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二十四章 西洲,宋归城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4130  |  更新时间:2022-06-25 06:14:27 全文阅读

曹叔功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近乎溢于言表。

随着他这番话出口,哪怕是书斋外只是看个热闹的百姓,都闻出了火药味。

桃花书斋在那一瞬间陷入死寂。

所有人都在这时,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曹叔功与那位名为朱炎的老者。

朱全亦是一愣,大抵也未有料想曹叔功的态度会如此的坚决。

但下一刻,他咧嘴露出了笑容:“当然。我们本就是来协助朝廷的,朝廷若是能解决,我们自然乐得清闲。”

曹叔功闻言眉头一皱,却是未有想到会如此顺利。

可还不待曹叔功心底的困惑蔓延开来,眼前的朱全嘴角的笑容却在这时上扬。

“但前提是,曹大人能代表朝廷。”

他在那时幽幽说道,看向曹叔功的目光变得戏谑与怜悯。

就像是人在看着地上忙忙碌碌的蚂蚁。

你或许会有那么一瞬感叹他们辛劳,觉得他们有趣。

但在短暂的赞美后,你只会觉得可笑。

因为你知道蚂蚁们无论如何拼尽全力,他们所构造的巢穴,积攒的食物,甚至他们保护在乎的彼此。

都敌不过,在某一天,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某个孩子一时兴起的一脚踏下。

曹叔功感受到了朱全目光中裹挟的东西。

他还未细细评味,曹叔功却笑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信纸。

“县令大人不太满意曹大人今日工作的效率。”

“他的意思是让曹大人回家休养几日,从今日起,武陵城的治安暂时交由在下处置。”

曹叔功的双眸顿时瞪得浑圆。

他一把抓过了那信纸定睛看去,上面的内容与朱全所言相差无几,字迹也确实是县令的字迹,落款处的印章,亦没有任何作假的痕迹。

朱全见曹叔功这幅模样,眸中的怜悯之色更甚,他抬头看向曹叔功身后的衙役:“当然,诸位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放个假。”

“放心,我家主人也知道诸位这几日为这起案子辛苦奔走,该有的赏钱等事情结束后,一定让诸位满意。”

朱全说罢这话,转头再次看向褚青霄等人,他身后的黑甲们显然也领会到了他的意思,在这时迈步就要上前。

“曹捕头!他们是烛阴伪装的!这些黑甲只要被摘了面具,就会昏死过去!”

“那个祝大人是烛阴的巫祝!县令估计早就被他们挟持,又或者与他们沆瀣一气了!”见唯一的救命稻草曹叔功指望不上,王澈彻底慌了神,他朝着曹叔功大声喊道。

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接受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是想着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

“他们抓我们是为了杀人灭口!”

也不知是不是这样的话激起了曹叔功心头的疑心,听闻此言的曹叔功眉头一皱,一只手伸出摁在了那朱全的肩膀上。

被阻拦的朱全微微一顿,回头看向曹叔功,眯起了眼睛道:“曹大人,你做了十二年捕快,七年捕头。”

“十九年的时间,我想足够曹大人读懂那本大虞律法吧?”

“我现在是县令指派的捕头,我要捉拿凶杀案的嫌犯,阻拦我,便是违抗上令,若是褚青霄等人之后被证明证据确凿,是杀人凶手,曹大人的行径,得按同罪论处。”

“曹大人可以不惜命,可难道就不为你体弱多病的夫人,还有你那位今年才七岁的孩子想想吗?”

“没了曹大人庇护,他们孤儿寡母在这武陵城中的日子可不好过啊。”

