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真是刺客啊 > 第一卷 刺客信条·新人试炼
第一章 影与月
作者:我有四知  |  字数:2797  |  更新时间:2022-02-21 10:20:30 全文阅读

万山市,万山大学。

时值深冬,偷懒的冬日早就打卡下班,夜幕降临,街道两旁树枝所剩无几的枯叶倔强地对抗着瑟瑟寒风。

此时已放寒假,校园路上仅有零星几个还未回家的学生,都行色匆匆。

第九宿舍楼下,斜照的月光投下一片阴影。头戴鸭舌帽,手持一米长钢管,杨逸影耐心藏于靠墙的黑暗中,倍感舒适,似若天生喜欢这样的环境。

嬉笑打闹声传来,身穿黄色羽绒服的何荣浩在寝室哥们簇拥下靠近,微醺的感觉让这帮荷尔蒙满满的男生愈发肆无忌惮,开始高谈阔论。

“浩哥,你放心,杨浊月那座冰山必然会融化于你的热烈攻势中!”

“就是,浩哥,软的不行咱们就上硬的,今天这顿酒可不是白喝的!”

“哈哈哈,靠你们了,哥抱得美人归后,好酒好肉管够!”

“那就提前谢...”

邦!

冷硬的钢管与其中的高个儿男生额头来了个热情碰撞,高个儿男生眼冒金星,蹒跚侧退两步捂额蹲下,肿起的青红大包带来剧痛,眼泪不争气地淌了出来。

优先解决掉身材占优的一员,杨逸影压低帽檐遮住面庞,果断一蹬墙壁跃向后方两人。

何荣浩瞬间酒醒,惊怒地望向从暗影中迅敏蹿出的人影,还算有几分胆量,捏起拳头想要反击。

可惜,两者的身手速度根本不在同一层次,这一拳连杨逸影衣角都没摸着,何荣浩视野中已失去对方的踪迹。

“啊!”

“别别,别追我,大哥饶命..”

快、准、狠。

又有一人被一管抡倒,另一人当场认怂,都没看清敌人是谁,反身就跑,边跑还边求饶。

讽刺的是,刚刚提出“软的不行上硬的”之人正是他。

放任小虾米逃脱,没有丝毫废话,单手微扶帽檐的杨逸影转过身,开胃菜结束,接下来才是正餐。

目睹电光火石的一切,涌上头的热血凉了半截,何荣浩眼珠一转,面朝宿舍嘴巴张开,打算通过大喊吸引他人注意。

呜嗡。

变形的钢管与空气摩擦出沉闷之音,重重击打在何荣浩肩背部,将叫喊声扼杀在喉咙里。

即便有羽绒服垫冲,何荣浩依旧肩背生疼,还未细细体会痛感,左腿后窝又吃了一记钝器猛击。

目光凉如夜色,杨逸影分出一只手,抓住跪地低声呻吟的何荣浩头发,用力一扯,将其放倒在水泥地上。

“你...是哪个...”

何荣浩彻底放弃抵抗,直勾勾盯向鸭舌帽下的侧脸,不明白自己到底何时得罪了这么个狠人。

“离杨浊月远点。”

刻意调整帽檐角度,让对方难以窥清真容,杨逸影蹲下身,杵着钢管在其耳边清晰留下一句话。

声音不大,并且异常平静,却带着毋庸置疑的意味。

果然...

何荣浩还算有脑子,当即明白了几分,怔怔望着起身离去的冷厉背影。

寒风凛冽中,那道背影不显萧瑟,反倒与这冬夜相得益彰。

“嘶~~”

愣了十几秒,打定主意不再招惹祸水的何荣浩似才想起疼痛,加入了室友倒抽凉气的队伍。

...

三天后,小杨县城东。

杨浊月穿着不显身形的长款红色通版羽绒服,买了春联,又采购了一些扫墓祭奠用品,出发向家里走去。

她继承了父母外貌的所有优点。双瞳剪水,鼻子小巧挺翘,樱唇如点,扶风柳眉,面容如画般精致。

令许多女人咬牙切齿的是,她的身材也丝毫不输颜值,一对纤细长腿更夺人眼球。

自从父亲故去,杨浊月性子变得越来越清冷,对除母亲和杨逸影之外的人不假颜色,高二眉眼长开,成为部分同学口中的冰山女神。

母亲也去世后,冰山愈发冻人。

行入小巷,几声口哨从身后传来,她心里无奈。

自念高中以后,容貌带来了许多烦恼,杨逸影不知为她打了多少架。她还特意挑了件遮掩身材的衣服,结果就这么一会儿还是被麻烦找上。

表情平静,放慢步子。

一般女生在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惊慌逃跑,而她如此表现,似乎有所依仗。

吹哨青年留着一头油亮的中长发,带了几个家里的同龄人儿打算找个地方吃烧烤。

刚刚在路灯的照耀下惊鸿一瞥,瞬间被杨浊月清媚却冰冷的侧脸吸引,连忙带着人跟上。

眼见美女小姐姐速度变缓,他挂起轻浮笑容,开口调戏道:

