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昭雪令 > 春江杀人月
第五十二章 墙角的月光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3371  |  更新时间:2022-07-21 01:43:38 全文阅读

公堂里空气凝滞,安静得落下一根针都能听见。

沉默,有时候是一柄无形之剑,一剑封喉,令人窒息。

刘奈感受到公堂内外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咕咚咽了一下口水,看向躬身低头,双手托举血书的申小甲,慢慢坐回椅子上,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你要状告何人?”

申小甲右手一抛,将血书洒向空中,挺立身姿,目光如刀,一字一顿地吐出三个字,“城主府!”

扑通!刘奈身子一软,从椅子上滑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坐数息,慌忙地扶着椅子把手重新站起,正了正乌纱帽,刻意不去看空中缓缓飘下的血书,冷汗涔涔道,“大清早头脑昏沉,方才一时脚滑,咱们继续……这陈竹福是何人?”

“大老爷,您听错了,不是什么叫陈竹福的人……”申小甲直视着刘奈的眼睛,掷地有声道,“小的所要状告的不是一人,而是这月城城主府上下满门,祸首者沈家父子!”

此言一出,公堂外的围观者和公堂内的衙役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怔怔地看向站在公堂上的申小甲,眼神既有敬佩,也有惊恐。

“荒谬!”刘奈浑身寒毛直立,厉声道,“城主府守卫月城,斩马匪,拒流寇,安抚民生,功绩赫赫!你是失心疯了吗,胆敢诬告城主府?”

“小的并没有罹患失心疯,只是若再这般熟视无睹下去,月城百姓便人人都是失心疯……”申小甲指着飘落地面的血书,不卑不亢道,“今日小的要替月城所有无辜枉死者和冤屈苟活者讨个公道,细数城主府七宗罪!”

“第一宗罪,城主府勾结城外马匪寒鲨雕,烧杀抢掠,将月城百姓视作牛羊,收割了一茬又一茬!此为大恶之罪!”

“第二宗罪,城主府纵容下人门客横行霸道,强取他人田地、店铺,垄断米粮、油盐、棉麻丝绸等各行业,操控市价,致使民不聊生!此为大贪之罪!”

“第三宗罪,城主府每年劳民伤财筹办月神祭典,装神弄鬼,蛊惑人心,弄得月城乌烟瘴气,不信正道信鬼神!此为大邪之罪!”

三宗罪落下,公堂外的围观者眼神中多了一些变化,有悲痛,有追忆,有愤怒,也有怨恨。这些情绪渐渐地合拢,燃成一团团火焰,烧得人双眼通红。

申小甲再次向前踏出一步,继续道,“第四宗罪,城主府私募府兵,顺者昌,逆者亡,刀斧霍霍,残杀异己!此为大逆之罪!”

“第五宗罪,城主沈荣暴虐阴狠,只因烦扰哭声吵闹,便命人将一五岁孩童从城门上扔下,活活摔死!此为大凶之罪!”

“第六宗罪,城主之子沈琦好色成性,强抢良家妇女,肆意玩弄,猖狂凌辱,以至月城妇女惶惶不可终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困守闺房!此为大淫之罪!”

“第七宗罪,城主府满门上下气焰嚣张,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令月城百姓敢怒不敢言,让月城府衙成为摆设,只手遮天,目无法纪!此为大奸之罪!”

“如此大奸大恶,凶邪贪婪,淫毒狡诈之人,当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以正王法!”

七宗罪数完,不论是公堂内的衙役,还是公堂外的围观者,皆是群情激愤,个个摩拳擦掌,似是下一刻便要冲到城主府去,将那肮脏污秽的沈家夷为平地一般。

申小甲话罢七宗罪,已身至公案之前,直勾勾地盯着刘奈的眼睛,面色无比认真地问道,“大老爷,这回可听得分明?”

刘奈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一滴滴落下,也顾不得去擦,期期艾艾道,“我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你也不用再说得更明白……小甲,我只是个从八品的县令,而你也只是个小小的捕快,这样的事轮不到我管,那样的话也不该由你说……”

“大老爷,若是人人都如此,不敢言,不敢做,遇到不平事亦是缩头缩尾,只会更加助长恶人气焰,他日不公落到自己身上时,亦不会有人仗义执言,拔刀相助!世道何其龌龊!”申小甲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今日我申小甲便要做那撼树的蚍蜉,做那挡车的螳螂!做那敢于鸣不平的第一人!”

正当刘奈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公堂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鼓掌声,几名黑衣武者粗暴地用刀鞘拨开人群,沈荣一边轻轻地鼓动手掌,一边踱步走进公堂,环顾四周,呵呵笑道,“精彩!说得我都热血沸腾了……哟,挺热闹的啊!我听说今日有人击鼓鸣冤,状告的还是城主府,我担心你们不敢请我,所以自己主动过来了,够贴心吧!”

霎时间,原本汹涌的人群立时沉寂下来,就像是一簇刚刚燃起的熊熊烈火被滔天巨浪一拍而灭。

刘奈慌张起身相迎,指了指自己的公案,一脸谄媚道,“城主大驾光临,还请上座……下官刚刚用屁股将椅子擦拭了一番,干净得很!”

