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蠢贼 > 别墅迷云
第一章猴三与猪大肠
作者:长弓难鸣  |  字数:5497  |  更新时间:2022-01-05 14:36:39 全文阅读

天色渐渐暗沉,太阳死了,月亮爬上了树梢。

街道像一条水波不兴的河流,在浓密的树影里流淌,一阵寒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像是在密语着什么。

一颗硕大的脑袋从粗壮的树干背后探了出来,慢慢显出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脸上蒙着一根黑色的布条。胖子艰难地猫着水桶腰,贼眉鼠眼地扫了一眼街道,举起右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哑着声音说道,“侯哥,这条道上没人了,安全!”

一只手掌猛地拍在胖子的后脑勺上,一道瘦小的黑影从胖子身后悠哉悠哉地走了出来,脸上同样蒙着一块黑色布条,只不过瘦子的布条遮挡住了脸部的绝大部分,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没人了你还撅屁股弯腰干嘛,不知道我在你背后啊,差点没把我撅倒.....还有,老子跟你说了八百遍了,不要叫我猴哥,我又不是孙悟空,叫我三哥!”

“哦,好的,侯哥.....”胖子挠挠头,“这鹿山大道咋连个人影都没呢,冷清清的,我看A市其他街道热闹得很啊,那个新闻会不会是假的哦,那么有钱的人咋会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朱大长,老子再最后说一遍,叫老子三哥!”侯三仰起脸,冷哼一声,“你懂个屁!这是别墅区,有钱人就喜欢清净,不喜欢被其他人打扰,街道上没人走动很正常,人家都是开车进出的。那些挤在一起住闹市区的才是穷抠,天天坐公交地铁,走路回去,街道上人不多才怪。”

“噢,我晓得了,就和旅馆里面大通铺跟单间的区别一样,”朱大长嘿嘿傻笑,望了一眼天空,“今晚上收获肯定不错,这么僻静的地方出了啥事也没人知道,天时也有利.....”清了清嗓子,朱大长双手叉腰,一本正经地念道,“正可谓是,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啊!”

侯三跳起来又狠狠地在朱大长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瓜娃子!不懂就不要乱说,平时就喊你多读书,你不听,我们又不是做那种掉脑袋的买卖,你念个棒槌的杀人放火。只是求个财,在古代就是劫富济贫,拿了东西我们就走,不害别个的命,要讲盗德。”

朱大长憨笑着搓搓手,“三哥,那是不是今晚我们干完这一票就可以回村上去了,我看新闻说的那个石头挺值钱的....”

“没文化,那叫钻石,不是啥子石头,”侯三双眼放光,“确实值钱得很,我们在工地上搬十年砖都挣不到那么多钱.....说起来老子就来气,要不是那个王八蛋包工头卷起钱跑路了,我们这会儿都该回村上去过年了.....算了,今天晚上我们把他老板的钻石拿了就不跟他们计较那么多了,从此两清。”

“这些有钱人真不讲究,”朱大长嘟着嘴,“花那么多钱买破石头都不肯给我们发工资,不讲盗德!等把那个石头换了钱,我们就回村上,还是农村好,这A市漂亮是漂亮,但有些人心肠太黑了....”

“回去做啥子,”侯三一边绕着别墅区的围墙走,一边低声说道,“干一行就要爱一行,既然我们入了这一行,就要闯出点名气再回去。先干完这一票,有了钱,我们就换装备,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四面开花,让那些有钱人听到我们的名字闻风丧胆,到时候老子就是盗圣,你就是盗神。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朱大长回头瞟了一眼先前藏身的地方,“三哥,我们不是有摩托吗.....”

“憨批,我是在打比方,这你都听不懂,”侯三翻了一个白眼,“有钱了哪个还骑摩托,到时候给你整一辆宝马,老子搞一辆奔驰,那样子回去才有脸面。”

“宝马可以犁地不,一天可以犁几亩地啊?”

