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二卷 时间余孽
第二十章 她还小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3568  |  更新时间:2022-07-18 07:59:01 全文阅读

天色已暗。

楚昭昭蹲坐在屋门前。

篱笆墙中的鸡崽子们,又大了一圈,吃过鸡食后,小家伙们显得格外兴奋,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听。

“昭昭!你男人还没回来啊?”一个路过的妇人,怀里端着洗净的衣物朝着楚昭昭喊道。

“还没,不过快了!”楚昭昭笑着招呼道。

说罢这话,她又看向院子外,泥土铺成的街道尽头,有一棵柳树,树下又孩童在嬉闹。

一只黄狗蹲在不远处,身子蜷缩成一团昏昏欲睡。

头顶有几只不知名的鸟雀振翅飞过。

这并不少见的田园景象,却让楚昭昭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喜欢在苍鹰寨的日子。

这里的一切都很简单。

她不用绞尽脑汁去想如何能够从数以万计的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得到每年不过百余位的内门弟子名额。

也不用背负家族振兴的重任。

更不用去担心该如何拿着那把锈剑去面对对她满心期望的大爷爷。

她只需要每日和三娘他们去采摘野菜野果,或者去纺织坊,帮着缝纫些衣物亦或者绸缎。

然后便可以回到家,做上一桌子饭菜,等着褚青霄回来。

她甚至有时候会去想,这样的日子要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该多好。

想着这些,楚昭昭看向远处的眼中,忽然亮起了光芒。

她的身子站起,快步朝着院外迎了上去。

……

“所以,那女山贼还是没学会?”

吃过晚饭后,楚昭昭与褚青霄并肩走在山寨中。

“嗯。”褚青霄眉头微皱的点了点头。

距离那日被楚昭昭“捉奸”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这几日他一直全心全意的帮着月见领悟修罗界。

但这种玄之又玄的能力,本就难以言传身教,褚青霄也只能透过比斗中的施展,已经足够拥有压迫感战斗方式,让对方自己去领悟。

可五日的时间过去,月见虽然隐约触摸到了那道门槛,可最后的临门一脚却迟迟不能迈出。

按照约定,明日开始,褚青霄就得以剑与之对练。

而这,其实是很凶险的事情。

想到这里,褚青霄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

楚昭昭当然不知道褚青霄的心思,只是以为他在担忧此事如果无法办到,会被月见为难。

她宽慰道:“你不用担心,大不了等女山贼真的有所异动前,咱们逃了就是,这几日我也差不多摸清了山寨的布局。”

褚青霄看了楚昭昭一眼说道:“月见姑娘虽然有时候跳脱了些,但心眼其实不坏,就算真的学不会,她也不会为难。”

“之前那番话,说到底只是为了胁迫我授予她修罗界的法门而已。”

“哼。”楚昭昭闻言,有些不满:“你倒是很护着她吗?怎么,想当苍鹰寨的压寨夫人了?”

褚青霄哑然失笑。

“只是觉得苍鹰寨的人其实也不容易,月见姑娘如今这般拼命的想要习得修罗界,恐怕是因为她自己也没有把握,对付这个月鬼鸦寨开展的死斗场。”

楚昭昭虽然嘴上对于月见多有不满,可心头对于月见凭一己之力照拂苍鹰寨的事情,还是佩服的。

只是她这人,刀子嘴豆腐心,不愿意承认罢了。

“那个鬼鸦寨做事,确实过于阴狠了一些,如果有机会,我一定秉明师门,把那群恶徒一锅端了!”她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言道。

褚青霄闻言侧头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却又终究未有开口。

“救我们!!”

“快开门!救救我们!”

而就在这时,山寨门口,却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正行到此处的褚青霄二人闻言也是心头一震,纷纷快步赶了过去,同时负责看守寨门的人,也在这时敲响预警的大鼓。

在阵阵沉闷的鼓声中,已经暗下来的山寨亮起灯火,人群也快步朝着此处涌来。

褚青霄与楚昭昭是最先赶到寨门口的一批人。

还未走近便见寨门上,趴在七八道身影,在看守寨门之人手中火把的照耀下,可见那几人衣衫褴褛,身上与脸上都还带着伤口与污血。

见有人走来,他们的情绪愈发的激动,将手通过栏杆的缝隙伸入其中,大声的喊道:“快救救我们!让我们进去!”

他们说着,其中还不乏有人看向身后,似乎那身后的黑暗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奔袭而来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褚青霄走到了寨门口,皱着眉头问道。

看守寨门的人同样一头雾水,回应道:“我们也不知道,这群人忽然就冲了过来,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山间的野兽来了呢!”

