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183章 漓鸣的心里话
作者:江和漓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17-07-18 11:57:13 全文阅读

江枫被江薇这一叫,吓得直接不敢再继续行动了。他迅速把力量降了下来,立即从漓鸣身上爬了起来。

江枫从漓鸣的身上起来后,江薇看到了漓鸣的头发有些蓬乱,而且还衣衫不整。

江薇的嘴巴直接变成了O型嘴,眼睛瞪得老大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种画面。她已经彻底惊呆了,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辣眼睛了,江薇的心灵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爸爸,你怎么把姐姐弄成这样?你要强奸姐姐吗?”

“胡……胡说八道什么啊?你姐姐衣服还好好的呢。”

“你裤子撑起了一个山丘,你明显图谋不轨。”

“我……”江枫立即捂着自己,跑进了厕所,打算暂时躲避一下,静待身体的欲望自然消退。”

江枫想想有点后怕,还好他在最后的关头把力量迅速降低到了个位数。如果当时没有及时降低力量,裤子一定会被撑破,那么就真的尴尬到以后无法面对江薇了。

现在想想,江枫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的确不该被欲 火冲昏了头脑,忽略了江薇的存在。

漓鸣赶紧穿好睡裤,整理好睡衣,来到了江薇的旁边。

漓鸣摸着江薇的脸蛋,着急地问道:“小丫头?你没看到什么吧?”

江薇答非所问道:“姐姐,爸爸刚才是不是强迫你的?还是自愿的?”

“不是,你的重点怎么会是这个?”

“那重点是哪个?”

“唉,我也不知道,总之你没看到什么不好的吧?”

江薇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的确是没看到什么,不过好像可以猜得到是怎么回事,爸爸不就是想要占有你吗?”

漓鸣一把将江薇搂入怀里,摸着江薇的脑袋说:“好了,你别乱猜,其实没什么的,你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噢,我知道了,我不会乱想的。”江薇回道。

在卫生间里面的江枫听到了江薇和漓鸣的对话,顿感尴尬万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怎么感觉江薇好像懂一点这方面的事情。

之后,不敢出去的江枫索性直接开始在卫生间里洗澡了,他用冰凉的水不断地浇自己,慢慢地把自己的欲 火浇熄。

二十分钟后,卫生间里面洗澡的水声逐渐消失。江枫洗完了澡,穿好了睡衣,正要打开门时,他停住了。已经彻底冷静的江枫真的很后悔自己的冲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起等会出去后的尴尬就难以迈出这步伐。

卫生间里面足足安静了10分钟,有点尿急的江薇主动下了床,来到卫生间门口叫道:“爸爸,你出来吧,你想躲厕所里睡觉吗?”

江枫别说开门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江薇。

“爸爸,你赶紧出来啦,我要上厕所呢。”江薇催促道。

自知无法继续拖的江枫叹了叹气,咬了咬牙,慢慢打开了门。

现在的江枫羞于面对江薇,他出去的时候眼睛都不敢正视江薇,故意把头瞥向另一边。江薇也是,她稍微看了一眼江枫,便低下了头走进了卫生间。

江薇关上了卫生间的门,然后转头看了看镜子,发现自己的脸通红。

江薇皱起了眉头,心里抱怨道:“搞什么啊,怎么能对爸爸脸红呢,唉,得尽快调整心态才行。”

江枫来到了漓鸣的床边,看到了漓鸣正靠在床上,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你怎么了?”江枫问道。

漓鸣没有回答,她只是眨了眨有点湿润的眼睛。

江枫突然明白了,漓鸣是在生气,她在气江枫之前的急躁和冲动,她在气江枫在未经自己允许的情况下强行脱去她的睡裤。

“漓鸣,你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江枫伸出了手,摸向漓鸣的脸。

不过漓鸣立即拍走了江枫的手,她冷冷地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你之前对我的行为算什么性质?”

江枫坐到了漓鸣的床边,慢慢抓着漓鸣的手,温柔地说道:“我真的错了,别生气好吗?”

漓鸣甩开了江枫的手,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强奸!”

