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二卷 时间余孽
第十七章 我们不够好,但又不够坏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4085  |  更新时间:2022-07-16 19:47:54 全文阅读

小屋中,在几位大叔的帮助下搭起的灶台前,楚昭昭正灰头土脸的忙前忙后。

锅中炖着隔壁老妇人送来的公鸡。

一旁的米饭也已经蒸熟,她小心翼翼的揭开锅,可大抵是没有经验的缘故,手却被锅盖烫的猛地一下缩了回去。

她将手指在嘴里含了含,又将一旁抹布拿来,裹在手上,这才将那锅盖打开。

用勺子舀起一口汤汁,在嘴边尝了尝。

还不错。

她在心底暗暗想到,虽然没有三娘姐姐弄得那般鲜香,但对于一个初学者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念及此处,她的脸上不免有些得色。

侧头又是一看,却见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心头一惊,赶忙加快速度,把锅中的鸡汤盛了出来,在屋中的桌上摆好。

又将装好清水的水囊拿出,这才一路小跑来到了山寨门口。

山寨口已经聚集了七八位妇人,有人还带着孩子,正叽叽喳喳的一边聊着,一边有些焦急的看向寨门外的方向。

这个时间点,差不多该是去山下劫货的男人们回来的时间了。

她们都是在等自家男人回来的妇人。

楚昭昭捏紧了手里的水囊与青果,心头莫名有几分紧张,时不时垫着脚看着宅门外。

聚集在一起的妇人在这时也发现了楚昭昭。

“妹妹也在等你家男人?”一位妇人热情的朝她打着招呼。

你家男人……

这四个字眼让楚昭昭的脸色一红,但还是点了点头。

“还脸红了,这新婚夫妻就是不一样啊。”妇人见状顿时眯眼笑了起来。

周围的妇人见状也调侃道:“那可不,哪像我们这些老夫老妻,牵个手都像是左手拉右手,没半点感觉咯。”

“他们这还属于抱一抱都得面红耳赤的阶段,想当初我们家老朱,那时候,每次抱我手都不老实,到处乱摸,说什么怎么摸都摸不够。”

“现在好了,晚上想多说两句话,他张口就是枸杞吃完了,腰疼肾不好。”

“所以啊,小妹妹你现在可别嫌他晚上折腾你,再过几年,你求他折腾,他都不见得理你。”

“小浪蹄子,说什么呢!还有孩子在呢!”

几个妇人你一言我一语,言语之大胆,听得楚昭昭恨不得当场寻个地缝钻进去。

……

又是足足半刻钟的时间过去,山寨门口依然不见劫货男人们归来的身影。

楚昭昭有些着急,不时垫着脚看去。

一位妇人瞧出了她的担忧,好心言道:“别担心妹妹,这才带队的是黄曲象,他可是个厉害角色,咱们苍鹰寨除了月见姑娘就数他最厉害,不会有什么事的。”

“这山路蜿蜒,加上每日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慢上或者早上半个时辰都是常有的事。”

楚昭昭闻言,感激的朝着妇人点了点头,可心底还是没办法压下担忧,依然不时看向寨外。

“回来啦!回来啦!”

而就在这时,一个妇人忽然高声言道。

楚昭昭与众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看向寨子外,只见山路的尽头,一排身影正正缓缓从那处走来。

众人皆在那时面露喜色。

楚昭昭也同样抬头看去,却见归来之人中,为首的自然便是那位黄曲象。

众妇人围了上去,楚昭昭也快步跟了上去。

妇人们很快便寻到了自家男人,拉着他问着些体贴的话,或者让孩子上前与一日未见的父亲戏耍。

楚昭昭看了一圈,却并未见到褚青霄的身影,她顿觉疑惑,看向那黄曲象问道:“黄大哥,青霄呢?”

