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尖端风暴
第三十四章 致命一击
作者:识歼献  |  字数:6212  |  更新时间:2018-07-05 21:07:23 全文阅读

几位身穿军装的人来到一家酒馆门口,和这座城市里的其他建筑没什么两样,酒馆里头空无一人,大门紧闭,房间里黑灯瞎火,各种杯具散落一地,到处都是碎玻璃片。

灰蒙蒙的墙壁上,一只手在来回摸索,可算是借助阴沉的天色之中的一缕白光找到了灯的开关。暖黄色的灯打开之后,房间里一下充满了温馨的氛围,但是地面上的肮脏也被点亮,房间里的破败不堪逐渐显露出来。那些穿着军装的人在吧台前围坐下来,由于没有服务员,他们只好自己去拿一些没有调好的酒凑合着喝起来。

“这里可真是一团糟啊,不是么?”一个人首先开口说道,但是并没有人理睬他。吧台的一角,崔特尔斜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一名士兵幸运的找到了几个完整的玻璃杯,众人终于可以一同分享酒水。

“你喝酒么?崔特尔先生。”

......

“我就当你默认咯。”

晶莹的玻璃杯被逐渐染为红色,一点气泡冒在液面的上端,房间里飘满了浓厚的酒味。

几乎所有人,包括老大在内,大家都在其乐融融的喝酒聊天,唯独崔特尔一直板着张凶神恶煞的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不放。

那个人当然注意到了崔特尔不怀好意的目光,他拿起酒杯,美滋滋的灌了一壶,然后命令士兵给他重新填满。

“你们来到这里干什么!?”终于,两人之间的尴尬的气氛被打破了,取而代之的是刺鼻的火药味。

“崔特尔先生,你自己应该是知道答案的吧,既然如此又为什么明知故问呢?”

“你可别装蒜,这里的问题多了去了!莱恩!”崔特尔把脸凑到莱恩的面前,一股恶臭的酒味很快就开始袭击的他的鼻子,可想而知这老东西最近过的有多悠哉。

莱恩忍不住笑了起来,眼角粗糙的皮肤褶皱起来,嘴角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崔特尔他为什么要笑,这是无情的嘲笑。

莱恩一边笑着一边说:“那好吧,我觉得我们就直说吧,反正过不了多久,行动就要继续了。”

“这是我的战争,跟你们卡诺斯人没有关系,你们快点给我坐船滚回老家去!”崔特尔可没有这个耐心等莱恩说完他们“完美的计划”。

莱恩嘲讽的上扬了眉头,睁大了眼睛看着身旁的其他人,就好像在说,他可真是奇怪啊。

“崔特尔先生,你得知道一些事情。首先,这并不是你的战争,严格来说,这是我的战争,你看,这些起义部队的枪支弹药都是我通过特别的途径提供的,所以,总体来说,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对我这么恶意相加。其次,在座的各位并不都是卡诺斯人,对吧?朋友们!”

“没错!”几个军官和士兵大喝一声,他们用的是加拉哈语。

“再然后,我觉得现在让我的士兵们回去真的不是一个好时间,我的意思是,你看!”

莱恩指向海岸线的方向,崔特尔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延绵数公里的海岸线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运兵船,像蚂蚁一样扎堆的士兵正忙着搬运船上的物资,弹药,食物,医疗用品,总量足够他们用好几个月的。

“所以吧,现在让我们掉头回家未免太过于失礼了。”莱恩说着又喝了一杯酒,士兵再一次帮他蓄满酒水。

“我没有必要在意你们的想法和礼节,我跟你们没有恩怨!”崔特尔气势汹汹,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什么?你以为我们用的完这些物资么?”莱恩做出浮夸的表情,反问道,“当然不,这些物资是给你们用的啊,或许还可以救济一些无家可归的可怜虫。”

“你是什么意思?”

