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剑天鸣 > 正文
第一章 身世由来
作者:猫飞虎  |  字数:4443  |  更新时间:2022-06-14 09:25:00 全文阅读

天风谷外,一片片山脉连绵不断,只有妖兽四外奔走,人影罕见。

在这片山脉一角落,李源鸣正在那挥剑苦炼剑技,‘怒天一拔’‘飞花落叶’‘满天剑舞’……

现在修炼剑境已经是剑势巅峰,差点就可以突破剑心境了。

只见那周围树木被一剑剑刺穿或被斩断,他转而飞刺向十丈外正看热闹的五阶三重妖兽上。

“这二脚兽,本兽只是路过,你为什么想要杀我?”那兽虽不会讲话,但内心愤怒狂吼,朝着这小子一挥动利爪接连拍来。

“杀。”

这年轻人挥剑狂吼道,一道道凌利的剑花朝那妖兽刺去。

一人一兽在树林里疯狂对战着,那妖兽越打越心惊,暗道:“这二脚兽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厉害,赶紧逃。”

那妖兽刚飞身逃窜时。

李源鸣随后大吼一声,一剑‘飞花落叶’刺穿妖兽肩胛,重伤妖兽,随后再一剑结果妖兽,挖出其内丹和剥了妖兽皮,等风干做皮垫或被褥。

他并不满足只杀这一只五阶三重妖兽,又寻找其它五阶三重内的妖兽进行厮杀,然后进行同样的动作,取内丹和剥皮。

搜集足够的内丹和皮毛后,找了一荫凉树下,架起炼丹炉把刚才的妖兽内丹炼制成妖兽丹,给诸葛前辈圈养的灵兽作食物。

把今日砍杀的妖兽内丹全炼制成妖兽丹后,擦了一把汗躺在树下歇息,暗道:“我何时才能回去找爹娘,现在才能与五阶初期妖兽撕杀,这天风谷外还有六七阶妖兽,何时是个头呀?”

听义父讲,自己五岁时被义父在无望南域一边陲小森林捡到的,已经在这片山脉中生活十二年之久,从小被灌输,要想出天风谷寻找亲生爹娘,就要有能力斩杀六七阶妖兽才允许出去。

由于当时太过年幼,依稀记起爹娘那模糊的容貌,对爹娘没有什么概念,但为了完成义父交给的这项任务,这十二年来跟着天风谷的前辈们学习他们特长,炼丹,炼器,炼剑技,掌法,步法,目的就是等有一天能出去。

这谷外的妖兽修为基本上是六七阶,自己才修炼剑技不到一年,只能挑选某个角落历练,避开六七阶妖兽,要不然这小身板还不够它们打牙祭。

现在十七岁了,还有六七阶妖兽,要打赢他们,看来最少还需要三年,再辛苦三年就可以出去看看外面世界……

“哎哟,谁家的小屁孩在这里躺尸,不怕被妖兽叼走吗?”一道声音从十多丈外传过来。

“谁?”

李源鸣弹身跳起,右手紧握剑警惕着,这片树林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

“小子,别东张西望了,本凰在你头顶上。”一道尖细声音从头顶树枝传来。

他抬头看向那只火红小鸟问道:“你这小鸟怎么会讲话?”

“小子,别乱讲话,本凰不想揍你。”

那小火红鸟也在打量着他暗道,“这小子,天阶境三重,这么弱小,竟然也敢来这里历练,胆子不小呀。”

“小鸟,你那么小,我一只手就可以揍扁你。”李源鸣感觉仰头讲话很累,于是又躺在树下,脸朝着那小鸟嚣张道。

“小子,本凰刚才闻到丹香,是不是你在炼丹?”

“是的,刚才我在炼丹,想不想吃?”

“那你还不赶紧拿来孝敬本凰。”

那小火鸟张狂的样子让他好想把它毛拔光,然后来次火烤鸟。

摇了摇手里的丹袋炫耀道:“你自己下来拿,在我手里。”

“看来你小子不识好歹,不知道本凰的厉害。”

在李源鸣眼里那小鸟是在那吹水,我一个天阶境三重武者还怕你一只小鸟不成?继续挑逗道:“有本事就下来拿。”

话音未落,只见眼前一黑,手里那袋妖兽丹不见了。

“小子,看你孝敬本凰面上,今日不揍你,本凰先走了。”

“这小鸟什么修为这么厉害?”

