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道问鼎 > 第一卷 来临
第一章 先生
作者:杜醒  |  字数:6823  |  更新时间:2017-02-15 22:25:46 全文阅读

中洲有一大河,名作“天目”。

河水西自苍茫雪域而始,经昆阴山脉乘势而下,直至东海而平,浩浩荡荡贯穿了整个盛国之辽阔境土。若由高空向下俯瞰,可见天目河盘踞如龙,正将一座庞大城池拱卫其间。那城中楼阁屋宇绵延恍若无尽,气势雄浑如山海,正是方圆数千里内至为繁华的所在。城门上书两个大字——广扬。

广扬城位处国腹重地,本是盛朝官府正式敕封的城池,然而世人却只知“陆城”,不知“ 广扬”之名。就连日日夜夜穿行于城门之下的平常百姓,也从来只会以陆城之人自称。

一朝官府在此形同虚设,皇室尊严淡薄如纸;而这一切,皆是因了城东那座府邸的主人——

历千年而鼎盛依旧的武修大族,陆氏。

……

初春,万物回暖。

飞鸟展翅于天地之间,穿过雪白云层向下俯冲,无意间掠过高门上那一个苍劲有力的“陆”字,又绕过雕梁画栋无数,它终于栖落于府中一处静湖,垂颈啜饮湖水。

风中飘散着淡淡的药香;一位月白衣衫的年轻公子走来了。

看他眉眼还仍是个十五六年纪的少年郎,周身却已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气度,沉静而出尘,引人见之不凡。

当下四周无人,少年神态悠然地缓步沿石径走着,独享着这份清晨间的宁静。

湖水边栖息的雪羽雀被脚步声惊起,却在懵懂中受了某种舒适气息的吸引,振翅徘徊在少年身边,久久不愿离去。而少年则好像对此已习以为常,只微微一笑,无意动手驱赶。

一路走过,前方一处开阔的场地徐徐展现在眼前。这是陆府内院的其中一处演武场。

此时场中已聚了数十余宗族的年轻人,皆一身盘领窄袖的武服,干净利落。相熟者三两聚在一起语笑交谈,相互说着近些日的武学所得,但大多数人脸上却都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忐忑——只因今日又是月中了。

这是族里的规矩。

每至月中月末,年轻一代的所有人——除了出府历练或正在闭关的——都必须聚在演武场接受教习先生的检考。正是格外看重颜面的年纪,于是,尽管现在此处的已算是同代中最为聪敏的一批,事到临头仍难免患得患失。此刻这些年轻人们便是在趁教习先生还未现身的时候、努力强颜欢笑一番,试图忽略周围无所不在的压抑气氛。

然而,当那月白轻衫的少年渐渐走近,演武场中却又不自觉地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投注在他身上。片刻后,几乎是所有人都挂起笑容主动迎了过去,纷纷与少年行礼问好。

有恭恭敬敬称呼“少爷”的,那是寥寥几个秦府外院的年轻人;相对年幼又腼腆的内院子弟则多称呼“族兄”;曾说过几句话的就喊得更亲近了些,“堂兄堂弟”的都有;再有些地位更高又关系熟稔的,此时便来到近前热闹着喊少年的名字,“启明”。

名唤陆启明的少年笑着一一回礼。

氛围和融之中又稍显得拘谨。也无怪众人如此;就算知道少年一直是很好相处的性子,但无奈他名声太盛,又长年累月不在府中,偶尔见到了仍是难免有些距离感。

寒暄之中,终于有人鼓起勇气开口:“族兄,今日的教习先生……”

——一听是这个问题,周围登时静了几分,不少年轻人悄然支起耳朵,心里默默期待着某个回答;然而连那问题都没来及念完,就被一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黄衫少女打断了——

“哥!快看我在这儿呢!”

