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天工 > 正文
0001 另一个故宫
作者:沙包  |  字数:3918  |  更新时间:2016-05-31 13:59:26 全文阅读

苏进死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那时,他正在故宫的一处封闭宫殿做例行维护,实际上,像他这样级别的文物修复大师,也不用做这些,很多时候,他只需举着茶杯,看学生们在脚手架上忙上忙下就好。

但苏进偶尔却很喜欢自己上手,一个人和一座宫殿,从晨光熹微到夕阳西沉,看着通红而硕大的圆日最终沉没于紫禁城那端,如此循环往复,令人觉得很平静。对于修复师来说,能和文物独自相处,总是令人平静的,更何况,故宫已经算是他老友里的老友了。

他抚摸着宫殿檐角的异兽,轻轻地拍了拍它的小脑袋。

然而,事实证明,人有时真不能活得太小清新。

一是难找女朋友,二是当你一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快要死的时候,会发现身边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

一墙之隔的地方,导游在讲述着关于宁寿殿的历史,有游客对于闭殿修缮的事实表示着不满。

苏进狭窄的视野中,天空好像要突破宫墙,压到他的头顶上一样。

那些喧闹的声音,都渐渐模糊,手边的红漆在青砖上逐渐氤氲开来,苏进闭上了眼。

…………

“唐宋朝的古钱,不来看看吗?”

“北宋的官窑碎片,看这色泽,像不像天空的颜色?”

“唐三彩的马头……”

苏进是被四周的喧哗声吵醒的,游人的抱怨声变成了小贩的叫卖声,他强撑着睁开眼。

只觉得周围次响起的声声叫卖令人头疼欲裂,地上很凉,宫墙很高,他翻坐起来,仍觉得茫然。

怎么这么吵……

什么时候,故宫墙外有人在卖东西了,卖的还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他闭起眼,揉了揉额头,再睁眼时,他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颗槐树下。

抬头望去,故宫仍旧是故宫。

朱红的宫墙和高大的殿阁在他面前巍然耸立,逆光下,那些轮廓剪影令他微微有些安心,再见老友,总是令人安心的。

他笑了一下,心想,原来他还是在故宫里啊……

等等?

故宫?!

这怎么会是故宫呢!

声音不对、气味不对、一切的一切都不对。

他僵硬地扭过头,看着对面的街道,街上人来人往,路边摆满了各式地摊。摊位上卖的东西看上去都是工艺品或者古玩一类的。摊主不断叫卖,倒也有不少人停下来兴致勃勃地看,看中了什么就开始讨价还价。

沿着长街再往远处看,鳞次栉比的灰砖青瓦房对峙而立,整条街面人潮如织,商店门口幌子飘扬,上面写着诸如“当”“古玩”“斋”等等大字。

人们在每一家店面门口驻足观望,有人走了进去,也有人继续前进。

苏进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他扶着槐树,望着长街上的一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潘家园什么时候搬到了东华门大街?

他不可思议地回头望了一眼故宫的方向,这次他稍稍眯起眼,挡住了更多的光线,终于清楚了那座高大的建筑。

红色城台,白玉须弥座,当中三座券门,券洞外方内圆。

没错,那里确实是故宫博物院的东华门。

但……

东华门前没有执勤的警察,没有工作人员,更没有游客从中来来往往——高耸的东华门城门紧闭,如同沉默的巨兽,安详伫立。

苏进很意外。

他抬手,又遮住一些刺目的阳光,再仔细看去,在那之后,他心中的意外尽数化为震惊。

东华门城楼上有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在殿顶之上,飘摇着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但那不是金色的琉璃瓦,而是随风摇曳的杂草。

不仅是在东华门顶上,在故宫墙头上、在城墙砖缝隙中,也遍布着丛丛杂草,那些杂草从生,时而团簇又时而零落,它们生长在这座宫殿的几乎所有地方,仿佛除却不尽的斑驳芥藓,纵然在灿烂阳光下,故宫的一切却荒凉得令人心惊。

他是一个文物修复专家,北大历史系研究生毕业之后,用二十年时间登上了业内顶峰,五年前开始接受故宫聘请,协助例行维护前的统计和方案工作。五年下来,他对故宫简直比对自己的指纹还要熟。

眼前的故宫,已不再是他所熟识的那个地方了。

苏进离开了为他提供遮阴的槐树,走到略显拥挤的东华门大街上,行人都在专心的逛着路边小摊,他大步往前走,有些无礼地挤开那些人,朝着东华门走去。

路上的一切喧闹声仿佛都与他无关,他对周遭一切浑然不觉。

他就这么来到东华门,走进了故宫高墙的阴影里。

他抬头仰望着,视野内几乎不见天空,只有高耸的城楼和巨大的城门,仿佛要从上压下来一样,令他喘不过气来。

八排门钉整齐的分布在厚重的门板上,却个个锈蚀暗淡,毫无神采,红色的城门还有明显的脱色现象,漆皮斑驳,还掉落了不少。

斑驳的不仅仅是城门,也有东华门的门楼墙皮,暗淡无光的红色上遍布着白色的斑点,如同病人脸上的白癜风一样,张牙舞爪、狰狞无比,令人心悸不已。

苏进嘴巴微张,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这里,真得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故宫了……