曹叔功的脸色一变,眸中在那一瞬涌出汹涌的怒火。

他当然听得明白,眼前的家伙是在威胁他。

可……

他的妻子体弱多病,这些年光请郎中的花费就足以在武陵城买上一座地段繁华的宅院。

好不容易有了起色,七年前给他诞下一子,夫妻俩都将之视为珍宝。

他若是有事,他断无法想象自己的妻儿当如何活下去。

他当然是个正直的人,正直到很多时候近乎顽固。

因为这份正直,这些年他始终不得重用。

但同样也因为这份正直,哪怕是素来看他不对付的县令,也害怕将他赶走,会惹来民怨。

作为一个捕头。

无疑他是合格的。

但除开捕头,他还是妻子的丈夫,是孩子的父亲。

案件是有很多可疑之处,但昨日目睹褚青霄杀人的证人却也不再少数。

他不敢去赌。

不敢因为自己的些许怀疑,去赌上自己妻儿的未来。

他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有这个权力。

所以人,难以无私。

因为有时候的无私,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自私。

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朱全说完这话,根本不在意曹叔功的回应。

他再次转过头,而这一次,曹叔功落在他肩头上的手,也在微微挣扎,无力的松开。

黑甲们再也没有了阻碍,在这时朝着褚青霄等人围拢了上来。

他们的周身杀机弥漫,宛如实质一般的压迫感将众人笼罩。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褚岳山只觉呼吸困难,但还是挡在了自己儿子的身前。

一旁的孙宽更是不堪,双腿都有些打颤,却死命的把褚青霄压在自己身后。

王大贵倒是有心招呼自己那浩浩荡荡的仆从前来护主,但众人显然明白,挣钱这事当然重要,可有命花的前提却更重要的道理。

这群黑甲任谁都能感受他们的不同寻常,仆从们面色苍白,相互推搡,任凭王大贵如何使唤,都不敢上前。

黑甲们还在向前。

他们巨大的身躯宛如山岳,遮住本就昏暗的天色,巨大的阴影将众人笼罩。

黑铁铸成的铁靴,沉重无匹。每次迈步发出的闷响,都宛如惊雷敲击着众人的耳膜。

铛。

他们的手臂在那时一震,伴随着金石碰撞之音,弯刀从铁甲中落出,被他握于手中。

弯刀折射出来的寒光,比飞雪还要冰冷。

“爹!舅舅!你们快走,这事和你们没关系!”褚青霄见识过这些黑甲的残忍,他脸色大变,在那时朝着褚岳山与孙宽言道。

哐当!

但回应的却是褚岳山拔出自己佩剑的声音,身材已经有些发福中年男人面色苍白,嘴里却言道:“放你娘的狗屁!”

“哪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道理,小兔崽子你要死,也得死在老子后面!”

孙宽少见的认同了褚岳山的观点:“大外甥,你爹说得没错,你就是惹了天大祸,要杀你,那也得从我们两个身上跨过去才行!”

而王大贵也挺着自己浑圆的肚皮护着自己的儿子,宽慰道:“儿子,你别担心,我给县令送过不少东西,他应该……”

“应该不会做得太绝,待会我们不要反抗,就算你进去了,爹就是耗尽家产,也能把你救出来。”

王澈闻言却哭丧着脸:“爹!你还是不明白,他们真的是烛阴,一旦被捕,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众生百态在这时展露无遗。

朱全盯着眼前的众人,身陷的眼窝中戏谑之色几乎要溢出一般。

“此行只诛祸首,诸位切莫自误!”

他沙哑着声音如此说道,枯瘦的脸上涌现出一种病态兴奋之色。

他的目光扫过众人,不知是有意无意,最后却落在了楚昭昭的身上。

黑甲们闻言,如得敕令,手中的弯刀高举,蓄势待发。

“我只给诸位,三息时间。”

“三!”

……

“一人做事一人当。”

“此事由我而起,我去拖住他们,你们找机会逃跑!”就在众人神情紧绷之时,楚昭昭的声音在这时忽然响起。

褚青霄一愣,侧头看向楚昭昭。

却见少女的目光坚决。

“楚姑娘你……”褚青霄想要说些什么。

“闭嘴!”楚昭昭却打断了褚青霄的话。

“二!”朱全的倒数还在继续,他的目光始终紧盯着在场众人,似乎是在期待这些什么。

楚昭昭直视着褚青霄的眼睛继续说道:“褚青霄,你记住了,你得相信自己。”

“你得走出武陵城!!!”

“哪怕已经沧海桑田!”

“但还有小师叔在等你!”

“你也不想她嫁给一个混蛋吧!”

