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虐杀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15-10-25 08:56:49 全文阅读

第二天中午,炒花与不少闻讯赶来的台吉们一起,宴请张瀚一行。

仍然是马奶酒,烤羊肉,大脸盘的蒙古姑娘们上来敬酒和歌舞,张瀚等人颇觉无趣,不过还是强打精神应付着。

台吉们对张瀚则是十分热情,他们苦于没有马市很久了,如果商道真的建立,这个明国后生能把货物从右翼那边源源不断的运来,就算赚他们的钱他们也认了。

“我已经接到大汗的命令,密切注意明国与后金的战事,如果有必要,可以相助明国。”

一个台吉一边切肉,一边对炒花道:“大汗说还会和你联系,广宁可以占,但不要破坏,那是用来和明国谈判用的。”

炒花沉思片刻,说道:“大汗的意思就是打算与明国合作了?”

“正是。”

说话的是弘吉刺部的鄂托克齐赛诺颜,也是林丹汗的亲信心腹,实力很强。

炒花道:“暂时不必太急着决断,且看明国是势强还是势弱。”

齐赛道:“大汗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他要我们提早做准备,只要和明国谈妥,立刻就可以出兵。这几年,后金占科尔沁和巴林等部的牧场,抢掠牛羊战马,勾引牧人到他国中效命,早就该和他们打一场了!”

有个台吉道:“若是明国势强,大败后金,我们不是白白准备,恐怕我们陈兵边境,明国还会和我们打一场,那不是冤枉!”

齐赛道:“洪巴图鲁判断明国胜机大些,但没有大出太多,如果杨镐这个经略指挥不当,甚至可能会输,甚至会惨败!”

诸台吉面露不以为然之色,他们和明国多半厮杀多年,对大明的国力还是很清楚的。他们这些部落,多则几千牧民,少则几百,披甲骑兵多则几千,少则几十,整个左翼蒙古加起来能动员十万牧民和不到一万人的甲骑,而对面大明的九边重镇加起来,光是战兵就和他们所有的部落人口数相当了,这还只是大明的边镇而已,明国还有南方省份的兵马,京营禁军,那么广大的人口和诸多的州府,数不清的财富,明国边军也是诸军的精锐,就算偶有小挫,又怎么会惨败。

齐赛笑道:“这事情问洪巴图鲁。”

炒花这时看向张瀚,笑道:“我们只顾自己说话,冷漠了客人了。”

张瀚躬身道:“听着各位台吉说这些军国大事,在下也是长了见识。”

张瀚心知这样的机会难得,一直打起精神仔细听着,大明和后金的战事果然也牵扯甚广,最少蒙古这边的上层也是一直在考量着这场战争的得失。

从他旁听的结果看来,蒙古这边大多数部落的台吉还是看好大明,也认可大明的实力,不过越是如此,张瀚的心里越是沉甸甸的。

后世的人原本对这些事没有太多的感觉,张瀚初中没毕业,后来看的书是不少,包括古人的杂书笔记都有,明末的事,最少也了解的七七八八。

萨尔浒一战明军不仅是败,而且是惨败,并且自打那之后,一直到守宁远之前,几乎没有一场象样的胜利。

蒙古人原本和大明站在一起打后金,毕竟人都是想和强者合作成为赢家,谁也没想到,短短十年不到的时间蒙古就被后金收服,成为女真人的打手和忠实走狗。

炒花先与人耳语几句,过了一会方道:“大家到外头去看。”

他们就是在炒花的大蒙古包之内,四周星星点点的全是高矮大小不同的毡包,整个草原到处都是这些蒙古包,牛羊群和马群都已经很少放出来,直接关在各家毡包前的畜栏里头,已经接近初冬,草原上开始下雪,这个时候狼群也开始变的凶残,牧人们都养着狗来防狼,炒花等人出来时,几十个骑兵正从对面奔驰而来,引的毡包附近的狗不停的叫唤起来。

炒花看众人不明所以,提醒道:“大家看马的身后。”

张瀚与众人一起往后看,大蒙古包旁边也聚集了不少人,各人都伸头看马群之后。

“有人。”张瀚一旁的常威失声叫道:“马屁股后头都拖着人!”