“那是你的位置,我怎好坐得?”沈荣招了招手,随即便有一名仆从搬来一张金丝楠木软凳置于公案左侧,缓缓坐下,不咸不淡道,“我自己带着凳子,不劳烦刘大人费心了……”命人将地上的血书拾起,粗粗地扫了一眼,“字是好字,就是这颜色不大吉利,烧了吧!”

话音一落,不知何时站在沈荣身后的老管家接过血书,从怀里摸出一个火折子,面无表情地将血书点燃,随手扔在地上。

申小甲眼见血书烧成黑灰,重重地哼了一声,冷冷道,“你烧得了状纸,却烧不掉我心中的正义,我胸中的一团火是不会湮灭的!”

“果真是年轻气盛啊!”沈荣摇了摇头,轻蔑地笑道,“蚍蜉撼树,螳臂挡车听起来励志,实则愚蠢至极。微小的蚍蜉就算是耗尽全身气力,也不可能撼动巨树丝毫,螳臂挡车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螳螂被碾成碎渣。”

“一只蚍蜉确实不可能撼动巨树,”申小甲面不改色道,“但倘若是百万只、千万只、万万只蚍蜉,那么即便再高大的树木也会被推翻……”

沈荣指了指公堂外眼神躲闪的围观者,瘪了瘪嘴道,“你是说他们也是和你一样想要撼动巨树的蚍蜉吗?”

申小甲扭头看了一眼公堂外渐渐变少的围观者,长叹一声,“他们只是现在还没醒过来而已,等他们真正想明白了,无论你拥有再多的刀斧,也不会让他们退却半步。”

“是吗?”沈荣不以为然地耸耸肩,面色阴冷拍了拍衣袖,“半步不退就不退好了,全都砍了也就不需要退……”扭头看向刘奈,嘴角微微上扬道,“刘大人,不是要审理冤情吗?怎么还不拍案升堂呢?”

“月城民风淳朴,哪有什么冤情……”刘奈干笑一声,低眉顺眼道,“城主大人说怎么判,那就怎么判,不用升堂……”

“那怎么成!”沈荣皱眉道,“照你这般做法,我岂不是真成了那小子口中的大奸大恶?有人击鼓鸣冤就要升堂嘛,天子与庶民同罪,这是当今圣上说的话,他老人家都如此,我这个犄角旮旯的月城城主又怎么能例外呢!”

刘奈舔了舔嘴唇,试探道,“那我这就升堂?”

“升堂!赶紧的!”沈荣轻笑道,“该怎么审就怎么审,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法不容情!”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啊……”刘奈嘴角浮起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眼中的惊惧顷刻消失,扶了扶头上的乌纱帽,大袖一挥,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抓起公案上的惊堂木,猛地拍下,厉喝一声,“升堂!”

“威武……”江捕头带领一众衙役笔直而立,排山倒海般地齐声高呼。

刘奈再拍惊堂木,呼声骤断,面无表情地看向申小甲和哑巴少女,语气温和道,“而今血书已毁,便只好从案子入手,一桩桩,一件件,慢慢梳理,再行论罪!尔等有何冤屈,可如实招来,本老爷定会铁面无私,秉公办理!”

申小甲偷偷对刘奈眨了一下眼睛,轻咳一声,缓缓开口道,“大老爷,在正式审理案件之前,小的想给大家先变个戏法,还请大老爷准允!”

沈荣微微皱了皱眉,狐疑道,“什么戏法?公堂之上岂能儿戏……”

刘奈抓起惊堂木又一次狠狠拍下,打断沈荣的话,干脆地吐出两个字,“准了!”

申小甲拱手对刘奈道谢一声,从怀里取出一枚圆溜溜的黑铁球,在手里轻轻地掂了掂,砸吧一下嘴巴,不紧不慢道,“此物名为月光,是我前些日子熬了一整夜才制作出来的……想必在场诸位大部分都曾参加过七月七那场月神祭典,对当时月神显灵的场景一定历历在目,铭刻于心。今日我想告诉诸位的第一个道理,便是……鬼神能做到的,我申小甲一样能做到!”

话音刚落,申小甲将手中的黑铁球奋力掷向公堂右侧墙角,而后快速回身,闭目默数三下。

三息过后,黑铁球堪堪落地,一道白光轰然乍现,明晃炫目,引得公堂内外众人无不伸手遮挡,惊呼一片。

不消片刻,刺眼的白光倏忽消散,众人放下手臂,朝着公堂右侧墙角望去,只见黑铁球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三具靠墙而立的尸体。

三具尸体,一男二女,白面红腮,双目圆睁,直直地盯着坐在公案左侧的沈荣,嘴角勾着冰寒彻骨的笑意……

PS: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更新比较慢,大家请见谅,我本身每天加班工作也挺晚的,有时甚至要十一二点才能下班,只能回来熬夜码字,也不指着那一点点全勤生活,所以可能有时候会错过更新时间,但尽量会保证把故事讲清楚,大家多一点耐心,我争取下个月多一点吧!另外,诚恳地再求月票,推荐票,收藏!你们的没一点支持,都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