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一章 腹黑又倒霉的祖小一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5239  |  更新时间:2022-05-27 18:48:18 全文阅读

“小一啊,老李头家的砍骨刀又给他砍坏了,去,给他修了让他拿一条野猪的后腿肉来抵债!”

牛老头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破砍刀扔给了正在打铁的少年,然后躺在屋外柳树下的躺椅上,拿起腰间的酒葫芦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爷爷,这不太好吧!野猪的后腿肉可比修一把刀值钱多了!大家乡里乡亲的!”

祖小一看了看手中那还带着血腥味的砍骨刀,有点难为情。

牛老头瞪了他一眼,说道:“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我跟他没得谈,这老东西半年砍坏了十把刀,一分钱都没给过,我们不要吃饭的!去去去。”

牛老头醉红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哦!”

祖小一应了一声,将手中的活暂时停了下来,开始摆弄起那把破刀。

他们是一家三口,还有个十五岁的妹妹叶梦。三人住在秋石城外的一个小村子,条件比较简陋,比不上城内的舒适。

按照牛老头的话来说,就是两个字,自由!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原因,例如城里人心眼多,难打交道。

但住在村子里的也不都是善良老实之辈,就比如经常赊账的老李头!

明明做着大买卖,就是不给修刀钱,吝啬又小气!

做生意的看不起卖手艺的,鄙视无处不在。

牛老头年轻时也是打铁的好手,就是老了不干了,现在这儿就轮到他祖小一当家做主了。

“当!”

“当!”

一阵规律的敲打声从铁匠铺传出。

...

“就是这儿?这破地方能有什么厉害的人?敢骗老子,有你好果子吃!”

“老大,不会的。这可是我花了不少钱打听来的。知道他的都是老一辈的人,您要是能找到他帮忙,比试绝对没问题!”

“再说了,这秋石城谁不知道您的名号,谁敢骗您!”

“嗯,说的有道理。阿三!干的不错,回去有赏!”

“哎!谢谢老大。”

一阵喧闹争吵的声音由远及近来到了铺子前面。

祖小一抬头看了一眼,是钱虎,城内臭名昭著的恶霸。

他皱起了眉头,不想搭理这群人。

这家伙无论到哪儿都是灾难,是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今天居然被找上了门!

钱虎,秋石城千里商号老板钱发财的儿子。

其人虎背熊腰,身高体壮,一脸的横肉。

红色小圆帽,深红色的虎头褂子,脑后的一根大·麻花辫是他的标志。

一行人站在铺子门口,将太阳的光线都挡住了,屋内瞬间就暗了下来。

“喂,小子,牛千锤在什么地方,赶紧给我把他叫出来,老子要打一把宝刀!”

祖小一没有停下动作,头也不抬的说道:“各位大爷们,实在抱歉,这里没有牛千锤,我们这个小铁匠铺只会打一些平民用具,实在没那个能力打造大爷的武器。所以恕不接待,各位还是另请高明吧!”

钱虎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身旁的狗腿子,他立刻心领神会。

上前几步来到祖小一的跟前,一脚直接把锻造的台子给踢翻,然后拎着他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他·妈的这么狂!恕不接待?秋石城还没哪个人敢这么跟我大哥说话,是不是活腻歪了?老子早就打听过了,牛千锤就在这儿,今天不把他喊出来,我们就砸了这儿。”

“没这个人就是没这个人,你砸了也没用。”

面对狗腿子的威胁,祖小一并没有任何畏惧,坦坦荡荡。

“呦呵,嘴还挺硬!”

钱虎冷笑着甩了甩手,进来直接拎着祖小一的衣领将他扔了出去。

“嘭!”的一声,祖小一重重地砸在地面上,他的心中升起了怒火。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何况刚刚自己说话的态度已经很卑微了。

他站起身,恨不得冲上去给钱虎两拳,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这钱虎不仅有拳脚功夫,还是个修士,双方实力差距悬殊,所以还是尽快把这些人打发走为妙。

“看你好像很不服啊!”

“知道老子是怎么对付你这种死犟的人吗?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揍!”

钱虎来到他的身边,蹲下身,捏着他的脸,狞笑着向后招了招手。

六个狗腿子一拥而上,对着躺在地上的祖小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再一次被打倒,挣扎着想起身反抗,但是没两下又被打倒在地。

“嗯?还不说?刁民,看来你对自己的抗揍程度很有自信嘛!把他拉起来!”

让几个狗腿子将他拉起来架好,然后钱虎摆开架势,一拳打在祖小一的肚子上。

一股巨力传来,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面色扭曲,剧痛之下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力量,简直要将五脏六腑打碎。

钱虎可有着聚气境二层的修为,出手没个轻重,这拳再重一点可能会将他直接打死。

“小子,你越是不说,我就越肯定你知道那老家伙的下落。”

“隐瞒这个对你有什么好处,告诉我牛千锤在哪儿,老子就饶了你,要不然今天你就会死在我这双铁拳之下,老子最烦的就是你们这种垃圾。”

钱虎抓着他的头发,他已经很不耐烦了,眼神中充满着暴虐之色。

祖小一压抑着内心的怒气,说:“钱虎,跟你说了你又不相信,我死了难道你就能找到牛千锤?他以前是呆过这儿不假,但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这样好了,那个老前辈曾经在这铁匠铺待过并教过我一段时间,打铁的技术我也学到八九成。既然你想打造宝刀,那我帮你打好了。”

“就你?怎么的,自封的牛千锤的弟子?哈哈哈,毛都没长齐,话倒是说的挺大!”

