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征乌丸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卧榻之侧(求收藏)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620  |  更新时间:2014-09-22 10:00:01 全文阅读

魏军众将都以此为耻,要求出战。司马懿上书魏明帝,要求出战,被明帝拒绝。

魏明帝惟恐众将不听调度,就派辛毗为使者,持节赶赴魏军大营,遏制诸将行动。将领们都因辛毗素以刚正、执法严明而不敢轻言战事。

司马懿屡次请求出兵,都被辛毗严辞拒绝。两军在五丈原对峙三个多月,诸葛亮欲进不能,欲退不舍,后操劳成疾,病逝军中。

魏军班师回朝后,辛毗任卫尉之职,不久病故,明帝赠他谥号为肃侯。

多年后,辛毗配享魏文帝庙。

陈寿曾评价道:“辛毗、杨阜,刚亮公直,正谏匪躬,亚乎汲黯之高风焉。”

吕威璜(?-200),东汉末袁绍部属,任骑督。建安五年(200),曹操和袁绍两军相持于官渡,他从将军淳于琼率兵万余运粮,在乌巢为曹军袭杀,粮尽焚。

眭元进,袁绍的部将,协助淳于琼守备乌巢,在曹操率军烧粮时和同僚赵睿死于乱军之中。

韩莒子(?-200),淳于琼部下的督将,协助淳于琼守备乌巢,终日与淳于琼等人聚饮,终招致乌巢之败。

吕旷(生卒年不详),袁绍属下,袁绍去世后,为袁尚守东平,后来投降曹操,并被封为列侯。

吕翔,兖州东平郡人。东汉末年袁绍部下武将。袁绍死后追随袁尚,后投降曹操,封列侯。

渤海治所南皮城。

此刻的袁绍正春风得意,看着堂下文臣武将满座与此,心里很是得意。

“李忠啊李忠,到时我袁绍要你好看”。

“啊切”,远在蓟县的李忠突然打了个喷嚏,喃喃道:“难道是那个美女再想我不成”,随即脸色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来人”,“主公”。

“将公与先生叫过来”,李忠说道。

铁卫应诺一声,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人在州牧府做事的沮授便到了,“主公”,见到李忠恭敬叫道。

李忠点点头道:“先生不必多礼”,“对了,咱们的计划怎么样了”,“据捕风传回来的消息,应该很快了”,沮授颇为神秘的笑了笑说道。

“哈哈,好”,李忠高兴道,“看他袁本初怎么接招”,两人相视一笑,颇为点奸诈的味道。

“州牧大人,不知我家主公的建议如何”,一名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站在韩馥面前问道。

