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云刀诀 > 第一卷 孤身入江湖
第1章 无名剑客
作者:凌太清  |  字数:2061  |  更新时间:2022-05-16 09:14:39 全文阅读

狂风呼啸,大雨滂沱。

泥泞的山道上,一位孤独的剑客缓慢前行,雨势很大,那滴落在剑客头顶斗笠上的雨水如珠帘一般接连不断。狂风吹过,吹起了剑客背后的蓑衣,哗哗作响。

龙首山,天云山庄。

江南龙首山一带有名的江湖山庄,庄主谢天是江湖上有名的刀客,一生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在江湖上颇有名望。在三十岁那年,谢天与江南名门田伯君的女儿田罗英喜结连理,而后在龙首山附近建立了天云山庄,一时间名噪天下,前来慕名拜访的人,络绎不绝。

雨势渐大,呼啸的狂风吹的天云山庄墙头上的旗帜猎猎作响。雨天闲来无事,谢天和好友周士臣坐在山庄前厅喝茶论道。周士臣是江南有名的书生名士,虽不懂武学,但一身文学造诣无人能比。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周士臣与谢天结为好友,两人时常来往,谈经论道。

剑客缓步前行,仿佛这漫天瓢泼大雨与他无关。不消片刻,剑客走至天云山庄门前,叩响门环。

“先生,您找谁?”看门的管事听到叩门声开门问道。

“找谢天。”剑客声音低沉回答道。

“敢问先生找我家庄主所为何事?”管事的又问道。

“聒噪。”剑客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抬起手,只见一道剑光闪过,管事的咽喉处出现一道血痕。那管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剑客,想说些什么,刚张开嘴,脖颈间鲜血狂喷,溅得到处都是,他努力的用双手捂住鲜血狂涌的脖子,却无济于事。

只听扑通一声,管事倒在地上,了无生息。同在门口看门的同伴看到无名剑客一言不合便提剑杀人,一脸惊恐的转身逃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杀人啦,杀人啦。”可未走两步,只听嗖的一声,一柄长剑从后背直刺心窝。

他停在了雨中,一脸惊恐的表情中带着不可思议,低下头看着从心口探出的剑尖,口中喷出鲜血,重重的倒在地上,溅起阵阵水花,身上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雨水。

此时,正在屋内谈经论道的谢天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喊声,起身刚刚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一道剑光闪过,直逼谢天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谢天身形略微一闪,躲开这迅雷一击,耳边传来嘭的一声,长剑直直插在门框之上,颤了几颤;剑气带来的气流吹动了谢天的头发,飘飘然然。

谢天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还在颤动的长剑对着雨中人大声喝道:“阁下一言不合就在我天云山庄杀人,意欲何为?”

剑客看着谢天,闭口不言。不多时见他扬起右手,对着门上的剑喊了一声“剑来。”只见得门上长剑抖动了几下,嗖的一声飞回剑客手中,长剑飞行的轨迹在大雨中留下一道痕迹,如长龙一般久久不肯散去。

“谢庄主,交出天云刀诀,某家饶天云山庄一条生路。”雨中剑客持三尺长剑对着谢天大声说道。

听着雨中剑客的叫嚣声,谢天抬手对着屋内刀架上的长刀,运起真气。那刀顺势而起飞向谢天,稳稳的落在谢天的手中,而后持刀对着雨中剑客大声喝道:“想要天云刀诀,那就问问谢某人手中的长刀答不答应。”

谢天手持长刀站在屋檐下与剑客对峙着,剑客听到谢天的回答一脸不屑说道:“既然谢庄主不愿交出刀诀,那某家只好取了谢庄主的性命,自己去拿了。”

一声“狂妄”伴随的还有谢天矫健的身影,持刀冲向雨中剑客。

看到谢天攻来,无名剑客提剑迎了上去。大雨中,你来我往,一招一式间尽显两人风采。

几息下来,两人过了三十几招,却不分伯仲。此时站在屋檐下的周士臣看着雨中激烈争斗的两人眉头紧皱,看着无名剑客的一招一式,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大雨中,前院两人一刀一剑好不凶险,而后院一母一儿却十分温馨。

就在两人争斗中的同时,天云山庄庄主夫人正在内院做着针线活,在她身边的小孩儿床上,有一名一岁左右的小男孩儿正在熟睡。

“啊”在着田罗英钢针扎手的疼痛声中伴随着的还有熟睡中婴儿的啼哭声,她将食指放在口中吮吸了一下,眉头紧皱,连忙起身抱起孩子哼起了小曲哄着,可孩子是越哄哭的越是厉害。田罗英心中一紧暗自说道:“莫不是前面出了什么事情。”

她将孩子从床上抱了起来,起身拿起随身携带的佩剑,穿过大雨中的回廊,快速向前院跑去。就在她刚从后门走进前厅的时候,听到大雨中传来阵阵刀剑碰撞的声音。田罗英连忙走了上去,抱着孩子看着自己的相公与那人搏斗。

谢天看到田罗英抱着孩子走了过来,不由得分了神,可就在这短暂的分神中,剑客一剑刺中了谢天的左臂。谢天堪堪躲过这一剑,他急忙封住左臂穴道止血,一边招架着无名剑客的攻势一边对着二人喊道:“娘子,带着云儿和周兄弟先走。”

话音未落,无名剑客挥剑再次攻来,谢天连忙提刀迎了上去。剑客一边攻击讥笑说道:“谢庄主是看不起在下的剑?”话完手起剑落,一道道剑气飞出,在谢天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谢天强忍着疼痛,一边艰难的招架着无名剑客的攻击,一边对两人大喊:“快走。”

田罗英见状,痛心疾首,他将孩子递给了周士臣说道:“周兄弟,拜托你带孩子先走。”

“嫂子,你......”周士臣一脸惊愕的说道。

“快走。”田罗英焦急的说道。“若我夫妻二人能活下来,三日后我们会到风雨渡寻你,若三日不到,还请周兄弟帮忙带小儿到杭州,将他交给城东的晏无名。”

看着田罗英神情焦急,周士臣也知此时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二话不说抱着孩子从前厅的后门穿到后院,而后到后院马厩中随便牵了一匹马找了一身蓑衣和一副斗笠,将孩子抱在怀中,骑马飞奔而去。

凌太清
作者的话

新书开张,欢迎大家多多收藏点击,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