周围的狗腿子顿时爆发出一阵嘲笑声。

钱虎看着面前这个身上没有二两肉的小年轻,十分不屑。

“小子,你有点意思。知道老子要什么不,敢如此放言?你能打造出堪比灵器的大刀?牛皮不要吹太大,当心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这样,你们先放开他。”手下们闻言松开手。

他看着坐在地上的祖小一,拍了拍他的脸,然后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大刀的设计图。

“看好了,这个是我找人专门给老子设计的,别说我不给你小子机会,既然你这么逞能,一周的时间。打不出来,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哈哈哈!”

“小的们,走!”

钱虎带着狗腿子留下狠话和一些金钱就扬长而去。

“看什么看,死瘸子,再看给你另一条腿打断!”

“老大威武!”

“哈哈哈!”

...

牛老头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将祖小一从地上拉起来,又捡起地上的图纸,看了一眼。

不简单。

“这把刀你想打出来很难,时间又短,还是我来吧!你去准备一块成色稍微好点的小块的废灵铁,还有大量的黑曜石过来。”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祖小一将钱袋拿起,跟在牛老头的身后。

“爷爷,这个还是我来吧,你这腿脚也不方便,还是不要轻易动手了。”

牛老头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你身上受的伤不轻,这种难度的刀具你都没打过几次,确定能行?”

“嗯,没什么问题,顶多休息两天就好了!”

祖小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恢复能力。

牛老头看着那张精密的大刀图纸,沉思了片刻,说:“也行,对你是个难得的挑战,我会在旁边协助你。”

“好!”

...

傍晚,叶梦从学院赶了回来,看到身上裹着纱布在忙碌的祖小一,慌了!

“哥,你怎么会搞成这样,我看看。”

“谁打的,我去找他算账。”

她拉着祖小一左看右看,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晚饭都做好了,先吃饭。”他拍了拍叶梦的肩膀,笑着说道。

“不行,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我就不吃饭。”

她十分倔强,坐在椅子上就是不动筷子。

“唉,能有啥事。也就是钱虎突然跑来闹了一顿,想让爷爷给他打一把宝刀而已,我跟他们争吵的过程中挨了两下。”

无奈,祖小一只能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我就猜到会是他,咱们又没什么仇人。混蛋,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

叶梦怒上心头,她现在好歹也是白鹤学院的弟子,怎么能容忍这恶霸如此欺负自己的家人。

“回来!”

一道呵斥之声逼得叶梦生生停住了脚步,她转过身,使劲跺了跺脚。

“哥!干嘛?”

“坐下吃饭,这不是你要管的事情。”

“小小年纪,不知道天高地厚,别以为现在能修炼了,到了聚气二层就能耍性子。千里商号你又不是不知道,财大气粗,招揽了不少城内城外的打手,你去了能干什么?”

“不要给自己添乱!”

祖小一的语气很严厉。

“那我去找院长帮我!这总可以了吧!”

叶梦噘着嘴,心中很委屈,她只是想为哥哥报仇出口恶气而已。

“这点小事不要去麻烦院长,院长能让你去念书对我们已经是很大的恩情了?”他摇了摇头。

“等我把刀打出来给他,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何必计较呢。”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中自有打算,他不想让叶梦卷进来。

“哼!祖小一,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这也算了那也算了,连别人欺负到头上反抗一下都没有想法吗?我现在可以帮你去解决这些事情,为什么你总是把我当小孩子??”

“烦死了你!”

叶梦的情绪突然就变得激动起来,眼眶微红有泪水滚落。

她大声地怒怼,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不快。

祖小一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话会引来叶梦这么大的反应。

难道自己表现的很软弱,不会吧!

记得上一次两人的争吵还是很小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年了!

看着眼前擦着泪水的叶梦,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吃饭吧!”

微风吹过,屋内的烛火不停地摇晃,地上的影子也跟着移动,空气沉寂的可怕!

最后叶梦还是坐到了桌子上,低着头,吃起了晚饭。

两人没有说话。

在铁匠铺后面小院中乘凉的牛老头轻叹一声,无言。

...

在牛老头的帮助下,铸刀的进程很顺利,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离交付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叶梦自那天之后,话少了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祖小一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她,只能顺其自然。

“嗯,不错不错,很好很好啊!”

钱虎如约而至。

他拿起放在盒子中的九环大宝刀,挥舞了两下,笑容满面。

刀长六尺有余,金色的刀背,寒光四射的刀身,在太阳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他运足气力,对准铁铺外的一块试刀石,用力劈下。

“嗡!”

