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8章 竖子不足与谋
作者:采诗  |  字数:2014  |  更新时间:2021-12-22 15:59:25 全文阅读

青丝落地,江月婵如若无事坐在船尾,多少还是有些悔意。

其实她一直没太想过感情这件事,心如平湖,无人留下掠影,自然不起微澜。偶尔老城主或是江侯旁敲侧击,她也敷衍搪塞。

直到昨日在阳城那户寻常农家见识华胥婚嫁,听孩童歌唱童谣,那个总角女孩一句无心之话,在她心里涤荡浅浅涟漪。

她厌恶这种感觉,正如同姬采诗三番五次热切邀请她去华胥她还是毅然拒绝一样,在春临节来一场简单邂逅,这不是她的命。

她的命,在自由之城,在塞北,在黎明要塞,为自由而战,为平等而战,为弱者而战,为家园而战,要么死,要么老。

在船头和老舟子谈天的子修,本来还想向这位老不正经的老情种请教些知识,目睹江月婵斩断青丝吓了一跳,看来也没必要问了。

老舟子问道:“少主,你得罪她了?”

子修想了想,摇头,自从上次被踹下水后便长了记性,处处谨小慎微,就连昨日在农家宴席上也没趁机占嘴上便宜。

老舟子又问道:“少主喜欢她?”

子修一怔,说不太清。

那位帝君的侄女也好,虞西陲也罢,其中联系都带着点图谋,无非是为一个“利”字。子修不喜欢这种感觉,如同见到姜北臣时那种本能的厌恶。人有别于牲畜之处在于,除了为一口吃食和本能欲望,还有莫测的情感。

平心而论,子修更期待在禾丰节上完成成人仪式,在春临节上邂逅一位姑娘。

“那就是喜欢,”老舟子替子修回答,又说道,“我问过老四,你以前可没这样对一个姑娘。”

子修疑惑问道:“这样?怎样?”

老舟子徐徐道:“按理说,你和她有点过节,是不是?你这人,心眼小,要是别人得罪你,睚眦必报,才去华胥那几年和学宫同学斗嘴,是不是跑到他家里去打了他一顿?”

子修点头,那位学宫同学就是少师羡,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童言无忌说了几句刻薄话。

子修辩驳道:“三爷,我可没打过女人。”

老舟子继续说道:“夏娴,是你堂姐,当然,以前你不认得。论身段、样貌、家世,样样出色,她在华胥那两年,与你亲近,你也和她刻意保持距离,是不是?”

子修解释道:“我不是和帝君的侄女有婚约吗,哪敢招蜂引蝶。”

老舟子问道:“那个少师羡,身边不照样莺莺燕燕?”

“好,再说姬采诗,”老舟子想了想,问道,“去年她和你在一起半年,你没做出格的事吧?”

子修摇摇头,脸色微变,不悦道:“三爷,正经点,我还是个孩子。”

老舟子笑道:“那就对了。我在西塞山下见过她,小姑娘挺有礼貌,采了两句渔歌。这么好个姑娘,又有婚约,跟你半年你没做点出格的事,那就是不喜欢。”

子修难为情道:“其实做过。”

“哈?”老舟子一脸狐疑。

子修小声说道:“她寄住在东郭五弦家时,我翻墙去找过她。”

老舟子憋住笑,问道:“然后呢?”

子修无奈道:“钻错了卧房,被当成贼。”

老舟子憋不住笑,促狭笑问道:“找她干嘛?”

“讲故事,”子修一本正经答道,“我听宰予我说南山日覃坡有虎,打算讲给她听。”

老舟子皱眉问道:“就这?”

“就这。”子修一脸笃定。

老舟子一脚踹翻子修,嘴上骂骂咧咧:“竖子不足与谋!”

江月婵听到动静,连忙扶住子修,疑惑问道:“亓官大人,怎么了?”

老舟子没好气道:“这傻小子无药可救了。”

“病不是好了吗?”江月婵疑惑,且担忧。说起来子修发病自己脱不了干系,要是子修单纯出言不逊她也不会愧疚,偏偏人家还是为自己帮忙,这就说不过去了。

确定子修没大碍,江月婵放下心,说道:“谢谢。”

“哈?”子修一愣。

江月婵解释道:“谢谢你愿意帮我。”

子修笑道:“反正我整天也是消磨光阴,闲着也是闲着,另外,去夏汭也正好有事。”

老舟子摆出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斥责道:“傻不愣登。”

子修一脸委屈,心道也没惹到老舟子。老舟子示意子修过来,细声道:“傻小子,你就不会煽情一点?比方说,你回答,‘我们之间,说谢谢多见外’。”

子修诚恳说道:“三爷,感情的事,我以前没太考虑过,觉得既然有婚约,看一眼别的姑娘就有些过分。我在夏邑时特意问过子兰,他说并没有给我定婚约,我就猜到是姜北臣在捣鬼,就不乐意了,心想我长这么大,什么都依着我性子,凭啥婚姻大事要交给一位外人?所以我就想找个时间去退了婚约。”

“不是因为江月婵?”老舟子问道。

子修摇头。

老舟子又追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帮她?”

子修答道:“自由之城是祖父的心血……”

老舟子唾骂道:“狗屁祖父,你祖父是少鼎,怎么没见你做点事?”

子修深吸口气,道:“三爷,另外我也想散散心,现在这层身份,我很为难。”

老舟子讥笑道:“怎么,怕华胥人剥夺你的帝子头衔和属地?还怕回夏邑后别人不认你这个天潢贵胄?”

子修苦笑点头。

老舟子鄙夷一眼,问道:“你就说有几分是为江月婵吧。”

子修竖起一根手指,见老舟子不满意,一脸诚恳道:“一分,顶多了。”

“她怎么样?”老舟子问道。

“很不错,”子修给了个中肯回答,道,“我配不上。”

“你不是正在尝试?”老舟子一眼看破子修那点心思,嗤笑道:“先借我的面子去夏汭请欧匠,再带着老四去相山请司马相父。这两件事要是成了,就算讨不得人家姑娘欢心,起码也好感倍增。”

子修不着痕迹瞥一眼坐在船尾想事的少女,认真说道:“三爷,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