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禁忌诡术 > 正文
第四十六章:拉拢
作者:喂鱼绸缪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2-08-10 18:19:39 全文阅读

“御主有两个儿子最不让人省心,驻堡礁正使岳泉和驻虹海正使岳岚,他们串通当地世族架空总司府,择日必反,知七是你得力助手,你知道的不比我少。”

“你该禀明御主而不是跟我说。”

白林朔怀疑岳铳套话,不敢多说。

“你不该提防我,就算我把你的事告诉御主,他只会怀疑我污蔑。”

白林朔一想有理,让他继续说。

“岳泉和岳岚的事我给他讲了一小部分,不能全部告诉他。”

“呵呵,外患若平马上轮到内忧,也就是你。”

白林朔腌臜到。

“巨木亲近王室无需多虑,要预防堡礁和虹海必须拉上北顾和默金,七行山、枫火院、纳雪门、狄青台、煮茶山的门主表示支持磷岳,千万中小门派不会造次,隐世的几位高手我请教过,他们不会出手。”

岳铳将乐观形势讲给白林朔,希望他不要站错队。

“当年术界流传着一句话‘’天下太平论,五国五门又三人,如今五门归心二国谋逆,那三人……”

白林朔不知岳铳的决心,打探他准备的如何。

“武魁和岳康虽然疏远,但恪守原则,杜楼早已隐退,更不会过问政事,至于白风,他死得太早了,当下没人可接他们的班,幽彦、贝宴和袭光还不够资格。待我借堡礁的手杀了黎聪的女儿激化两国矛盾,咱们的根基就稳了。”

“留下黎玥的目的是为杀她?”

白林朔盯向自信满满地岳铳,他了解北顾政局,入住总司府的春家和苏、黎、曾三家相辅相成,私下联系非常密切,若堡礁杀了黎玥,以总司春隆的性格不会放任不管。

他拉拢北顾的手段让白林朔嗤之以鼻。

岳铳点头不语,白林朔又问道:“所以就差默金了?”

“要预防堡礁和虹海必须拉上北顾和默金

白林兄若支持我,咱们的恩怨一笔……”

“一笔勾销吗?”

白林朔厉声发出疑问,起身居高临下俯视岳铳。

亭在岳铳的侍卫将手放在刀柄,三骁将做好拧下他们头的准备。

“因为你,我女儿没过上一天安生日子,你派来的杀手能从俞明排到隆京,现在为了荣华富贵跟我说和解?”

岳铳闭上眼深呼一口气,按着桌子站起了身。

“磷玺案的坎咱们过不去了,你可以仇视我,然后想方设法地杀我,只要你效忠隆京,不会再有杀手找到你女儿。”

岳铳先前为了权利刺杀白林曦,如今又为保住权利不杀白林曦,白林朔坚定决心定杀岳铳,他的话不能听信,待二国叛乱一平,岳铳一定出尔反尔,但女儿在他的势力范围,白林朔不敢不答应,也没有现在就谋反的打算。

见白林朔松了口,岳铳喜出望外拍手称好,白林朔见不得小人嘴脸准备离开,岳铳将御主的密旨递给他,岳康的意思是:若漠远王能够说服白林朔,那白林总司不必参加公主生辰宴,即刻赶回俞明城。

白林朔知道生辰晏也是鸿门宴,拉拢不成便除去他。

白林朔愤然离去,和三骁将赶回御赐府邸,知七在前厅等候已久,见总司回来赶紧禀告:虹海放弃从默金买粮,还要撤走正使,白林朔黑着脸骂虹海和岳铳。

……

发现几个手法拙笨的刺客,兆卜对他们提不起兴趣,只叹没有刺客盯上大人物,本想抓个舌头打探暗杀界的内幕,通过弑予和九影门打听暗霞西去辞。

他决定冒着风险去默金拜访一个人,突然发现树下一男子盯着他。

……

比武结果明天会传遍繁启,少不了添油加醋。

常丰推着黎玥在现场拜访几位老友,这些人不远万里只为观武,即使白发苍苍需要人扶还是坚持要来。

“术式界的老前辈很多,当初是为生存而修行,现在年轻人涌进门派为前途而修行,又有多少人扬名立万?”