“嘿,小姐姐,陪哥几个喝点怎么样。”

油头青年也姓杨,叫杨耀。家里很早发财搬迁至市里,每年只是回小杨县过年祭亲。

停下长腿,杨浊月没有做声。

急不可耐的杨耀向前疾走几步,直接伸手向漂亮小姐姐手肘抓去。

杨浊月微微侧身,又露出了白皙的小半侧脸,青年杨耀见状更加蚂蚁爬心,想要赶紧一睹芳容。

后面几个青年分散开,把小巷一头的入口挡住。

咸猪手没有如愿抓上杨浊月的手肘,似是被什么东西弹开。

杨浊月左手轻提起长款羽绒服,右脚正待向后斜踢出去,却突然收回动作。

因为她察觉到,弟弟杨逸影已经从前面的巷口赶来。

没有得手,杨耀有点恼怒,直接伸出双手想要抱住杨浊月。

嘭!

一个酒瓶直接砸在杨耀额头,制止了他的动作,酒精味混杂血腥味在巷中弥漫开来。

杨逸影眼神幽寒,缓缓从暗影中走出。

听到大哥惨叫一声,几个小弟当即上前查看。

见此情形,杨浊月罕见地展颜一笑,俏脸冰雪消融,寒冬的深夜泛起一丝春暖花开之意。

“给我弄死他!”

捂着额头的伤口,杨耀喉中发出一声凶狠的低吼。

几个小兄弟看到大哥鲜血淋漓的惨样,心里有点发憷,一时不敢上前。

带头大哥直接指挥道:

“小勇,你上,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一位瘦弱青年往后退了两步,低下头小声解释:

“耀哥,我晚上视力不好,看不清人,老妈昨天还给我煮猪肝来着。”

“怂货!”

杨耀鄙视小勇,又冲着另一个少年喊道:

“小威,你身体好,你上。”

另一位壮些的青年也退后两步,憨憨地摸摸脑袋:

“耀哥,出来的时候大伯说有事你会罩着我们,俺听他的。”

“废物!真有你们的,白瞎了这俩名字。”

眼神扫过,几个小弟都往后缩,杨耀胸口发闷,只能深深的看了杨浊月背影一眼,撂下狠话:

“你们给我等着。”

姐弟俩全程不发一言,几兄弟匆匆离去。

将杨浊月送至家门口,杨逸影开口道:

“姐,我再去买瓶酒。”

杨浊月点头,目送弟弟下楼,转身关上门。

杨逸影与杨浊月并非亲姐弟,杨逸影没见到过母亲,小时候问起,父亲从来都语焉不详,只说去了很远的地方。

十一岁那年,他在杨浊月家里过暑假时,突然收到噩耗。

父亲所在的研究所发生事故,所有科研人员无一幸免,其中也包括杨浊月的父亲。

杨浊月的父亲与杨逸影父亲是关系莫逆的同事、好友、同乡。

姐弟俩就这样失去了各自的父亲。

杨浊月的母亲,黄姨,当年不顾父母反对从上沪市嫁到小县城,和娘家早断了联系。

三人相依为命度过了七年。

黄姨一直心怀悲痛,不愿动用抚恤金,想要将其留给两个孩子。

好不容易将姐弟送进大学,抚恤金银行卡交到二人手里,不到一月就心怀死志追随亡夫而去。

她也是时候休息了,这是她的权利。

...

杨耀让哥几个带他到医院去做了检查,发现只是皮外伤,简单包扎了一下。

“你们谁知道刚才那两人是谁吗?”

杨耀冲常住县城的几人问道。

小勇开口回答:

“应该是杨浊月和他弟弟杨逸影,她是咱们这届有名的冰山女神,就住那附近。”

他和杨逸影姐弟是同一届高中校友,高考成绩稀烂留在县城游手好闲,当初冰山女神杨浊月在年级很有名气,他还尝试追过,怎会不知。

“他们家什么背景?”杨耀看向他。

“没什么背景,家里以前就她老妈一个家长,好像去年也走了。杨逸影打架相当厉害,想追他姐的人都知道。”

小勇如数家珍。

杨耀点头,那就是只有姐弟俩相依为命了。

“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他又想起那惊鸿一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