“犁地做啥子?”侯三回头不明所以地看向朱大长,“那是豪车,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用宝马犁地的。”

“不能犁地那有啥用,还不如拖拉机呢....”朱大长伸出两根食指互相戳了戳,一脸羞涩地说道,“三哥,那我能不能不要宝马,就要一辆拖拉机。”

“你要拖拉机干啥?”

“离开村子的时候,我跟翠花保证过,一定会挣一辆拖拉机的钱回去,明年开春帮她把那几亩地犁出来,省得她又要去隔壁老王家借老黄牛。”

“李二狗不是有拖拉机嘛,你让她去找李二狗帮忙,几亩地拖拉机一会就搞完了,哪里还用得着拉牛耕地。”

“不行,李二狗看她的眼神不对,直勾勾的,我不想她跟李二狗有啥来往....”

“一个寡妇,也就你当成个宝,”侯三往地上啐了一口,“等有了钱,老子给你在城里找个水灵灵的黄花大闺女,难道不比那个翠花寡妇香....”

“我不干,”朱大长撅着嘴,“翠花还等着我回去呢,挣了钱我就在村子里盖几间瓦房,买一辆拖拉机,把她娶过门,我都跟她说好了....”

“没出息,”侯三瘪了一下嘴,“随便你,有钱了你爱买几辆拖拉机买几辆....先干完这票再说,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找了一个方便攀缘的地方,侯三像一只灵活的猴子一般两三下爬上围墙,对朱大长绕了绕手,跳进别墅区。两分钟后,朱大长才满头大汗地翻过围墙,站在侯三的旁边喘着粗气。

侯三看了一眼朱大长肚子上一圈又一圈的肥肉,叹了一口气,“你这体型怕是当不了盗神了....”

“我今天就只吃了半个锅盔,”朱大长委屈巴巴地说道,“这肉它自己要我身上长,我也没办法啊....”

“好了,别磨蹭了,”侯三催促道,“赶紧找找那家伙的房子在哪,拿了宝贝就溜,迟则生变。”

朱大长擦了擦额头的汗,重重地点了点头,猫着腰跟在侯三的屁股后面,在别墅区里转悠起来。

半小时后,朱大长指着一栋别墅大门左侧外墙上的一个数字,激动地说道,“三哥,找到了,就是这里,6号!”

侯三粗粗地瞥了一眼数字,长舒一口气,“这别墅区也太大了,妈了个把子,以后有钱了,老子也要整一套....”活动了几下手脚,“走,该咱们正儿八经登台表演了!”

深吸一口气,侯三率先从外墙翻进别墅,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将别墅大门打开一道空隙,待朱大长侧着身子挤进来,再轻轻地将门关上。

弯着身子,侯三和朱大长绕过别墅小花园,来到别墅大厅外。看着灯火通明的别墅,侯三张了张嘴巴,回过头呆呆地看着朱大长,“你不是说今晚他们家没人吗?这是咋回事?”

朱大长咽了一下口水,“我昨天跟踪他的时候,明明听到他说今晚要在酒店举办一个什么晚会的.....”

“不管了,来都来了,贼不走空,这是行规。”侯三双眼一眯,“咱们只要小心一点,不一定会被发现.....实在不行,偷不成,咱们就改成抢。拿了东西就开跑,就算被发现,麻利点儿,他们也追不上。”

朱大长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三哥,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侯三往手掌上轻呸两下,摸出一把小刀,撬开一扇窗户,“我先进去探探底,等下再叫你进来。”

朱大长比了一个“OK”的手势,背靠着墙壁蹲下,藏身在草丛阴影里。

侯三从窗户跳进大厅,也是蹲着的姿势,收起刀子,扫了一眼别墅客厅,没发现有人,正要站直身子,忽地听见客厅楼梯那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立马躲进客厅窗帘后面,屏息凝气。

脚步声从楼梯慢慢向客厅移动,在沙发那里转了一圈,又往楼梯移去。

侯三偷偷瞄了一眼,见客厅没人了,随即矮下身子,在地上滚动几圈,滚到客厅的沙发背后才停下,呼出一口浊气。

突然,侯三裤兜里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然后传来一阵响亮的手机铃声。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来带来了喜和爱,好运来我们好运来,迎着好运兴旺发达通四海.....”

