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文采风流 > 正文
第一章 似梦似醒
作者:孟南星  |  字数:2959  |  更新时间:2014-01-02 15:41:38 全文阅读

阳光自窗外倾泻而来,落在少年清秀白皙的脸上,刺的他不时皱眉。张铎翻了个身,依旧闭着眼,心中却暗暗纳闷,记得昨晚有拉窗帘啊!

这时忽觉身子自高处落下,虽明知在梦里,却还是双腿“呼通”一下,陡然惊醒。

张铎猛地睁开眼,向窗户看去,却被视线所及处的景致惊呆了。

“我昨晚才喝三瓶,不至于啊,《盗梦空间》?第二重梦境?”

张铎确定自己没有被车撞、雷劈、电打、水淹,那些穿越重生常有的桥段统统没在自己身上发生。就是昨晚心情极差,在家喝点啤酒,可眼前又是什么情况?

狭窄的单人床,花色老土的旧被罩,以及种种过时落伍的老物件。张铎用手掌轻轻敲着太阳穴,眼睛忽然一亮,瞬间醒悟过来,这是自己高中时卧室的样子啊!

说起高中,张铎心里就觉一阵难过。每次反省自己,回想这三十多年的种种错误,都想回到高中时代,重新来过。

他原本成绩出色,勤奋努力。后来喜欢上班里的一个女孩,被拒绝后自暴自弃,最后在一所金融专科混了三年。

毕业时本有机会考进银行,却好高骛远远走南方,混了三年一事无成。

回老家后始终没找到太合适的工作,想进银行又花不起钱。最后混迹在省城一家大型书店,没事看书复习备考公务员,却不想一考多年,次次落榜。

这次他笔试已经考到第一,谁知还是被第二刷掉,心中凄苦愤懑,不一而足。一个人在家喝了三瓶,就醉的不省人事。

迷迷糊糊中,张铎回想这三十年来的浑浑噩噩,难过的只想大哭一场。

他工作不好,没钱买房。年轻时还有几个女孩当他是潜力股,关系暧昧。可随着年纪渐长,屡次相亲都被人嫌弃。

原本还指望着考上公务员,一切会慢慢变好,可惜等到最后还是希望落空。

“真想回到高中时代,一切都来的及,人生还充满希望!”这是他昨天大醉之后,躺在床上说的一句话。没想到再次醒来,会是这个样子!

“我不会真的重生了吧?现在究竟是在做梦,还是那边才是大梦一场?”他心中隐隐期待,却又觉得无比心慌。

在床上躺不住,张铎索性下地。可走到门口想推开门时,却又犹豫了。

如果外面不是自家厨房,而是一个稀奇古怪的房间,那就证明他并没有重生,而是进入一个非常真实的梦幻空间罢了。

张铎觉得自己心简直要悬到嗓子眼,手微微颤抖,刚要开门时,却听外面说道:“再弄个韭菜炒鸡蛋,儿子爱吃!”

“已经好几个菜了,大早上的能吃多少!”

“今天是咱儿子上市一中报道的日子,不得像点样啊!”

“那你把韭菜挑了!”

外面说话的正是老爸老妈,尤其是老爸那喜悦自豪的声音,张铎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了。

自从他高中成绩下滑后,跟老爸的关系就很紧张。之后的十多年里,两人一度达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后来老爸身体不好,卧病在床,关系才算缓和。他一直坚持去考公务员,也是为了满足老爸的心愿。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一定让你继续以我为荣!”张铎心中暗暗说道。

忽听外面又响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妈,我哥起来没?”应该是小妹张彤。

“没呢,让他多睡会!”

“真是大懒猪,我去叫他!”

张铎听的心中一慌,下意识地一转身,飞快回到床上钻进被窝里。

小妹张彤自小聪明伶俐,乖巧可爱,样貌也不错。只是农村多半重男轻女,老爹更是思想老旧,整天只想着儿子将来能出人头地,光耀门楣,对张铎偏心太多。张彤虽然偶尔口头抱怨,却一直对他很好。

如果亲戚给妹妹什么好东西,一定记得留给他。张铎闯了什么祸,小丫头从来不会告状,只会为他求情,老爸每次要打自己,巴掌还没落下来,她那边到先哭了。从来不会抢电视,却常常在自己看电视时给他洗苹果吃。而张铎离家在外独自生活这些年,已经几乎不再吃苹果了。

心里正想着,忽觉鼻子被一只小手捏住,张铎闭了半天气,终于睁开眼将她的手打掉。“小丫头,就知道捣蛋!”