少女虽嘴上好像是在说着自己的位置,实则她这“位置”却一直在变;也就一句话功夫,少女竟已施展着身法迅速切过了三个挡道的身影,毫不客气地挤开人群,得意洋洋地大笑着扑到了少年怀里——这是个好位置,但少女知道没人敢与她抢。

事实也是如此。

此少女名陆子祺,陆启明之堂妹是也。虽说整个府中自称陆启明堂妹的小姑娘足足有不下十个,但眼前这一个却是最真的——她与陆启明有同一位祖父,当今陆氏家主陆行之。于是为表独一无二,无论人前人后,陆子祺大小姐绝不称呼什么堂兄,务必要把陆启明当成亲哥哥来喊才成。

陆启明被从天而降的娇俏少女撞得险些踩到后面人的脚,一身高不可攀的缥缈仙气荡然无存。他倒是有心想把她姿势摆正,毕竟这姑娘年龄也不算小孩子了,但一看着她林中小鹿一样晶亮的眼睛,便又有些不忍心。陆启明只好叹了口气,附在她耳畔悄声道:“打个商量,今天还是让我多留点儿严肃感吧?”

陆子祺嘿嘿一笑,也小声与他咬耳朵:“我就知道这次又是……”

一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陆启明就这样被少女抱着胳膊拖到了一旁,虽然都对那个没能问完的问题心痒难耐,但人家兄妹摆明了要说自家话,他们又怎么好去打扰,只好都一个个散去了。

所幸他们想要知道的答案也并不遥远,毕竟——

辰时到了。

往常那位古板严厉的教习先生迟迟不见踪影,只有一袭月白衣衫的清秀少年悠悠走上演武台。

下方的许多双眼睛不约而同地亮了起来,直直望着少年,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陆启明面对他们点了点头,开口道:“没错,今日是我。”

总算听到了这句!

一众年轻人再忍不住脸上的雀跃笑意,齐齐欢呼起来,数十人简直嚷出了数百人的气势。场中气氛霎时活跃起来,再不见一丝之前的僵硬。

“小声。”陆启明手掌下压以示安静,好笑道:“一个检考也能这么开心,先生们又要怀疑我放水了。”

年轻人们纷纷闭上嘴点着头表明态度。他们也都知道这事儿——从前有一次就是因为陆启明负责检考,大伙儿太兴奋了以至于气氛不对头,就被某些老学究误认为是陆启明对他们太过放任,最后连累得陆启明被单独叫去多听了好一番说教。

不过,虽然声音是弱下来了,表情却仍是瞒不住的。便有人笑道:“这下该要称呼‘先生’了。”众人皆点头称是。

陆启明轻轻一笑,道:“那我们就现在开始了,完成后大家也好尽早休息。阿睿,还从你来。”

四周迅速安静下来。

被点了名的是个蓝衣少年。他连忙应了一声,一路小跑地来到了演武台上。看得出他仍有些紧张,但已比知道陆启明检考以前好了许多。阿睿站定,对陆启明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一板一眼地念道:“弟子这次练的是清风剑法前七式,请先生指教。”

陆启明手持木剑倒悬,低头还了半礼,微笑与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阿睿深吸一口气,静心蕴意,依照自己平日练习的那般送剑上前,当先对陆启明攻去。

陆启明轻赞一声“好”,便凭手中木剑与他喂招。每遇着重之处便出言提点,言辞简单直白,但往往能鞭辟入里。

湛蓝的晴空之下,演武场极为安静,唯有少年清越的声音时而响起,再被在座的每一位陆氏子弟认真听入心中。这样的场景——无论从前已经见过多少次——但只要再次出现在眼前,他们还是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惊叹。

原本都是同龄人,但陆启明对武学的领悟却已经胜过家族里的许多长老了。就像此刻陆启明游刃有余地指点阿睿剑法,而他本人主修的却是刀道而非剑道;可即便不是最擅长的东西,他也总能比所谓那些擅长之人胜出许多。任何功法武诀他只需看上一遍便能融会贯通,仿佛生而知之者,实在令人不得不服。

——这便是陆启明年纪轻轻、却有资格作为教习站在那里的原因。

朝阳东升,地上光影渐窄,台上的年轻人也过了一个又一个,但整座演武场中人的总数却毫不见少。即便是已经通过了检考的亦不愿提前离去,而是安静在一旁席地而坐,继续听陆启明讲旁人的。