李源鸣窝了一肚子火,以后再碰到那小破鸟,一定要好好教训它。

看来今日白干了,被这不知名的小破鸟抢走了,只能再去杀兽重新炼丹了。

接着又开始与妖兽开展大战,次次都是生死大战。

……

日落十分,一道身影肩扛着一只麋鹿飞快的往天风谷飞奔而来,后面‘跟’着几只六阶妖兽,如果仔细看,那是一群妖兽狂追着这人,只见那那道身影两腿像风火轮似的,所过之处卷起一道道灰尘,拼命的往天风谷内狂奔。

“少主不用怕,我来助你。”一道声音从远到近瞬息而至。

“谢谢汪叔,差点被这几个畜生做晚餐了。”李源鸣气喘吁吁感谢道。

“少主,你怎么又跑出去修炼,小心这些妖兽不讲道理的。”汪历程担忧道,那些妖兽看着几十丈外的他,望了望转头竟然走了。

“汪叔,今晚我们就吃这红烧麋鹿肉。”休息片刻后,他又把那麋鹿扛在肩上道。

“好的,把这麋鹿给我,少主先去洗漱下,谷主刚才在找你。”

“好的,麻烦汪叔了。”

将那整个麋鹿丢在食居院外的木桌上道,随后朝着谷中最小的那个屋走去,这就是他的窝。

这天风谷按五行八卦阵布置,谷中是阵心,而他的窝就就坐落在阵心不远处的坤位上。

一刻钟后,李源鸣来到谷中最大的那屋前,敲了敲那厚实的木门,然后张口大喊:“义父,您老在吗?”

“小子,刚才被妖兽撵,舒服吗?”一阵大笑声从屋中传来。

随后这家伙推开那两扇门,语气恭敬道:“义父,您怎么知道我被妖兽撵?”

“傻小子,连做饭的都知道你被妖兽撵,难道义父不如做饭的?”只见一道身穿朴素衣衫的中年人从内屋走出,面带微笑责骂道。

“义父,自然是鸣儿心中的强者,那些小妖兽不值得义父出手。”

“小子,小心拍错位置哦。”那眉宇间带着强者气息的中年人拍了拍李源鸣肩膀道。

“鸣儿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咱爷俩今日好好聊聊。”那威严中带着慈祥的中年人把这小子按在坐垫上,然后和他面对面坐下道。

“义父,是不是鸣儿惹您老不高兴了?”

“傻小子,你想多了,义父没事生你什么气呀?”中年人转而又道:“小子,你现在已经十七岁,义父本来还想留你在天风谷多些时日修炼,但是考虑良久,觉得还是让你明日就回无望南域寻找你的亲生爹娘。”

“义父,还说不是鸣儿没有惹你生气,您老都不要鸣儿了。”

“小子镇定,看看你都十七岁了,天天就知道修炼,除了谷里这几个老头子,你连第八个人都没有见过,如果再这样下去,义父担心你日后与人怎样互动都不会。”

“义父,鸣儿觉得现在这样不错呀。”

“来,这是义父上次拿了你的那玉佩,既然你要出去找爹娘,肯定要知道点你一些的信息,义父根据这玉佩上字样,猜到这黄震山是你外公,根据之前片刻记忆,你爹好像叫李传鸿。”

“当初捡到你小子是在这无望山脉北部最边陲的一片森林,你出去就在那小范围内寻找应该能找到。”

“今日找你,不光讲你寻找爹娘之事,还和你讲讲出去后如何为人处世问题……”

听了义父讲近二个时辰,这才发现人与人相处竟然还有这么多门道,不像在谷内,大家有话就讲,什么都是直来直去,没有这么复杂,看来这外面世界不简单。

“这是义父给你的三道防身剑气,节约点用,留着救命。”中年人又递给他一令牌,一戒指和一本《敛气诀》,让李源鸣对戒指滴血认主,教他如何使用后,并告诉他敛气诀修炼后可以隐匿修为境界。

又变戏法似的拿出袋子,放出一小火红鸟道:“这小家伙也想出去历练,正好跟你一起。”

“小子,见到本凰惊喜吗?”那小火红鸟逗趣道。

“你这小鸟,赶紧还我的妖兽丹来。”这小子一见那抢他妖兽丹的小破鸟挥拳威胁道。

“哈哈,俩小家伙别闹,她也吃妖兽丹,就算做见面礼了。”那中年人见状大笑道。

“小子,看你义父多好,那像你小气鬼一个。”

“两小家伙以后有得你们吵闹的,先各自拿滴精血出来融合你们一丝灵魂,以后与人对战时,你俩开放灵魂,洞悉双方所想,如何配合双方,提升默契度。”中年人解释道。

交代完一切后,他挥手让两小家伙离开,要开始闭关修炼。

李源鸣恭敬的向义父磕头告别,依依不舍的离开主屋。

“小子,瞧你那副紧绷的脸,又不是不回来,伤心个毛线呀。”

一人一凰来到食居院,那饭桌上摆着做好的红烧麋鹿肉,众人正等着这小子来食饭,众位前辈好像今日很整齐,预感到他们可能也知道我出去?