莱恩故意皱起眉头,从开始到现在,他都一副满不在乎,十分轻松自在的样子,他说道:“你看,我们有这么多的军队,但是波西国军方可是全然不知啊,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一锤定音,彻底终结这一场战争的,当然,为了稳定民心,总得给他们一些好处对吧?所以呢,等到战争结束了,我还得劳烦你们帮我们下发一下这些物资,饿死人可就不好看了。”

崔特尔企图反驳他,进一步激化矛盾,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可以惹怒莱恩的方法,于是他终于松懈下来,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了一杯酒。

莱恩点点头,:“这就对了,加入我们,好好享受胜利的果实。”

崔特尔白了他一眼,他给自己蓄满一杯酒,开始肆意妄为的喝了起来。

莱恩又探出头看着外面的街景,对面的楼上,几个居民,或者说是饥民正盯着他们看,他们瘦骨如柴的样子看着都让人感到心疼。莱恩伸出手去向他们打招呼,但是那些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打击的可怜虫就像触电了一般,赶紧缩回了自己的房子里。

莱恩又四处瞟了几眼,他于是对老大和崔特尔说:“在我们来之前,你们一定经过了一场恶战吧,这里的小市民都给吓傻了。”

“恕我直言,我一度认为这是你们干的。”崔特尔说。

莱恩感到不可思议,他看着边上的老大,老大也摆摆手,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莱恩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一副真相大白的样子突然抬起头来,继续喝酒。

“怎么,你知道是谁干的了?”老大问。

“差不多,之后就能够确定了,没有什么关系的。”

军官们喝饱了酒之后,又开始在厨房里摸索起其他的食材,很快,各色的开胃小吃便摆放在他们的面前,真叫外面的小士兵和市民感到羡慕。

“对了,你们见到他了么?”莱恩突然说道。

老大和莱恩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的反问道:“什么?”

“我派来的卧底,你们见到他了么。”

“什么卧底?”崔特尔看了一眼老大,好像在问,你知道是谁么?老大摇摇头。崔特尔于是又看了一眼老大,好像在问,是你么?老大仍然只是摇头。

莱恩吃了一口小菜,摆摆手说:“算了吧,很快就能见面了,我相信你们是熟人。”

莱恩的话引起了崔特尔的注意,但是他知道再怎么逼问这个顽固的老家伙,也只是无济于事罢了。

就在军官们都在享受着片刻宁静的时候,一名士兵突然从酒馆外面冲了进来。

“莱恩元帅,我们需要携带的物资都装配好了,其余的都堆积在滩头,可以开始行动了。”

“没有给那些小市民留下什么杀伤性武器吧。”

“绝对没有,我们都请点过了。”

莱恩点点头,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士兵说,叫他们准备好。然后他转过身面对崔特尔,说:“崔特尔先生,我们现在要上路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呢?”

“想必也是一起进攻吧,你们的军队规模如此庞大,不会需要我们的。”崔特尔明示拒绝。

“你说对了,崔特尔先生,就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来说,敌人对我们不构成威胁,但是我们需要你们帮我们做包装啊。”

“什么意思?”

莱恩拿起桌子上的半杯酒,一饮而尽,他滋润的感慨了一下,然后才说:“你怕不是不知道吧,一直到目前为止,你们国内的那些可爱单纯的小市民都以为你是下乡退役咯。也就说,在他们的眼里,你是一个遭受了不公待遇的人民英雄,如果有你这样的‘正义之士’为我们做领头的话,我们的军队也就不必要备着侵略者的包袱了。”

崔特尔自然已经理解了莱恩的意思,但是他没有想到莱恩接下来将要说的话。

莱恩一字一顿,异常清晰的说:“我们需要你,在战后成立一个隶属于战心联合国的傀儡政府。”

“什么!?”崔特尔惊讶的合不拢嘴。

莱恩和其他的军官都去海滩那里整编军队了,只留下崔特尔和老大两个人。他们来到了自己的队伍附近,做进一步的商讨。其他的士兵见到领导回来了,都纷纷凑上前去询问状况,要知道,在之前两军对接的时候,可是差点引发流血事件。

崔特尔和老大来到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偏僻角落里,在这里,他们说的话不会被任何人听到。

“崔特尔先生,你是怎么想的呢?”

