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荒起剑人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琴曲十二支
作者:恨水北流  |  字数:3385  |  更新时间:2022-05-18 14:26:03 全文阅读

对于琵琶弹奏乐,多数人往往只听律而不懂意,当然,更多的人也只关注弹奏这是谁,长相如何罢了。

所以当人流来往、络绎不绝的驿站城中,首次架起舞台、锣鼓喧天时,一众为观皆被吊起了胃口。看向台中央,之间伊人面覆轻纱,身段腾挪,款步移至台中央。先是附身行礼,面朝三个方向轻下腰身,双手重叠放于腰间右侧,作万福。

光是这一手,就赢得了满座男子喝彩。却引来更多女人冷眼旁观,更有甚至口吐浓痰,作下贱鄙夷状。

李诚儒咂咂嘴:“分量够足。”

左三知亦然点头。

接着台上娇人撩裙摆后坐,凹凸曲线尽显,尤其在轻纱薄透中,更显几分妩媚。台下男子皆侧目注视,一时间喧闹声戛然而止,只听得早蝉三两只,鸣声也显得不那么放肆。

玉指撩琴弦,更拨动人心:

“昨夜剑起人间,夜微寒,霜月冷眼观满城慌乱。”

“十丈城楼坚硬,挡不住,人心恶毒作世间腌臜。”

“满城衣冠皆老朽,黄泉故事无止休。”

“叹生离死别,恨苟延残喘。”

“弃不去,这人间好韶华,终不得,那心上人如玉。”

......

一曲开口,众人听得耳中声如天籁,看的台上貌若天仙,一曲罢,便鼓掌如雷鸣,殷勤似乎找到了宣泄口,一时间驿站口琴声、蝉声、喝彩声,彼此和鸣,好不热闹。

李诚儒看向身边同样有些异样神情的左秋凉,笑道:“这小妮子在唱自身悲惨的命运呢,要惨喽。”

左秋凉不明所以:“啥?”

果不其然,李诚儒话音未落,台上抱琵琶女子如被人打了耳光般,猛然跌倒在地,一众男子无比揪心,就要向前。女人则大多数笑容满面,口中瓜子嗑的更勤快。

左秋凉看向李诚儒,露出了个“高”的表情,竖起大拇指:“你咋知道?”

李诚儒并未说话,准身却看到同样前来集镇的徐清沐。身边穿着兽皮的少年七上眼神充满好奇,不停东奔西撞,伸手摸索。相对于七上的活泼,八下就要娴静的多,换了一身曹丹生前白色长裙,看的李诚儒眼神恍惚,那拼死救了徐清沐一命的曹丹,李诚儒打心眼里喜欢。

徐清沐也发现了稍微靠近前排的李诚儒与左秋凉,本来不愿挤进拥挤的人群,奈何李诚儒大声吆喝,惹得一群观众怒目相视,无奈之下,只好带着七上八下去往二人身边。

“那女子,认识吗?”

李诚儒指了指台上陈赟,已经重新爬起来,抱琵琶坐于藤条椅上,重新抚琴,欲要作第二首曲目。

徐清沐仔细打量一番,这才猛然惊醒:“司月湖边,与芦三寸同行之人!?”

李诚儒笑道:“对喽,来者不善呐。”

徐清沐心下一惊,为何她会出现在此地?为自己而来?少年思考间,便转眼看向四周,妄图找出芦三寸。可很快就自嘲的摇摇头,这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翻书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自己这个不入流的小剑修发现?

心思活络间,台上人樱口再启,台下重新归于平静,连风声再度平息些:

“七月山花开,是君思念如春来。”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采花等君至,天色渐晚,云霞西斜下。”

“欢乐聚,离别苦,最恨那相思,时间流逝未曾歇,却不见来时云翻雨覆。”

“千秋万古,多情伤离别,良辰美景,等君归时歌舞。”

......

徐清沐心中更为惊讶,这不是葬书山上朝燮公子写与方雪姑娘的《春华夜露谣》?自己还准备唱给林雪听,特意学了几遍。为何名为陈赟的陈双冠,也会习得这曲目?

转头看向李诚儒,后者却一点不惊讶:

“葬书山事件后执子者是谁?芦三寸。这女子主子是谁?芦三寸。从十几年前的布局开始,你徐清沐就已经被算计再内了,你以为台上陈赟这首曲目唱与谁听?”

徐清沐心中了然,当下再看向台上人时,果然那女子抬眼而来,薄透轻纱下,有笑意涌动。

旁边的左三知再也受不了这一老一少云里雾里的谈话,凑过头来询问:“你们认识台上人?”

徐清沐没有可以回避女子目光,报以点头:“算不得认识,见过一面。”

左秋凉立马来了兴趣:“帮我要个牌牒,若能得到个单独对饮的一夜,此生无憾矣。”

徐清沐直接拒绝:“不去。”

那左三知也不恼怒,仿佛已经被台上女子深深吸引,彻底臣服般:“你要学的所有符道,我全教,如何?”

徐清沐目不转睛,依旧站定。

那左秋凉一咬牙:“顺便帮你重新搭建登仙桥!”