马速很快,带起缕缕尘烟,被常威提醒后,张瀚才发觉马腹之后拖拉着人,这般的速度之下,那些人拼命想跑的快些好跟上马速,但人力有穷尽,跑了一阵之后,只有少数人跌跌撞撞的还跟着跑,多半的人都被马带倒了,在地上拖拽着向前,这样一路前行,就算是草皮很软,等跑到近前时,各人都看到一路血迹。

还好距离很近,常威忍不住跑过去看,接着又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向张瀚道:“还都活着,还有……”

常威犹豫了一下,声调转小:“都是咱大明的边军。”

“嗯?”张瀚也有些震惊。

这边还在商议和大明合作打女真人,然后一转脸就是逮了十几个大明的边军用马拖,张瀚感觉有些摸不清楚炒花的脉门。

这时炒花道:“这些家伙都是明朝的边军,偷偷沿着长城外往关内跑,叫我们的人给逮了。这帮家伙都是孬种,背弃自己的部族,要用他们的血来洗清他们的耻辱。”

十几个人这时被解开绳索,押到大帐前来。

四周全是围观的蒙古人,这些明军都是遍体鳞伤,脸神灰败,他们也预感到了下场不妙。

“跪下。”

一些蒙古甲策马过来,下马喝令着明军跪下。

炒花看着人把明军押跪在场地中间,这时向众人解释道:“自打入秋以来,明国屡调大军,现在南军都还没有到,这些家伙都是宣府和蓟镇过来的,明国皇帝说是叫调三镇精锐,那边的人也奸滑,派来的全是团练和杂兵,都是眼前这些歪瓜裂枣。”

眼前的明军多半穿着破旧的胖袄或是青色的布罩甲,衣着很差,没有人穿着甲,年纪都在四十以上,神色都是十分惊慌,眼神也是十分懦弱。

这么一群同族在眼前,不仅张瀚感觉面上无关,一旁的常威和梁兴等人也是一样感觉十分的别扭。

这一路行来,他们已经历练出来,与马贼生死搏杀,打退饥饿凶残的狼群,每个人都杀伤很多,也是把性命拿出来拼斗,连常威也亲手杀过人了,就算原本没有多少胆色的人,此时也是敢于置生死于度外,眼前的这些家伙,说是大明边军,眼神却懦弱的如同那些被人射杀宰割的黄羊,这叫张瀚一行人都感觉很别扭。

这时一队蒙古甲兵走到明军身后,这些明军都颤抖和战栗起来,他们开始哭叫求饶,痛哭流涕,也有人哀唤着自己的父母或妻儿,常威第一个听不得这样的叫喊,脸色苍白着走开了。

王一魁和李来宾等人看看张瀚,再看看梁兴,意思是想请张瀚说个情。这一路行来,所有的蒙古台吉都对张瀚客气的很,两个大汗都亲自宴请张瀚一行人,他们觉得自家东主能救得这十几人的性命。

不等张瀚表示,梁兴就是先微微摇头,眼前的事张瀚倒是能揽下来,可总得有一个道理。左翼蒙古和大明一直处于战争状态,现在他们私下里的打算是一回事,处决这些被俘的大明边军是另一回事,张瀚若伸手管这闲事,自己的立场就很成问题,这是给和裕升招麻烦的做法,连梁兴也懂得这个道理。

蒙古人的动作很快,也很娴熟,站在人身后,看到炒花一点头,一个甲兵将手中的小刀便是往一个明军的脖颈一抹,用力并不大,刀锋很轻松的切开皮肤,露出白色的脂肪层,然后切断毛细血管,再下压,血已经涌上来,接着切断大动脉,鲜血开始如水般往外喷,哭泣求饶的人还在叫喊着,但那甲兵已经自顾自的走开了,那个被切开动脉的人又叫了一会,慢慢的便是窒息,失去知觉,身体倾斜着倒下去。

第一个动了手,底下的人开始一个个动作起来,场上鲜血喷的满地都是,血腥味道扑鼻而来,在场的蒙古贵族如同看杀羊一般,个个脸上还是笑呵呵的,有人还与炒花闲聊道:“看这些明国边军的样子,若是调来的都是这般人,倒真的不一定能打胜。”

炒花道:“明国边军也是远不及当年,辽镇的那些兵老的老小的小,从不训练,马匹瘦弱,兵器残旧,能打的多半都是快老了,将领也没有多少家丁,也没有心思养能打的家丁,这和三十年前可完全是两个样子。”

炒花的话语中很是遗憾,如果三十年前的大明国边军是现在的模样,他们可能很有机会破关而入,甚至很可能打下大明京师!

张瀚这时插话道:“台吉,那边有个人倒是不凡,如果可能留这人性命,叫他当我的护卫。”

他说的是一个跪在最后的汉子,个子身高,上袍破了,露出一身坚实的肌肉,脸上满是不屑,刚刚被马带着的时候也是一路跑过来,没有被马拉在地上。

这时生死顷刻,这人也丝毫不惧,眼神之中只有鄙夷而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