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撼天 > 正文
第一章 血仇
作者:一叶青天  |  字数:2712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赤日炎炎,空中一轮大日绽放万道赤芒,地面被烘烤的滚烫滚烫地,云彩好似被烈日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万里无云。

此刻,刚刚正午,烈日最毒辣的时候,没人愿意在小镇里走动,就连靠卖力糊口的汉子也躺在茶楼里乘凉。

而在青石镇的东头却传出打铁的声音。

循声望去,一座老旧的建筑物耸立在小镇最东头,和附近富丽堂皇的建筑物相比,这座占地百丈的建筑物显得孤立无群。宽阔的府门紧闭,无护卫看守。

上面刻着四个古字:龙星武馆。

庭院中,一少年赤裸着上身,口鼻不断喘出粗气,他手里握着一把巨大的铁锤,少年轮动手中漆黑的铁锤,缓慢敲打在铁砧之上。

哐哐!

钢铁交鸣声不断炸响,足有百来斤的大锤在他手中轮动.

少年手臂上的肌肉微微隆起,若仔细观察,每挥动铁锤一下,手臂上的肌肉在收缩之间,好似能爆发无穷的力量。

“快了吧。”目光落在快要成形的剑肧上,少年搽了搽脸上的汗珠,不经意嘀咕了一声。这少年叫杨天,快要年满十六,长得眉清目秀,赤裸的皮肤微微泛黄。但是他神情稳重,和同龄人大不相同。

“小天,你怎么又在打铁,现在家里不缺钱,你赶紧去修炼。”一个老年人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身穿灰色短衫,裸露的肌肉颇为健壮。当看到自己的养子依旧向往常一样在打铁,急忙走了过去,语气中透着一丝丝疼爱。

这老年人正在杨天的养父林源,龙星武馆的馆主。就在八年前,他在院子中发现一个儿童,林源便收养下他。这一晃,八年时间悄然流过。

“义父,我来就行了,您快去休息吧,我这样也在修炼。”急忙推开林源的胳膊,杨天挠挠头,咧嘴笑道。

旋即他转过身,再次挥动手中的铁锤,神情专注盯着铁砧上,平静而又稳重。

伴随声音落下,铁砧上火花四溅,金属交鸣声不断响起。在杨天气海部位,有几十滴赤色晶莹的血珠,此刻突然滚动起来,微微荡漾的气血贯穿到手心中,这股力道比先前要提升数分!

这股血气正是杨天苦修得来,在这天地间有一钟奇特的能量,人族创建功法,可以将这些能量吸收入体,从而充盈体内的血气,在修炼界统称为“炼血”。

这股能量被统称为“天地精气”

何为炼血?吸纳天地精气,滋养体内气血,气血充盈可开发人体潜能,淬炼肉体,可力拔山兮气盖世,成就无上宝体!

炼血划分为:一至九阶。

当林源看到杨天执着的样子,他苍老的面孔突然露出几丝笑意。

自从收养的杨天,林源便当做亲子看待,这些年日子虽然过的贫苦,但是林源心中无比的满足。而且杨天还异常董事,经常鼓捣一些刀剑拿去卖钱,补贴家用

“滋滋滋..”

杨天把锻造好的剑肧放入水捅,浓郁的雾气腾空而起,水桶里的水不断沸腾。片刻之后,杨天擦擦脸上的汗水,看了看粗糙的剑肧,脸色颇为不满。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锻造一把血器,家族遗留下来的典籍残缺的太厉害。”无奈地摇摇头,杨天缓慢转过身,目光望林源。

“义父,还有三个月就是武馆大比了吧。”

武馆大比每隔三年举办一次,如果能打进前十,奖金异常丰厚。

“呵呵,是啊,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拿个名次回来。”挠了挠头,林源笑道,目光中透漏着丝丝期待。

“义父您现在都达到炼血七重天了,应该差不多吧?”看着林源略显底气不足的样子,杨天急忙安慰道:“义父不必担心,不是还有我呢。”

