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臣 > 第一卷 东海雨
第四十六章 【要当就当统领】
作者:沙漠  |  字数:4051  |  更新时间:2010-08-14 17:14:33 全文阅读

还有一章,等一会儿奉上,今日三更,大家砸票!

--------------------------------------------------------------------------------------------------

不可否认,这个世界有许多充满智慧的人存在,也就有许多愚蠢的家伙存在。

在这个已经被世家大族控制国家命脉的国度里,却依然有些人以为王权是最威严最神圣的,他们天真地以为王权可以控制一切,心中为能够效忠王室而得意,更为身为王族的心腹而傲慢嚣张。

成胥和黎茂显然是这样的人。

他们自认为是朝廷所派,皇帝亲信,在这镇抚军里就应该不同,他们浑然忘记,这支军队实际上不属于朝廷,而是属于一个家族。

……

对于这类人物的挑衅,只要不闹出乱子,镇抚军将士只会在心中怨愤,在表面却绝对不去理会的。

众人都是冷视成胥二人,眼中甚是不忿。

韩漠哈哈一笑,笑眯眯地向成胥道:“多谢成统领提醒,那你我日后都要小心一些,可别被总督大人砍了脑袋去。”

他一脸笑意,乍一看似乎还是在开玩笑,但话中意思却也很明白,你成胥也要小心些,韩家的军刀锋利的很,要是你一个不小心,韩家的刀亦能砍断你的脖子。

成胥冷笑一声,并不多话。

他虽然傲慢,却也不是白痴,营中除了黎茂,余者都是韩家势力,斗起嘴来,自己可讨不了好。

韩玄龄坐回正座,猛地沉声道:“韩源,韩漠听令!”

二人急忙重新跪下。

“本来军中规制,只有建了军功或是服役年久,方可一步一步提升官位。”韩玄龄微一沉吟,缓缓道:“不过祖上之制,韩家子弟入营即可领职,本督自然不能违了祖上的规矩。但是若陡然让你二人领取要职,那对将士们也是不公平的。”

“是!”二人齐声道。

“这样吧,半个月前,有一位校尉身患重疾,已经回家养病,空出了一名校尉之职,你二人可有一人领校尉职。”韩玄龄肃然道:“至于另一个,便先做一名海管吧。”

韩源立刻上前一步道:“禀总督大人,韩源愿为海管之职。”他这话的意思,那自然是将校尉之职让给韩漠。

“哦!”韩玄龄有些意外:“你为何这样说?”

韩源看了韩漠一眼,道:“小五比我聪明,本事比我大,所谓能者居之,这校尉一职小五比我更适合。”

众韩系将领暗暗点头,对于韩源谦让之行,甚是赞赏。

韩漠不待韩玄龄说话,立刻道:“总督大人,韩漠有自知之名,做一海管已经颇为勉强,校尉之职不敢领受。四哥遇事冷静,做事周全,这校尉之职还是四哥当之无愧。”

“小五,四哥是说真的,你去做校尉吧!”

“四哥,别开玩笑,你是兄长,而且想事周全,校尉定然要你当。”

“你再推辞,四哥可要生气了。”

“你生气我也不敢做,做个海管已经不错了。”

兄弟二人推来推去,让韩玄龄又好气又好笑,沉声喝道:“住口,这镇抚军大营是菜市吗?这官职还能讨价还价随你们自己做主?”

二人这才知道失态,相视一笑,恭敬不敢言语。

“你们互相谦让,看似是兄弟和气,家风甚好,可是你们莫忘记,这是军营,你们更是镇抚军的军人,谦让并不是军人的优点。”韩玄龄虎目圆睁,中气十足:“军人就该争强好胜,心中存着胜利的念头,你们明白没有?”

“是!”

“浴血沙场,若是没了好胜的念头,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也就打不了胜仗,不配做一个真正的军人!”

“是!”

