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为永恒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黄昏与冥江!
作者:旧屋有鬼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22-03-22 10:00:38 全文阅读

被剥夺了一切的姜羿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连同金色逆鳞一起,消失在了几位老祖眼前。

“这……怎么向煌祖交代?”

姜羿消失突然,诸位老祖始料未及,驻足原地大眼对小眼,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顾云天见此状况,脸色也颇为不自然,手掌虚握,手指相互扭捏间,一步踏出,走进赤金城池中,凝望在姜羿消失之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回转头,几位老祖已经来到身后,伸手指向地面,凝声道:

“逆鳞的消失极不寻常,看来它确实认可了姜羿,只不过逆鳞过于神秘,可能在进行着某种奇怪的传承,我等在此守候,待煌祖来后再作打算。”

顾屠隐冷笑,不以为然,嘲讽道:“嘁!那小子八成已经死了!当年我们每个人都拿过这枚龙鳞,都是被剥离了些许东西,若不选择放弃,必定会被吞噬殆尽,这小子猖狂至极,定是被剥夺了一切,现在恐怕已经死于非命了!”

顾南元此刻对姜羿的死活并不在意,双眸低垂,失神的望着地面,似还没有从刚才的悲痛中走出,毕竟蕴养了两千年的炼器池,顷刻间被毁,任谁一时半刻都难以接受。

三祖比其他老祖都要沉稳,回想了一番刚才的事发经过,抚着胡须分析道:“若姜羿真被剥夺了一切,那逆鳞为何也随之消失?这其中必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秘,此子行事狠辣果断,知道事情不对,必定会立刻放弃,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极有可能获取了机缘!”

对于姜羿到底是生是死,几个老祖各持意见,事实上,三祖的分析是对的,此时此刻,姜羿的身上正在发生某种奇特的蜕变,这种蜕变说不清道不明,似乎没有任何改变,但又好像改变了一切。

……

“怎么会……种子呢?!”

精神病院内,少年身上穿着蓝白条纹衬衫,正得意的创造杰作时,双眸陡然一凝,瞭望天空,眼中充斥着惊恐!

“他难道……这不可能!他怎么会逃脱出去的!这绝不可能!!”

少年疯癫了,一巴掌将身前瞳孔涣散的中年男子拍飞出去,失心疯般的在医院内横冲直撞。

王主任走在医院过道,见到从身边飞驰而过的少年,看了眼身边的护士,举起手中的圆珠笔指了指,道:“这个少年,记得加大药量!”

……

这片世界只有天,向下便是深渊,在深渊和不可触及的天中间,有着一道血色黄昏,黄昏厚重不可估量,压得下方深渊不断压缩,下沉,最终不得见天。

姜羿的意识在被剥夺的刹那,再次恢复神智,便见到了眼前这一幕压抑到极致的画面,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震撼的场景,那种真实的下坠感,仿佛要将他拉进地狱,让他万劫不复。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强烈的坠崖感愈发强烈,到最后姜羿根本无法承受,直接昏死了过去,再次苏醒时,他看到了一条黑色的江河!

这片世界光芒暗淡,天空下着漫天的灰色尘埃,黑色江河深不见底,河上漂流着无数船只,全部向着尽头的落日驶行而去,每个船只上,都站着一个面部迷糊的鬼魂,他们手握黑刃,凝视着下方的黑河,姜羿仔细凝望,发现黑河有无数黑影掠动,定睛一看,竟是发现这黑河竟是由鬼影堆积而成,而推动船只前行的动力,便是鬼影双手的扑腾!

“由鬼魂凝聚堆积而成的黑河……这……”

姜羿思绪一动,穿只上所有无面鬼皆是望了过来,而在朦胧的世界中,一道顶天立地的身影,伴随低沉的怒吼,探来一只遮天巨手,想要抓住姜羿的意识,下一刻,姜羿神识恍惚,再次睁眼,发现自己又拥有了身躯,且回到了赤金城池中。

刚才的一切是梦么?

姜羿心神有些恍惚,使劲晃了晃脑袋,恢复清醒后,几位老祖也走到近前,在检查一番他的身体后,发现并没有任何异样,虽心存疑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姜羿,那枚龙鳞呢?”

顾云天问道,见姜羿安全归来,他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龙鳞?”

姜羿闻言一愣,查遍了整个身躯,都没发现龙鳞的踪迹。

顾云天见状,摆了摆手,正色道:“算了!不要再找了!你失踪了两天,马上霍族就要攻进来,你先去龙骨源地,等这次风波过了之后,再找也不迟。”

姜羿闻言尴尬笑了笑,拜别一众前辈后,给鸿蒙承天柱下达了指令,瞬息传送进了龙骨源脉内。

此时龙骨源脉寂静无比,在灰色的天空的映衬下格外压抑,秦顾两族都在集结兵马,都是想要一举拿下对方。

姜羿进入龙骨源脉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来到了最激烈的中部战场,走进了顾族传承者的总部传承殿。

“你就是姜羿吧?”

