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执剑行歌 > 正文
第一章 幻象
作者:散尽霓华  |  字数:3165  |  更新时间:2021-12-11 22:02:10 全文阅读

雾气弥漫,战场上的一切都被氤氲水汽所笼罩。而在这片水雾中一青年持剑傲然挺立,神态戒备,目光凌厉地扫向四周。

忽地铮鸣四起,只见青年手腕翻转,舞出道道璀璨银光将飞袭而来的利刃击落。

铁器坠地的清脆声此起彼伏,不断撩拨着青年心弦。

青年面容依然紧锁,没有因挡下敌人的偷袭而放松半分,因为他知道危险尚未褪去,下次攻击很快就会再来,此刻容不得半点马虎。

可接下来,周围却是一反常态的安静,安静到落根针都能清晰听到。

正当青年满心戒备四下环顾之际,荒凉诡谲的战场上响起若有若无的呼唤声。

“长……歌……”

“谁?”

微弱且断续的呼唤声入耳,青年寒毛根根乍立,他刚想要寻找声音来源却发现呼唤声已然销声匿迹,难觅踪影,心头狐疑不由得更盛。

“难道是敌人故意扰乱我心神?”青年稍作停留后缓缓挪动步伐打算暂离这片区域,可刚抬起脚便感觉到一股剧痛袭来。

“唔……”青年咬牙闷哼,身体趔趄着跪倒在地。他震惊地看向自己的胸膛,那里赫然插着一柄利刃,鲜血正顺着剑刃滴落,于黄土中绽放艳丽花朵。

心脏每次跳动都会带来难以忍受的痛楚,青年能够感受到利刃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赶忙调动灵气护住心脉。可惜为时已晚,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便会死在这片战场上。

“东躲西藏的鼠辈,可有胆子现身一战!”

青年强忍着剧痛怒吼,他心有不甘,自踏上这片战场到现在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便要葬身在这里,这样的结局让他如何甘心。

而心有不甘的背后则是溢于言表的屈辱,身为修士的他没有死在正面交锋上,反倒死在不明不白的偷袭下,如这般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他断不能接受的。

青年不断咆哮嘲讽,试图将幕后之人激出来。

可随着时间流逝,青年的声音越发微弱,又过了少许,甚至连正常说话的语气都没有了,视线也逐渐模糊起来。

青年的不甘与屈辱似乎传递给了敌人,一道身影从浓雾深处缓缓显现。

浓雾中一对如窗般大小的眼睛散发着妖异光芒,居高临下不断扫视大地。眼睛下方巨口虚张,嘴中漆黑一片宛若不测之渊,噬人心神。

更恐怖的是这个生物体型庞大如山,却只有部分器官是血肉之躯,其余部位皆是一团透明的不明物质,上下飘忽不定。

看到眼前怪异的生物,青年脸上的愤怒与懊恼瞬间转变为呆滞,他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生物,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怪物的大嘴缓缓靠近,在距离青年两尺有余处猛地长出无数獠牙。獠牙与皮肉一样都是透明状,但还是掩藏不住其锋利。

很快,怪物的巨口便笼罩了青年大半身体,此时只需轻轻一咬,青年便会断成两截。

恰在此时,浓雾中呼声再起。

“宁长歌!”

一股音浪在浓雾中爆发,雾气瞬间便被驱散,随雾气消散的还有骇人凶兽。

待一切清明后,一少年身影凌空飞起撞断无数树枝后落入尘中。

“吾说过与人对阵最忌分神,如你这般与自杀有何不同!”一容貌俊美的男子面色严厉,手持鹿杖缓行至少年身前。

少年则是表情木讷,双目失神地看着眼前翠绿葱郁,忍不住低声呢喃,“这里是?怪物……呢?”

上一秒他明明看见一只怪物要将他生吞,可下一秒就什么都没有了,变化之快让少年许久才反应过来,“又是幻象么?”

随着神智彻底恢复,少年方才感受到身上火辣辣的疼痛,他扭动着身躯扶树站起,面向男子施礼道:“先生教训的是,我下次不会了。”

说完后,少年看向先生严厉的面庞,稍作迟疑后又说道:“先生,我刚才又看到那幻象了。”

“……”

男子闻言一愣,脸上严厉的表情也随之舒展,他伸手轻抚少年脑袋,柔声说道:“长歌,那不过是你胡思乱想罢了。”

“可是……”宁长歌手抚胸口,这里依稀还有些刺痛感,“我看见有把剑刺穿了这里,若只是胡思乱想那我为什么会觉得疼呢?”

