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性汉子周员外
作者:山海入梦来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22-07-06 18:37:42 全文阅读

俯瞰小镇的傍晚,绚丽的余晖挂满了天际,犹如为凯旋的将士披上的一层金色的战衣。

长生医馆,陆长生伫立门前,一双星眸透着殷切的希望,左右张望,奈何宽阔的青石街道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就如同这个小镇只有陆长生一个活物。

“唉,今天又凉了!”

陆长生一声长叹,转身进了医馆,搬出一摞门板,准备打烊关门。

半年前,陆长生的爷爷过世,他便成了这家医馆的主人。不知道是不是陆长生瘟神附体,自从他继承了医馆,至今都没有看过一个病人。

有时候,陆长生甚至在想,难道这里的人都不生病吗?还是我的颜值不够高,辱了医馆的门面?

瞅瞅!陆长生已经接近走火入魔的边缘,这和你的颜值有个屁关系,臭不要脸的玩意儿。

不过,陆长生从未担心自己能有机会走火入魔,因为,今天,医馆里最后一口余粮已经耗尽,不出七日,他将成为史上第一个被饿死的穿越者,也将刷新穿越史上的新记录。

“什么味道?”

就在最后一块门板即将合上之际,陆长生的鼻子一阵耸动,一丝淡淡的异味钻进了陆长生的鼻子里,虽然只有一丝,却很刺鼻。

陆长生手上动作一顿,揉了揉鼻子,本能的探出头,朝着街上左右张望了一会。

忽然,一辆马车,由远及近,缓缓驶来。

陆长生心头一喜,一双星眸,透着殷切的期望,直勾勾的盯着那辆缓缓驶来的马车。

半年了,终于见着活的了!

是来看病的吗?一定是!陆长生心中呐喊,扣住门板的双手不知不觉的用了几分力气,“咔擦”一声脆响,三寸厚的门板竟然被抠出来一个豁口。

果然,少许之后,马车在医馆的门前停了下来,一位身着金丝锦袍的老者在中年车夫的搀扶下走了下来。

“请问,陆老爷子在吗?周贵前来拜访。”看见依门而立的陆长生,金丝锦袍老者微微一礼。

“你是周员外?你这……”

陆长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住虞山镇,这虞山镇首富周员外,他也是见过几面。

最近的一次大概在八九个月前,陆长生进城买药,迎面打了声招呼。

那时的周员外还是一个红光满面,膀阔腰圆的胖子。而此时眼前之人,分明是个形如枯槁,生机渐绝的将死之人。

“唉,一言难尽,悔不当初啊!而今只求陆老爷子能救我一命。”周员外神色凄苦道。

“我爷爷过世了!”陆长生脱口而出道。

周员外神情一怔,原本蜡黄的脸色一阵潮红,一口逆血喷射而出,“啊!噗!莫非天要亡我!”

“老爷,你怎么样了,老爷,你可要挺住啊!”

一口逆血喷出,周员外仰面而倒,一旁的中年车夫可是吓坏了,抱着自家老爷的身体,脸色煞白,如同死了亲爹一般阵手忙脚乱。

完了完了!老爷要死了,还是死在我当值的时候,这可怎么办啊!大夫人指定不会饶了我啊!可怜我那刚过们的媳妇儿,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啊!

陆长生自然不会知道,仅仅一瞬间,车夫就会有如此丰富的心理活动。

“暂时死不了,扶进来吧!”陆长生脚下一挪,躲开了周员外的老血,然后抬手扣住了周员外的手腕道。

进了医馆,陆长生打开药箱,取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倒出一颗红色药丸给周员外服下。

不到片刻功夫,周员外悠悠转醒,原本蜡黄的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小陆先生,你、你给我吃的什么药?怎会有如此神效?”

醒来之后的周员外,虽然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刚刚昏迷之时,自喉咙滑落腹中的一股暖流,让他精神一震,不仅恢复了几分气力,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一股中气。

“气血丹,我的独门秘药。”陆长生淡淡道。

服了药之后,周员外的气色脉搏还是变得平稳有力,虽然还是有些虚浮,可是已经无性命之忧。

“小陆先生,可否卖与我一些?价钱好商量。”周员外哀求道。

陆长生没有立即开口,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周员外,原本漆黑的瞳孔渐渐的蒙上一层淡淡的金泽。

此时,在陆长生的眼中,周员外的身上竟然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暗青色的妖气,更诡异的是这股妖气正在吞噬周员外的生机而不断壮大,就连刚刚服下气血丹的药力也在迅速的减弱,而先前那股异味便是周员外身上那股妖气散发出来的。

周员外见陆长生没有回应自己,刚要开口再问,却迎上陆长生那一双淡金色的双眸,瞬间一个激灵。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竟然如同神灵俯视众人,看破人心最深处的那一抹灰暗。

周员外也是久经风浪见多识广之人,强行压下心底的震惊,静静的坐在那里,如同一樽雕塑被陆长生观赏。

片刻之后,陆长生眼中金泽隐去,恢复了黑白之色。

周员外见此,连忙起身,长长一揖:“周贵有眼不识真人,望陆先生勿怪!”

