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妙医鸿途 > 第一卷:坐堂医生
第0029章 聂家毒谋终现
作者:烟斗老哥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16-09-16 09:16:34 全文阅读

(步步高升番外十,中午十二点微信公众号发布,请大家及时关注!)

苏韬将五个针灸模型放在桌面上,然后给肖菁菁五人各发了一套针具,又拿出五份十几页的A4纸张,吩咐道:“脉象术,你们练得差不多,现在可以学习针灸,材料上是我总结出来的几十种常见病的针灸方法,只要你们学好了,在内部医比的时候,应该就能出成绩。”

邓明皱了皱眉,见A4纸上的针灸之法,全部都是手绘,质疑道:“苏大夫,请问这些针灸术分别出自哪些医学典籍。”

翟媛也怀疑,苦笑道:“不会是乱画出来,忽悠我们的吧。”

赵剑和王鹏感受过苏韬医术的魅力,不过看到这些材料,也是有些丧气,电视剧里的秘籍,好歹也是精装版,或者是残缺不堪的,哪里用手绘这么低档次。

肖菁菁翻看了几页,道:“基本上覆盖了中医全科的常见病。师父,还是很用心的。”

苏韬笑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是否选择练习,你们自己做主!”

邓明和翟媛对视一眼,目光流露失望之色。

苏韬知道这两人来三味堂实习,原本就是带着偷师的目的,自己这几天只让他们练习脉象术,却没有教授系统性的医术,所以他们早就不满。

其实,苏韬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没有藏私。

脉象术是练习自己这套针灸术的基础,如果没有脉象术作为支撑,针灸起来,没有真气支撑,达不到效果。

给五人简单讲述了一下,用针的基本技巧,苏韬便让他们尝试使用针灸模型。练了一上午,除了肖菁菁之外,其余四人都不得不其法。

临近午饭时间,邓明和翟媛找到苏韬。邓明主动开口道:“苏大夫,我们来三味堂是为了学习医术,不是来跟你打杂的,所以从明天开始,就不来三味堂实习了。”

翟媛也低声道:“苏大夫,不好意思,童院长给我们的压力很大,我也得回去复习,做好备战的筹备工作。”

苏韬点了点头,面色如常地说道:“那就不送了!”

邓明和翟媛是唐南征从大一带上来的嫡系弟子,因为根基扎实,医术比王鹏和赵剑要好。两人都将唐南征视作师父,所以一直以苏大夫称呼苏韬。

邓明将那十几页针灸材料,推到苏韬的跟前,略有些倨傲的说道:“既然离开三味堂,所以这个材料,我们也不能收!”

苏韬无奈一笑,道:“你们辛苦十几天,送给你们,回去做个纪念吧。”

邓明告别,给翟媛使了个眼色,然后双双果决地离开。

出了三味堂没多远,邓明将材料揉成一团,扔在垃圾桶里,低声说道:“什么玩意儿!”

翟媛见邓明太过偏激,叹了口气,道:“邓明,你有点过分了,唐教授让我们过来跟苏韬学习医术,肯定有他的用意,即使他藏拙不交给我们,你也不应该这么做!”

邓明冷笑道:“你还替他说话,我怀疑他就是个虚有其表的骗子。至于唐教授,也是看花眼了!”

见邓明气冲冲地离开,翟媛无奈地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三味堂的牌匾,心中还是有些留念。虽然苏韬在这十几天内,没有实际交给自己什么医术,但通过练习那套脉象术,她的身体素质的确有很好的改善。

翟媛以前每隔半个月,都会严重感冒一次,但近期没有任何征兆,每天早上起床,四肢都有种暖洋洋的感觉,知道这是练习脉象术的功效。

不过,翟媛真的耗不起,翟家算得上有名的医生世家,翟媛的父亲是有名的外科医生,当初翟媛放弃西医,选择中医,导致父女俩关系闹僵。甚至翟媛的父亲还调用自己医学界的资源,将她调整到名气不佳的汉州分院,为得就是逼她放弃中医,学习西医。

幸好刚入学,唐南征就一眼相中翟媛,将她以弟子悉心培养。而翟媛心中憋着一股气,也希望利用此次淮南中医药大学的内部大比,证明自己的实力。

“唐老,邓明和翟媛选择离开三味堂。”苏韬给唐南征主动打了个电话。

唐南征愣了愣,长叹一声,道:“那是他们错过了自己的机缘啊!”