他伸出手去,颤抖着摸上了冰凉的城门。

在接触城门的刹那,他感觉到有无数记忆犹如洪水奔流,朝他狂涌而来,他头痛欲裂,他扶着城门,缓缓坐在了地上。

…………

苏进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沉,东华门的阴影犹如潮水一样漫过街道。

方才汹涌灌入他脑海的记忆,让他渐渐明白,在这个世界里,变了样的不仅仅是眼前的故宫。

敦煌壁画被风沙侵蚀,被人疯狂盗卖,残留的部分可能还不到三分之一。

莫高窟变成了“无头窟”,几乎所有石像的头颅全部遗失。

大足千手观音造像被虫鼠啃咬,已经快塌了。

而在另外一个世界轰动世界的秦始皇兵马俑在这里,更是连影子都没有。

不仅仅是这些名胜古迹,那些传世的珍贵文物也是如此。

清明上河图、曾侯乙编钟、金缕玉衣、青铜古树……

这些世所罕见的宝物仍有待发掘,如果不是在史书上还有一鳞半爪般的记载,恐怕会让人觉得它们根本从未在历史上出现过。

因为古书遗失,甚至现在,连华夏历史都有点残缺不全。

这个世界的华夏,依然有着辉煌壮丽的古代文明,但由于将近百年的战乱,山河破碎,人民流离失所,在那期间,华夏丢失了太多的东西,不仅仅是无数的生命,还有辉煌文明的见证。

建国后,人民的温饱是重中之重,国家的工业建设是重中之重,抵抗虎视眈眈的帝/国/主义列强更是重中之重,与这些重中之重比起来,保护文物古迹似乎变得微不足道。毕竟那些古玩字画又不能填饱人民的肚子,也不能投入熔炉变成钢铁和煤炭。甚至为了城市的建设,大面积拆除古建城墙也是那个时代的常有之事。

和那些被强行拆除的古建筑比起来,眼前虽破败却保存完整的故宫已算幸运。

作为华夏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宫殿群,故宫在建国初期就被封存了起来。由于连年战乱,当年新华夏没有人才、技术,更没有金钱来大规模的保护和修缮这座庞大宏伟的宫殿,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只能将城门一锁了之,不允许任何人入内,最起码这样可以避免文物偷盗破坏等行为。

随后几十年来,在新华夏大地上演绎了一出出悲欢离合的时代剧,在时代的洪流中,故宫仿佛被遗忘了一般,在华夏首都中心沉睡了几十年。

一晃眼,同样来到了2016年,华夏的经济水平恢复到苏进曾经的世界差不多,国家再也不需为温饱问题发愁了,我们也有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军事国防大力发展,成果丰硕,两弹一星之后,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帝/国/主义了……

这个时候,人们发现,当初被拆掉的不仅是古建,也是历史,被我们破掉的不仅仅有“四旧”,也有华夏的传统文化。

于是。在国家“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号召下,全国上下展开了传统文化复兴活动。

大量文物开始被发掘,历史学家跟进研究。

但问题又来了,大部分出土文物都是残缺不全的,必须进行修复。但古代的修复与保护的技术也随着战争等原因消失殆尽,而文物这东西,如果没有及时修复和后期跟进维护的话,出土后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因此,传统文化复兴的一个重点项目,就是培养大批文物修复人才。在这样的历史和时代背景下,所有的文物修复师,都拥有极高的地位,受全民追捧敬仰。

在苏进以前的世界里,文物修复师们总是沉默低调地工作,在现在这个世界,这点显然已经全变了。

从记忆中慢慢整理出这个华夏世界的过去之后,苏进心情复杂。

他干了一辈子的历史研究和文物修复,对这一行的感情极深。自己奋斗了一生的工作在这里备受重视,按理说他应该是高兴的。

但文物修复师如此尊崇的地位却是用华夏文化的流失与断层换来的,这令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苏进抓着东华门上的门钉站了起来,他扭头望向身后的街道。

日暮西陲,石桥上地摊与游人少了不少,但东华门大街两侧的店铺门口依然熙熙攘攘,游人如织。

他迈步,走上了金水河上的石桥。

略显浑浊的金水河就从他脚下的河道由南向北缓缓流去,上面漂浮着游人扔下的垃圾。

他没有在桥上停留,一直向东,终于重新回到大街上,那些喧哗声因,也重新在他耳边大了起来。

他站在街上,看着对面古董店的服务生正口水四溅,舌绽莲花,向潜在的买主介绍物件;看着佝偻脊背的中年人站在店外,迷茫地望着橱窗内古玩珍品;到处是叫卖声、还价声、赞叹声,人们步履向前,但衡量周遭一切事物的标准,却仅仅是橱窗里的价签。

街边有人在拉糖人,也有人在吃零食……

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样晦暗,人无精神、玉无光泽。

不知为什么,苏进眼中的世界变得虚幻不真切起来,在这条长街上,他看不见过去,也无法预见未来。

他回头西望,那时,夕阳已经沉到了故宫的另外一边。

他深知,在那堵宫后,殿阁宛如鬼墟,野草滋长,历史已被尽皆覆盖。

东华门城楼上红色暗沉,墙面斑驳,故宫城墙上荒草凄凄,群鸟自西而来,落在飞翘的殿顶檐角和墙垛上。

一点残阳的微光,挂在飞檐角上,仿佛这座古老宫殿的目光,无言地地注视着它脚下发生的一切,注视着那些匆匆而去的过客,和那些已成历史的往事。

我一生不信鬼神,为什么会在死后被送来这里?

苏进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发问。

他抬起头,东方靛青色的天空中,出现了一轮雪白的月亮。

他从背包中掏出了一张录取通知书,低头打开。

苏进,生于1997年12月2日,现年18岁,被京师大学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业录取,请于2016年9月1日准时报到入学。

通知书上还有一张照片,那是位五官端正、气质坚定的年轻人,跟他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我的世界,但也不是;这是我的身体,但也不是。

他抬头回望天空下的东华门。

也许。

这就是我的身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吧?

沙包
作者的话

重新修改了一下,把古玩街从里面挪到外面了,把故宫封存起来了。 以新的为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