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心理暗示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22-06-12 23:10:19 全文阅读

手势?

众人闻言齐齐朝田芃和云桥放在桌面上的手看去。

乍看之下两人的手势没什么区别,都是十指交叉十分自然的放在桌面上,大多数人在开会或是认真倾听时都是这样的姿势。

可因为顾清的提示,大家都看的非常仔细。

“田芃是右手拇指在上,压住左手拇指,其他手指也是同样,右边在上,左边在下。而云桥却是完全相反,左手手指压住右手手指。这种情况通常只会发生在左利手的人身上。”

富川乱吾最先发现了两人手势的不同之处。

“嗯…所以,云桥是左撇子。”

谢忠脑筋继续短路中。

“我观察过云桥的用手习惯,绝对不是左撇子。”

玫瑰白了谢忠一眼后说道。

“不只是云桥,包括已经死了的亨利和张川,以及在座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人是左撇子。如果不是左撇子的话,按云桥现在这种左手手指压住右手手指的交叉方式,会很难受。

正常情况下,人都是下意识的摆出自己最舒服最习惯的姿势和动作。除非…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

说完,玫瑰斜着眼睛看向云桥。

“玫瑰姐说的没错,我就是因为曾经仔细观察过每一个人,所以在大家听录音的时候,才会发现有三个人,摆出了这种明显有悖与个人习惯的手势。”

云桥松开手掌,换回了自己习惯的姿势后说道。

“三个人正好对应三个杀手,摆出违背习惯的手势…他们是在确认身份。云桥,快告诉大家,那三个人是谁?”

谢忠催促道。

“我当时的注意力都在听录音,没有留意各位的手势。不过从刚刚顾清与云桥的对话内容里,貌似已经点明了其中一个杀手的身份。对吧,张教授。”

“呵呵,玫瑰小姐说笑了。我自己都没留意当时是怎样的手势,至于是右手压左手,还是左手压右手,恕我直言,这种毫无根据的推理,实在是无法让人信服啊。”

面对玫瑰的质问,张教授毫不慌张的微笑作答。

“现在又不是在法庭上,张教授信不信不重要,只要大多数人相信就行了。云桥,不要吊大家胃口了,直接宣布是哪三个人吧。”

顾清朝云桥说道。

“那三个人分别是张教授,荣非和…文森特。”

“纳尼?”

富川乱吾情急之下直接说出了母语,足以显示他此时内心有多么的震惊。

如同玫瑰所言,他也从之前顾清和云桥的对话里猜到了张教授是杀手之一。

然后云桥又说出荣非,富川乱吾也不觉得奇怪。

可第三个人竟然是文森特…云桥怕不是看错了吧。

不止是富川乱吾感到诧异,玫瑰和谢忠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作为当事人的文森特更是直接冷哼道。

“云桥,说话要讲证据…”

“就是,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手是怎么放的,你凭什么空口白牙的就诬陷我。”

一旁的荣非也不干了,抢着喊道。

“我没说你们三个是杀手,我只是说当时你们三人的手势与其他人不同罢了,那么紧张干嘛。”

谁知云桥却是冷冰冰的来了一句,荣非顿时语塞。

“呵呵,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被怀疑到的人不要太敏感,没被怀疑到的也不要太放松。”

顾清笑着打圆场道。

“我有证据反驳云桥的证词。前晚田芃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是杀手,当时顾清也在场可以作证。请问云桥,听录音时田芃的手势是怎样的。”

文森特眯着眼睛对云桥质问道。

“我就在这呢,还拐着弯的问云桥干嘛。刚刚我不是已经说了,听录音的时候,我的手就是这样放的。”

田芃抬起十指紧扣的双手给大家看。

“那问题就来,云桥说我和张教授、荣非三个人的手势与大家不一样,所以认定我们三人就是杀手。那已经承认自己是杀手的田芃有怎么解释?杀手只有三个,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文森特说完,便挑衅的看向云桥,等着看她如何解释。

“等一下,我这么没有存在感的吗,都把我当做透明人是吗。有关于我的问题不问我,偏要去问别人,再这么无视我,我可真生气了。”

田芃挥舞着手臂,装作气急败坏的样子不满的对文森特喊道。

“田芃,我没有无视你的意思,我只是在质问…”

“而且,我说自己是杀手,我就是杀手了吗。”