“少主,来,你最爱的红烧麋鹿肉,我以后不能给你做红烧肉了,在外面自己注意安全。”汪历程把几块红烧肉夹到天鸣碗里,有些不舍道。

“汪叔,您老也知道源鸣要出去?”李源鸣朝着汪历程看了看,又看着了坐在桌上其他四位前辈问道。

“少主,其实我们这些老头子也舍不得你离开,十几年来,你给老头子们带来无尽的乐趣,让我们这些老家伙知道这世间还有亲情和欢乐。浑身透出剑之气息的一老者道,这是教导自己修炼剑技的诸葛放。

“看看,少主出去是件高兴的事情,搞得都有点伤情离别了,少主,多吃点这汪老头做的红烧肉。”慕容前故作一脸嫌弃这几个老头模样,但眼角也有泪花在流动,是对这小子不舍还是触景生情。

“是呀,是呀,少主陪老家伙们喝一杯。”那体态壮实的老者道,他是指导炼体的前辈许仁狂。

“好了,今夜大家都吃好喝好,明日后,我们这些老家伙又可以大眼瞪小眼了。”那教炼器的黎树哈哈大笑道。

“多谢各位前辈,您各位都是我心中最好的师父,以前源鸣不懂事,天天惹你们生气,我不在天风谷时,希望各位前辈以后都要高兴起来,别顾着整日修炼。”见到众老头的表情,再也忍不住的李源鸣,眼含泪花,双膝跪下来给众老头磕头表示感谢道。

“少主,使不得,赶紧起来。”众老头赶紧扶他起身道。

“看看,你们这些老家伙也和这小子一样卖弄离别情了,别计较短暂离别,离别也是为将来更好的相见。”小火红鸟砸吧着嘴道。

“少主,这凰前辈也要跟你出去?”众老头这才看清那小鸟也在。

“义父讲,这小鸟也想出去历练历练。”

“哦,少主,这里出去历练多长时间?”诸葛放问道。

“大概需要十年,二十年也不定,也许更久,看看出去后事情办得如何再定。”

“这样等下食完饭,到老夫屋去,给少主点东西,如果有幸遇到老夫宗门,把这些东西交给他们。”许仁狂略有所思道。

“好的,许叔,等下我一定去。”

“等下也去老夫屋,老夫也有点东西麻烦少主交给宗门。”

各老头都对着李源鸣道,要麻烦他带东西给相应后人,一下个个都离开食居院。

只有汪历程坐在那里,掏出一本《万药丹典》放在桌上道:“麻烦少主如果在无望南域琉璃城碰到老夫师兄王遇春或者药王谷,将这本药典给他,代老朽向他致歉,这么多年让他一人坚守药王谷,非常对不起他。”

这老头转过身擦干老泪后又道:“如果找不到师兄他,那就麻烦少主代我找个适合人传给他,算老夫为药兄谷贡献最后一点力。”

“汪叔,您老吩咐的事情我一定办到。”李源鸣双手接过药典道,因为他一身识药,炼丹本事都是这位前辈教的,不敢有半点懈怠。

“万一药王谷有什么困难,少主能帮上忙的,望少主照顾一二,我在此感激不尽。”这老头正要行礼之时,被这小子赶紧双手扶住,并说使不得。

这些前辈虽是义父手下,但都是精心教导自己各种武道之人,一直把他们当师父对待,怎敢让他们行大礼。

随后陆续游走在其他四位前辈的房内,也是第一次知晓各位前辈的真实名、背后宗门或家族,都在不同地方虽然头有点大,但是大家要找的宗门或后人都在无望南域或周边,也是一件幸事。

兜兜转转过了一夜,清晨才把这些事情忙完,食过汪历程为他们准备的早食后,经过商议结果,最后由他们其中修为最高的慕容前和诸葛放负责把他们护送到五阶妖兽区域就回天风谷,让这俩小家伙自己以历练形式回无望南域找爹娘,这也是那中年人交代的。

李源鸣一脸疑惑问道:“为什么不护送到无望南域?”

“小子,一,让你多历练历练,二,让你帮本凰多炼制点妖兽丹。”小火凤凰开导道。

“少主,凤凰前辈说得对,在天风谷外太危险了,你目前只能和五阶妖兽对战,所以把你们送到那里,就不用过于担心安危。”慕容前道出原因。

“那好吧。”

随后踏上了慕容前的飞兽朝着无望山脉北部飞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