“或许是吾下手重了点,以后轻些便是了。”男子的回应有些敷衍,像是找不到什么借口一般。随后整理了情绪继续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你好好休息去吧。”说完便拄着鹿杖离开,独留宁长歌一人在此。

“下手重了么?”宁长歌苦笑摇头,他虽然什么都不懂,但还是能分辨出被踹飞和刺痛之间区别的。

“先生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宁长歌看着先生离去的方向,心中满是疑惑。每当他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先生都顾左右而言他,完全不愿意多说,若是被问烦了更是直接动手,还美名其曰锻炼。

其实对宁长歌来说方才所见的幻象并不陌生,过往每隔段时间都会看见一次。但之前见到只是幻象,完全不像最近几次这样感同身受。

“那怪物究竟是什么?还有我手里那把剑又是怎么回事?”宁长歌思绪飞荡,不由自主地回想方才幻象中的一切。抛去那诡异生物外,宁长歌最在意的就是他手握的那把剑了。

虽然已经见过无数次幻象了,却始终无法看清那把剑长什么模样,仿佛有团迷雾将他与那把剑隔开。

带着种种疑问,宁长歌缓步走进一池水中,感受着炙热泉水灼烫皮肤的痛感,宁长歌长舒口气。

“唉,算了,反正糊糊涂涂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宁长歌经过再三思索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将之抛诸脑后。

“这灵泉还是一如既往的烫人啊!”宁长歌倒吸一口凉气。他才刚进去片刻功夫,皮肤就已经通红了。

不过宁长歌并没有急于从灵泉中离开,而是坚持,忍耐。等适应了水温后,从岸边拿起一本古书细细端详起来。

古书上晦涩难懂的文字让宁长歌抓耳挠腮,若是将这些字单拿出来他还知道什么意思,但一组合到一起就完全看不懂了。

宁长歌又看了几眼后果断放弃,熟练地翻到图画部分并嘿嘿笑道:“想必先生也知道我看不懂,所以才有这图画部分。不过这图画太多都是没用的,我一个人看动物的解刨图干什么!”宁长歌一边翻动一边吐槽,很快便翻到他要找的那页。

此页乃是一张人体图,图中标注众多经脉和主要穴位,而在经脉穴位旁则是有着众多箭头指引方向。

“这妖经心法真是便捷,就算看不懂字也没关系,一样能修炼。”

宁长歌笑着深深吸了一口气,周围的灵气随着宁长歌的呼吸涌进他的体内。随后宁长歌按照妖经图上的指引,调动灵气游走全身。

灵气游走之处胀痛感也会随之而来,当灵气运转一个周天之后,宁长歌已经快要疼出眼泪了,不过他仍没有停下吸收灵气。

宁长歌身为修士自然知道这是灵气在洗经伐髓,如果承受不住那么之前的一切都是白费,而承受住了,则脱胎换骨,实力更进一步。

宁长歌不断地吸收灵气,然后在体内运转,尽可能地消化将之化成自己的东西。

而随着运转周天次数的增加,胀痛感逐渐升级为刺痛感。宁长歌感觉五脏六腑都在被千万根尖针反复刺扎,鲜血甚至从口鼻处淌出,可纵然如此宁长歌仍没有放弃,

他深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若是连这点痛楚都忍受不了,那还走什么修行路。

而且宁长歌心中始终有个目标,那就是成为先生那样的强大的人。

虽然宁长歌对先生了解甚少,除了知道名字是梦卉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宁长歌能够看出来梦卉的实力非同一般。

宁长歌现在仍在记得当日他被梦卉所救的场面,梦卉只是随意地挥动衣袖,便让十余名手持利刃的贼军毙命当场。

宁长歌心中时常想着,若他有这种力量,他们一家是不是就不用四处逃亡躲避战乱了,他是不是也不会看着亲人饥寒交迫抱憾而终了。

突然间体内刺痛感消失,换之的是说不上的畅快感。宁长歌大口喘息,眼神流露着欢喜,他知道他的实力又提升了一步。

“锻骨二重了?不错,进步挺快。”梦卉的声音突然响起。

宁长歌听到梦卉的赞赏,咧嘴羞涩笑道:“先生谬赞了,是先生教的好。”

“净拍马屁,吾不过是把书给你让你先看着,何曾教过你?”梦卉听着宁长歌的奉承,忍不住调笑道:“还是说,你怪吾未曾指点?”

“先生这是哪的话,您送我这么厉害的书就已经是最好的教导了,哪里还敢怨您啊。”

“哦?最好的教导,那也就是说你以后不需要吾教了呗?”

宁长歌没想到梦卉会这么说,顿时满脸苦涩忙叫道:“先生别啊,先生若不指导,这整本书我恐怕是只能看懂这几张图了。”

梦卉听到宁长歌的话后哈哈一笑,随后不断地打量宁长歌的身体,心中若有所思。

而宁长歌看着梦卉的视线,再看看自己泉水中近乎全裸的身体,心底不由得一阵发毛,稍作犹豫后弱声说道:“先生,我还小,而且对男的不感兴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