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罪人之魂 > 接肢卷
第一百零三章 不会可以学
作者:龙宾十二  |  字数:2113  |  更新时间:2022-06-28 23:53:39 全文阅读

缺月挂枝头,淡淡月光下,拥着一对年轻男女。

那女子晕生双颊,娇羞无限,整个人的皮肤上都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那男子初时极为胆怯,后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一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缓缓替人家宽衣解带。

女子软绵绵的倚着,周身骨骼仿佛融化了一般,若不是伏在男子怀里,只怕就要仰面软倒在地。

王棂感受到了阎魔泪身躯的绵软,便缓缓将她放下,顺势压了上去,以口相就,亲吻她的脸颊,脖子和肩膀。

王棂初尝情欲,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不觉有些用力过猛,在阎魔泪身上留下一串吻痕。

而反观阎魔泪,就比王棂要大方得体的多了,她身为城主之女,又掌管数座地狱,岂会和寻常女子一般不懂此间之事?

像什么八步九法,先戏而乐,又诸如什么兔吮毫,鱼接鳞,鹤交颈……都是了然于心。

只不过她虽然懂得不少,但到底还是雏儿一个,要是让她主动指导王棂,总归欠缺了那一份勇气。

“这臭呆子,只知道动手动脚,要紧的事儿一件也不做……”

阎魔泪心头微嗔,但又怕贸然开口,挫伤了王棂的积极性,于是只好一言不发。

二人情酣意浓的缠绵了许久,终于坦诚相对,正要剑及履及之时,阎魔泪心头突然涌现一丝惊慌。

她突然推开王棂,嘴里支吾的说道:“不……不成的。”

王棂被她推了一个猝不及防,心头微恼,但见了她脸上惊慌失措的神色,又生怜意,低声问道:“怎么了?”

阎魔泪抱住自己,喃喃的说道:“我们不成的……”

王棂知道女子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不管表面上怎么千肯万肯,心里总归是有些害怕的。

于是也不着急,将她搂入怀中,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关系,你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

阎魔泪着急的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不愿意,而是我害怕……”

王棂心道:“我当然知道你害怕,我这不是在帮你舒缓情绪吗?”

嘴上却道:“你害怕什么?”

阎魔泪呆呆的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道:“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其实在很久之前,我爹帮我安排过一门婚事……”

王棂心中如中雷击,愣愣的说道:“你……你说什么?”

阎魔泪见他神情有异,心头立即慌了,在王棂脖子上连吻了许多下:“你别生气好么,我那时候也还小,还不懂事。”

王棂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她刚才说这门婚事是她爹阎魔王安排的,那也怪不得她,但心里总归是有点不适,于是沉声道:“那后来呢?”

阎魔泪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忙将目光垂下,道:“那人是白麓城的公子,这门婚事原本是我爹安排了给我冲喜的,他以为在我成亲之后,我体内的业火兴许就会痊愈,但是……但是……”

王棂皱了皱眉:“但是什么?”

“但是等到那天晚上,意外却发生了,我与那人宽了衣带,准备睡下的时候,那人却突然全身冒火的跑了出去,就这么在所有宾客的注视之中,烧成了灰烬……”

阎魔泪本想说,她和那人宽了衣带,准备行房,但一想到王棂的接受能力,便不动声色的改了口。

反正她现在还是完璧之身,当晚的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王棂半张着嘴巴,愣愣的跪立在那里,像极了一根木头。

他突然觉得眼前这女子的身世实在是坎坷,新婚之夜本应该是人生的大喜之日,然而谁能想到,新郎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业火烧成了灰烬。

此时此刻,王棂已经能够猜到,新郎的死因就是被业火焚身而死,可怜阎魔泪小小年纪,就做了寡妇……

“所以你刚才才会害怕的将我推开?”王棂问道。

阎魔泪弱弱的点了点头。

“难道你觉得,我会承受不住那一点业火么?”王棂忽然笑了。

阎魔泪一愣,随即咬住了下唇:“但我,始终还是害怕。”

王棂轻叹道:“知道啦,那就等你哪天不害怕了,咱们再把今晚的事情清算清算,现在只能算是暂时休战,可不是收锣罢鼓,咱们得有始有终,知道了么?”

阎魔泪被他逗得笑出声来,嗔道:“谁要跟你清算了,我欠你了么?”

王棂连连摇头:“不不不,是我欠你,我欠你成不成?”

他一边说着,一边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给阎魔泪披上。

阎魔泪原本没听出什么,但马上又觉得不对,这事儿还分什么欠不欠的吗?

听上去好像是自己有多幽怨似的,非得受他恩泽……

阎魔泪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淡淡的呸了一声:“哪有什么欠不欠,不过是你情我愿罢了。”

话一出口,脸上顿时又羞得通红一片,她一个女儿家,却说什么你情我愿,真是臊死人了。

王棂却俯身在她额上吻了一吻:“有一种欠,叫做心甘情愿。”

阎魔泪心头涌起一阵甜蜜,在王棂怀里偎了一阵儿,这才帮他穿衣。

二人整理好了衣服,坐在这露天之下,适才的情欲在凉风的吹拂下,已然消散无存,就像是喝过了一坛醉人的浓酒,酒意消解了之后,只留下无穷的回味。

此时夜风醒脑,二人促膝而谈。

阎魔泪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王棂心想她该不会还在纠结刚才事儿吧,于是爽快的道:“你问吧。”

“假如你以后娶的不是我,那遇到我之后,你会不会出轨?”

王棂一惊,心说你这算什么问题啊,这是送命题吧?

他咽了口唾沫,试探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会娶你呢?”

阎魔泪白了他一眼:“我是说假如嘛!”

“噢,你的意思是你以后不想嫁给我是吧?”

阎魔泪急了:“你别打岔,我问你到底会不会出轨?”

王棂贼兮兮的笑了笑:“不会,但是我可以学。”

阎魔泪气的将嗓音提高了八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王棂无辜的道:“我说我可以学啊,这难道都不行吗?”

阎魔泪哼了一声,只将头扭过去不再理他。

王棂嘿嘿一笑,往阎魔泪那儿凑了一凑,谁料她却挪得更远了。

王棂不禁一叹,这女人真是世界上最不讲理的动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