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武夫 > 靖康篇 一片孤城万仞山
第一节 孤城
作者:引弓  |  字数:2396  |  更新时间:2016-12-01 23:02:42 全文阅读

八月中旬,太原城头,秋风将树叶和砖石的碎屑刮得满地打旋。

太原的城墙已经多处崩塌,缺口暂时用城中的土木堵塞着。

副都总管王禀沿着城头巡视着,他看着满目疮痍的城墙,心里知道,这城墙和城中已经孤守了十个月的士兵一样,坚持不了几天了。

从城头上往下望,大约两里地远,就是金军的“锁城连营”,靠着这连营,完颜银术可和完颜娄室把太原围得水泄不通,每次太原派出去求救的信使,都有去无回。

通过审讯金国俘虏,王禀大致知道,朝廷已经向太原派出三波援军,总计四十万人马,领兵的人中,既有李纲这样深孚众望的文臣,也有姚古、种师中、折可求这样的将门。

据俘虏的口述,三波援军都已经被完颜粘罕和完颜银术可打得全军覆没,名将种师中也已经阵亡,而且大宋的汴梁正在遭受金军的围攻。

想来俘虏的话虚虚实实,宋军遭遇了挫败大约是真的,但四十万人,哪那么容易覆灭。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派人出城与援军取得联系,内外夹攻,打破金军的锁城。

“庶康,你们出城后我就又会把城门封死,你就别想着躲回城里了。”

“末将死不旋踵。”王禀背后的一位年轻小将年纪不过十八九岁上下,他俯身拜倒,“呼延庚一定请来援军,请太尉多坚持十日。”

“好!就约定十日。”王禀心里根本就不觉得十日就能打破金兵的连营,他满口答应十日,只是为了安定军心。

王禀又对身边一位三十多岁的将领说道:“杨麻胡,呼杨两家本是世交,你要照顾好你的表亲啊。”

杨麻胡本名杨可发,是西军悍将杨可世、杨可胜的从弟,和他两个哥哥一样,素有勇名,人送外号“杨麻胡”,他非常得意,故意把杨麻胡三个字纹在面上。在另一个时空,杨可发是最后一个从太原冲出重围的人,突围后招募义民来解围,后战死。在这个时空,他的命运小有改变,和呼延庚一起突围。

历次派出信使不成,这一次王禀决定挑选猛士为信使,再派出大队敢战之士护送,以求突破金兵的连营。

呼延庚,字庶康,乃开国名将呼延赞传下的旁支,从祖父辈开始就在西军中挣富贵,呼延庚十六岁时被家族安插进攻燕之役,想在这场看起来手到擒来的战事中捡个便宜。

王禀也对这勋贵之后颇多照顾,从不让他冲锋陷阵,只留在身边做个虞候,只是现在太原大将人人带伤,王禀实在无人可用,十九岁的呼延庚也算马槊精熟,家传的铁鞭也用得像模像样,这才让他当上了信使。

“好了,回去准备吧。马上睡下,三更出城。”

呼延庚回到居处,倒头就睡,二更天的时候,屋外的亲兵送了洗漱的水盆,并叫醒了他。吃过了混着树根的干粮,呼延庚开始整理自己的行具。出城突围,本以轻装为上,但一旦突出去,只怕再难回到太原城,因此要紧的物事必须带在身上。

整理完行囊,呼延庚将铠甲穿在身上,这是这时代最好的青唐瘊子甲,护心镜另用镔铁打造,护心镜之后的皮衬有一块凹陷。

这时,呼延庚没有系上护心镜,他小心的从床下摸出三本书来。这三本书都是左侧装订,横版简体字排版:

《华北治安战》军事科学出版社1982年编译出版。

《华北五省等高线全图(卫星版)》中国地图出版社2005年版

《反帝反修,备战备荒——民兵训练教范5:刺杀、地雷、爆破、土工作业》1969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人武部内印。

是的,呼延庚是个穿越者,还穿越了两次,第一次他带着三本书和其它一些物资,有目的的穿越到1937年的延州,因为年龄幼小,只加入了民兵,就在他接受了八路军基础的刺刀训练,身体也慢慢长成,以当时十六岁的年龄加入主力部队,挺进太岳根据地的时候,遇到了日军的炮击,然后,他又穿越到北宋末年延州府呼延家中,并占据了当时重病的庶子呼延庚的身体,当呼延庚醒来,发现只有随身的这三本书了。幸好,呼延庚本来的武艺和世家将门十几年的教导仍旧保留在记忆里。

这三本书可以说是呼延庚对自己所来的时代唯一的纪念了,他把这三本书放在胸前,将护心镜压在上面,然后问题来了:三本书太厚,护心镜无法和身上的皮甲契合,要放弃哪两本书呢?

呼延庚摩挲着三本书的封面,哪一本都舍不得放弃。他叹了口气,随后喊家将进来,帮自己将护背旗解下,在两面护背旗下各压一本书,然后在护心镜下塞进一本。

整个过程中,家将没有一点异样,完全是一副呼延家多年忠仆的样子,对这三本书没一点奇怪。

“黑叔,我记得你不识字,对吧?”呼延庚不放心的问。

“三郎,老黑在呼家被养到五十岁,你是老黑看着长大的,记得我给你讲过给折太尉送信的故事吗?”

呼延庚记起来,呼延黑有一次化妆成马夫替爷爷送信给故武安军节度使折克行,半路上遇到西夏人,呼延黑把信吞吃了,最后是把信背给折克行听的。

“黑叔,你识字啊,那我这三本书……”

“三郎,你这三本书老黑没有翻开过,不过怪模怪样,老黑早就心里奇怪了。”

“黑叔,你看到过我这三本书?”

“是啊,两年前你大病昏迷不醒,老夫人去看你,发现你怀里抱着这三本书,后来你的病就好了,老夫人说,这三本书只怕是你的护身符。”

“啊,祖母大人知道?”

“是,老夫人知道。”

“我爹呢?”

“太尉当然知道。太尉说了,你贴身的奴婢,谁敢透出这三本奇书的风去,杖毙勿论,所以大家谁也不说。”

“我爹看过这书吗?有什么评价?”

“这三本书后来不离你身,太尉想来是没有看过的。”

那就好。呼延庚松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呼延黑帮他将四棱银装锏斜背在身后。呼延家虽以鞭法传家,但呼延庚却在抓周时抓了一个银器,为了应这个彩头,故用银装锏。

呼延庚和呼延黑各自牵着马,带着呼延家其它的家将和亲兵来到城门处,杨可发带着二十多名骑兵早已等在这里。

两人见面,也不多话,城门后的土堆早已经刨开了,呼延庚跳上了马,向杨可发和护送他的骑兵点头示意,三十余匹战马鱼贯而出。

为了节约马力,众人驰辔缓行,向着金军的连营移动。在太原城头已经细细观察过,负责围城的是完颜娄室的部众押着北方各族的杂兵,而完颜银术可则带领金国的主力在外围机动。完颜银术可的营盘位于太原城西面,东面的山地不太适合骑兵的冲击。

呼延庚就是要快马冲过完颜娄室的营盘,先冲进山里,甩掉追兵,然后再想办法。

完颜娄室的连营像一条巨蟒伏在前方。

引弓
作者的话

新书不易,请大家收藏,红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