刚进入大殿,姜羿便见到数十位真灵境弟子严阵以待,同时听到洪亮之音,抬头看去,在传承殿最前方,一个身着黑衣的褐发男子正凝望而来。

褐发男子身着黑色劲装,长发束冠,长相颇为不凡,眉宇间英气勃发,看上一眼,便知此人定非鱼池之物。

“我,一号传承者,名叫顾安阳。”褐发男子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面色平静的道:“老祖已经告诉我了,等你到来,一切都听从你的指挥,明日秦族银衣阁将会全体出动攻占所有据点,你有何计划?”

姜羿摇头,看向殿内众弟子,神秘一笑道:“明日,不战!”

“不战?什么意思?让我们放弃所有据点撤离吗?”

众弟子面带不解,议论纷纷。

顾安阳亦是面带不解,不过也并没有去质问,抬手让众传承者禁声,眼神示意姜羿继续说下去。

姜羿沉吟片刻,继续说道:“传承者兵分两路,前往南北战场,抢夺据点,夺回龙脉,然后撤回东部。”

“然后呢?”

众弟子对姜羿的做法都表示质疑,觉得他是在舍弃中部战场的龙脉!

“你是看不起我们吗?凭什么将中不战场的龙脉让出去,我们顾族传承者何惧他们银衣阁!”众弟子皆是不服,开口喧哗道。

姜羿没有理会众弟子的不服,看了眼顾安阳,道:“此事交给你来安排,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他身影一闪,传送而走。

“遁入虚空!这是什么修为!”

姜羿突然消失不见,众弟子皆是目露震惊,眼神惊异的看向姜羿驻足之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顾安阳亲眼见到姜羿瞬间消失,在感知不到对方修为时,他便感觉到此人的不同,如今这般行径,却已是相信了老祖的话,选择帮助姜羿,奋声激昂道:“诸位兄弟,老祖安排此人来此,定有原因,我等照做便是,且秦族近日里表现极为诡异,我等避而不战才是稳妥之举,至于打破两族之间的规则,强夺南北战场的龙脉,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不用有什么心里负担,那么,还等什么,还不快些赶路,去收拾那群喽啰!”

传承者中的二把手,顾木海十分圆滑,一眼便看出了顾安阳的想法,顺势下坡,举手附和道:“老大说的有道理,最近秦族却是有些太安分了,我们需要从长计议才行,不能鲁莽行事,闲着也是闲着,咱们把南北部的龙脉去给他夺了!”

众弟子闻言瞬间兴奋起来,纷纷举手加油打气,一时间传承殿人声鼎沸,极为热闹。

过了一刻钟后,顾安阳将弟子分成两部分,一队由他带领,一队由顾木海带领,在灰色群山的掩护下,悄然朝着南北战场奔袭而去,整个中部战场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传承殿,就连据点,也只是安排了数人看守,只待夜色临近后直接退到东部后方。

“接下来该我上场表演了。”

姜羿始终停留在传承殿上空,在见到众弟子全部走光后,身体四周一阵扭曲,眨眼便化作了顾炎天的模样。

“去会会秦族的天骄们!”

龙骨源地的龙脉是一条长达百丈的紫源脉紫龙,已经具备浅薄的灵智,拥有自我保护的本能。

为了限制住源脉紫龙,秦族在中北南三条龙脉上各自设置了十三个据点,每个据点建造着一座囚灵阵,死死将紫龙钉住,防止其潜逃进东方,每个据点间相隔百里,坐落在错综复杂的山势中,想要攻下,极为艰难,顾族与秦族争斗了数十年,在中部战场紫龙争夺中才堪堪夺取了三个据点,南北战争也只是势均力敌,没有压倒性的胜利。

过了数十年,以紫龙宗的挥霍速度,已然等不及将龙脉取出,所以才付出了极大代价,请来了霍族天骄,想要以这种方式,出其不意,夺取紫龙的同时,给予紫霄宗毁灭性打击,以稳定宗门在紫魂山的地位,好在未来沧雷域的洗牌中获得主动权。

不过因为姜羿的出现,意外的得知了紫龙宗的计划,使得紫龙宗扑了个空的同时,反被顾族制裁,而姜羿作为秦族的死对头,此时此刻,又怎会让秦族好过?

“复仇时刻!”

姜羿冷笑,秦族不仁,族人残暴嗜血,此次出击,一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帮助顾族铲除余孽,三则是替天行道!

姜羿犹如鬼魅,眨眼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中部战场秦族占领的一座据点附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