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最强地师 > 正文
第十九章 上了贼船
作者:岱岳峰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17-11-02 11:02:32 全文阅读

  秦远背着白肖薇,白肖薇一手搂着秦远肩膀,一手撑着小花伞,两人在崎岖静谧的山路上,这蒙蒙的烟雨中,缓缓行走。

  起初之时,他走起来还摇摇晃晃,双腿发软,刚才那一记双彩冲锤耗费的力量太多了些,三五分钟之后,身体之中渐渐生出一股新的力量,行走起来也没有那么吃力,变得快速而又稳健。

  这就是《后土真经》的好处,一浪灭又有一浪生,只要双脚踏在大地之上,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灵力补充进身体之中。

  现在的秦远只能依靠呼吸,从空气中的稀薄灵力里汲取能量,若是到了养肌境以后的通神境,完全打开双脚双腿之上的经络穴窍,那么就可以直接从大地之中吸收灵力。

  可以这么说,只要他所处地点大地的灵力没有干涸,他就不会力竭。

  辛午除了痴情之外,一身悟性更是可惊鬼神啊!

  不过即便如此,也足够秦远背着一个人,在这山路上走的潇洒,走的大摇大摆,走的虎虎生威。

  “你不累吗?要是累了,我们可以休息一下。”白肖薇趴在秦远后背上,感受着那澎湃的雄性气息,面颊酡红,娇躯紧贴。

  “不用, 男人的脊梁能扛天,你这百十斤算什么?”秦远乐呵呵说道。

  白肖薇撇撇嘴,好心当成驴肝肺。

  不过她也是惊讶,最初之时还能觉察到这家伙晃晃悠悠的力不从心,她还担心两人会不会一起滚下山去,可没过多久,他竟然越 来越勇猛,遇到沟沟坎坎还能快步跳跃, 这体力的恢复速度也真是够禽兽的。

  白肖薇的呼吸就在耳畔,温热清香,吐气如兰,带着些湿润气息;她的身材也是极棒,上身贴在秦远后背上,隔着雨湿的薄薄衣衫,每走一步,晃动之间,总是惹人遐思。

  不由地,秦远便心猿意马起来,不知道以后哪个幸运儿会把这个尤物娶回家中。

  “对了,你刚才练的是太极吗?我看着有模有样的,很不一般啊。”秦远会看个毛线,他只不过是不想任心思信马由缰,没话找话。

  “对,就是太极,邵老师教的。”白肖薇说道。

  秦远怔了怔,问道:“邵老师还会打太极拳?”

  “哈哈,邵老师不仅仅在学术上是大师,这太极拳也是宗师级别,之前我因为工作以及一些其他原因,身体很不好,腰肌肩肌有很严重的损伤,是邵老师教了我这套太极拳之后,才渐渐好转,现在几乎感觉不出来。”

  “哦!”

  秦远点点头,感慨一声,道,“邵老师就跟个俄罗斯套娃似的,剥开一层又一层,里面永远都有内容,真让人好奇他到底懂多少东西。”

  “有你这么形容自己老师的吗!”白肖薇笑喷了,热气打在秦远的脖颈上,瞬间就生出一片米粒般的鸡皮疙瘩。

  “不过虽然有些不敬,倒是恰当,我也觉得邵老师跟个俄罗斯套娃一样,剥开一层还有一层,而且都是那么精致完美。”白肖薇在秦远后背上“咯咯”直笑,声音清脆如黄鹂鸣唱。

  远在家里,刚刚练了一趟太极拳法,汗流浃背的邵连山,忽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背着白肖薇下了山,身上沁出一层细密汗珠,在雨水的混合下,如同上了一层橄榄油,古铜色的肌肉喷张,秦远看起来男人味十足。

  在校园里一众人的注目之下,秦远将白肖薇背到校医院,医生检查了一番,没有伤到骨骼,只是扭伤,韧带拉伤,休息些时日就能好。

  “要多场时间才能行走?”白肖薇问道。

  穿着白大褂,带着一副黑框眼睛的校医不耐烦道:“一个星期可以勉强走路,能跑能跳还要再等一个星期。”

  这个世界上最好欺负的人莫过就是学生了,涉世未深,大半人生都是在学校里度过,别说老师医生了,就是街头小商小贩都打心眼里觉得他们老实好坑。

  白肖薇不知道多大,但是看起来与大学生差不多,再高估也就是个研究生模样,所以这位势利眼校医很自然把她当成了一个傻乎乎的学生妹。

  “要两个星期?”

  白肖薇惊呼一声,面色不是很好看,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快一点啊,我还有事情要做,等不了这么久。”

  “没有!”

  医生不耐烦的挥挥手,又嘟囔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谈个恋爱连脑子都跟着发热,下着雨还要去后山,怎么样,摔伤了吧?这就是教训,没有什么好办法。”

  白肖薇的脸腾的就红了。

  秦远看不出不好意思,只是嘿嘿直乐,他的脸皮能够当城墙用,这点小小讥讽算得了什么。

  白肖薇只能狠狠瞪了他一眼,秦远则是扭过头佯装没看见。

  两人这番小动作落在中年妇女校医眼里,不是打情骂俏又是什么,心中狠狠诅咒,咋不摔得再重一些呢?

