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十章 第二个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22-05-29 08:27:22 全文阅读

“是你最先发现的吗?”

文森特走到云桥身边问道。

“嗯。”

云桥的状态比刚才已经好了一些,不过仍蜷缩在玫瑰的怀里。见文森特朝自己问话,就点了点头。

“详细说一下经过,不要漏掉任何细节。”

文森特拿出警长的派头和气势,将近两米的身高,目光威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身形娇小的云桥。

“啧啧啧,你这是在审问犯人吗?”

云桥被文森特吓得侧头避开了他的目光,玫瑰却是毫不畏惧的与其对视,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说道。

“我、荣非、顾清、张教授。我们四人一直都在楼下没有上来过,没有作案时间。所以除我们四人以外,在楼上的所有人都有作案的嫌疑。”

文森特也是丝毫没把玫瑰放在眼里,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我我…没有啊,我刚上楼还不到三分钟,进屋脱衣服就去洗澡了。”

田芃连忙为自己开脱。

“云桥,不要紧张,先说一下情况吧。”

谢忠靠过来轻声说道。

“嗯,我和玫瑰姐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天。玫瑰姐离开后,我一个人又觉得有点害怕,就想去楼下找点酒喝。经过亨利的房间时,听到里面有水声,刚开始还没在意,可随后就闻到有血腥味。于是我就去敲门,没想到门是虚掩着的,自动就开了一条缝隙。

然后就闻到了更浓的血腥味,等我把门推开,就看到亨利躺在地上,头下面还在流血。我被吓的大声叫了出来,玫瑰姐最先从房间出来,之后就是你们一起过来了。”

“你没有走进亨利的房间是吧?”

文森特又问道。

“没有,我一直都只是站在门口。”

云桥答道。

“那你刚出门的时候,走廊里还有其他人吗?或者有没有听到脚步声、关门声之类的。”

“也没有。”

这时房间里的顾清突然喊道。

“二位美女,麻烦你俩把鞋子脱下来借我看看呗。”

文森特闻言连忙转身回到门口。

“有脚印?”

“是啊,不过不是在门口,而是在里面。”

顾清蹲在枕头上,歪着头指着亨利尸体右侧不远处的地板说道。

文森特一听,就在门外侧身跪下,双手撑着身体,用倾斜的视角去看顾清指着的那处地板。

果然看到深棕色的地板上有一串模糊的鞋印,虽然看不清具体的花纹,但鞋印的大小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大概是36码。

这么小的鞋印,只能是两位女士的了。

“不用看了,鞋印是我留下的。”

玫瑰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女士香烟,含在嘴里吸了一口后,笑着说道。

“我看亨利长得挺帅身强力壮的,就想找他联络一下感情,没成想却被嫌弃年纪大,唉!出来后我就去找云桥妹妹聊了一会天,然后回房间准备休息。正要卸妆呢,就听到了喊叫声。如何啊警长先生,我说的这些合不合理,可不可信呢。呵呵呵。”

“你…”

文森特感觉受到了戏弄和挑衅,正要发怒却是被最后赶来的张教授拦住了。

“好啦好啦,大家都稍安勿躁,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接着见顾清已经检查过门口区域的痕迹便问道。

“还有什么发现?”

“从浴室到房门这段距离的地板都被这条浴巾擦过,太干净了。房间里目前只看到了三种痕迹,一种是玫瑰小姐留下的鞋印,还有一种鞋印和一种脚印,看尺寸极其相似,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亨利自己留下的。”

顾晴摇头道。

“用塑料袋包好双脚,大家就可以亲自进来查看了。”

顾清随后又补充道。

半小时后,所有人退出亨利的房间。

最后出来的文森特将房门关上。

“亨利的尸体…就放在那里不管吗?用不用包裹一下。”

脸色煞白,几乎与田芃有的一拼的谢忠,强忍着恶心提议道。

虽然拍电影时经常会用到一些以假乱真的血浆啊,乳胶死尸啊之类的道具,但距离一具被谋杀的,还未完全僵硬的真正的尸体如此之近,对谢忠来说却是第一次。

更何况十几分钟前,这个人还跟自己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说过话。

这种前后反差强烈的刺激,让谢忠跑到隔壁卫生间里吐了三次。

“谢导演还真是古道热肠啊,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我可是要回去睡觉了。呵呵呵,明天见。”

玫瑰娇笑一声,回到位于另一侧走廊的房间。

“这里有死人哎,不用换房间的吗!我…我是不敢在这层住了,还是去三楼吧。”

自从与荣非一番交谈过后,田芃的脸就一直是煞白煞白的。刚刚亲眼见过亨利的尸体后,跟谢忠轮番去隔壁卫生间干呕,并最终以吐了五次的成绩,将第二名谢导演远远的甩在身后。

哆哆嗦嗦的说完,转身就想往三楼走,可见其他人都没有动身的意思,就把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

他现在一个人可不敢上楼。

“怎么?大家聚在这里不离开,是准备现在就进行投票吗。”

荣非环顾众人问道。

“既然不投票,我就去睡觉了。好多年没睡过软床,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呵呵呵。”

见无人回答,荣非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后,走进隔壁房间关上了门。

“他…他住死人隔壁啊!”