前一秒还因为自己被无视而愤愤不平的田芃,下一秒脸上就露出阴谋得逞的坏笑,直接打断了文森特的话。

“你…你当时的衣服上写着杀手两个字,这还能有假。而且,顾清也看到了。对吧,顾清,还是你告诉我,田芃衣服后面隐藏着一副三维立体画,只要对眼就能看到隐藏的字迹。”

文森特将目光转向顾清,让他来为自己作证。

“额…其实…我当时是开玩笑的。田芃穿的就是一件普通花T恤,根本没有什么隐藏图案。”

“顾清,你…”

“好啦好啦,既然文森特信誓旦旦的说我前晚穿的衣服有问题,正巧衣服我带来了,大家就一起看看吧。”

田芃说着从裤兜里掏出团成一团的花T恤,展开捏着双肩的位置,展示给众人观看。

文森特看的犹为仔细,努力控制着两个眼球的瞳孔朝一个点汇聚,也就是所谓的对眼,将花T恤的前后都看过一遍,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对不对,这不是你前晚穿的那件,你一定是找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骗大家。我当时明明亲眼看到的。”

“先不说在这个岛上能不能找到花色和款式都完全一模一样的T恤,单说这衣服的味道,没在身上穿两天以上,都不可能有这味,不信你闻闻。”

田芃说着就要把花T恤送到文森特鼻子前。

“好啦别闹了,我来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顾清制止了田芃的行为后说道。

“当时田芃的确承认自己就是杀手,然后还转过身去让我和文森特看他衣服后面的图案。就在田芃转身的时候,他悄悄的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我猜到是让我帮忙的意思,当时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于是就随口编了个瞎话。

其实文森特你当时之所以产生看到了文字的错觉,一共有三个原因。第一,当时是黑天,眼睛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本就容易出现一些视觉上的判断错误。第二,我和田芃的话给你造成了心理暗示。第三,因为你对汉字不熟悉。

这件花T恤上面有很多弯弯曲曲的线条,在光线不佳并受到心理暗示的情况下,你的大脑会自行脑补将这些杂乱的线条进行组合,去掉多余的,留下有用的,组成你已经在脑海里相信的任何汉字。不过这种方法只对形象文字管用,对字母拼音完全无效。嘿嘿,如果时间允许,我甚至能让你自行脑补出一整段的文字出来。”

对于顾清的说法,玫瑰、谢忠和富川乱吾点头表示认同。

荣非和张教授对视一眼后,则是没有作声。

“你…你们两个…顾清,我一直都那么信任你,把你当做最值得依靠的伙伴,可你却跟他合伙骗我。”

文森特痛心疾首的斥责顾清。

“老文,老文你别激动,先冷静一下。之前我就已经表明过态度了吗,不会相信在座每一位说的话,一切只以自己看到的实际证据作为推理的依据。”

顾清解释道。

“那田芃和云桥呢,你为什么就相信他们两个说的话。”

“嗯…我要是说凭直觉,会不会显得不太严肃。”

顾清想了一下后说道。

所有人齐齐朝他翻白眼表达着自己的鄙夷。

“哈哈哈,开玩笑的。其实是因为他俩说的话符合我的推理。”

“推理?我倒是想听听你是如何推理的。”

张教授突然问道。

“当时教授你和我在房子外面聊天,文森特和荣非在一楼。听到云桥的叫喊声后,我率先冲进房子里,正好看到文森特和荣非两个人转过楼梯拐角往楼上去。

看到他们两个身影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因为着急想要知道二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没多想。

等后来云桥失踪,大家讨论无果纷纷上楼时,我记得很清楚,富川是第一个离开的,荣非是第二个。当荣非转过楼梯拐角时,我注意到,他脚掌落地时的倾斜角度跟之前不一样。

等你们都回房休息后,我专门到楼梯转角那里,实地模仿了几次,最后得出结论。云桥发现亨利尸体,我听到喊叫声冲进房子里,看到荣非和文森特的身影时,他们两个并不是在上楼,而是在下楼。

所以当时的情况是,他们两个上楼杀死亨利后,原本打算回到一楼长条桌旁,等我和张教授回到房子里,为二人制造了不在场证明后,再一起上楼。

可惜听到云桥的叫喊声,我没等行动迟缓的张教授,在二人还没回到一楼时就冲进了房子里。从楼梯拐角的位置,正好能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外面。两人看到我进来,这时若是再往楼下走,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于是连忙扭转身体,伪装成上楼。可惜,荣非只是强行转过了身体,有一只脚却还保持着下楼时的角度,而这一幕,恰好就被我注意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