“那是,我们家小天最厉害了。”揉了揉杨天的小脑袋,林源朗声道。

不过他心中却有浓浓的苦涩在蔓延,如果林源拿不到那笔奖金,龙星武馆的地皮已经有半年没有交租了,马上就到最后期限。

如果拿不到那笔奖金,龙星武馆就要被抵债。

杨天的天赋虽然逆天,但是三个月的时间太短。

“放心吧义父,小天一定会做到,祖传的地皮一定不能被人抢走。”攥紧小拳头,杨天的内心沉喝道。

往日的龙星武馆在青石镇名气颇为旺盛,但这一切都来自于杨天。

在八年前的一次雨夜,林源在院子中捡到了浑身沾满鲜血的杨天,而且他当时的肉身几乎散掉。

林源当时吓了一跳,是因为这少年眼中有冰冷刺骨的杀意不断涌动,能让一个八岁儿童这般痛苦,林源心中明白,在他幼年定然遭到大祸!

那个时候的林源家膝下无子,他的妻子曾遭遇祸端,林源一生未娶,。

林源对从天而降的儿童颇为喜爱,而且他快要老年了,便收养了杨天。就光治好杨天的病,林源差点倾家荡产,他本身就倔的像头驴,不治好杨天的病誓不罢休。

海量灵药花费出去,就这样龙星武馆随着时间的沉淀便衰落下来,现在武馆中就只有他们二人。

光时间就花费了整整七年!

在林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情同父子。林源至今没有询问杨天幼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杨天十五岁的时候,他如同一颗彗星崛起,一年不到修为突破到炼血三重天!堪称一代奇才。

一些人刚接触修炼,能两年达至炼血三重天已经算是天赋不错,而杨天一年达至炼血三重天,已经远远抛开那些天才,能和大家族弟子相比了。

夜间

“咯吱”

房门打开,杨天走到书桌之处,然后便是安静的坐旁边。沉默了数息,他拿起一支竹笔,沾了沾墨水,看着眼皮底下一张粗糙的宣纸。

杨天原先平静的眼中,此刻戾气四射!

他眼中尽是暴怒,尽是仇恨,眼珠中更是布满了血丝。他心中的怨恨,尽数写在纸中。

这是杨天每日必做的事情,或许这样才能让他时刻谨记心中的仇恨!让他不能忘记八年前的画面!

只见摇曳的烛火之下,杨天眼中寒光摄入,无形的煞气蔓延开来,开阖的眸光亦有滔天的怨恨。

宣纸上,笔锋凌厉,犹如群蛇乱舞。

他写下第一个字“龙”,一字落下,宣纸中有杀伐之气扩散!

笔锋交错,继续写下第二个字,仅仅一个“龙”字写下,杨天的呼吸就有些急促,竹笔上更崩裂出丝丝裂缝。

他写下第二个字“阳”

龙阳!

二字落下之刻,竹笔上裂纹越来越多,杨天手掌猛地握紧。

“嘭!”

竹笔轰然爆裂开来,化作一堆碎末,一卷寒风袭来,碎末尽数吹到杨天脸上。

“嘭!”

看着二个字,杨天徒手之间捏爆桌角,体内淡薄的血气似乎被他惊醒,倏地升腾而起,似乎在迎合少年的悲痛,竟然轰隆隆作响,它在谱写一首铿锵战歌!

倏尔,杨天眼中仇恨逐渐增强,他用力击打自己的胸口,他在埋怨自己没用。在巨力锤击之下!他的嘴角逐渐溢出丝丝鲜血。

“龙阳,你究竟是谁?我家族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族人?龙阳老狗!老子迟早屠你满门,让你常常失去亲人之痛,让你尝尝家破人亡之苦。”

他心中愤怒咆哮,犹如一尊绝世凶兽,赤红的双目摄人心魄。

八年前,杨天的家族被一群黑衣人包围,就在这危难旦夕之刻,他父母撕裂虚空,将杨天送进空间通道。

杨天的亲生父母却未知生死?杨天跳跃虚空,肉体经受不住空间之力的伤害,深受重创,这次被林源救下。

杨天只听到领头的一人喊出“龙阳帝君”二字,但是这个人杨天却未曾听闻。

“龙阳老狗,你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子,老子迟早回去找你的。如果我爹娘出事,不我爹娘不会出事……”

杨天紧闭双目,在度睁开时已经恢复了正常。他深吸口气,从脖子上拿出一枚古来的指环,指环上有一条漆黑的龙形图案,在烛火投射下,龙形图案异常诡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