苏韬微笑道:“也不能这么说,我观察过他们,基础扎实,比王鹏和赵剑优秀很多,在内部大比,应该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唐南征见苏韬心态很好,并没有因为自己送去的两个种子选手离开而不满,笑道:“希望借你吉言吧。”

……

翠宝轩每天到了傍晚时分,就没有什么生意,蔡妍喜欢站在门口,目光时不时地落在隔壁三味堂,从不久前,隔壁开始装修,多了几名员工,蔡妍就去得少了。苏韬每到这个时候,会出来与自己闲聊几句,说几个没营养的段子。

这就是生活,很简单,却充满乐趣。

黑色的凯迪拉克轿车停在翠宝轩的门旁,从轿车内走出一个年约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她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高瘦挺拔,面容英俊的青年男子。

中年妇女满身珠光宝气,左手每根手指头上都套着不一样风格的戒指,以蔡妍的专业眼光,这一只手恐怕就价值过千万。

中年妇女用让人不舒服的眼神扫了蔡妍一眼,道:“你父亲呢?”

蔡妍皱眉,反问道:“您是哪位?”

中年妇女傲慢地与她说道:“你喊他出来,就说聂家人来了。”

蔡妍微微一怔,还是第一次与聂家人见面,她转身来到里屋,告诉正在整理仓库的蔡忠朴。蔡忠朴略显惊慌,沉默片刻,才走出来,一脸微笑道:“佘夫人,怎么提前过来,不通知一声?”

佘夫人嘴角翘了翘,冷笑道:“还不是怕你跑了!”

蔡忠朴尴尬一笑,道:“翠宝轩这么大的一个店在这里,我怎么会跑了呢?”

佘夫人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了一下,斜视了蔡妍一眼。蔡忠朴连忙笑道:“妍儿,赶紧去泡茶!用上次带回来的普洱!”

蔡妍见父亲如此低声下气,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在聂家的面前,他永远抬不起头,毕竟当年签下了那个让他终身耻辱的冥婚契约。

蔡妍将茶放在佘夫人的右手边,没想到佘夫人轻轻一扫,茶杯顺势坠落在地,茶水溅在蔡妍的小腿上,虽然不至于烫伤,但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你家的茶,我可不敢喝。”佘夫人鼻子出气,阴阳怪气道,“当年你蔡老板穷得叮当响,是我聂家人救你全家性命,没想到如今你有钱了,就决定跟聂家断绝关系,真是令人寒心!”

蔡忠朴见女儿被欺负,终于不再低声下气,怒声道:“佘夫人,你没必要这样吧?”

佘夫人横了蔡忠朴一眼,笑谑道:“蔡妍,是我的媳妇,婆婆教媳妇做人做事,有什么不对的吗?”

蔡忠朴冷声道:“上次我已经说明,与聂家决定断了那契约,条件你们开!”

佘夫人不屑地说道:“自古只有丈夫休妻的道理,即使要断了婚姻,也轮不到你们蔡家开口!”

蔡忠朴沉声道:“你们实在欺人太甚!”

佘夫人环顾四周,叹气道:“翠宝轩这几年来生意不错,你蔡忠朴身价也应该不菲,不过让你这翠宝轩瞬间变成飞灰,对于聂家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蔡忠朴霍然起身,道:“你是在威胁我?”

佘夫人也站起身,厉声道:“我得提醒你一句,老乌鸦给你上次带来的货,是福是祸,还难以得知!”

蔡忠朴脸上露出惊容,佘夫人知道老乌鸦的事情,莫非其中有什么陷阱?

“别妄想躲过当年你们欠下的债。”佘夫人指着蔡妍,“她生是我聂家人,死是我聂家鬼!”

目送佘夫人走出翠宝轩,蔡忠朴的手掌忍不住颤抖起来。

佘夫人坐在车内,与身边的那个青年,问道:“他的状态如何?”

青年邪气地一笑,道:“上次老乌鸦下的尸毒已经解了,不过我给他下了一种更厉害的毒。”

佘夫人点点头,叹气道:“之所以对蔡家动手,就是因为蔡忠朴这几年已经不受控制。翠宝轩的资产届时肯定转给他女儿,到时候再利用他女儿和你堂弟的关系,将之转移到聂家。”

蔡忠朴这么多年来,经常收到一些价值不菲却来路不明的货,很多其实是聂家为了避嫌,利用中间人,借蔡忠朴暂时保存,如今到了收网的时候。

蔡忠朴如今还不知道那些宋朝画院的珍品,其实是一个灾难。

青年叹了口气,道:“婶,我蛮羡慕堂哥的,人死了,却还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

佘夫人沉下脸说道:“怎么?你对她动了念想?不过我得提醒你,她是你堂弟的媳妇,你别惹事!”

青年心里却在想,堂弟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况且,就是有着这一层关系,若是玩起来才更有意思嘛!

他也瞧出佘夫人的用意,如今在算计蔡家的财产,至于那个名义上的儿媳妇,可有可无,等财产转移到聂家手中,蔡妍就失去价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