崔特尔眉头紧皱,他不住的按揉自己的太阳穴,痛苦的思考着。他也该猜到了,这是现代,不是什么远古时代,傀儡政府才是稳定占领区域民心的好方法。但是这是他想要的结果么?现在的他甚至无法确认自己起义的根本动力,他做的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之前他还可以对着勺子中的那个自己说,证明给巴斯看,而现在,他彻底成为了别人成就霸业的工具。

有别的出路么?崔特尔这么质问着自己,答案很明显,没有。

就算他现在带领着全部的军队重新投靠波西国,成功与否先不论,这也只是缓兵之计,敌人太过于强大了,加上他们获取了又一座沿海城市,敌人的军队将会源源不断地登陆,持久战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好处了。这么看来的话,唯一的存活下来的可能性,也就只有沦为别人的军阀了。道德和尊严暂且不论,这确实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法,即少了两个日后的强大敌人,也能够心安理得的雄踞一方。就算没有全权掌控整个国家又如何?就算不可能确保国土不被瓜分又怎么样?他带给了一个国家和民族安定的生活,战争结束以后,绝大多数人都会感谢他吧。

崔特尔知道,这十几年来,波西国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和死亡,人民都已经产生了厌战情绪,现在停战,是不二的好选择!

“崔特尔先生,你做何打算呢?”老大问道。

崔特尔抬头看着老大,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一根银汤匙,再一次审视自己。

“老大,你一开始是怎么想的呢?”崔特尔现在倒反过来询问起老大的想法了。

“我?这个问题你不应该来问我,你得去问我们的手下啊。大家都在努力呢。”

“为什么而努力呢?”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啊,大家都坚信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所以我们才能够团结一致啊。”

崔特尔沉默了,他收起了汤匙,再一次陷入纠结之中。

“莱恩元帅,我们还不出发么?”一位指挥官问道。

莱恩看着越下越大的暴雨,缓缓说道:“再等一会,我有信心。”

一到煞白的闪电从眼前划过,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崔特尔和老大走了出来。

“考虑的如何啊,崔特尔先生?”莱恩胸有成竹的问道,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这么说好了,如果我协助你们,而且战争真的胜利了,战后我们的国家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崔特尔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他不会放弃任何一点潜在的利益,跟不会对哪怕一点的危险放着不管。

“崔特尔先生,你太不了解我们了。不管你会不会帮助我们,战争都将胜利,而且我保证,可怜的‘亲皇派’能够获得他们梦寐以求的‘都城’。”

两人都沉默的对视了片刻,彼此猜测着对方的小心思,最后崔特尔打破了沉寂:“成交。”

“距离白城还有多远?”

“报告指挥官,穿过前面的那一片郊区就到白城的市中心了。”

波西共和国派遣来镇压叛乱的部队已经击败了许多叛乱部,节节胜利,气势高昂的他们正在前往白城,彻底平静南方动乱的路上。

“指挥官,最近的日子可真是不太平,都已经内忧外患了,这帮子刁民还想着造反,国家真是没救咯。”

“你应该庆幸敌人还不知道我们内部发生的事情,要不然他们早就全线进攻了,到那时候,咱们能拖一个下水算一个。”

两万人军队列阵前行,极少数的从前线调过来的坦克并驾齐驱,毕竟是前方战事吃惊,加上暴民们的装备落后,也不必要大动干戈。

“指挥官,你觉不觉得白城的氛围很奇怪啊?”

“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一路上明明是家家灯火通明,既没有人出来袭击我们,更没有人出来支持我们,他们就好像恐怖的童话故事里,那些被恶鬼吓傻的农民一样呆滞。”

“呵,我看是你想多了。”

风雨之中,这一支部队缓缓前行,好在一路上都没有遭到攻击,这些筋疲力尽的战士们能够在这闲暇时间里调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况。

“停——!”在队伍最前端的指挥官突然大喊道,在他的面前,狭长的土路戛然而止,被成堆的碎石所掩盖,碎石堆的左右两旁皆为郁郁葱葱的茂密的树林,在这样的天色里根本看不清树林里的状况。

“你跟我想的应该一样吧。”

“对啊,有埋伏。”

指挥官于是下令军队进入战斗状态,前部阵型迅速展开,很快便与石堆处于对峙状态。

“我们怎么办?指挥官。”

“时刻警戒,我们不用着急,那些暴民不会在城市里烧杀抢掠。”

倾盆大雨劈劈啪啪的落在他们的身上,对于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的士兵们来说,这样的时间是最为艰苦,最为难熬的。很快,军队尾端的队伍开始失去斗志,脱离了战斗状态,一个个都开始游手好闲起来,只是等待着指挥官的进一步命令。

但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指挥官见到前方毫无动静,着实摸不着头脑,他赶紧回过头去观察后方的状况,这才发现了他们的处境。