刀鸣之声响起。

大石头像豆腐一样被轻轻松松砍成光滑的两半,就连地面也被余力砍出一道深深的缝隙。

“厉害呀!老大,拥有此等宝刀,一周之后的比试您一定会大获全胜!”

“是啊是啊,我等在这儿提前预祝老大的胜利!”

“哈哈哈!好。”

周围的小弟看到如此锋利的宝刀纷纷开始吹捧起来。

钱虎将宝刀收起之后,拿出了一个钱袋,来到了祖小一的面前。

“小子,你干的不错,手艺还可以嘛!以后跟着我干,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知道不!”

哈哈一笑,将手中的钱袋丢给他后,就转身离开。

祖小一掂了掂,打开钱袋看了看,脸色阴沉了下来。

“慢着。”

他开口拦住了钱虎。

“嗯?”

“这钱不对,先前你给的那一百个金币连买材料的钱都不够,最多只能算定金,而且还只是五分之一的定金,成刀加定金一共要付五千的金币,而你这里只有几百个,连一千都没有!”

“还请你结清宝刀的费用。”

祖小一走到他的面前淡淡地说道。

钱虎掏了掏耳朵,一副惊讶的表情。

“什么什么,五千金币,我没听错吧!小子,刚夸你两句你就上头了?你这刀再好能值五千金币?敲诈都敲到本大爷的头上来了,错翻了眼皮子你!赶紧滚蛋。老子现在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说着,他轻轻一推直接将祖小一推开三丈远。

“不行,你要走也可以,把宝刀留下!”

祖小一跑过来又拦在了他的面前,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嘿!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看来上次挨打挨得还不够!”

钱虎脸色变冷,右手一挥。

“陪这个脑子秀逗的家伙好好玩玩,给他松松筋骨!”

“是,老大!”

狗腿子们跟打了鸡血一样,大笑着向祖小一扑了过来。

一时间,拳脚相继而来。

祖小一躲过了一人的拳头,右手成拳打在他的眼窝,将他打退。接着身子一扭,踢在前方一人的胯下,顿时那狗腿子脸色涨的通红,双手捂裆,跟便秘似的,痛苦的跪下。

但还来不及高兴就被身后的两人踹翻在地。

又是一阵殴打。

“哼,不自量力!还敢还手?”

片刻后,留下遍体鳞伤的祖小一,一群人又大摇大摆的离去。

片刻后,祖小一艰难地捂着胸口站起身,咳嗽了两声,揉了揉肩膀,又擦掉了嘴角的鲜血,看着远处的几个人,嘴角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

又过去了十天。

钱虎带着一群手持棍棒的人杀气腾腾地骑着大马向村子冲了过来,他看上去瘦了一圈。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褂子,可以看见那右臂所在,空空如也!

祖小一自老远就看到了他,收摊,关门一气呵成!

眼尖的钱虎看到祖小一准备逃跑,立刻大喊:“快,给我追,把那个小王八蛋逮到打断两条腿带过来,另外把这个破烂铺子给我砸了!谁要是敢拦,棍棒伺候!”

“是。”

“驾!站住,小杂种!”

手下的一群人卷起了大片的尘土。

村子中的人看到这种架势,都是躲在一旁不敢出声。

祖小一穿过铁铺,推开后门,向村子外面的树林中跑去。

树林很大,里面还有些野兽,是个躲避敌人的好地方。

“给我搜,找到这个小王八蛋的人我赏他一颗聚气丹!”钱虎坐在一个木桩上,脸上戾气十足。

众人听到聚气丹,劲头更足了,嗷嗷直叫!

这可是能让人踏上修炼一途,甚至修为大涨的丹药,千金难买!

树林虽大,但是祖小一进来的时候过于匆忙,并没有来得及掩盖自己的踪迹,所以没过一会儿就被两个人找到了。

“小子,藏在这儿呢!”

他们一把将躲在树洞中的祖小一拽了出来,刚准备甩他两个耳光,怎料一股绿色的烟雾突然被他洒出,两人猝不及防吸入肺中。

顿时他们只感觉天旋地转,四肢好像不听使唤在乱动,身上也没了力气,嘭的一声摔倒在地。

“糟了,是软骨散。”

两人用最后的力气吹响了脖子上的口哨。

其余人听见哨声迅速赶了过来,纷纷开始围堵,其中一道身影飞速闪过,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是黑鹰!

这家伙虽然没有修为,但身手极为了得,迅如猎豹,没几个人跑得过他。

还在前方上蹿下跳的祖小一丝毫不担心后面的追兵,正洋洋自得,他对这里可是熟的不行,跟自家后花园差不多。

甩掉这些人,只是时间问题。

“想抓我,门都没有!”

突然,从前方一侧的大树后闪出一个人影,抬手就是一闷棍。

“咚!”

祖小一顿时眼前一黑,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倒吊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星影寒沙
作者的话

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