韩馥看着他,眯着眼睛道:“不知你家主公是什么意思”,中年男人沉思了一下道:“袁绍目中无人,仗着袁逢袁槐的势力不把大人看在眼里,难道大人真的无动于衷吗?”。

一提起这事,韩馥心里就火冒三丈,就算他袁绍家世显赫,自己是他袁家故吏,可是如此傲慢,简直一点礼数都不懂。

虽然韩馥生性懦弱,但是对于袁绍的举动也是颇为恼火。

而他对于这人的提议明显有些异动,只是再犹豫罢了。

而那中年男人就是李忠派了的使者,也是冀州捕风统领,名董泰。

董泰看出了韩馥的顾虑,连忙道:“州牧大人无需担心,他袁绍只不过是一名太守罢了,大人才是冀州牧,而且我家主公会在适当的时候帮助大人,大人无需担心”。

一想到李忠,韩馥就不禁苦笑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轻叹一声。

“虽然我冀州有十五万大军,但都没有作战经验”,韩馥不无担忧道。

董泰笑道:“州牧大人放心,我家主公怎么算计大人,望大人勿要猜疑”。

韩馥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希望如此吧”,眼里还是闪过一丝忧色。

董泰大喜,连忙道:“大人英明”,韩馥摇头不答。

一日后,接到董泰消息的李忠兴奋不已,连忙叫来了几个谋士商量。

“对了,那个朝廷的使者什么时候到”,李忠问道,因为这使者也是这计划的一部分。

田丰抱拳道:“大概明天就能到了”。

李忠点点头,道:“来的到时时候”,语气之中嘲讽之意颇重。

几人也点点头。

其实李忠的计划就是让韩馥出面叫袁绍到邺城述职,依照袁绍的脾性是肯定将韩馥的命令置若罔闻,这时韩馥在派大军前往渤海问罪,必定激起袁绍的愤怒,届时袁绍必定和韩馥闹翻,双方打起来是肯定的事,这时李忠受到韩馥的邀请前去助阵,将袁绍赶出冀州,而李忠则会将这位使者也带上,到时候就不怕别人的诬陷,好撇清自己的嫌疑。

在李忠的心里冀州早就是他的地盘了,那里容得下袁绍到他嘴里抢食,虽然说李忠不怕他,但是却也要防患于未然,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一切计划好了之后,李忠喊道:“来人”,“主公”。

“立刻持这令箭到军营将诸位将军叫过来”,李忠拿着一支玄铁令箭交给了这名铁卫。

铁卫双手接过令箭之后朝李忠行了一礼后,退了出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赵云,张郃,颜良,文丑,管亥等将领便来了。

“主公”,众将领齐声喊道。

李忠点点头,然后将这件事给众人又说了一遍。

众位将领都是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态,就连赵云眼里也都闪过一丝兴奋之色。

突然李忠面色一整,对众人道:“赵云,徐荣,韩当,朱灵,廖化,周仓几位将军随我明日出发,其余人留在蓟县”,坚定的语气不容置疑。

被叫道名字的将领很是兴奋,连忙应诺,没有被叫道名字的也只有忿忿应诺。

看着众人的模样,李忠那里还不知道他们的意思,笑着说道:“其余将军也无需如此气馁,相信不久之后尔等定能如愿以偿,到时候让你们都去”。

“真的”,管亥瞪大了牛眼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李忠笑着点点头。

“你们不要以为没事可做,训练士兵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回来后有人懈怠的话,定然军法严惩”,李忠正色道。

众将心头一凛,点头应诺。

“传令下去,明日第二军团,虎豹铁骑第一万人队随我出战,各位将军都回去准备吧”,李忠说道。

众将点点头,鱼贯退出了大厅。

“明日公与,国让(田豫字)两位先生随我一起”,“是”,两人应诺道。

“我走之后,幽州就拜托三位先生了”,李忠对鲁肃,田畴,田丰三人说道。

三人郑重道:“主公放心”。

“有三位先生坐镇幽州,我很放心,但是也需做好准备,以免到时手忙脚乱”,“我等明白”。

又同几人聊了一会儿后,几人离开了大厅。

李忠则是独自在大厅里踱步,思考有无漏掉的地方。

这时秀儿来到大厅,看着来回踱步的李忠,心里笑了笑,暗道李忠有些可爱。

她可不敢笑出来,李忠的“惩罚”那可是十分香艳的,秀儿现在已经不知被惩罚了多少次了,反正她也习惯了李忠的“无耻”,反而心里还有一丝期待。

一想到此处,那张绝美的脸蛋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已为人妇的秀儿此刻又多了一份成熟媚态,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无限的诱惑,为此李忠可没少受秀儿的白眼,不过即使如此,李忠还是依然乐此不疲,那脸皮简直比城墙倒拐还厚。

突然李忠眼前一亮,看着门口的家人,张大了嘴吧,呆呆的望着,就差流口水了。

秀儿一见李忠那呆傻的模样,有些羞涩,更多的是欣喜,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何况这人是自己深爱的人。

玉步轻移,秀儿来到李忠面前,伸出玉手点了点李忠的额头,檀口微张道:“呆子”。

“嘿嘿”,李忠无耻的笑了笑,继续欣赏着眼前的娇妻,心里一阵感慨。

既羞又喜的秀儿无奈,白了李忠一眼道:“你总是这般不正经,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