“那个年代有战乱他们别无选择,现在天下太平不用担心生存。”

听了黎玥的话常丰心中泛起酸楚,这位可怜女孩还不清楚自己的命运,更不知道在她谢幕之后战争立马来临。

“三天后堡礁使者来京,总司珊堂的大儿子担任正使。”

常丰面露惋惜,他要配合岳铳将黎玥推向深渊。

“我听过他,此人性情火爆却对生母有异样感情,有女子的发簪和他母亲相似,竟被他当街打死……”

黎玥蹙眉以示鄙弃。

“御主接待他时会带上公主,你也一起参宴,织衣局做好了礼袍……”

……

入夜,苏祈夜坐在码头接师妹返回。

两人生辰相近皆在月底,往年由苏府和黎府共同张罗。

苏祈夜定好酒楼买了礼物,就怕师妹想家。

船只靠岸,苏祈夜小跑过去迎接。

古政学子排队下船,苏祈夜不急,师妹坐着轮椅肯定最后下来。

周围接到人后匆匆离开,船上再没人下来,苏祈夜有些着急准备登船,抬脚就看见陈潇潇和晏修下来,但左右不见师妹。

“恭喜苏公子,贺喜苏公子,御主钦点你师妹做隆溪公主伴读,黎小姐飞黄腾达之后不会忘了您。”

晏修下船拱手祝贺,等苏祈夜递给他金子。

苏祈夜面色一黑,上前揪住晏修衣领,后者举起手掌缩下脑袋。

“他被岳康留下了?”

苏祈夜话里带着杀意,紫眸闪着寒光。

晏修吓得说不出话,转头向陈潇潇求救,苏祈夜转头看向她。

“玥姐姐回不来了,她心里肯定不愿意,御主下旨后她都没有谢恩。”

陈潇潇没了往日活力,红着双眼拱下嘴唇。

“她说的是真的?”

苏祈夜恐怖的表情对向晏修,讲师的脑子一片浆糊,苏祈夜明明只是学子,但他周围的煞气让人窒息。

“松开晏修讲师,有什么问题问我。”

另一艘船刚刚靠岸,舱口走出一群人,为首的拄着拐杖缓缓下船。

晏修看到了救星。

……

杜楼和苏祈夜来到训练场的草地,暗窟下属负责放哨。

“六个兄弟安然到了堡礁,你的金子被妥善看管,你不好奇我为什么来?”

杜楼佝着腰身背风而立。

“我不关心这些,岳康为何扣下黎玥?”

苏祈夜恨不得立刻赶到隆京,若杜楼不能给他满意的答案,他会大开杀戒。

“我来就是为了这个,那个女人对你很重要?”

“废话,如果她死了,整个御主府,不,整个磷岳都要陪葬。”

杜楼对眼前的白风感到陌生,他前世从未牵挂过任何人。

暗窟下属感到苏祈夜态度并不好,将不满地目光瞪向他,苏祈夜回敬一眼,那人捂着心脏跪地喘气,面色通红,不敢相信除了副窟主还有人可以用眸光伤人。

“磷岳想借堡礁的手杀死黎玥,目的是激化北顾和堡礁的矛盾以拉拢北顾。”

苏祈夜眼角抽动,歪着头贴近杜楼的脸,面目狰狞。

“欺软怕硬,他怎么不杀白林曦拉拢默金?我转世时费尽心思,只有这颗脑子能演算生前所有术式,只有这具身体能容纳生前内力,就是为了不坐以待毙,隆京有福了。”

苏祈夜向后退了几步,气急生笑。准备用最短时间赶到隆京。

“你不能去,否则会被组织发现,你相信我能救她,你一定不能出现。”

杜楼紧紧捏住苏祈夜的肩膀,哑着嗓子恳求。

“我赌不起,如果你在骗我,我会后悔一辈子。”

“如果我会骗你,就不说她要死,如果你去了,黎玥今天不死明天也会,磷玺案的真相还有你家人的命都不复存在。”

杜楼的手心闪过一道术纹,附近下起淅淅沥沥地小雨。

苏祈夜用拳头砸向自己额头,反复确认杜楼诚恳的眼神,他让步了。

“她母亲死于组织之手,我不能让她死,你不必担心得罪谁,我会帮你杀了他,神不知而鬼不觉。”

杜楼庆幸苏祈夜的理智,更相信他说到做到。

……

“训练场草地,对方内力很深,只能确定位置,不能锁定人。”

白林曦收起玉绳将诛寻密令的结果告诉德正。

小院的亲侍挎上腰刀,其中多了两人,正是德正请的外援。

“五百两黄金,报酬的事可说好了。”

离兮摩拳擦掌,刚从金子减半的阴影走出。

离贺给他脑袋一拳,骂他有辱追霞山的门面。

“名列前茅的空间术士,繁启唯一的巨凝五阶,我们不会败。”

褚马得意忘形不知怎么输,深知一雪前耻的机会来了。

“唯一的巨凝五阶可不准确,暗霞西去辞也是巨凝五阶。”

离贺看似说笑,实际在观察德正表情,春千沫昨天告诉他,黎玥那儿有一本《暗霞西去辞》,但不能确认。

得知是苏祈夜透露的消息,离贺半信半疑。

德正伪装得很好,没被离贺察觉到不对。

“既然大家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目的地是训练场草地。”

白林曦望着九人出门,自己与聆歌独守空院。

“这次不会出差错,刺客抓回来之后,我要看看他长什么模样。”

聆歌在帮褚马磨刀,毕竟要用它把刺客分成一万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