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不思议大厦 > 正文
第六章 凶案三要素
作者:墨痕难消  |  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2-04-18 09:40:34 全文阅读

看到黑板上的文字,沈亦白和顾清立刻精神一振来的兴致。

凶案三要素!

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不过在分析三要素之前,需要把目前所掌握到的线索和信息罗列出来。”

说着,顾清在黑板第四个区域的顶端写上线索两个字。

首先是死因:溺毙。

然后是死亡时间。

“今天几号?”

顾清问道。

“九月二十五号。”

正在啃咸菜的邢子庸答道。

死亡时间:九月二十五号午夜十二点至凌晨两点。

接下来将包括邢子庸口述的现场勘查和法医老张提供的尸检信息等一一罗列出来,竟是将第四块区域完全写满。

“嚯!信息蛮多的嘛。”

顾清的记忆里很好,将听到的看到的所有线索罗列完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目光从上到下将这些信息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什么遗漏,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

“首先来分析动机。通常有关凶杀案的动机,大致可以分为四类,分别是图财、仇杀、情杀和其他。”

“偶像我有问题,其他是什么意思?”

邢子庸举手提出疑问。

“这个有些复杂,一会再详细解释。虽然我们还无法确定凶手是处于哪种动机作案,但却可以通过对其他两项要素的分析,进行逆推,圈定出最有可能的一类。”

“二十五号午夜十二点至凌晨二点期间,凶手抓住死者后脑的头发,将死者头部反复多次强行按入水中,并因此导致死者溺亡。尸检结果证实死者肺叶里的溺液清澈无杂质,且胸口与锁骨平行位置有硬物硌出的痕迹。以此可以推断,案发第一现场一定是有泳池或储水池一类的设施。”

说完,顾清在手法一栏里写下泳池或储水池几个字。

“死者被溺亡后,出于毁尸灭迹的目的,凶手将尸体进行了掩埋。这一点通过法医在尸体口鼻、耳道、头发里,发现泥水混合物和颗粒状的土壤等证据可以证明。”

顾青转身第二行写上——埋尸。

“二十五号早八点二十分接到报案,十三分钟后到达现场。现场是反锁封闭的化妆间,尸体呈坐姿坐在靠背椅上,面朝化妆镜,随身衣物、鞋袜皆是干燥干净无汗液残留,头发呈浸湿状态,头发上的水滴落在地板上,形成巴掌大小的一滩水迹。化妆间内地板被清理过,无足迹残留。子庸我说的这些可有遗漏?”

“没有没有,偶像你的记性真好。”

邢子庸眼睛里闪着小星星道。

“还是叫我顾哥吧。”

“行!顾哥。”

“这里就出现了几个让人疑惑的地方。”

“第一:凶手明明已经将尸体进行了掩埋,可为什么又挖出来并送到了夜总会二楼的化妆间里?”

“第二:凶手为何将尸体摆放成生前的坐姿?”

“第三:凶手为何要给死者换上干净的衣服鞋袜?”

“第四:凶手为何要清理现场留下的痕迹,并反锁房门?”

一连串的疑问,听得二人都蒙圈了。沈亦白皱眉叼上一根烟,邢子庸啃起了手指甲。

“难道…凶手是个心理变态?”

沈亦白思索过后给出自己的答案。

顾清翻了翻白眼,对这位沈探长的脑洞着实有些无语。走过去讨了一根烟,美美的抽了一口后,期待的看向还在思考的邢子庸。

“我想到了!是…是仇杀!凶手杀死叶小曼后,感觉还不解恨。所以把尸体又挖出来放到夜总会里。杀死叶小曼只是表象,只是为了示威!凶手的真是目的其实是夜总会的老板王啸龙。”

快要把大拇指指甲啃秃了的邢子庸,突然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大声说道。

“净扯个蛋!怎么又跟王啸龙那个混蛋扯上关系了,你要说叶小曼是他杀的,我倒是信几分。”

沈亦白没好气的训斥道。

可顾清一听却是来了兴趣。

夜总会老板王啸龙?

