周围有多少的人正关注的他,这强烈的虚荣心便驱使他留在原地,直面这恐惧。

于是他反而面对洪流向前迈出坚实的一步,随后又将刀刃死死地插在地里,摆出抵御冲击的姿态,面对着滚滚洪流。

强大的水流硬生生的撞击在他身上,这股强大的力量是他从来没有挑战过的,虽然他可以用拳头击碎厚实的石墙,仅凭自身就能扛起一整根木柱,但是这却是持续不断的,无法预测的,充斥着扰流和多方向冲击力的水压,加上松软的地面让他几乎无法保持平衡,就在戴斯乔伊眼看着就要倒下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才学会的技巧——和大自然融为一体。

水很快就漫过了他的胸脯,向他的喉颈逼近,强大的水势将松软的地面削去一层,就连根深蒂固的大树都无法支持,一点点的弯曲倒下,而那些躲在树林之中的士兵只好狼狈的爬上树干,在树被压垮之前苟延残喘。

但是戴斯乔伊现在却没有将强自己的力道,反而是全身都松软下来,他感受着水流的移动轨迹,身体也不经意间漂浮起来,他现在就想在风中飘扬的一面旗帜,用水流将自己的身体拖起,正是利用这种方法,他以最夸张的姿势成为了唯一一个没有被水流冲走的人。

但是所有反应得过来的人都有自己的应对方法,他们有的跳上了较高的山石,有的则是爬上了坦克和装甲车,还有的人用绳子将彼此捆在一起在束缚在树干上。但是如果这就是他们最后的本事的话,是不足以让他们存活下来,赢得这场战争的,因为他的敌人还有最致命的一招。

随着强大的水流,以及一座又一座的水库被炸开,并不结实的土山本身也开始土崩瓦解,首先是土层之下的结构受到了水的侵蚀,随后整层土都像雪崩一般向下滑动,整个山头都开始向山底部滑落,这是这座山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的泥石流!其包含的泥土量甚至足够填平那些因为水土流失而产生的峡谷!

戴斯乔伊见势不妙,踩在剑柄上一个箭步,轻盈的飞到了那唯一一块没有崩塌的土层上,而滑落的土层与洪水相结合,化为了一把用泥土和水流组成的重锤,狠狠的撞击在他们身上,越是大的目标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大,坦克被推动甚至是侧翻,树林也被泥石流压垮吞没。

众士兵和刺客兵团都爬上树桩,顺着泥石流一点点的向山下滑落。

但是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在山顶的最后一块空地上,大量的敌军突然出现,他们从半空中飞过,落在了泥石流上,他们的脚上都装备着类似于滑雪板一样的东西,在这种快速且湿润的泥石流上飞快地前进,训练有素的他们轻而易举就驾驭了这放荡不羁的“坐骑”,装备了武器的他们在泥石流上随心所欲的移动,见血封喉,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而这些毫无准备的士兵只好蹲在仅有的空间上,盲目的攻击快速移动的敌人,却又被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毫无还手之力。

在失去了坦克和火炮的火力优势之后,他们甚至不敌这些装备落后的小军阀,一个个残忍的事实向他们扑面而来——想要在郎德大陆上生存下去,就必须进化学习。

整个军队都陷入了混乱之中,他们被彻底冲散,十几万之众的大军甚至无法抵挡仅仅数千人的攻势,绝大多数人不是被泥石流吞没,就是被这些敌人的精兵一点点宰杀,那些躲在坦克之中的士兵或许一时半会可以安然无恙,但是这又能让他们坚持多久呢?至于骁勇善战的刺客兵团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蹲在仅有的落足之地上,那些子弹拦截技能较好的战士或许可以坚持一会,至于训练不到位的那几个只好躲在瓦扎的身后,没有远程攻击手段的他们此时此刻是感到如此的无力,脚底下滚动的树桩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们,危险无处不在。

而在军队的末尾,装载着“月季花”的巨大铁箱也开始因为水流的冲击缓缓的向山脚蠕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