“韩源,韩漠,你二人之前武艺练得如何,本督也一直没有时间过问,今日恰逢其时,你二人便在本督面前比试一番。”韩玄龄缓缓道:“一来刚好让本督查验你们之前所学的成果,二来谁若是胜了,便担任校尉之职,也就不必谦让了。”

韩氏兄弟对视一眼,拱手称是。

韩玄龄率先领着一众人等出了大营,来到门前的空地,指着空地道:“这地方,足够你二人比试一番吧?”

“够了。”韩漠笑眯眯地道:“和四哥手脚切磋一番,也用不着多大地方,他三拳两脚就能把我收拾了。”

韩源凑近韩漠的耳朵低声道:“小五,要不动手时候,我们打上几个回合,然后我装作失手败给你,那样你就可以做校尉了,你说好不好?那校尉……呵呵,你比我更合适。”

韩漠看也不看韩源,淡淡道:“四哥,二伯父的话你也听到了,军人是不能够畏缩不前的,要勇往直前。你若是假装败给我,在场的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将,岂能看不出来?到时候二伯父只怕会重重责罚你我的,而且我们会让二伯父失望,所以你我还是要全力以搏,不能示弱。”

韩源叹了口气,轻声道:“真要打起来,四哥也不是你的对手。”

“那倒未必!”韩漠嘻嘻一笑,低声道:“四哥,你一定要使全力,否则被二伯父看出破绽,搞不好真要挨军棍的。”

“我知道了。”韩源无奈地点头。

……

在韩玄龄和众将的注视下,韩源和韩漠都紧上袖子和裤腿,走到空地正面相对。

军营中的对练演习那是每日必修的事情,但是现在对练的却是韩家直系子弟,而且胜者关系到校尉职位,自然比普通的对练要吸引人的多。

“总督,是不是点到为止啊?”韩漠转头望向韩玄龄,笑眯眯地问道。

韩玄龄肃然道:“分出胜负为止!”

韩漠向韩源一拱手,笑道:“四哥,手下留情啊。”

“你手下留情才是。”韩源侧头看了韩玄龄一眼,见父亲一脸严肃,于是深吸一口气,运劲在手,他亦是练过《长生经》,府中的武师也不少,手底下的功夫也是不弱的,若是完全比试这个时代所特有的拳脚功夫,韩漠还真未必是韩源的对手。

只是,韩漠从前世带来的格斗术,却不是这个时代任何拳脚功夫能够比拟的。

众统领都尉分散在四周,等候观赏这一场在他们眼中未必会很精彩但却很有意思的比试,就连守卫在四周的护卫们,也将目光投向了这边。

韩漠呵呵一笑,猛地向前冲出两步,叫道:“四哥,小心了!”一拳直击韩源的胸口,这一拳用了几分力量,虎虎生风。

四周众人看见,只这一拳,就知道韩漠力气惊人,韩系将领俱都微微点头,心中暗道:“韩家子弟的神力,那在燕国真是少有人及。”只有成胥和黎茂二人,满脸不屑,冷眼旁观。

见韩漠拳头过来,带着劲风,韩源不敢怠慢,手臂探出,身躯微侧,抓向了韩漠的手脉。

二人一交上手,虽不惊心动魄,却也斗的虎虎生风,韩玄龄摸着鄂下刚须,微微点头,这兄弟二人的功夫虽然算不上高明,但也看出他们的底子练的很是扎实,一招一式都是下过苦功的。

韩源见韩漠并无退让之意,只道他也是担心韩玄龄责罚,自己也不敢怠慢,全力以赴,二人年纪仅相差一岁,将平日武师所教的功夫施展出来,却也是斗的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你来我往打了三四十个回合,年轻人的性子被激发出来,出手速度更快,也变得精彩起来,四周众人纷纷喝起彩来。

“花拳绣腿,也不过如此!”成胥低声咕囔着。

他当初亦是在燕京为武将,是宫中侍卫参领,手底下的功夫还真不弱,韩氏兄弟的功夫放在他的眼中,也只能算是一般。

拳影呼呼,腿风阵阵,韩氏兄弟转眼间又斗了二十余回合,谁也没有落败的迹象。

忽见韩漠一声大喝,右手成拳,身子腾空而起,凌空向韩源砸了下来。

韩源吃了一惊,已避无可避,抬起左脚,飞起迎上,却见韩漠忽地收手,身子微侧,韩源这一脚,正踹在韩漠的胳肢窝处,韩漠“哎哟”叫了一声,连连后退,终是跌倒在地。

众人都吃了一惊,这一下事出突然,之前毫无迹象,却不想韩漠便突然中招。

“小五!”韩源吃了一惊,飞奔上去:“你怎么样?伤着没有?”