侯三慌忙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朱大长”三个字,立马接通,一边留意着楼梯的动静,一边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做啥子!”

电话里传来朱大长刻意压低音量的声音,“哦....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把手机铃声关了....”

“老子晓得,用不着你提醒!”

“你明明就没有关,我都听到了。”

“老子马上就关....”

“那你快关啊,免得一会又闹出啥子响动.....”

“你不挂电话,老子咋个关铃声!”

“哦哦哦,那我先挂了....”

说完,通话便被朱大长掐断了,侯三点开手机上设置铃声的菜单,刚要点击关闭按钮,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还是朱大长打来的。

侯三接通电话,愤懑地甩了一下头,“又做啥子!”

朱大长期期艾艾地说道,“三哥,我可以进来了不,外头这草丛里蚊子好多哦,这大冬天的也不晓得哪来的蚊子....”

侯三探出半颗脑袋,瞟了一眼楼梯方向,又竖起耳朵停了停楼上的动静,“可以!现在立刻马上滚进来,还有....不准再给老子打电话!”

话音刚落,侯三用力地点了一下挂机键,顺便关闭铃声,将手机揣回兜里,开始在客厅里搜寻起来。

片刻之后,朱大长也从客厅窗户翻了进来,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地爬向沙发,见侯三正在电视柜那里翻翻找找,刚要抬起头说几句,只听楼梯处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当即又缩回沙发背后。

侯三也听到了脚步声,登时放下手中的东西,藏到沙发的另一侧背后。

一个身穿浴袍,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女人一边用帕子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客厅,撅了撅嘴,朝楼上喊道,“刚才是你在楼下吗?”

另一个长发披肩,浓妆艳抹的女人扭着屁股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耸耸肩,“我是下来过一趟,不过很快就上去了,忙着在书房收拾呢,怎么了?”

身穿浴袍的女人皱眉道,“我刚才好像听到楼下有什么动静.....”

“你听错了吧,”浓妆艳抹的女人撇撇嘴,“一定是你太紧张了....别担心,我很快就收拾好了,一切都会恢复到和之前一模一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过,”浴袍女人瞪了另一个女人一眼,“一定要记住这点,要先骗过别人,首先得骗过自己。”

“知道啦,”浓妆艳抹的女人双手搭在浴袍女人肩上,推着浴袍女人往楼上走,“快去把头发吹干,万一感冒了就不好了....”

侯三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长出一口气,从沙发后露出一双眼睛,瞧了瞧,果然没人了,对同样探出脑袋的朱大长比划了几个手势,示意朱大长去厨房旁边的两个小房间搜寻,自己在客厅里继续翻找。

朱大长竖起一根大拇指,趴在地上,匍匐着快速地爬向厨房,待到进入厨房旁边的过道,直起身子,踮着脚尖走到一间房门前,打开房门,里面挂着各式各样华丽的女士服装,衣服下的隔板上放着五颜六色的皮包,再往下,地上是排布整齐的高跟鞋。

朱大长打开一个抽屉,顿时眼睛放出两道亮光,抽屉里全是流光溢彩的珠宝首饰,狠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朱大长回到过道,对侯三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用口型示意,“三哥,找到宝贝了!”

侯三速即将手里的东西放回原位,迅速来到朱大长的身前,小声道,“在哪里?”

朱大长带着侯三走进衣帽间,指着刚才拉开的抽屉,低声道,“你看这么多好东西呢.....就是没看到新闻里说的那颗大石头。”

侯三盯着抽屉里的珠宝,眼睛再也挪不开了,口干舌燥地说道,“有了这些就够了,一口吃不了大胖子,这家里还有人,咱们赶紧拿着这些开溜.....”