“嘻,哥,你没被我捏缺氧吧?”刚刚十四岁的小丫头,还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小萝莉,不是那个整天在朋友圈晒娃的妇人。张铎望着她那稚嫩的面庞,直觉的精神恍惚。

“哈哈,我老哥睡蒙圈了,我去告诉老爸!”小丫头乐颠颠地跑出,这种无伤大雅的小报告,是她最喜欢的打的。

张铎躺不下去,索性起床穿过衣服。黑西裤,白衬衫,加一双一百多块的皮鞋。那是父亲买给他的第一双皮鞋,前世时他带在身边十几年,不知修过多少次,始终不舍丢弃。收拾之后照了照镜子,倒也算翩翩少年,转身出了屋。

父母和妹妹都在厨房中忙活,桌上摆了几个做好的菜。虽然早就知道,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自从大学毕业之后,这种待遇真心不多了。

张铎说道:“早上做怎么多干嘛啊?又吃不了多少。

老爸转过身,满脸都是喜悦道:“那怎么行,今天是你去市一中报道的日子,我儿子这么有出息,可要好好庆祝。”

老妈望着老爸眉开眼笑的模样,也忍不住说笑道:“老张,你可想好了,到底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

原来张父为人好大喜功,极要强要脸面。日子从结婚时的一穷二白过到乡中富户不说,对张铎的期望,也是快比天高了。

从前张铎每次考了第一,他便洋洋得意,到处炫耀,我儿子如何如何,喜不自胜。若是成绩不好或闯下什么祸事,便会大骂张母,看你养的败家儿子,你就惯着吧,惯着吧,我看你能惯出个什么玩意。其实他比谁都惯着张铎。大家都知道他的一贯表现,不禁都笑了。

张父毫不介意,一把搂过揉搓着张铎的脑袋,“当然是我儿子,多像我,要不能考上市一中吗!”这回大家笑的更厉害了,原来张父上学时可是顽劣的很,只读到小学六年级。

张铎洗漱过后,饭菜已好。一家人坐到桌上,张父问:“儿子,来一瓶?”同别家大人不让孩子喝酒不同,张父不一样,他酒量不行,总希望儿子能多喝,总是乐呵呵地看儿子喝啤酒。

不等张铎回答,小丫头张彤抢着说道:“我去拿啤酒。”扔下筷子,一溜烟地跑掉了。不多时拎出一瓶哈啤,另一只手中却多了一瓶果汁。

张铎笑着说:“小丫头原来是假公济私啊!”

“帮你拿啤酒还说我,哼!”小丫头不满道。

张铎给父亲和自己倒上啤酒,母亲和小妹也倒满果汁,张父举起酒杯说:“今天是儿子到市一中报道的日子,儿子这次真是出息了,两个月的时间,从年级十几名进步到年级第一,中考县里第三,还考上了市一中,以后要继续努力,不许骄傲。争取以后考个好大学,金榜提名,大家干杯!”

父亲的话让张铎想到了很多,许多年后,当他一次次地失败时,他总是禁不住去想,如果当年我中考不那么成功,也许我的人生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在这之前,张铎是个勤奋扎实的孩子,可那中考的成功,让他志得意满,他总觉得自己一定是够聪明,从此之后,总是自恃聪明而不肯勤奋,可惜,却再也没有中考的那种幸运了。

罢了,就算是上天赐给我这可怜可恨人的美梦也好,还是之前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也罢,总之今生今世,定要做出番事来不可。

“干!”张铎仰脖喝掉杯中啤酒。所谓相由心生,张父忽然觉得自己那个平时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儿子喝起酒来还有那么点豪气干云的味道。说道:“儿子,再来一杯!”

张母埋怨道:“净招孩子喝酒,这孩子也是,慢点喝,呛着了怎么办。”

张彤却有点眼前冒金星,突然间觉得哥哥变帅了,嘴里却还是哼道:“还是没我好看。”

望着父亲那热烈而殷切的眼神,母亲满意而欢喜的神态,妹妹有些崇拜的样子,前世种种忽如电影镜头般一一闪过。

初入高中时的志得意满,被喜欢女孩拒绝后的自暴自弃,自恃聪明不肯用功时的浑浑噩噩,高考失利时的消沉,父亲的愤怒与阴郁,母亲的失望与沉默,妹妹的哭泣与惊慌,大学时的得过且过,初入社会时的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几年后被现实压迫的苟延残喘与麻木不仁。影像越来越快,终致他的眼睛渐渐模糊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