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魔变 > 第一卷 帝国旅者
引子 那一辆驶过鹿林镇的马车
作者:无罪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12-05-06 23:33:06 全文阅读

鹿林镇东巍巍颤颤的牌楼已经竖立了两百三十年,上面风调雨顺四个大字和牌楼上原本的花纹都已经看不太清了,一些石缝里,长长短短的蒿草从枯黄的杂草里面长出,长得生机勃勃。

清晨的阳光穿过生机勃勃的蒿草,落在林夕的身上,斑驳的光影,让这个一脸慵懒的十七八岁俊美少年给人一种沧桑的错觉。

他的对面站着一个清秀的少女,比他还小两岁,扎着两条马尾辫,有些偏瘦,显得眼睛很大。

这个清秀少女不是鹿林镇的人,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走到了林夕的面前,林夕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少女,可是这个少女却是已经问了他很多有关他的问题。她的脸上一直是一副认认真真的神情,让她显得没有丝毫的稚气。

“这跟你真的很难解释,反正就是无聊…”。此刻林夕也是在认认真真的和这名少女说话。

“好吧。”清秀少女点了点头,又一本正经的问,“那你一直站在这里,拉长脖子一直往上看什么?这牌楼有什么好看的么?”

“我不是觉得这牌楼好看。”林夕摇了摇头,点了点牌楼的上面,“那个鸟窝等会可能会掉下来,那里面有两只小鸟,不知道接不接得住,要是接得住的话,可以送给我妹妹做礼物。”

这是一副有些奇怪的画面,好像是一个学生在乖乖回答老师的问题,但是偏生这老师比学生的年纪还小,局中的两人偏生也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

听到林夕说了这一句之后,这名清秀少女却是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算是和林夕致意告别,转身走过了牌楼,穿过了三条小巷,走向了一架停在穿过鹿林镇的碎石路边的马车。

只有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女上了马车,坐到了马夫的位置上,抓起了马鞭,赶着两匹灰色的老马拖动马车慢慢前行,她的动作熟练而自然,好像已经做惯了这样的事。

“问清楚了么?”沉默的马车账里传出了一声清冷而骄傲的女人声音。

“他叫林夕,是镇西林家铺子的公子,到年十八岁,还有个妹妹,比他小七岁。”清秀少女没有回头,轻轻的挥动着马鞭。她做什么都是一副很认真的神态,不管是问话还是现在一边答话,一边赶车。

帐内声音清冷和骄傲的声音只是问了一句,但是她却是说了下去,“这里的人都喜欢叫他林二少爷。”

“哦?为什么?”帐内的声音有些好奇。

“因为他很多时候都会说些稀奇古怪的怪话,还喜欢说人二,这里的人觉得他的脑子有些问题,可能是两年多前遭了一次严重的风寒引起的,所以这里的人都叫他林二少爷。”清秀少女微微转了转头,回答道。

“那你觉得他的脑子有问题么?”帐内的人沉默了一会,又问道。

“说话条理很清楚,脑子不像有什么问题,可的确会说些古怪的话。”清秀少女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沉吟道,“我问了他一阵,他问我是不是查户口的,问我问他这么多做什么。我问他什么叫查户口,他却是对我说,给我解释了我也不会明白。而且最后他和我说他站在那牌楼下面,是因为那上面的一个鸟窝一会要掉下来,里面有两只小鸟,他准备在那接着,要是接到了他就可以当礼物送给他妹妹,但那鸟窝在飞檐下的一个横梁上很牢靠,只是露出一点,就算大风大雨也应该不会掉下来,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连我在下面都看不到里面有没有鸟。”

“连你都无法确定,看来的确有些棘手…”这次马车帐内发出清冷声音的女子沉默了更久,直到这辆马车沿着细碎的石路快要穿出鹿林镇时,清冷的声音才终于又响了起来,“不过青鸾学院应该不会觉得这有什么棘手。”

清秀少女的眉头蹙得更紧,更加认认真真的问道,“我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到经过鹿东陵府的时候,让李西平安排,让他去青鸾学院。算起来赶去那里,时间也差不多正好。”马车帐内的女子说道。

“你要推荐他去参加青鸾学院大试?”清秀少女也是沉默了一会,问道,“为什么?”