褚青霄闻言凑近看了看,这些人都是生面孔,并非苍鹰寨的人。

“要不,先让他们进来,还有孩子呢?”一旁的楚昭昭有些于心不忍的言道。

褚青霄看向人群,确如楚昭昭所言,那群人中还有位四五岁的孩童,被一位妇人拉着,躲在妇人的后面。

褚青霄点了点头,目光再次扫过那群逃命之人,确定他们并无修为在身,旋即便朝着守门人言道:“先让他们进来吧,我看他们中有些人伤势严重,不及时救治怕是会没命。”

守门人闻言,犹豫了一会,但还是听从褚青霄的意见。

伴随着寨门打开的闷响声,那群人慌忙的跑了进来,虽然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但显然一路的逃亡已经耗尽了他们的气力,全凭求生的意志支撑着,跑入苍鹰寨的刹那,众人纷纷瘫倒在地。

“怎么回事!?谁让打开寨门的!”而就在这时,众人的身后传来了黄曲象的声音。

只见男人快步走来,面色不悦。

那守门人见黄曲象这幅模样,心头也有几分忌惮,一时间不敢回应。

“我让放进来的,我看他们伤势严重,想着救人要紧……”褚青霄与黄曲象之间确有一些那么不愉快的经历,但褚青霄在这时还是保持着尽量的克制,他看向对方平静说道。

黄曲象闻言,没有理会褚青霄,而是转头瞟了一眼那倒地的众人,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道:“赶出去。”

这话一出口,那群刚刚以为自己等久的众人顿时面露惊恐之色。

他们自然将放他们进寨的褚青霄与楚昭昭当做了救命稻草,哀嚎着向褚青霄二人求救。

褚青霄的眉头一皱,还未说些什么,楚昭昭却脸色一变:“我说你这家伙什么意思?他们中还有孩子,就算寨子里不收留他们,也得给他们包扎好伤口再让他们离开吧!”

面对楚昭昭的质问,黄曲象同样不曾理会,只是看向守门的几人,寒声言道:“我说话,你们听不见吗?”

显然,黄曲象在这苍鹰寨中确实极有威望,那几人闻言身子一颤,根本不敢再多少上半句,赶忙就要伸手将那几人拉出山寨。

而这里的异动也吸引了更多山寨中的居民前来。

庞大壮与关子晋也同时到来,二人看了看那真挣扎想要留在寨中的逃难之人,又看了看面色冷峻的黄曲象与愤怒的楚昭昭,大抵便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黄麻子,没必要吧,寨子现在是有些吃紧,但都是可怜人,能帮一把是一把,至少给他们口饭吃再赶走也没什么吗……”庞大壮在这时言道。

关子晋也点了点头,补充道:“你要是怕他们是来捣乱的,那就给几个馒头,不急在这一时……”

见庞大壮与郭子晋也站在自己一边,楚昭昭底气更足了些,正要再说些什么。

黄曲象却瞟了个庞郭二人一眼,旋即迈步走到了那群逃难之人的跟前,他抓起一位男子,将他额前散落的头发撩起,言道:“二位想要让整个苍鹰寨的人跟他们陪葬,那就请便吧!”

众人闻言皆看向那人的额头上,只见男人的额头上印有一道乌鸦形状的烙印。

瞥见此物,褚青霄与楚昭昭还不明所以,但方才还帮着他们说话的庞郭二人却是脸色一变,隐隐有些苍白。

“是鸦奴印。”而同时,一个声音在褚青霄二人的耳畔响起。

褚青霄与楚昭昭回头看去,却见三娘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的身后。

“鸦奴印是什么?”楚昭昭问道。

“鬼鸦寨会从各个无法缴纳银钱的山寨收取活人作为奴隶,而这样奴隶被送入鬼鸦寨后,额头上就会被烙上这样的印,而这些人也被称作鸦奴。”

“也不知道鬼鸦寨要这些人干什么,但一旦成为鸦奴,几乎没有能活过超过三个月的。”

三娘面色阴郁的言道:“这些人,大抵就是从鬼鸦寨中逃出来的鸦奴。”

“鬼鸦寨又特别的手段可以追踪鸦奴,太玄山上的山寨如果敢收留了这些出逃的鸦奴,鬼鸦寨便会将之视为仇敌。”

“曾经有个近两千人的寨子,就是因为收留了一位鸦奴,而被屠了满门……”

听闻这话,楚昭昭与褚青霄的脸色陡然一变,显然也明白自己险些闯了大祸。

而那群逃命的鸦奴,见自己身份被揭穿,更是脸色煞白,开始不断你的哀嚎。

“我们是山下的普通庄稼户,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被山贼掳上了上买到鬼鸦寨的!各位行行好,给我们一条活路,我们……”其中一位男子声泪俱下的言道。

“要是被带回鬼鸦寨,我们就没有半点活路了,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

周围的众人见状也连忙跪地求饶,一边说着,还一个劲的朝着众人磕头,用劲极大,不少人的额头上不消片刻已经是血痕累累,可他们却尤若未决,显然回到鬼鸦寨那样的人间炼狱,相比于眼前这点痛楚,根本不值一提。

那场面确实凄惨,周围苍鹰寨百姓,都看得有些心颤。

但黄曲象却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他看向那些守门人,守门人不敢再有半点迟疑,纷纷上前拖拽着那些哭喊着的逃难之人,将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扔出了山寨大门。

而就在这时,那位带着孩子的妇人不知从哪里生出了气力,她挣脱两位壮汉的拉扯,硬生生拉着自己的孩子来到了褚青霄与楚昭昭的跟前。

大概是作为母亲的直觉让她意识到,眼前这群人中,只有褚青霄二人是那个可能的救命稻草。

她一把拉住了楚昭昭的衣角,话未出口,两行泪水先顺着脸颊涌下。

“姑娘,我贱命一条,死了就死了……”

“可我孩子还小,你们把她留下吧!”

“做什么都可以,给你们为奴为婢,当牛做马,只要有口饭吃就行!”

“那些鬼鸦寨的人不会知道的,我就说她已经死了!”

“我求求你们了!她还小啊,她才五岁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