田芃露出见了鬼似得表情。

“他不是说自己是杀人犯吗,你觉得杀人犯会怕死人?”

张川拍着田芃肩膀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死人啦!你们都不害怕的吗。”

田芃此时明显有些情绪失控的征兆,一把甩脱张川的手臂,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别紧张,别紧张。来,抽根烟舒缓一下情绪,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顾清凑过去搂住跳脚的田芃,将嘴里叼着的半截香烟塞进田芃嘴里。

“咳咳…咳咳…”

田芃下意识的就啯了一口,立刻被呛得咳嗽起来。

“怎么不怕啊,别看我现在像个没事人似得,其实都快吓尿了。但害怕解决不了问题啊,你害怕杀手就会心软不杀你吗?所以啊,害怕归害怕,但还是要保持冷静。不想死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揪出杀手,你说对吧。”

“嗯…顾哥你说得对。”

田芃哆哆嗦嗦的点头,脸色却还是煞白煞白的。

“睡觉睡觉,都快凌晨一点了。反正杀手今天的任务也完成了,接下来的23个小时内大家都是安全的,趁着机会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张川伸了个懒腰,努努囔囔的走进另一边的隔壁房间。

“啊…张哥也住死人隔壁。不对啊,张哥之前不是去三楼了吗!”

一惊一乍的田芃话音刚落,就看到富川乱吾去到另一侧的走廊里,选了个没人的房间进去。

荣非咧嘴一笑,选了富川乱吾对面的房间。

“教授您年纪大了,爬楼梯也不方便,不如就住在二楼吧。”

见二楼还剩最后一个空房间,顾清对张教授说道。

“也好,那就谢谢大家让着我这个老人家了,呵呵呵。”

张教授也没推迟,哈哈一笑,进到最后的空房间里。

谢忠见没有空房间了,眼珠子一转扯着田芃胳膊问道。

“田同学不是想去三楼吗,咱俩换怎么样。”

“啊…”

田芃一脸懵逼。

“你不反对我就当你同意了哈,”

二楼的八个房间全部住满,分别是玫瑰、云桥、死了的亨利、张川、荣非、富川乱吾、谢忠和张教授。

不过云桥此时还站在走廊里,脸上泪痕未干,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云桥你是继续住这里,还是去楼上。”

顾清问道。

“我…我还是住这里吧。”

云桥犹豫了一下答道。

“我去楼下拿些酒,能不能拜托三位,等我回来以后再离开。”

云桥又对三人央求道。

“田芃你陪着云桥去吧,我和文森特说几句话。”

顾清拍着田芃肩膀说道。

等二人离开,顾清和文森特对视一眼问道。

“警长不去休息吗?”

“别跟我装傻,你也发现亨利的伤口有问题了是吧。”

文森特冷哼道。

“呵呵,装傻的又不止我一人。走吧,抓紧时间一起去看看。后面估计还有人在排队呢。”

顾清故意大声说道,而后重新打开了房门。

进入房间后,顾清先去浴室的浴柜里找来几根棉棒,这边文森特已经将亨利有些僵硬的尸体翻了个面,让后脑的伤口 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你来还是我来?”

顾清在尸体旁蹲下后问道。

“你来吧。”

文森特道。

“唉,其实我有洁癖的。”

顾清叹了口气,但还是开始用棉棒清理尸体伤口,同时口述伤口情况。

“枕骨碎裂,裂口不规则近似椭圆形,伤口周围有骨头碎片,初步推测应该是滑倒后脑撞击地面造成的…”

“直接说重点。”

文森特不耐烦的说道。

“重点就是这种死法放到别人身上不稀奇,但亨利可是冒险家啊,冒险家身体的平衡能力应该很强的对吧。我刚刚看过他的脚掌,有一层很厚的茧子,加上浴室的地砖本就是防滑的。不小心摔倒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这伤口也不对,人的头骨可是很坚硬的,即便真的是摔倒撞到了枕骨,最多也就是骨裂,不可能碎成这个样子。”

“所以你的意思是…”

没等文森特说完,外门突然响起急促的跑步声。

二人意识到可能出事了,刚刚站起身来,就见田芃满头大汗的冲过来,扶着门框气喘吁吁的喊道。

“云…云桥…不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