不仅仅前方是一大片利于伏击的树林,他们后方的左右两端也皆为稻田麦场,最近的房屋是在队伍最末端的后方十余米。指挥官知道最可怕的后果,但是他不断地对自己耳语着,最糟糕的打算不可能发生,毕竟那些暴民应该是不会有能力组织起这样的一场反击的。指挥官又看了一眼自己军队的配置,更加有了信心,对啊,那些刁民的破烂枪支怎么可能击败他们的装甲车,坦克,等机动化部队呢?嗯,根本不需要担心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不仅仅是那些拿着破铜烂铁的“泥腿子”。

突然,这一位指挥官听到麦田之中传来一声枪响,想必就是发动进攻的标志吧。就在他正自信满满,准备好全力应战的时候,前方的树林深处滚来了一阵犹如雷鸣般的轰响,他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仍然只是回过头去查看麦田里的情况。队伍之中的士兵们也做好了准备,纷纷进入了作战状态。

但是下一刻,队伍的正中央突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战士们粉身碎骨,血液四溅,破碎的摩托车部件散落空中,不幸沾到石油的士兵引火上身,痛苦的死去。

闪电之后,便是雷鸣,刚才的只不过是定位炮罢了。越来越密集的炮击很快就撕裂了这一支部署严密的部队,士兵们陷入混乱,有些人为了活命,趁乱躲进了相对安全的麦田之中。指挥官也注意到了他们的不利境地,于是他命令部队丢盔弃甲躲进麦田。

“该死的,报告上可没有提到过敌人有火炮!”

军队躲在麦田里偷偷的观察炮击的来源,通讯兵试图联系指挥部,指挥官们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头脑风暴。

但是没过多久,炮击便停止了,一切都回归平静,侦察兵探出头,拿着望远镜寻找着敌人的踪迹,这样子炮击间隙很可能是敌人在寻找他们的位置。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又过了几分钟,指挥官带头从麦田里站了起来,整支狼狈不堪的大军随后纷纷现身,回头去看道路上的情况,简直就是一场灾难!鲜血渗透泥土,沙子都凝结为坚硬的石块,残缺的尸体被掩埋在燃烧着的废铁之间,少数活下来的人更是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突然,军队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响,大量的敌军从麦田的深处跳了出来,就好像是躲藏在地里面一样的,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军队赶紧掉头迎战突如其来的敌人,但是他们的侧翼再一次暴露出来,另一侧麦田里也蹦出来了大量的敌军。指挥官首先注意到的是敌人异常强大的火力,他能够感觉到每隔几米就有数挺重机枪在无时不刻的向他们倾斜着弹药,霎那间,血流成河,这一支信心满满的军队在几分钟之内就被他们都来不及看清楚的敌人给歼灭了。

最后传到指挥部的,只有短短的一句话,那来自少数有幸看清楚自己的敌人的士兵——

“卡诺斯人在白城”

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政府,在这样的一片混乱之中,他们的死敌突然出现在国家的中央腹地,而唯一的征兆还是前段时间就被涅威亚信誓旦旦的证明给全灭的“勺子先生”的部队。

巴斯找上了门儿,质问着涅威亚这是怎么一回事。

涅威亚却说:“巴斯首相,我敢保证,勺子先生的部队已经全灭了。”

“不可能的!他们在沿海岸都有军队驻守,其中还要通过十几公里的武装市区!”

“没错,巴斯首相,我都见识过了。”涅威亚说着,逐渐露出了恶魔一般的邪恶的笑容:“我在洗劫了勺子先生的大本营之后,并没有准备收手,于是我继续向前。丛林,乡村,市郊,主城区。白城可真是一座繁华的都市啊,有十分不错的安保体系呢,我特地拜访了当地的警察局,顺便跟里面的犯人问了个好。不得不说白城的小市民真是十分的淳朴,就连被吓到的表情也很可爱!我来到了满是山脉的海岸线,山脉上的军队就像失去了女王的蝼蚁一样混乱,不成体统,于是我给了他们一个教训——‘时刻保持警惕’!想必他们这辈子都会记忆犹新吧!”

“该死的混蛋...你都干了什么!”巴斯恨得咬牙切齿,愤怒的砸向了桌子。

“我只是做了你教我做的事情啊~,我给了他们致命一击——全!不!肃!清!”

涅威亚杀死了白城的所有军队,所有的武装力量,白城彻底沦为一座空城,他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战心联合国的军队才能够顺利登陆,给予波西共和国致命一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