这个人顾清还是第一次听到。

“有点意思,说说你如此推理的原因和依据。”

被沈亦白训斥了的邢子庸本来还有点意兴阑珊,可没成想却是得到了偶像的肯定,而且还亲口承认自己是在推理。

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清了清嗓子后朗声说道。

“我之所以这么推理,肯定是有原因的。头你平时都不看报纸,所以不知道。就在上个月,叶小曼主演的电影《歌女幽魂》上映,票房大卖啊!各大报纸都说叶小曼就是下一个影后。电影上映的一周后,作为投资方的王啸龙和文凯电影公司的老板周文凯,联合举办了一场庆祝酒会。”

“本来酒会上热热闹闹的,可是周文凯的女伴,咱们上都市四大美女之一,有着白衣舞后之称的白蝶儿,却是把一杯酒泼在了叶小曼的脸上,还当众给了她一巴掌。第二天报纸头条出爆出内幕消息,说是本来电影女主角定的是白蝶儿,可最后却被叶小曼给抢了去。

电影若是卖得不好也就罢了,可偏偏就是大火特火。酒会上叶小曼风光无限,而自己备受冷落,白蝶儿本就心里气不过,再加上喝了许多酒,借着酒劲就动手了。”

“所以你就怀疑是白蝶儿杀死了叶小曼?这都是什么狗屁推理,我现在就想弄死你!”

耐着性子听了好一会的沈亦白有点坐不住了,站起来就想给邢子庸后脑勺来一下狠得。

邢子庸也是早有防备,躲到顾清身后藏了起来,委屈道。

“头你先别急啊,我又没说白蝶儿是凶手,你让我说完行不行。”

“你说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见顾清对自己比划息怒的手势,沈亦白才不耐烦的坐回到椅子上。

沈亦白见识过顾清的本事,所以顾清提议分析案情,整理线索他还能接受。

可邢子庸这个生瓜蛋 子自己太了解了,就凭他能说出什么子丑演卯?纯纯的浪费时间。

有这工夫不如去把那两个娘们抓来吓唬一番,说不定直接就知道谁是凶手了。

“白蝶儿当然不可能是凶手,但他的姘头周文凯绝对有重大嫌疑。顾哥你是不知道,报纸上报道《歌女幽魂》电影买了十几万票房,直接打破了上都的电影票房纪录,叶小曼的人气蹭蹭的往上窜啊,连带着极乐宫夜总会的生意也火爆的不行。”

“然后周文凯就动了把叶小曼挖过来去的心思,他找到王啸龙,让对方开价。可王啸龙却是给多少钱都不同意,甚至还当场撂下狠话,说叶小曼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想要叶小曼就等下辈子吧!

周文凯和王啸龙都是咱们上都鼎鼎有名的大流氓头子。像他们这种人吃些暗亏还没事,若是伤了面子那可就是天大的事了,再加上他的姘头白蝶儿吹枕边风。”

“所以,你觉得是周文凯为了面子弄死叶小曼,然后将叶小曼的尸体放在王啸龙的夜总会里,目的是为了找回场子和示威?”

顾清思索了一下后问道。

“嗯…顾哥你觉得合理不?”

邢子庸被这么一问,顿时心虚起来。

“虽然还有几处说不通,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顾清点头答道,而后拿起粉笔,在动机那一栏里的仇杀前面,标些上重点号。

得到偶像认可的邢子庸得意的朝沈亦白挑了下眉,却见到沈亦白做出脱鞋的动作,吓得连忙堆起笑脸,凑过去讨好求原谅。

“庸子的这个思路不错,可以作为案件的突破口之一,不过有些地方的逻辑还是有些问题,这个一会再分析。我先说说我的想法吧。”

“先说第一点,凶手为什么要把尸体挖出来,送到夜总会里去。庸子认为是报复和示威,对此我却是有不同的观点。”

“根据老张所说,我的推理是,尸体被挖出来后,先是进行了冲洗,但因为时间匆忙,所以尸体上大部分的污物都是冲洗干净了,但是头发、口鼻这些相对隐蔽的地方却是有泥土残留。然后换上干净的衣物鞋袜,再送回到夜总会,摆放成生前的姿态。

如果只是为了报复和示威,这些行为根本就没有必要。所以我认为,尸体之所以被这样处置,目的应该是——祭奠!”

“祭奠?烧纸的那种?”

沈亦白一双牛眼瞪得大大的,显露出此时内心的迷茫与混乱。

邢子庸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似乎想通了其中的逻辑和关联,身体开始如同触电了一般抖个不停。

“顾…顾哥你的意思是…两个人!”

“什么两个人?凶手有两个人?从哪看出来的?”

沈亦白一脸的问号。

不愧是自己的书迷啊,喜欢看悬疑小说的人悟性就是高。

“没错,通过在尸体上发现的相互矛盾的证据,我们不妨大胆假设,杀害叶小曼和搬移尸体的不是同一个人。”

尽管用了假设这个词,可顾清的语气却是相当的肯定。

“你的意思是分工合作,一个负责杀人,一个负责搬运。”

沈亦白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语声急促的说道。

“唉!”

坐在一旁的邢子庸弯下腰将脸埋在双掌之间,发出一声略显沉痛和无奈的叹息。

头啊!您就好好听着呗,别瞎插话丢人了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