“成交。”

徐清沐和李诚儒相视一笑,也不枉两人如此辛苦密谋。

从看出左秋凉出手之后,就知道此人绝非简单之辈。且不说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符箓,单单是能够对老乞丐说出那句“连我徒弟陈夜寒都算计再内”的话,就已经透露出他的不一般。于是徐清沐与李诚儒开始合计,如何能让这左秋凉帮忙修复断掉的登仙桥,重新找回那北冥三十六周天。

只是没想到如此简单,便上了当。

左秋凉立马明白过来,怒目而视:“上了个大当,人心不古啊......”

可随即眼神深处,有笑意闪过。

谈话间,台上妩媚女子已唱第三曲:

“君不见,妾心含悲切解君忧。”

“君不见,妾此生无憾为君舞。”

“君不见,妾泣涕涟涟念君恩。”

“君不见,妾一缕青丝一声叹。”

......

左秋凉涕泪横流,好一个“一缕青丝一声叹”!一个七尺男儿呜呜咽咽,掩面哭泣,再看台上人时,死活求着徐清沐帮忙,说是定要上前与这等多情女子共赴良宵,谈一谈人生理想,此生共识的。

于是,在十二首曲目完毕之后,徐清沐花重金拍下了今晚的头筹,获得与台上女子共处良宵的机会。惹得台下一众未得机会的男人一阵骂娘,恨不得将徐清沐生吞活剥。

徐清沐视而不见,径直走上台去,将陈赟领进身后客栈。

远远看见这一幕的曹彤心如死灰,黯然神伤。

林雪倒是有些意外,只是脸上依旧古井不波,连公主徐洛都暗自佩服林雪的忍耐心性。如果是自己的胖子,自己非气炸了不可。

与陈赟进入房间后,徐清沐便表明了来意,那身段极好的女子也不介意,只道了声:“奴家只是青楼歌伎罢了,眼中只有钱,至于是公子你来,还是猪狗,都无妨。”

徐清沐挠挠头,讪讪笑了笑,说了声告辞,便退出房门。将房间留给了左秋凉。

众人散去的客栈有些冷清,徐清沐与七上八下一同进去了白镜秘-洞,如今七上修成人形,除了身体素质大幅度提高以外,其他方面也加强不少。

于是主仆两人,便在洞内切磋了起来。

可两人交手时,徐清沐直接舍弃佩剑不用,而是握手成拳,与七上近身拼杀。

“老大,你这也太瞧不起我了吧?剑修不用剑,跟我这个纯粹武夫近身搏杀?”七上眼睛眨了眨,看着握拳的徐清沐,有点不敢置信。

“我登仙桥断了,剑道进步极为缓慢,正好趁此机会,磨炼下李诚儒那本拳谱、《莫向外求》。”

“那老大,你小心喽。”

说罢,七上提拳而来,速度极快。不亏是神兽幻化成的人型体魄,仅仅化形后,便可抵人类武夫筑基的强度。

徐清沐摆好拳架,右腿微微后撤,右手握拳,迎着七上的拳头便打了上去。

可只一秒,徐清沐就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狠狠撞在书上,一口鲜血喷出,胸口剧烈起伏。

七上和八下皆是一惊,迅速移步徐清沐处,面露关心:“老大,没事吧,是不是我用力太大了。”八下更是小脸急的通红,眼泪都要留了出来。

徐清沐摆摆手,道了声无妨。可心下却震惊的很,这七上,也太变态了吧?

仅仅一拳,就将自己练了不下数十万次的挥拳击得粉碎,手臂差点折断,拳面上已然皮肉绽开,鲜血淋淋。估计就是当年王子乂大哥,七上也能仅仅凭借肉身,战下个百八十合吧?

重新甩了甩胳膊,对着七上笑道:“再来。”

七上有些犹豫:“老大,要不我们先歇歇?”

徐清沐表示无妨,继续便可。

七上便将力气减少了几分,不至于只用一拳,便将老大捶飞。二人拳拳到肉,打的酣畅淋漓。八下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为徐清沐担心。

慢慢的,徐清沐发现,七上也仅仅是肉身强的变态而已,关于拳技,力量掌控,和武夫最为重要的速度,都有着不小的缺陷。于是心下思考,是时候给七上准备一本比较不错的拳谱了,就是不知道,自己修炼的这本《莫向外求》,李诚儒是否同意转交给七上,等出去后,要询问一番。

........

一人一兽打斗很晚,才从洞内出来,徐清沐浑身是血,不过气色依旧很好,和七上这番酣畅淋漓的打斗,收益颇丰,想来以后是要经常练习的。

晚间问了李诚儒,得知是七上要练习,便爽快答应。七上心中无比高兴,嚷嚷着要继续学习李诚儒说的那武功最高境界——老汉推车。

李诚儒神色一泠:“那你得拜师!”

七上磕头便拜,头磕如小鸡进食,殷勤无比。李诚儒倒也没拒绝,坦然受之。

更晚些,众人前去休息时,徐清沐便准备再度进入秘-洞,抓紧时间修炼。

李诚儒打趣道:“这么勤快了啊?”

徐清沐点点头:“一寸光阴一寸金嘛。”

李诚儒点点头,指了指远处已经准备进屋歇息的林雪,老气横秋的说了句像对又像是不对的后半句:

“寸金可买她光阴嘛。”

徐清沐一头雾水,默然想起在鸣凤村后山遇到土匪时,那为首二当家说的:毛都没长齐的丫头。

瞬间红了脸,骂了声:“为老不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