韩漠揉着咯吱窝,责怪道:“四哥,你下脚也不轻些,差点踹死我。”嘿嘿一笑,使了鬼脸。

韩源岂不知韩漠刚才突然收手,那是在让着自己,低声责怪道:“臭小子,你刚才还说不许让手,你……你骗我!”

“四哥本事高,我是及不上的。”韩漠嘿嘿一笑,幸好韩源那一脚并没有用多大力气,虽然隐隐作疼,却也没有伤到哪里,揉着咯吱窝站起来,走到韩玄龄面前恭敬道:“总督大人,我败了,我不是四哥对手,只能做海管。”

韩玄龄皱着眉头,冷哼一声,道:“韩漠,别以为使些小聪明就以为本督看不出来,你为何让着韩源?”

“总督大人,我和四哥本事差不了多少,相比较而言,比他差那么一点点,要真打下去,估计要打到天黑啊。”韩漠笑眯眯地道:“而且四哥确实比小五更适合做校尉。”

“本督刚刚说过,军人不能畏缩,要勇往直前,要争强好胜,你没听见?”

“我听见了。”韩漠敛起笑容,很是肃然地道:“但是总督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们要对敌人时勇往直前,要和敌人争强争胜。和自己人争强好胜,似乎没有什么意思,更何况是自己的兄弟!”

众人都静下声来,目光都集中在韩漠的身上。

半晌,一直凝视着韩漠的韩玄龄终于露出笑容,重重拍了拍韩漠的肩膀,朗声道:“好孩子,好孩子!”旋即高声道:“韩漠说得不错,自己人,就要团结,就要谦让,就要和气。本督令,从即日起,着韩源为校尉职,韩漠为海管职!”

“遵令!”

韩源和韩漠互看一眼,韩源无奈一笑,四周韩系众将纷纷上前祝贺。

成胥这时忽然冷笑道:“韩海管还真是识趣啊,年纪轻轻,却深知为官之道,佩服佩服!”

韩漠转过头,看着旁边的成胥,笑眯眯地道:“成统领此话怎讲?”

成胥还不避讳地道:“韩校尉是总督大人的儿子,韩海管退让才对了,这才是聪明人。”

这话自然是说韩漠的退让,是因为担心韩玄龄和韩源对韩漠生忌才做出的选择,说白一点,韩漠有拍马屁的嫌疑。

这当然是成胥的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韩源听见,怒道:“成统领,小五是有心敬重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你想的那般龌龊,龌龊之人想龌龊之事,嘿嘿……!”他可是瞧不起成胥和黎茂。

“休得胡说。”韩玄龄冷视韩源,淡淡地道。

对于成胥二人的小人之心,身为总督的韩玄龄从来是不放在心上的,一头猛虎是从来不会去正视几条野狗无伤大局的小把戏。

韩系将领咬牙切齿,他们对于这两个屡屡大煞风景的朝廷系官员,那是发自骨子里的愤怒和鄙视。

“其实成统领想错了。”韩漠笑眯眯地道:“韩漠退让,不是为了拍马屁,真的不是,我的人品一向很好,拍马屁的事儿不适合我干。”

“是吗?”成胥仰着头,冷笑道。

“来,让我告诉你,我之所以退让的原因。一来是我知道打下去一定会输给四哥,还不如早败,给自己留点力气。”韩漠笑如春风,眼中带着怪异的光芒:“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区区校尉之职我并没有放在眼里,不屑去争。”

众人豁然变色,韩玄龄也皱起眉头。

“但是如果成统领愿意和我打,让我有机会去争你的统领之位,我想我一定不会退让。”韩漠托着下巴,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成胥:“就只怕成统领没胆子让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