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十三剑道 > 江湖篇
第一章 大漠七鬼
作者:黑幕底十四  |  字数:2329  |  更新时间:2022-01-26 14:34:04 全文阅读

明月当头,夜影寂寥。

街道之上,除了更夫之外别无他人,略显空荡的巷子深处,除了天上月亮所反射出来的周遭空影之外,什么都没有。

暗影角落之中,隐隐约约之中,有几个身着黑衣,面色严肃且紧张的人移动的速度很快。自东向南,由北冲西,来回穿梭,就好像躲在树洞之中的老鼠一般,似乎根本见不得人一般。

他们不像是在赶路,更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人一般。

又是一条深巷街尾,细细数来共有八人,身形胖瘦皆是相似,大致却看就好像是一个人一般。正此时,这八个人忽然止步,后面七人随着领头人停住脚步,满面疑惑,一人想要开口询问,领头之人却竖起一只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寂静。

正如这深夜一般寂静。

领头的汉子吞咽下一口紧张的口水,一滴冷汗不受控制地从额头上慢慢滑落,望着前方正安安静静躺在地面上的一枚银币,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闪亮,尤其是那白亮光芒,更是在这漆黑夜晚之中显得异常刺眼。

“咕咚......”

领头之人再度吞咽一口口水,喉结微微动动,开口道:“慕十三,你追了我们这么久,到底想要什么?为何还不现身?!”

声音发出,身后的七个人都紧张的做起了防备状态,每个人就如同受惊了的秋蝉,不住地四下张望,发出害怕的叫声。

“呵呵......”

一声轻笑,好像是从身前发出,又好像是从身后发出,这一声淡淡的浅笑如从天地间无处而生,飘若细烟,进了八人耳中,带着催命符一般的淡漠。

“你们大漠七鬼似乎还不值得让我追吧?”那声音的语气就是这般的平淡,好似世界上的一切都引不起这声音的主人有半分的兴趣:“只是你们偷了我的东西,我要追回罢了。”说着,声音之中多了一丝戏谑:“倒是从来没想到,大漠七鬼却是八个人,怪不得这江湖上有备而去之人都会死在你们手下。”

“慕十三,你有种的现身啊!”

那声音凄寒之下,听得这八个人忍不住心下发颤。原本还是内脏在微微颤抖,而后竟是引发了身上的战栗,最后八个人就好像是立在风口之处,浑身上下都在渗着寒冷两个字。

“现身?”那戏谑似乎止不住了:“我一直都没有藏着啊。”

忽地,地上的那一枚银币竟然活了一般,自己动着飞了起来。只听得“啪”的一声清脆,银币飞动起来,落入一人手中,那人却只是躺在了巷子深处的一个屋顶上,整个身子都是藏进了暗影之中,与这黑夜融为了一体。

真的现身了!

大漠七鬼看着那模糊不清的身影,心底滋生的惧怕尤甚。

慕十三,在这俗世江湖之中被称为第一剑客。

传闻,没人见过他的剑,也似乎他早就不用剑了。

见过他剑的人,貌似都已经死绝了,也好像这位第一剑客用的一直都是飞刀罢了。

慕十三成名很久,久到都没有人记得他是什么时候成名的了。只是能记得当年剑圣段红尘只是一剑之下,便败在了慕十三的剑下,之后归隐江湖,不问世事,而这件事情却好似已经是好久之前了。

似乎是几年前,也好像是时十几年前,就算说是几十年前似乎也会有人说自己记得。

大漠七鬼作为八个下九流的孤魂野鬼,常年在大漠打劫骆驼客或过路商旅,什么时候得罪招惹过这般的人物?

只是这催命的银币,一直都紧紧跟着他们八个人。

从大漠到西域城郊,从顺天府到现在的中都城,慕十三距离不远不近,就是死死跟在身后,好像一直戏弄老鼠的家猫一样,他的目的不是杀了老鼠,更不是吃掉他们,而是在享受这种戏弄的感觉。

“大侠......我们这群小人物到底是如何得罪您了,您至少得告诉我们我们这群下作货都做了什么吧?”第三个人的声音显得很是哀苦,如泣如诉几欲哭出来一样,听得人心下不由得酸楚许多。

“呵。”那模糊影子之处,戏谑的声音已经变得不屑:“你哭丧鬼的名号,在下却也是听过的,偷了我的东西,就这么直接走,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说到最后,这声音的语气就有些怒意了。

“你的东西?”

再次被这么一说,八个人都要好好想一想自己等人到底偷了他什么东西。

大漠七鬼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从八个人化身七位而去偷袭旁人去看也知道,他们不会是什么伟光正的人物。他们往日里也都是抢劫偷窃,挣些大钱小钱,可是对于慕十三这般的大人物,哪里敢去触?

一路上,被偷的东西接连被提醒,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是慕十三这个所谓正派人物要杀自己一众随口找的理由罢了。可是直到现在,慕十三却还是抓着“被偷的东西”不放,他们就真的要好好想想,自己一众有没有做过什么了。

“敢问大侠,能不能提醒一下,到底是什么?”

八个人身上的东西比较多,寻找起来一时间比较拖沓,怎能这般快就想到?

“不能。”声音愈来愈近,屋顶之上,那身影慢慢站起身来,只见周遭空荡荡,似乎如传言一般并无佩剑。

“那你这就是教我们死!”站在最后的那人语气极其悲戚,就好像是被逼上绝路的无辜之人,满脸的无辜。

身影愈走愈近,八人愈加胆寒。

这月光如练,径直洒在那隐约身影之上,一个俊朗的青年脸上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手上一枚闪亮亮的银币闪着夺命的光,不住地被他把玩着。

月光一闪而逝,青年的容貌也如烟尘般,转瞬即逝。

“拼了!”

“慕十三也是人!”

对方明显是不讲道理,已经被追了三天三夜,八个人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已经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有干掉这个该死的,然后做好任务逍遥四方去,哪里会管这个混蛋!

想着,早已心生默契的八个人不用多说一句话,不用多给一个眼神,便心领神会,知道其余七个人心底都在想些什么。只是一个片刻,七个人身影皆动,躲在第一个人的身后,一刹那间当真给人一种错觉。

这八个人就是一个人。

下一瞬,却又分成七个,平白地少了一个人。

“呵。”

仍是一声不屑的轻哼,一道耀眼的亮芒闪动,在这黑夜之中如同白虹贯日一般,又好似九天之下流星陨落,这道亮芒之内藏着无数星辰,星辰与星辰之间甩着爆裂的尾巴,一瞬地炸开!

此处,并没有那想象之中的刀剑交鸣声,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哦不,还有一个,只有一个沉闷的“噗噗”声。

倒下的大漠七鬼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哦,夺命的原来不是飞刀,而是那该死的银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