时间就这样平稳过去。

又一人行礼下场;人们听到陆启明念出了下一个名字,“陆浚”。

——瞬间,人群注意集中。

要知道,再完美的人也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就算族中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对陆启明敬佩仰慕,也总有人非要相反。比如这个陆浚。

众人视线或明或暗地盯着那个别别扭扭走上台去的华服少年,窃语纷纷。

陆浚也算是府里比较出名的人物,可惜出的不是好名。他是大长老膝下最年幼的嫡孙,一贯被娇惯坏了,又不知从何处学来了一身仗势欺人的纨绔习性。坏事做的次数多了难免被人撞见,连甚少露面的陆启明都遇上过好些次。

在陆启明来说,既然遇上自要及时出手制止——这任谁听了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可偏偏陆浚自己不这么认为,从此便恼上了陆启明,就算他打不过也不敢骂,也总要挑尽一切机会阴阳怪气几句,也不知是何苦来哉。

果然,只需看他表情,下面人便知道他这次又要折腾了。

只见这陆浚站到陆启明对面,也不行礼也不说话,光一个劲儿用眼睛直勾勾地瞪他,自以为目光里很有杀气。

陆启明忍了忍笑,若无其事问他道:“你准备了什么?”

陆浚一口气憋不下去了,怒道:“你想的美,我才不需要你来指点我!”

陆启明奇道:“那你这次过来作甚?”

“我……”陆浚一噎。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这次自己没有事先收到消息、没来及告假吧。好不容易从一团乱麻中找出头绪,陆浚大声道:“我是来戳穿你的!”

陆启明一笑,“哦?”

陆浚被他笑得更气了,道:“你今天一定是自作主张!你又不是小周天,马上就该族比了——这么重要的事,族里怎么可能还让你来检考?”

他说着,反倒先说服了自己,那语气俨然已愈发笃定了起来:“说到底你修为也还是在武师境界,根本没有突破到小周天,又怎么能当真的教习?你是故意想让所有人都比你差吧?还逼着人叫你先生,你好意思吗?”

陆浚在上边说着,一旁的陆启明面上还没有什么理会,下面听着的人们却先一步怒了。

“陆浚!你那说的还算人话么?!”

“……居然还想拖我们下水?”

“下来单挑!”——这句最受欢迎,一出声便引了一片应和。

在陆氏,即使有身处高位的长辈,也未必能令所有人敬畏,最重要的终究还是自身的实力。所以这些年轻人们闹起来,纵然陆浚有一个担任大长老的祖父,也完全没什么所谓。

又有人便在说:“有谁不知道——若是先生想,他三年前就已经晋入小周天了!现在当然更是随时可以。”

旁边的也点头冷笑,“先生分明是因为进境太快、才需要缓些时间来沉淀感悟,什么时候连这个也能拿出来被人挑刺了?”

群情激愤中没有人注意到,听到这两句的时候,那个最与陆启明亲近的黄衫少女却微微垂下了头,眸中隐约掠过一丝黯然。片刻后她再次仰起脸望着台上平淡笑着的陆启明,勉强按捺下心中的担忧。

另一边,一瞬间就被所有人针对的陆浚不免慌了神。毕竟年龄还小,这种场面他也不知该怎么应对,只好板着脸冷哼一声,扭头便想走。然而他才刚转了个身,便觉眼前一花,月白衣衫的少年笑盈盈地拦在了前面。

陆浚不禁退了一步,道:“你、你干什么?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想打人不成?”

陆启明一本正经地道:“正是。你莫非忘了今天是月中检考么,当然是要与我对打一场才能下去。”

陆浚脸色登时一白,心中大叫不好。他怎么就忘了场合,要是真在这里挨一顿揍那可真是没处说去!他憋了半天,道:“那……我认输。”

陆启明忍笑道:“不可。这是在检考,又不是比武,认输怎么能算?”

哄笑声中,陆浚指着他结巴道:“你你你……我不考了!”