一脸凹坑的男人面色平静,只是回头瞟了眼身后远处。

楚昭昭一愣,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见那山坳处,褚青霄这低着头,慢悠悠走来。

楚昭昭倒是未作多小,只是快步迎了上去,来到那少年身旁,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家伙,怎么就一个人掉在后面了!害我寻了半天。”

可低着头的少年却并不回应她,只是闷头走路。

“怎么了?是那烛阴神血又在你体内作怪?”楚昭昭见他如此顿时有些担忧,她说着这话,伸手拉住了褚青霄的衣角。

少年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她。

楚昭昭看清了此刻少年脸上的模样,嘴里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他的一边脸颊紫青,嘴角有未有擦净的血渍,身前的衣衫有两处被利器割开的裂口,可见其下有两道不深却狭长的伤口,隐约还在渗血。

……

啪!

楚昭昭的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桌板上,桌上摆着的鸡汤晃荡,汤汁洒了一桌。

“这黄曲象欺人太甚!”

她这样说着,便站起身子,怒气冲冲的就要走出房门。

“昭昭!”褚青霄见状赶忙拉住了对方:“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寻他讨个说法!”楚昭昭双目喷火的言道。

褚青霄却面露苦笑,言道:“那黄曲象修为恐在四境开外,你不是对手。”

“更何况我们现在身在屋檐下,与他们闹翻,对我们没有好处。”

楚昭昭闻言也冷静了几分,但心头还是不忿的言道:“那爷孙已经如此可怜,身上只有那么点救命钱,他们也要抢,这样的家伙,与禽兽何异?亏我还以为他们是好人,想着帮衬他们!”

褚青霄面露苦笑,他言道:“这事说到底其实是我不对。”

“嗯?你有什么错?”楚昭昭皱起了眉头。

“他们本就是山贼,从一开始就是,是我们把他们想得太好……”

“不,准确的说,是我们把我们自以为是的幻想强加在了他们身上……”

楚昭昭闻言一愣,站起的身子也在这时坐了回去,可心头还是不忿,正要说些什么。

“好香啊!”

这时一道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屋中的二人一愣,看向屋外。

却见房门被人推开,一位少女正站在门口,她看了一眼错愕的二人,又看了看桌上摆在的鸡汤。

少女嘴角上扬,露出两颗标志性的虎牙。

那来者不是旁人,正是这苍鹰寨的寨主——月见。

“你来做什么?”楚昭昭对对方显然抱着极大的敌意,她的眉头一皱神情警惕的问道。

月见却好似并未听见她的质问一般,径直便走到了木桌旁坐了下来。

“这是你做的?”

“你倒是比我想象中要适应当一个山贼的生活嘛?”她盯着鸡汤如此言道。

这样夸赞显然并不足以让楚昭昭高兴起来,她皱了皱眉头,寒声道:“与你何干?”

月见却并不在意,拿起一旁的筷子,就要伸手拈起鸡肉。

“这可不是给你的。”楚昭昭却在这时伸手拦住了对方。

“我是苍鹰寨的寨主,你们现在住的房子可都是我的所有物,我吃块鸡肉算作租金,很合理吧?”月见笑着言道。

这话出口,饶是楚昭昭也无言以对。

伸出阻拦对方的手,被她收了回去。

月见见状脸上的笑意更甚,她也毫不客气,夹起一块鸡肉便放入了嘴中。

“呸!”

但下一刻,入嘴的鸡肉又被她吐了出来。

她苦着脸色看向楚昭昭,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一碗汤里放了三斤盐,想要咸死本寨主吗?”

“怎么可能,出锅前我尝过味道!”楚昭昭以为对方有意找茬,当下便也夹起一块鸡肉放入嘴里,下一刻,她的眉头旋即皱起。

“怎么会……”她如此嘟囔道。

月见夹起一块鸡肉言道:“炖鸡之前,腌制了鸡肉,鸡肉本身的味道就已经足够,但里面的盐分还未化道汤汁中,你就急不可耐的往汤水中放盐,这鸡肉不咸那就怪了。”

“这粗盐可不便宜,你一个人一顿汤就花了我寨子中一家人三四天的用量,你们天悬山的弟子花钱都这么大手大脚吗?”

