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惩罚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22-06-20 19:07:33 全文阅读

“无论侦探和杀手那一方获胜,身为DM的你最后都会没事。可如果游戏规则被破坏,游戏没能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你这位DM则是难辞其咎。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吧,张教授。”

面对顾清咄咄逼人的追问,张教授张了张嘴,最后却是长叹一声垂下头去。

一直挺直的腰杆弯了,双肩耸了,整个人好像瞬间老了十岁。

顾清这边与张教授的对话,都被田芃和云桥听在耳中。

田芃朝云桥使了个眼色后,二人去厨房找来几捆尼龙绳子,按照顾清的要求,现将所有人都结结实实的困在椅子上,而后又去拆他们的手环。

“喂喂,都已经确定他们三个人就是杀手了,就没必要捆我们了吧。”

谢忠不满的囔囔道。

“其实,刚刚荣非说的有道理。现在只有张教授的杀手身份是确定的。荣非和文森特也只是嫌疑比较大而已,不能排除我推理错误的可能。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都绑起来吧。当然,也包括我在内。”

顾清解释道。

“那也没必要把手环拿走吧,只有田芃和云桥两个人,要是没能及时给大家注射,那岂不是死定了。”

“恰恰相反,取下手环改成人工注射解药,才是最稳妥安全的做法。因为手环是可以被遥控的。万一有人控制手环不给大家注射解药,那才是直接团灭。”

“额…好像有些道理。”

谢忠眼珠子转了几圈后,明白了顾清的意思,点头表示认可。

“不用那么麻烦了。”

张教授突然抬起头来说道。

“田芃,用我右手的大拇指按住手环屏幕五秒,会出现是否结束游戏的选项,你直接选是就可以了。在此之前,最好把大家的手环都给戴上。选择游戏结束后,剩余的两针解药会一起注射,加上昨天打的那一针,三剂解药会完全清除诸位体内的毒素。”

田芃闻言楞了一下,随后看向顾清。

“放心吧,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没有骗你们的必要。诸位更需要担心的是后天Z先生的人上岛后,会如何处置我们。也许,正应了顾清那句话,大家会一起死吧。”

顾清思考了几秒钟,朝田芃点了点头。

“田芃,等…等一下,等一下,先别急着结束游戏。毕竟事关生死,总是要商量一下的嘛。”

见田芃要去操控张教授的手环,谢忠立刻不淡定的,连忙喊道。

“我也觉得这样做太冒险了。现在最稳妥的做法,其实就是按照游戏规则继续进行。我们现在一共是九个人九张票,因为顾清已经有三票在身,所以今天就先投给张教授四票,文森特四票,荣非一票。然后明天所有人将票投给荣非就可以了。这样一来,按照规则,侦探获胜。”

富川乱吾也不赞成立刻结束游戏,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同意富川的提议,没必为了他们三个,拿我们的命去冒险。”

玫瑰立即附和道。

“额…顾清,我觉得他俩说的有道理啊,你考虑考虑。”

谢忠尝试说服顾清改变主意。

不只是富川、玫瑰和谢忠,就连田芃和云桥脸上也都露出思考犹豫的神色。

张教授、文森特和荣非三人则是面若死灰,低着头一言不发。

“呵呵,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优先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本能,无可厚非,也可以理解。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大道理,或是用道德去谴责和逼迫你们。这样吧,我给大家出一个脑筋急转弯来缓和一下气氛怎么样。”

顾清毫无预兆的转化话题,着实有些出乎众人的预料,就连张教授三人,也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他,心想这个家伙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

顾清假装看不见众人的眼神和表情,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语术后朗声说道。

“说是有一列火车行驶在铁轨上,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了岔路。岔路左边的铁轨上呢绑着六个人,右边绑着三个人。在你面前有两个按钮,一个红色,一个绿色。按下红色按钮,火车就会驶向左边,压死六个人。按下绿色按钮,火车就会驶向右边,压死三个人。

那么问题来了,你会选择按下哪个按钮。田芃,你先来回答。”

这个论题田芃显然是知道的,苦笑了一下,没有作声。

“云桥,你会选左边,还是右边。”

顾清又朝云桥问道。

“不能刹车吗?”