仿佛是在交代遗言一般,楚昭昭的语速很快,说完这番话。

她根本不给褚青霄反应的机会,一只脚猛然迈出,身形在那时高高跃起,直奔前方的黑甲而去。

朱全的双眸眯起,嘴角的笑意更甚。

“一。”他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言道。

黑甲们手中的弯刀银光透亮,在这一瞬间,他们几乎同时双脚跺地,身形猛然跃起。

数十位黑甲,手持弯刀,浑身气劲奔涌,跃入半空,从四面八方朝着楚昭昭杀了过去,封死了她所有的进退之路。

而对于一旁褚青霄等人,他们甚至没有分出任何一位黑甲前来牵制,而是将所有人都用在了对付实力其实严格算起来,连一位黑甲都不是对手的楚昭昭身上。

褚青霄瞥见此景,他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从朱家大院,到武陵闹市,再到此刻的桃花书斋。

似乎从始至终,黑甲们的目标就只有楚昭昭。

他们想要杀的人从来就只有楚昭昭。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烛阴为什么一定要杀楚昭昭?

她只是个外来者,对于武陵城发生的一切,所知晓远不比褚青霄多。

她的实力也并不如何强悍,甚至连一位黑甲对付起来都显得困难重重。

可……

天悬山却派她这样一个弟子,孤身一人来到了这般凶险的地界……

越来越多的讯息涌入褚青霄的脑海。

无数疑问在他的脑中翻涌。

他的脑仁仿佛要炸开一般疼得厉害。

而这时黑甲们已经冲杀到了楚昭昭的跟前,双方眼看着就要短兵相接。

孤身一人的楚昭昭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黑甲,那无异于是螳臂当车。

铮!

而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轻响忽然在褚青霄的身旁响起。

褚青霄闻声一愣,从那繁杂的思绪中被拉扯出来。

他下意识的寻找这声音的传来的方向,却发现竟是自己父亲手中握着的长剑在剧烈的颤抖。

“爹……你这么害怕吗?”虽然有些不太应景。

但褚青霄还是忍不住在这时下意识的问道。

而紧张的褚岳山闻言,也再次意识到自己手中长剑的异状。

他正欲说些什么。

铮!

却听他手中之剑,在这时又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柄剑仿佛收到了召唤从他的手中脱手而出。

那一刻,它仿佛化为一只银蛇,涌向黑甲。

它来回穿梭,速度快得肉眼几乎难以捕捉。

而银光所过之处,黑色的血液之黑甲破碎的甲胄后涌出,一道道面具也随即被银光割开。

失去了面具的控制,那些黑甲顿时面露痛苦之色,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地哀嚎。

不过眨眼光景,数十位气势汹汹的黑甲尽数倒地。

长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这时悬停在楚昭昭的跟前,剑身还在轻颤不止。

本已明死志的楚昭昭愣在了原地,显然还没有从这忽然到来的劫后余生中回过神来。

褚青霄也同样出于惊骇之中,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父亲,喃喃自语道:“原来爹……你真的没吹牛,你还真是高手……”

一旁的孙宽也脸色发白,看样子似乎是在酝酿怎么给自己的姐夫为曾经无数次的出言不逊道歉。

但身为当事者褚岳山却同样瞪大了眼珠子,似乎对于这一切同样处于懵逼状态。

只有那位名为朱全的老者脸色骤变,再无半点之前的戏谑之色。

他似有所感的转过头,看向书斋外。

那里,一位赤裸的上身的男子正缓步走来。

男人年纪四十出头,面容刚毅,一头黑发散落披着。

身躯上,纵横着一道道宛如毒蛇一般的黑色纹身,诡异又狰狞。

他的眸中有翻涌的凶光,包裹着仿佛无尽的怒意。

他的周身弥漫着汹涌的杀机,宛如从地狱爬出的恶鬼。

他的一只手抬起,那悬停在楚昭昭面前的长剑,一声轻颤,化作银光,飞入男子手中。

那一刻,冲天剑意自男子体内涌出。

他同样看向朱全,眸中的凶光如炙。

他脚步陡然增快,速度只是在一瞬间便提升到了极致,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他便来到了朱全的身前。

他手中长剑剑鸣如龙,汹涌的剑意与杀机汇集于剑身。

漫天风雪被搅动,倒灌向苍穹。

他怒目吼道。

“西洲,宋归城。”

“为八千剑甲,取汝狗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