面对月见的嘲讽,楚昭昭自然心有不甘,可毕竟理亏,一时间也无法反驳,只能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我赔你就是。”

“赔我?你家男人今天还差点坏了我们的事,他去山下劫了一次货,一分钱没捞到,按规矩还要赔寨子不少,还有供应赤血虫的钱,这一来二去算起来,你们差我们寨子的钱可不少了,你怎么赔?”月见眯起了眼睛,笑问道。

楚昭昭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应。

“算了,饭是蹭不到了,还是办正事吧。”但月见似乎并没有抓着这件事情不放的意思,她不无遗憾的言道,旋即站起了身子。

她在这时看向褚青霄道:“跟我走。”

听闻这话,褚青霄一愣,楚昭昭也脸色骤变,大声道:“你要干什么?”

见楚昭昭一脸焦急,似乎有意戏弄对方,月见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人家有些话想单独对青霄哥哥说。”

说着她的脸上露出揶揄的笑意,盯着楚昭昭道:“姐姐应该不会生气吧?”

“你!”楚昭昭双目喷火,虽然明知这是月见的有意挑衅,可心头还是忍不住火气翻腾。

“无碍。”褚青霄拦住了几乎就要出手的楚昭昭说道。

“月见姑娘如果要为难我想来也不会等到今日,昭昭你就在家中等我,不用担心。”

楚昭昭并不愚笨,她们现在本就落在苍鹰寨的手中,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对他们不利,根本不需要弄得如此复杂,直接动手即可,她只是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山贼,更不喜欢她对褚青霄露出如此亲昵的模样。

“嗯。”但不喜欢归不喜欢,楚昭昭却也明白开罪对方并不是明智的决定,故而终究还是压下了火气,沉默下来。

月见见状,脸上的笑意更甚。

她直接上前双手环抱住了褚青霄的手臂,腻声言道:“那我们走吧,青霄哥哥。”

说罢,还挑衅似的瞟了身后的楚昭昭一眼,这才拉着褚青霄离去。

楚昭昭看见这幅场景,额头上顿时青筋暴起,双手握紧拳头,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才算是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

走出约莫半里地。

确定身后的楚昭昭大抵已经看不见此处的情形,褚青霄抽出了被月见抱着的手。

“月见姑娘何必如此,一定要激怒昭昭呢?”褚青霄皱着眉头问道。

月见眨了眨眼角,看着神色带着几分冷峻的少年,有些玩味的问道:“你既然知道我在激怒她,那里为何还要配合?”

褚青霄却道:“月见姑娘一门心思想要让昭昭难堪,我若是不配合,你自然还会有其他办法,既如此,我又何必浪费时间?”

“至少这样的行径,也最多让昭昭生会闷气,并不会伤到她。”

“你倒是比那个天悬山的门徒要聪明些。”月见嘀咕道,旋即再次抬头看向褚青霄,“今日的事,黄曲象跟我说了,看得出你好像对我们很不满意。”

说道这里,月见顿了顿,又言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很讨厌我们,是吗?”

褚青霄寒着脸色,想着今天那对爷孙被拿走钱财后,心如死灰的模样,却是并不回应楚昭昭的问题。

“但其实,你讨厌我们并不是因为我们抢走了那对爷孙的钱财,更不因为我们是山贼。”月见却再次言道。

褚青霄皱了皱眉头,不解对方此言何意。

月见却双手放在背后,再次露出一对虎牙。

“你讨厌我们是因为我们不是好人,但偏偏也不是坏人。”

“我们没有好到对那对爷孙悲惨的遭遇给予同情,放他们一马,做了一件可能会置他们于死地的事情。”

“但同样我们也没有坏到,如那些山贼一样,把人钱财抢光,然后再把人一并掳走,将他们按照一人十两银子的价钱卖给鬼鸦寨。”

“甚至有些时候我们看上去还很善良,为了彼此,默默付出。”

“在你那非黑即白的世界观里,我们这样的人,太复杂。”

“没有坏到让你可以狠下心来对付我们,可又偏偏没有好到让你可以全心全意的帮助我们……”

月见的话,让褚青霄的身子一颤。

而月见则在这时靠了上来,她那双清澈的眸中仿佛有光芒闪动,直勾勾的盯着褚青霄,嘴角扬起笑意,她轻声问道。

“我说得对吗?”

“青霄哥哥?”

————————————————

求月票、推荐、收藏,顺便书友群:785794441欢迎加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