在卫生间里的江薇听到了这两个字,心里不禁一哆嗦,她预感爸爸和姐姐很可能要吵架。

“这太夸张了,不至于吧。”江枫听到这两个字变得十分激动。

“怎么不至于,如果江薇没有醒,你就得逞了。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想霸占我,你现在对你很怀疑,也许你跟那些好色的男人没什么区别。”漓鸣也变得激动了。

“漓鸣,你真的太夸张了,真的不至于。我承认我着急了,但是你并没有攻击我啊,我以为你只是表面上矜持了一些而已,内心上其实是接受的。“

“我为什么不攻击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打你吗?”漓鸣眼里的泪水突然涌了出来。

江枫不知道为什么漓鸣会这么激动,但是看到漓鸣这样,江枫非常心疼。他坐到了漓鸣的旁边,搂着她,用自己的手擦拭漓鸣脸上的泪水。

“别哭啊,你到底怎么了?”江枫紧紧地搂着漓鸣。

漓鸣这次没有反抗,她在江枫的怀里,哭泣着……

江枫不断地哄着漓鸣,他有些不明白,因为眼前的漓鸣十分反常。她好像不再是那个人人望而生畏的女战神,现在的她脆弱得像一只小鸟。那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强者之心,如今就好像是一朵脆弱的雪花,一碰就化。

已经上完厕所的江薇,躲在卫生间的门后面。她听着漓鸣那哭声,却不敢出门,因为她感觉这跟之前发生的那个事情有关。江薇的心里猜测着:姐姐原来也会这么脆弱?难道真的是因为爸爸太着急了,让姐姐伤心了?

因为现在江枫和漓鸣没有打架,所以江薇打算先躲在卫生间里,给江枫和漓鸣两人独处的时间,希望爸爸能够把姐姐哄好。

漓鸣在江枫的怀里哭了好一会儿后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

江枫不断地擦拭着漓鸣脸上的泪水,心疼道:“你到底怎么了?”

漓鸣用哽咽的语气,把她的心里话全部告诉了江枫。

10多年前,漓鸣16岁的时候,她有一个非常好的女性朋友,她的名字叫做梦舒。梦舒在学校里的光环很耀眼,她不但是个富二代,还长相漂亮,是学校里的校花。谁也不会想到梦舒会和漓鸣成为好朋友,因为漓鸣在当时的名声不太好,是一个校霸。

虽说漓鸣是个校霸,但是她只有一个人。她不是老大,也没有小弟。她永远都是一个人,之所以漓鸣被冠上校霸的名称是因为她一个人粉碎了多个校园暴力团体。

漓鸣,是一个孤独的校霸。她走在学校里,没有人敢接近,没有人敢跟她说话。整个学校,只有一个人愿意和漓鸣说话,那就是梦舒。

那一天,漓鸣走在一条枫树林大道上,已枯的枫叶在风的呼唤下离开了树枝,开始肆意飞舞。

宽阔的林间大道上,梦舒不偏不倚地站到了漓鸣的面前。

“你为什么要挡我的路?”漓鸣冷冷地问道。

“这条路很大,如果你觉得我挡路了,你可以稍微往左或者往右一步。”梦舒笑着说。

“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避让,因为大家还没等我迈步,他们已经自动避让了。”

“我知道。”梦舒的笑容进一步荡漾开来。

“那你为什么不避让?”

“因为我在等你啊,为什么要避让呢。走吧,一起去学校吧。”梦舒说完后便伸出了手。

当时,附近有许多人看着,他们都很纳闷校花为什么会对校霸伸手。甚至有一些人主动靠近梦舒,劝梦舒离开。

但是梦舒没有听任何人的话,她依然伸着手,等待漓鸣的回应。

漓鸣一动也没动,因为眼前的一切来得太突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足足五分钟,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各种议论纷纷。

见漓鸣不动,梦舒终于开口了。

“漓鸣,你是不是忘记了?半年前,我在校外被一群流氓围堵的时候,是你救了我。”

“我救过很多被欺负的人,我怎么会记得!”

“你记得不记得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直记得。这半年,我一直都想跟你做朋友。可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我不敢!今天,当着这么多的面,我要和你做朋友。”

“你不怕舆论讨论的压力吗?”漓鸣反问。

“我怕了整整半年,怕够了。”梦舒笑着回道。

梦舒的这句话深深触动着漓鸣的内心,漓鸣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握住了梦舒的手。

后来,漓鸣跟梦舒的交往非常密切,渐渐地知道了很多事情。有一天,在漓鸣的再三逼问下,梦舒坦白了。原来,这半年时间里,都是梦舒背后默默支撑着漓鸣。梦舒动用了父亲的关系,才保住了漓鸣没有被学校开除。不仅如此,梦舒还花费了不少财力,赔偿了那些被漓鸣打伤的人,所以漓鸣一直安然无恙,没有被伤者的家长起诉或者刁难。

知道真相的漓鸣,第一次哭了。这是漓鸣自打记事以来,第一次哭。

从那一刻开始,梦舒,成为了漓鸣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但是之后,发生了一件让漓鸣痛苦不已的事情,这份痛深深刻在了漓鸣的心里。它使漓鸣变得无法再相信人,变得头脑简单,不再思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