喊完,陆浚身子一扭,不管不顾地拔腿就跑——看模样倒也是真有练过的,至少身轻如燕。

“好,那就考你身法。”陆启明一笑,足尖轻轻一点,眨眼间已再次拦到了陆浚身前。

陆浚大惊,脚步一挪,用尽全力向斜后方急转了个弯,涨红着脸叫道:“我说的是不考!不考了!”

“嗯,你这雷动步第二转的变化倒是会做了。”陆启明认真点评着,身形再一晃,左手轻轻搭上了陆浚肩膀把他拨了一个来回,边道:“继续。”

眼前猛然一阵天旋地转,陆浚在跌倒前勉强找回平衡,慌乱抬头瞥见一个空子,下意识便拼命往那处窜去,恍惚间竟发挥了前所未有的速度,脚下生风,整个人简直要飞了起来——

演武台边界就在眼前!陆浚一阵激动,只觉自己全身气血仿佛都在呼啸,速度隐隐再增一分……

然而下一刻,陆浚脚下一绊,浑身力道瞬时乱作一团,手舞足蹈地向前栽去——

陆启明在他平摔在地面以前单手把他拎了回来,随口道:“只顾速度,下盘不稳。”

陆浚欲哭无泪,惨叫道:“还不是被你绊的!”

“你当然也可以来试着绊我,”陆启明笑道,“只要成了,算你过关。”

陆浚把牙咬的咯嘣响,但也终于认识到自己无论再说什么都没用的处境,只能努力找回些理智,认命地主动冲过去与陆启明过招。

“这才对。”陆启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疾不徐地转着身位,一一列举着陆浚的破绽。

陆启明并没有额外对陆浚苛刻;但因了陆浚自己心浮气躁,一时生着气,一时又忍不住听陆启明的讲,一时想着上一招自己本能做更好,一时又想着下一招左还是右,脑子里直乱成了一锅浆糊,只觉得时间从来没有这般漫长过。

良久,直到对面陆启明忽然停下来,陆浚还是晕乎的。

陆启明看着他笑了笑,道:“过了。”

陆浚道:“啊?”

陆启明含笑道:“身法比以前有突破,看出你有用心练过,这次算你过关。”

“真……”陆浚下意识想高兴,终于在差点表露出来以前堪堪忍住,绷着脸哼了一声,扭头大跨步走了。

陆启明不以为杵,只淡淡一笑,很快扬声道:“下一位……”

众人的注意力便也很快从陆浚身上移开,专心听着陆启明接下来的讲解。陆浚见这次竟没有人笑他,侥幸中又有些失落,在台下徘徊片刻便一个人走了。大多数人没有再看。

此后再无波澜。只有陆子祺上台时演练剑法,对兄长撒娇说希望他站在一边仅口头作点评,陆启明最终无奈允了;看到这一幕的旁人并没有觉出异样。这日检考便在如此平缓而认真的氛围中按部就班进行着。

未时过半的时候结束,早已过了午后了。

陆启明中途没有休息,神色间也从未有过一丝不耐,但到得此时,人人皆看得出他已经十分疲惫了。下方年轻人中有几位自认占他时间久的,对视间皆面露内疚之色。他们知道是什么原因。

世事惯于得失参半。

或是上天亦有嫉妒之心,赋予一人举世无双的武道资质,却又要夺取他的健康作为偿还。当年那个婴儿刚诞生时,甚至有医师担忧他很难活得下去;如今十数年过去,虽不至于再有性命之忧,但他的体质仍远远弱于常人。听说他近几年也在兼修医道,但更细节之处便少有人知晓了。

演武台上的少年仍带着微微的笑意,一如往常,令旁人无法看到他身上有过的任何艰难。他温和地说着,“……今日便到此了。之后一段时间我不在家族,便提前祝诸位族比准备一切顺利。”

众人连忙起身道谢,纷纷道:“先生今日辛苦了。”

陆启明还礼,转身向台下走去。

“等等。”

人尚未到,声音已至。

众人齐齐望过去,见是一位中年男子大步走来,一路目不斜视,直到演武台下站定。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华服少年,神情有些躲闪,正是方才提前离场的陆浚;而那中年男子,则又是他的父亲陆庆了。

许多人心里便暗暗嘁了一声,知道这多半就是找事来了。只碍于陆氏族规,他们才不便将心里的鄙夷直接显露出来。

陆庆目光盯着台上的少年,笑眯眯地道:“启明啊,方才看你在上面讲得起劲,我这边也有些心痒,不如咱们叔侄二人索性便就着这场地切磋一二,也好让我瞧瞧你的长进?”