陆长生单手一托,微笑道:“周员外,过奖了!”

周员外顺势起身,道:“陆先生,可有办法救我?”

陆长生沉吟少许,道:“暂时还不知,不过你可以先和我说说,你这症状是怎么得来的。”

听到陆长生这么问,周员外神色有些尴尬,老脸一红,吞吞吐吐的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一个字:色!

一年前,外出归来的周员外路过一出山涧,偶遇一落难女子。那女子轻衣薄衫,美艳动人,梨花带雨的向周员外哭诉自己的不幸,周员外爱心爆棚,便将其带回家中。

起初,这落难女子倒也谨守规矩,可这时间长了,难免孤独寂寞,露出了本性,对救命恩人周员外关怀备至,引的周员外与其原配夫人失和。

一日,周员外与夫人拌了几句嘴,独自小酌了几杯,心中不由得想起落难女子的千般姣好,稀里糊涂的便与那女子一夜风流。

要说老周也是个有担当的血性汉子,既然睡了人家姑娘,自然不会赖账,当即便许下豪言壮语,要纳那女子为妾。

古人纳妾本就稀松平常,可是碰巧周员外的夫人是个烈性女子,死活不同意,一时间,周员外也是无计可施,只能软磨硬泡,希望夫人能同意他纳妾。

周员外出师不顺,自然引得落难女子心中不快,可是却从未表露在脸上,反而好言安慰周员外,直言,只要能相守在一起,报答救命之恩,情愿不要名分。

瞧瞧,多么都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女子。落难女子这一手以退为进着实是一手妙棋,不仅升华了自己的人格魅力,更加保住了周员外的家庭和面子。

老周是个血性汉子,哪能受得了这个,当即决定,强行纳妾,并且放出话来,若是有人再横加阻拦,便不会客气云云。

周夫人与周员外夫妻三十载,一直恩爱有佳,膝下儿女双全,纵然是再怎么不情愿,她也不能让这个家散了,于是便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故事若是到此,那也就天下太平了。可是老周的绯闻轶事才刚刚开始。

新婚燕尔,周员外自然与那落难女子日日夜夜黏在一块,对于家里其他事务一概不问,统统交给了长子和原配夫人搭理。

许是时间久了,新鲜感渐渐的淡了,周员外又开始打理家里的生意,自然与落难女子相处的时间少了。

女人都是敏感的,哪怕是一只母妖精也不例外。

发现异常的落难女子并未大吵大闹,醋意横飞,而是静静的陪伴着周员外,为他端茶递水,掌灯研墨,任劳任怨。

好啊!故技重施,以退为进,这一招在落难女子手上简直是登峰造极,无懈可击。

老周依旧是个有担当的血性汉子,虽然忙着家里面的生意,可是无论再怎么忙,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与自己的小妾相处一段时间,二人自然免不了一番云雨。

可是好景不长,直到前几日外出进货,乘船渡河之际,周员外无意中望见水中倒影,顿时魂飞天外。

脸色枯黄,眼眶凹陷,骨瘦如柴,周员外几乎不敢相信水中那陌生的倒影竟然是他自己。

从山涧初遇开始,一桩桩一件件,如同走马观花一样在周员外脑海中浮现,他才发现这一切都太巧了,巧合的让他后背发凉,肝胆俱裂。

“陆先生,事情就是这样,这一次进货,我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过来了。”周员外神色惊恐的说道。

“这样啊……你为什么会想起来我这里呢?按理说你应该去道观或者寺庙啊!”陆长生疑惑道。

“是陆老爷子让我来的!”

“我爷爷!”

“嗯,一年前,我在出门进货之前,找你爷爷开了几副驱虫御寒的草药,临行时你爷爷特意叮嘱我,逢女莫驻足,此行道通途。奈何当时我不明其意,如今悔之晚矣!”

“既然你爷爷能看出我有一劫,想必也会有解救之法,望陆先生施以援手,救我一命。”

说着,周员外再次躬身一礼,言语中尽是恳求之色。

陆长生抿了抿嘴唇,思虑片刻,这种见色起意,惹祸上身的事,他真是不想管,腻歪的慌。

可是人家已经求上门了,而且里面还牵扯到爷爷生前的事,陆长生思量再三,决定还是了了这段因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