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征乌丸
第七十七章 征乌丸三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2014-07-01 16:25:22 全文阅读

对于田丰他们是怎样平叛的,李忠也是少许的问了一下,并没有太多的关心。而对于公孙瓒这个人,李忠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也是封了他一个百夫长的职位,不算高,甚至还有点偏低,一来是试探一下他,而来嘛,就是想要好好的磨练一下他。

大概十天后,幽州军在李忠的带领下到了卢龙要塞外20里的地方。

“命令大军在此扎营”,李忠对身旁的邓展说道,邓展点点头,然后骑着马离开了。邓展和王越一样,现在都是身兼两职,既要保护李忠的安全,又要充当传令兵,可两人却也是忙得不亦乐乎,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李忠信任他们。

大约两个时辰后,大营已经扎好,这时李忠对身旁的铁刀卫说道:“去将张郃将军叫过来”,‘是,主公“。

“主公‘,张郃来到李忠的大帐叫道,恩,李忠点点头,说道:“儁义,你去将卢龙的守将叫过来”,张郃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卢龙要塞是汉时建制,是从河北平原通向东北的一条交通要道喜峰口关扼此要道咽喉。古时喜峰口一带是汉族与北方及东北方民族交往频繁之地,历代有兵戍守,汉朝时这里叫卢龙塞。位于位于迁西县与宽城县接壤处。是燕山山脉东段的隘口,古称卢龙塞,路通南北。

却说张郃带着10来个骑兵来到卢龙要塞外面,望着这高约3丈的关隘,张郃一阵叹息,有如此雄关,乌丸人还能肆掠幽燕。

“城下何人?”,城楼上的士兵客气的问道,因为他看见张郃和后面的骑兵穿的乃是幽州军的铠袍,而且张郃穿的乃是将军铠袍,所以比较客气。

幽州军的铠袍其实就是原来辽东军的铠袍,黑衣黑甲,只不过是把原来的铠甲经过武研院加厚了一些而已。

“却将守将叫出来,我有要事”,张郃在城下喊道,那士兵犹豫了一阵子,然后点点头往里走去。

“不知你是?’,过了一会儿,城门楼上出现了一个身着校尉铠袍的中年人,看着城门下的张郃喊道。

“我乃张郃,速速打开城门”,“这’,那校尉有些犹豫,张郃的名字他倒是听过,但是却没见过张郃本人,所以有些犹豫,生怕丢了关隘,那可就是大罪。

“请将军见谅,我奉命收此关隘,若没有主公和阎将军的同意,末将不能打开城门”,那校尉最后咬着牙对张郃说道。

张郃听了他的话也不生气,反而还很欣慰,如果如此轻易的就打开了城门,那恐怕幽州早就被攻破了。

“此乃主公书信,汝可放一个吊篮下来”,张郃对那校尉说道,那校尉点点头,然后吩咐了旁边的士兵放下了吊篮,张郃也将那封信放到了吊篮里。

那校尉看了书信以后,然后对身边的士兵说道:“速速打开城门”。城门下的张郃听到了那校尉的命令,然后对身后的十几个士兵说道:“你们就在此等着”,“是,将军‘。

“职责所在,望将军勿怪”,那校尉来到张郃的面前对张郃恭敬的说道。张郃朝他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说道;“我如何不知,刚才不过是试探而已”,那校尉惊出了一身冷汗,暗道自己幸好没开城门,要不然......

“好了,现在你跟我走吧,主公还等着我们呢?”,“是,将军”,那校尉对身边的军官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就由你负责卢龙要塞”,“是”,那军官回到道。

说完后,那校尉对张郃点点头,张郃对他说道;“走吧”。

“主公,张郃将军回来了”,铁刀卫士兵报告说道,“叫他进来吧”,那士兵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主公”,张郃和那校尉进来叫道。

李忠放下手里的书对两人点点头,然后说道:“坐吧”,“谢主公‘。

”你是晏明“,“是”,那校尉站起身来恭敬的回答道。李忠点点头,朝他笑了笑,然后说道:’坐吧“,”谢主公“。

晏明,《三国演义》人物,曹洪麾下部将,长得身长一丈,膀阔腰圆,持三尖两刃刀,臂力过人。在长坂坡前,领军围捕赵云,自视武艺高强,但只交手两个回合,被赵云以巧破力,一枪刺死。

然后李忠朝张郃看去,张郃明白了李忠的意思,顿时点点头,李忠这才转头看着晏明,对他说道:“现在卢龙有多少士兵、”,“回主公,有2500人”,晏明回答道。

李忠点点头,继续问道:“北面的乌丸人最近可是有什么动静?”,晏明思索了一下对李忠说道:“是有动静,好像是丘力居被东部鲜卑的肃立击败过,至于是什么原因,末将也不知道”,李忠闻言点点头。

“好了,你先回去吧,记住,我到卢龙的消息万不可泄露,还有,三日后朱灵会率2万步卒到卢龙,到时你需尽力辅助于他”,李忠对他说道,“是”,说完朝李忠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来人,请公与先生”,李忠对帐外喊道。沮授这个时候正在安排粮草,这时铁刀卫士兵来到沮授身边说道:“先生,主公叫你过去”,沮授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书册交给了旁边的人,然后往李忠的大帐走去。

“主公‘,沮授来到大帐中,看着李忠叫道,“公与先生”“儁义将军”,张郃沮授两人也是相互打了个招呼。

“先生,捕风有什么消息传来吗?”,李忠问道,沮授刚想摇头,但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然后对李忠说道:‘是,主公,捕风传来消息,好像是丘力居和东部鲜卑的肃立打了起来,至于原因嘛,好像是丘力居知道了主公的身份,也就是当初在小树林伏击他的人,所以不敢来幽州劫掠,只好到西部乌丸那里去劫掠,西部乌丸单于苏延仆打不过,然后就去请了肃立帮忙,现在丘力居已经是三战三败,损兵2万余人,此时正在发愁呢“,沮授说完之后笑着看着李忠。

李忠看着他也是笑了笑,然后问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