听到这话,众人脸上皆迸现怒意。身为长辈却在明知陆启明身体的情况下,刻意挑了这个时机,当真是不要脸面了吗?

陆庆料定陆启明定要推辞,原已想好了一连串挤兑的话等着说;然而一抬眼他却看见少年正立于高台上静静俯视着他,神色平淡——那个瞬间陆庆竟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凛然之气,之后的话竟就这么忘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陆庆顿时恼羞成怒,但还未等他开口,便见高处陆启明扬眉一笑,洒袖道:“那族叔就请吧。”

陆庆一怔,反而有些犹疑。顿了顿,他自顾自颔首道:“看来启明你还是懂得的。你我二人修为相当,正好能试出真本事。”

陆启明随意笑笑,没有说话。

陆庆缓步走上台与陆启明相对而立,气沉如山。

陆启明挑眉,问:“开始?”

陆庆缓缓点头,哪知他这头还未点到底,便见前方陆启明竟突然之间消失了!

明明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演武台上却好像蓦然升起了一幕缥缈云雾;清风无声拂过,少年再现身时已在极近处与陆庆贴面而站,一记手刀稳稳停留在他的颈侧。

云山万重,寸心千里——这赫然是云寸步!他竟已练到了如此境界。

直到这时,陆庆双眼之中才后知后觉地浮出骇然之色,心里不免对自己儿子生出了几分埋怨——陆浚对陆启明速度的形容,未免也与真实偏差太过。

但只是速度而已。陆庆冷冷道:“启明,这是正式比武,你偷袭不合适吧?”台下嘘声响起,陆庆权当没听见。

陆启明一笑,便索性慢慢踱步回到原先位置,问:“族叔,那你现在可站稳了?”

陆庆脸皮一红,闷不做声地抬掌向少年攻去。

掌势如虎扑面而至;陆启明平静抬手,只见他二指相并如剑,刹那间竟显出灵玉般的莹润光泽来!他的出手轻盈得仿佛不带一丝人间烟火,而那蕴含的力道却凝练到了极致,起手间隐约带着一缕山岳之真意。

认出这门武诀的瞬间陆庆瞳孔骤然一缩,想使出全身力气向侧旁躲去却已来不及;他感到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大力道沿着右臂猛然冲来、霎时传遍全身骨骼——根本不容许他做任何应对,视线中景象混乱倒转,陆庆只觉自己身子一轻,整个人已被腾空抛起,失去平衡地跌出演武台之外。

一招!

当陆庆狼狈翻身而起,看到的已是少年扬长而去的背影。

“承让了,族叔。”

那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却令陆庆的怒火腾地涨起来,两束森然目光不停地四处扫视着。周围众年轻人暗暗对视,各自绷着脸强忍笑意告退而去。陆浚低着头过来扶他,没什么力气地道:“爹……”

陆庆拍了拍儿子的手,低声冷笑道:“放心,他得意不了多久了……我知道。”

陆浚没有说话。他抬头望了那少年的背影一眼,又默默收回目光,道:“爹,走吧。”

……

……

陆启明独自沿着来时的石径回去。

林木摇曳,一束束光线透过枝叶缝隙照下来,浅浅的阴影落在少年安静的脸容,愈发显得柔和。

人声渐留在身后。

少年步子悄然放缓。他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微显急促,眉宇间隐约流露出痛楚之色。

“哥!”

鹅黄衣衫的少女从后边追来。

少年脚步顿住,转身面向她时已神色如常。

少女直直地盯了他一会儿,终于舒了口气,重新绽开笑颜。

兄妹二人一路说笑着走远。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