  从校医院出来,白肖薇再也不让秦远背了,这么多学生看着,就算她没有老牛吃嫩草也会被传出些幺蛾子来。

  可她又没有办法独立行走,最后还是慢吞吞爬到了秦远的后背上。

  秦远像是没有看到,云淡风轻,猪八戒背媳妇,背着一个成熟大美人,就这么在偌大的校园里招摇过市,丝毫不顾那些学生们投来的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目光。

  “你这是带我去哪里?我要去邵老师家,那些青铜残片还未清理干净。”白肖薇虽说不是华大毕业,但对这所华东省最知名的高等学府还是很熟悉,经常会过来转转,没多大会就发现秦远带她去的方向不对。

  “去我宿舍。”秦远说道。

  白肖薇登时就要炸毛,她至今没有恋爱,清白如小葱拌豆腐,哪里能让一个男人随随便便把她背到宿舍去。

  “不行,我去你们宿舍像什么话,你以后不想谈恋爱了?快带我去邵老师家,要么就把我放下,我自己想办法过去。”

  白肖薇着急忙慌的说道,哪怕她再优雅大气,在这种无助的时刻,也不由双颊发热,满心慌乱。

  秦远翻白眼,道:“想啥呢?我带你去我把我那瓶红花油拿来,你不是想要快些康复吗?那瓶红花油是我爷爷配置的,疗效奇佳,当年我们村老少爷们哪个磕着碰着了,我爷爷给他们擦上那么一点,保准几天之后就生龙活虎。”

  白肖薇闹了个大红脸,暗暗咬牙,这家伙太招恨了,你就不能一口气说清楚,非要讲半截,让人提心吊胆。

  不过她好歹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日后说不定还会成为这家伙的领导,怎么说也要顾忌些颜面,也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两人先是去宿舍前面的小超市买了包华贵香烟,这才往宿舍走去。

  在大学里,男生抽烟很正常,作为过来人,白肖薇也是见怪不怪,只不过她的心中还是有些不忿,她都这样了,这家伙还有心思买烟,活该被女朋友甩了。

  刚刚与女朋友分手这件事,她是从邵连山那里听到的,至于邵连山为何会知晓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来到宿舍楼下,秦远先是贼眉鼠目的伸个脑袋往里看了看,见到值班室里坐着一位摇头晃脑哼着京剧的胖大爷,瞬间眉开眼笑。

  胖大爷也看到了秦远,不过注意力更多的是在他背后的那位漂亮姑娘身上。

  “王大爷好!”秦远背着白肖薇屁颠屁颠的走过去,靦着脸,打招呼道。

  王大爷睁开眼睛,看见来人,一双浑浊的眸子在白肖薇身上转了两圈,板着老脸,道:“秦远啊,宿舍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男生宿舍,女生禁止入内。”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

  秦远嬉皮笑脸地说道,一只手稳定住白肖薇,一只手将那包新买来的华贵香烟塞进窗户,道:“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吗,我朋友的腿伤了,我带她会宿舍擦点红花油,你抽根烟的工夫就出来。”

  大爷将那盒华贵香烟塞进兜里,咳嗽一声,定眼瞧着秦远,道:“少年人,要注意补身体啊,一袋烟的时间,也忒短了一点。”

  秦远白眼差点没给翻瞎了,这大爷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着调!

  白肖薇臊的抬不起头来,脸红到快滴血,后悔听了这货的忽悠,跟着他来这龙潭虎穴之地。

  秦远一路小跑,气喘吁吁的来到楼上,白肖薇也是气喘吁吁,从来没有想过会被男人背进宿舍,还会被大爷如此调侃。

  好在宿舍里其他人都去了邵连山家,不然白肖薇非要找个地洞钻下去不可。

  坐在秦远的椅子上,白肖薇郁闷至极,这是怎么了,咋就忽忽悠悠上了贼船,之前任何时候她都能拒绝这个疯狂的提议,可她竟然从头到尾就是没有拒绝。

  “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秦远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小玻璃瓶,玻璃瓶中是暗红色的粘稠液体,与市面上的那些红花油并不太一样。

  “我自己来吧。”

  白肖薇早就浑身不自在,哪里还敢让秦远动手,连忙接过来,倒出几滴,搓在手上,一股奇特的味道随之散发开来,有药味也有香味,混合起来的味道让人闻到之后整个人就不由精神一震。

  “省着点用,那是用昆仑山的藏红花雪莲花,还有长白山鹿茸,印度象的骨髓等等珍贵药材调配成的……”

PS:感谢清凤道友,火锅代表的月票,感谢wuli凛的打赏和月票,拜谢。再次求收藏,推荐和月票,新书需要呵护,需要狠狠爱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