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时间调查局 > 第二卷 彼岸之花
第四十八章 真相(下)
作者:褴褛蹒跚  |  字数:2247  |  更新时间:2022-08-11 09:18:59 全文阅读

克里斯托弗隐居幕后的那段时间,“七宗罪”也不过刚问世不久,可以想象他已经宅了多长时间了。

在他的印象中,和“鬼”战斗还是扛着大炮,在飞驰的越野车上架起一挺加特林,疯狂的倾泻炼金子弹呢。

就像《印第安纳·琼斯》那样,虽然比喻不够恰当,但只要帅就完事了!

“他拿起了唯一能杀死他的武器?”副局长的脑洞有点跟不上,“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什么嘛?”

“不,不知道。”莱昂有些沉闷,“再告诉你另一个坏消息,老伙计。”

“什么?”副局长竖起了耳朵。

“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流淌着鬼血的后裔,他们生活在各个时间里,他们可能是中世纪的奴隶,可能是中原的皇帝。”

莱昂低着头,他是仅有的知道这件事的少数人之一,不管是肩上还是心理,压力之大难以想象。

“调查局打算怎么处理?”

“我也不瞒你,现在执行部的专员每一个都是‘后裔’,一旦发现,我们将派出专员,血统优良的就招安纳入执行部。”

“血统不稳定的就毫不留情的格杀。”副局长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培养他们为己用,利用他们去斩杀血脉源头,调查局和长老会真是好手段。”

莱昂没有解释,因为这就是事实,为什么执行部的专员个个比常人强大?

明面上是经过了调查局的特殊改造,实则他们的力量是“鬼”赐予的!

“我们从头至尾保守着这个秘密,而唯一做的,就是切断了血脉之间的联系。”

副局长点头,这样他们面对“鬼”时,就不用担心被捅破了。

“那你呢莱昂?你这么强大的力量源自何处?”他默默的转过头。

后者不语,只是轻笑,将杯中的琴酒一饮而尽,声音中便多了几分落寞。

“本来十二主神已尽斩之七,可没想到在上次以及此次任务中,竟然复活了。”

“还有这种事?”副局长不敢置信。

“我到现在也很难相信,到底是哪儿出问题了。”莱昂倚靠在沙发上,看不出喜怒。

“如果将‘鬼’全部消灭,那被清算的就是他们了,对吗?”副局长问出了关键问题。

莱昂沉默了,当你撒一个谎的时候,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

他是旧时代的残党,所有都是为了调查局,为了和平稳定的时间长河,为此可以不惜一切。

可当想起最终的结局是那样的不堪和卑陋,想起相处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笑脸,再残酷的暴君也会挥下屠刀吗?

他已经活得够久了,只希望这一天在他的有生之年,永远都不要到来。

“和他们相处很开心。”千言万语汇沉了这样简单的一句话。

也不知道那臭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副局长眼珠子一转,好似想起了什么,“还记得你的上一个学生吗?”

莱昂正处于惆怅忧伤的氛围中呢,突如其来的问题一下子将他打蒙了。

“你的意思是?”

“对,那个你曾经深深引以为傲的女孩,以她的血统,想必就是到了现在,也是毫无疑问的A级吧。”副局长觉得此时此刻有根烟就好了。

“都是过往云烟了。”莱昂的笑容有些苦,“当初的她就是太聪明,聪明到天衣无缝的情况下还是发现了一点端倪。”

“所以她离开了调查局?”副局长问。

“对,条件是删除了全部相关记忆。”莱昂有些无力。

“即使记忆删除了,但她的力量和危险的血脉没有改变,放在普通的人类社会实在太危险了!”

“优秀的血脉只要不超过50%,那她的人性就会大于鬼性,更多的会偏向普通人,当然了,定期的血统判定还是有必要的。”

“金木研没有超过吧?可上一次任务中的失控就是他的血脉在作祟!”副局长翻开了卷宗其中一页。

上面是十分血腥的画面,满地鲜红,还有零星的几根手指和一个脚掌,唯一能看清楚的是金木研那张冷酷无情的脸,沾满了猩红的血。

“老友,我们的话题终于回到正轨了,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什么意思?”副局长有点呆。

“你的炼金术造诣在我之上,而我们切段血脉联系的手段正是高阶炼金术,在九十年代的最后一战,以金木研当时的状态,’哈迪斯‘必死无疑,’暴怒‘更是展现了全部的力量,可还是让它逃了,直到现在都没有追踪到。”

莱昂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再强大的男人也会迷茫,旧时代仿佛只留下了他。

“接下来呢?”

“在执行部赶到逮捕金木研的同时,他们探查到了另一个强大气息的残留。”

“更强的鬼?”副局长的八字眉卷了起来。

“目前来说只有这种可能。”莱昂叹了一口气。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给你看个东西。”

莱昂递过了一部手机,而视频里播放的正是柳远藤拔“七宗罪”被反噬的完整过程。

“好强!”副局长惊呼。

对炼金术的精通让他明白,“七宗罪”是多么可怕的兵器,再结合莱昂的所言,能将其拔出除了顶级的血脉,更重要的是超乎常人的力量和意志!

“他是目前唯二能拔出这组刀剑的人。”莱昂的语气沉重。

“竟有两人?”副局长有些诧异。

“不但有两人,而且他们就要相遇了。”莱昂顿了顿,“我想请你帮忙研究反噬的原因。”

当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只有某一个人能做到时,那么他的地位、权利都将是夸张到恐怖的。

而当出现第二个人时,前者的权利以及重要性都会被大大削弱,从而达到一种平稳的制衡。

“这个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副局长没有推脱,毕竟每个月的薪水不是白领的。

莱昂瘫坐在沙发上,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喝了三瓶酒了,其实按照他们的酒量,就是泡在酒精里都能清醒的像是贤者模式。

醉人的是老友之间忧伤的氛围罢了。

“这么着急暴露真相做什么?我还想多点时间活在美好的幻想中呢。”副局长起身就要去拿酒。

“不喝了。”莱昂拦下了他,“因为让你知道了,后面的故事才会更精彩。”

“有病,正好我认识个不错的兽医。”副局长毫不留情的骂道。

突然,莱昂的脸色猛的一黑,表情像是吃了一只死蟑螂。

“怎么了?”

“感谢你让我想起了她。”莱昂掐着手指头,“这样说的话,三个A级同时出现在了相近的100年内。”

“别卖关子了。”副局长不耐烦道。

“一个流放,一个执行任务,最后一个就生活在那段时间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