“三哥,那你在这里收拾吧,”朱大长有些不甘心地说道,“我去另一间房看看,万一那颗大石头就在那间房呢....新闻里都吹上天了,我倒要看看那颗石头凭啥值那么多钱.....”

侯三摆摆手,看见隔板上有几个一模一样的黑色手提袋,随意拿了一个手提袋,一边往手提袋里塞珠宝,一边不耐烦地说道,“快去快去,小心点,等我收拾完,就算没找到那颗大钻石,咱们也得走了,知道不....”

朱大长认真地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过道里,摸着墙边来到另一间小房,缓缓地打开房门,瞅了一眼房间里的情况,大失所望。房间只有十来平,正前方放着一个大大的洗衣机,墙边放着几个拖把,左侧是一个柜子,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东西。

一脸不满地摇晃几下脑袋,朱大长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顿时愣住了。

有什么东西倒在了他的脚上,朱大长低头一看,是一个女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一根围裙。

让朱大长震惊的是,女人的胸口插着一把刀,胸口的衣服红成一片。

抿了抿嘴唇,朱大长蹲下身子,拔出女人胸口上的尖刀,细细一看,目瞪口呆道,“是真的啊.....”

侯三提着黑色手提袋走了进来,看见房间里的情形,双眼一突,一巴掌拍到朱大长的后脑勺上,脸色寡白地说道,“朱大长,你脑壳里难道装的都是猪大肠啊!老子跟你说过,咱们只图财,不害命,你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不是我.....”朱大长举着手里带血的刀子,一脸无辜地说道,“三哥,不是我干的,我一打开柜子,她就倒出来了,我还以为是个假的模特.....”

“料想你也没那个胆量....”侯三蹙起眉头,“快放回去,这有钱人家的水太深了,咱们还是快点离开,别多管闲事了....”

朱大长盯着女人可怖的面孔,咽了咽口水,蹲下身子,哆哆嗦嗦地将刀子插回女人的胸膛上,刀子没入女人身体的瞬间挤出一小股暗红的血渍,看得侯三眼皮一跳,暗暗惊心。

将女人重新放回柜子里,朱大长关上柜子门,看见刚才自己拔刀时不小心滴落地面的那滴血,想要伸手去擦,却被侯三一把拉起,回到客厅里,急匆匆地从窗户翻了出去。

侯三将窗户关上,准备起身离开,一双肥肥的大手将他按了下来。

朱大长食指放在嘴边,指了指别墅客厅,拉着侯三躲进草丛阴影里。

侯三顺着朱大长手指看去,只见那个浴袍女人从楼梯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起遥控板,打开了音响,一首悠扬的钢琴曲在别墅客厅里回荡。

十多秒后,浓妆艳抹的女人也来到了客厅里,坐在了浴袍女人的身边。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朱大长和侯三脑中一片轰然,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保龄球。

两个女人搂抱在一起,唇唇相印,蠢蠢欲动。

朱大长掏出自己的手机,对准客厅的两个女人,按下拍照键。

咔嚓。

侯三呼吸都停止了下来,声音颤抖道,“你他娘的又在做啥?”

“人家不是说了么,遇到事情不要慌,先拍个照发朋友圈吗?”

侯三气得直翻白眼,“你是不是想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今晚上在这里偷东西,还特么发朋友圈,你的朋友圈就只有我和那个寡妇,发个棒槌!趁现在,赶紧溜,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朱大长吐了吐舌头,将手机揣回兜里,悻悻地跟在侯三屁股后面,弯腰离开别墅。最后关上别墅大门的时候,朱大长回头望了一眼,正巧看见更令他震惊的一幕,差点惊掉自己的下巴。

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慢慢摘下了自己的长发,抹掉了脸上的妆容,现出一张冷酷男人的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