云桥非常认真的思考后问道。

“当然可以,但可能会出现两种极端的状况。第一种是刹车成功,两边的人都得救了。第二种是刹车失败,巨大的惯性会使火车冲出轨道,岔路两边的人也许都会死。”

顾清答道。

“我选刹车。”

云桥竟然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决定别人的生死。与其费劲脑筋去做选择题,不如直接做实践题,尽自己的能力去尝试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即使最后的结果也许是造成更多的伤亡,但至少我的良心不会受到谴责。也许我的决定是最愚蠢的,但却也是最符合我本心的。”

说罢,云桥从田芃手中抢过绳索,去绑距离自己最近的富川乱吾。

“唉!这事闹的,竟然被云桥给比下去了。”

田芃挠了挠后脑勺,将玫瑰的手环拆了下来。

“哎呀呀,年轻人太冲动了呀。那有什么刹车啊,这就是一道选择题嘛,死三个肯定比死六个更划算啊,你俩怎么能算不明白这个账呢。”

谢忠被两人的决定吓得直冒冷汗,尝试说服他们改变主意。

可从云桥昨晚没有直接杀死张教授就可以看出,在生死关头,良知牢牢的占据了上风。

田芃也是如此。

看到两人做出的选择,顾清笑了,笑的很是开心和畅快。

自亨利和张川被害后,就一直压在他心头的阴云终于是消散了。

“起风了!”

张教授忽然看着窗外说道。

顾清扭头也朝窗外看去,果然看到远处天空中墨黑色的云层被狂风席卷着,好似被打翻的墨汁一般,朝着这边翻涌而来。

房子里的光线也渐渐变暗,越来越暗,直至伸手不见五指。

当黑暗浓郁到几乎拥有了实质时,顾清只觉得身体一轻,洋金花的麻痹效力竟是瞬间消失,他又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力。

两道光柱在黑暗中依次亮起,光柱中是两种不同风格,代表通往不同时空的门。

分别是通往第五层的绿色油漆门和通往第六层的隔扇雕花门。

之前出现过,通往第四层、第七层和第八层的三道光柱消失了。

“呵呵,破坏了游戏规则的惩罚吗?没有得到残图,没有新的门出现,原本已经出现的门也消失了。按照这种惩罚方式,如果这一次也失败了的话,我是会被困在那个时空里,还是会回到这里,与无尽的黑暗作伴,直到死去。”

顾清自言自语道。

其实在决定打破规则,尝试挽救所有人生命的那一刻,顾清就已经料到第四层的海岛之旅将会一无所获,甚至还会受到惩罚。

如果能够重新进入一次第四层里的那座海岛,顾清相信自己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所以他并不后悔。

“既来之则安之吧。”

嘀咕了一句,顾清一脚踹开了绿油漆木门。

沈亦白,老子回来了!

……

黑暗退去,顾清视线恢复,可看清眼前的景物时却是一愣。

面前是一条狭窄甬长的通道,右边是成排的车窗,左边是一间间半开放的卧铺车厢。

绿油漆门后面不应该是刑事二组的办公室吗,自己怎么有跑到火车上来了。

来不及纳闷,顾清看到前方通道尽头聚集了好多人。

“死人了,死人了。”

“男的女的?怎么死的。”

“不知道啊,前面人太多挤不过去,不过听说是被割了脖子,流了好多血。”

顾清来到人群外围,听到好多人都在低声讨论。

怎么又是在火车上死人,就不能换点新花样吗。

顾清心中腹诽,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和口袋里的物品后,这才朝人堆里挤进去。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人堆里挤出来,就看到位于两节车厢之间的厕所门前站着几个身着黑色警服,戴着大盖帽的警员,一名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男人从厕所里走出来,威严的目光扫过两边围观的乘客后大声说道。

“都瞎凑什么热闹,没看过死人呐,都散了散了。”

“高探长,能不能给透个实底,到底是怎么回事。死了人我总得跟上头有个交代。”

火车的乘务长凑过去递了根烟后低声问道。

“据目击者说,他是着急上厕所时敲门发现没有回应,便找来乘务员开门,然后发现死了人。尸体双手放置于腹部,面容安详呈坐姿依靠在墙角,死因是颈部动脉断裂导致失血而亡。”

高探长接过香烟抽了一口后说道。

“嗯…高探长,能不能说得简单点。”

乘务长一脸懵逼的问道。

“自杀,够简单了吧。”

高探长没好气的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