“这理由说起来也很可笑,我记得小时候祖父和我讲那个人的事的时候,也和我说过,那个人以前也明明在不下雨的时候,经常喊:起风了,打雷下雨大家赶紧收衣服啊这样的话。”马车帐内的女子声音轻快了一些,似乎也想起了一些美好的事,想必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

“是张院长?”清秀少女没有转头,但是后背却是明显轻颤了一下。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有资格让祖父整天在嘴上挂着。”马车帐内女子的声音却是又变得清冽了起来,“你去找李西平的时候,顺便让他将张镇东办了,区区一个镇督,庶民出身,居然就有七处别院。让他去龙蛇谷边军三年吧,三年能活着回来,那七处别院就给他留个三处。”

“还有什么要交待他的么?”清秀少女点了点头,轻轻的挥了一下马鞭。

“李西平在边军都呆了六年,做陵督都做了十三年,这样的老滑头,比你想象的还要聪明得多,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马车帐内的女子冷笑了一声,不过说了这一句之后,她却是又想起来什么一般,淡淡的说了一句,“再告诉他一句,我不想让其余人知道,这个林二是我举荐去的。”

……

马车轮在碎石地上轻微作响,鹿林镇外一片黄杨小树林里几个嬉闹的孩童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这辆马车走出了鹿林镇,爬上了前面一个小土坡,最终消失在他们好奇的视线之中。

“原来这个世界,真是有高手的...”林夕站在风调雨顺牌楼下面,这个在鹿林镇有些名气的林二少爷此刻的神情有些古怪。他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时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额头,好像那里有一个包一样。

“差不多了。”忽然,他的表情又严肃认真了起来,拉起了自己的长衫下摆,做了一个兜,全神贯注的抬头看着头顶的牌楼。

“喀!”

几乎就在他刚刚做完这奇怪的动作时,许是太久没有下雨了,又许是一株蒿草的嫩芽顽强的在石瓦的缝隙里挤出来,原本毫无异常的牌楼飞檐上,一根木棱中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爆响,那一根横梁突然之间出现了倾斜。

一阵急促的雏鸟鸣叫声中,林夕顺势一兜,好像知道那一团枯草搭建的鸟窝会以何种方式掉落下来一般,稳稳的将突然掉落下来的枯草鸟窝兜住。

他的脸上顿时洋溢起了灿烂的笑容,于是鹿林镇的这个清晨都变得轻快了起来,一名十七八岁的花样少年,双手捧着一个枯草鸟窝在鹿林镇的碎石路上奔跑,穿过了镇中的碎石路,踏上了积年累月磨得光滑的街坊石板路,欢快的脚步声带起了一连串带着笑意的喧嚣。

“哎呦,跑得慢点儿,小心磕破了头。”

“真是林二…都这么大人了,还要掏鸟窝。”

“唉,可不是嘛,这么大人了,还要玩鸟。”

“….”听到池塘边捶衣胖大婶说出玩鸟两个字而浑身起了点鸡皮疙瘩的林夕没有停,一直跑到了鹿林镇北的一个摆着两个石狮子的白墙小院,才停了下来,大口喘了两口之后,这个俊秀少年的胸膛挺了起来,推开了这个小院的朱漆大门,好像得胜归来的将军一样,骄傲而得意的冲着小院里喊道:“老妹,快出来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老哥,什么好东西啊!”

随着一声奶里奶气的惊喜声音响起,一名穿着小夹袄的女孩儿从院里的一间屋里飞奔了出来。

十一二岁的女孩儿生得漂亮,眉毛如画,扎着一个小马尾辫,双眼清亮无比,粉白的小脸上却是抹着几条墨汁,看着让人忍俊不止。

“啊….小鸟!啊!两只小鸟!”只是看了一眼,这个漂亮的可爱小女孩儿就呆在了那里,然后如梦初醒一般,高兴的不停尖叫了起来。

“林夕!”

一名脸上带着隐怒和担忧的妇人从后院快步走了出来。这名妇人的眉目和女孩儿、林夕生得像,虽然眼角已经有了皱纹,但在鹿林镇这种地方,还是有些木秀于林的味道。

“老妈,这是风调雨顺牌楼上掉下来的,可不是我爬到什么高处弄下来的。不然我的衣衫肯定一团糟了。”林夕一看到这名好看的妇人,顿时吐了吐舌头,马上飞快的解释道。

好看的妇人看了一眼林夕的衣衫,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了起来,事实上她也明白,自从受了那次风寒醒来之后,除了老是说些胡话之外,自己的这个儿子就没有再做过让自己担心的事。

“别多去碰它,芊芊,你先去洗把脸,到时我来告诉你这么照料…”

“啊,娘亲,你真是太好了!”可爱漂亮的小女孩儿顿时又欢呼雀跃的跳了起来。

……

“老哥,正好是两只鸟,要不一只就叫林夕,一只就叫林芊啊。”

“呃..傻妹,哪里有叫自己是鸟的,那不是相当于变着法子骂自己是鸟人么?”

鹿林镇的清晨,这一个静谧的小院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和一个脸上洗得白白净净的女孩儿托着腮帮子,一边入神的看着放在窗台下竹篮里的那一个鸟窝,一边说着话。

那一个鸟窝里,窝着两只已经吃饱了的毛茸茸黄口小鸟。

另外一边的一间屋子里,好看的妇人一边拾掇着靠窗桌子上的笔墨纸砚,一边时不时的看着说话的少年和女孩儿微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