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一百零九 难以回答的问题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2-02-11 23:32:43 全文阅读

关山月对刑撼天有些许愧疚。

关山月算是以势压人,从刑撼天手中要来了陈皮的处置权,但他竟然让那陈皮一直苟活到了现在,而且现在连陈皮具体的行踪都不知晓了。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让刑撼天一刀把陈皮砍了。

刑撼天他师父刘梦回在灵山里睡得酣声朝天。

关山月就和刑撼天在刘梦回酣睡的床头上说话。这事也没什么可避讳的,隔音什么的也没布置。

"真人。”刑撼天抱拳。

关山月示意他不必多礼,上来就进入主题。

“陈皮的事,是我失职。"以关山月道德标准,他是不会推脱责任的。

"我本想先将他关压在后山冰崖上,其后多惩治惩治,让他多受些罪,再让他以死赎罪,却没想到宗门职守的弟子竟然没把人看住。”

"没想到他一个小小的金丹期修士,竟然能避过我灵山中的层层值守。怪我,太过看轻他了。”

刑撼天是个糙汉子,不怎么会说话,他脾气也不算太好,但是,他对着关山月这样一个玉锦之人,也吐不出什么恶语来。

"欸,也不全怪您。”形撼天过一屁股坐在他师父睡着的床延上,床榻随着他的动作一震。

"我看着他从灵山里出来的,去拦过他,只可惜我实力不济没能给我老娘报仇!"刑撼天更多的是来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去把握报仇的机会

"不知那陈皮用了什么邪法,陡然间实力大增!原先他被我追着砍,结果从灵山里出去后,竟然能打得我无法还手!”

“他那邪法太邪乎了,竟然能吸我的灵力和生命力!"刑撼天摇摇头,满脸憾色。

"这下子让他跑了,世界这么大,何时才能再有逮住他的机会啊!"

吸生命力和灵力?

关山月一听,心里就觉得不对。

这种吸生命力的秘法……

那陈皮,加入同天盟,介绍人是老祖吧……

陈皮……老祖……吸生命力……同天盟……

众多关键词在关山月心头回转,再联系上把霄云吸生命力生生吸死的诡异黑气,心念百转后,心头一震。

他知道了。

害死霄云的同天盟之人,就是那个老祖。

老祖的事情,先不对其他人说比较好。

关山月暗自琢磨,他和古尔定了十年之约的,找陈皮寻仇是寻的关明的仇,找老祖寻仇是寻的霄云的仇。

要是仔细算算,凌严、凌峥的死也可以算在“老祖”头上。

一定要查出老祖的具体身份,长相、气息、境界、擅使的招式都要查出来,这仇,必须要报!

报仇,也要尽量建立在不会破坏十年之约的基础上。

老祖的事关山月已经决定不告诉刑撼天了,毕竟刑撼天也只是和陈皮有仇罢了,牵扯不到老祖身上。

老祖最次也肯定是个出窍期以上的修士,刑撼天一个元婴期的,万一牵扯上了,反倒容易把他自己搭进去。

“刑道友,我知晓可以找到陈皮的线索。”

听闻此话,刚刚还愁眉不展的刑撼天表情陡然轻松起来,很是惊喜的样子。

“真的?他在何处?”

“刑道友,你可知晓我们灵山针对一个叫作同天盟的组织,发出了悬赏清剿令?”

刑撼天点点头,“我知晓,先前那陈皮就是用我母亲的头颅来此冒领悬赏的!”

一想起自己枉死的老母,刑撼天就无比的哀伤。

“我娘亲她只是个靠丹药续命的低阶修士,一个人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无论有什么稀奇东西都省下来留给我用,一心盼着我成仙。”

“她一向省吃俭用,但是却是邻里间出了名的热心肠,别人家有什么事,她都会去帮忙。”

“这样一个善良淳朴的人……怎么,怎么就因为那姓陈的狗东西的贪念枉死了呢!”

惦念着自己的亲娘,刑撼天的眼中都快落下泪来。

“真人,您天赋好,境界高,眼界也开阔,您见过的东西,比我们这种野地方的散修多多了,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受苦的总是好人呢?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这个问题,关山月也无法回答他。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个世界,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无论是凡人,还是他们修真者,都是这样的。

修真者向来相信因果报应一说,也一向推崇以善缘结善果。但是,事实上,现在的修真界,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能秉持着“向善”心了。

毕竟什么都要靠抢……太过善心,反倒容易吃亏。

关山月也有些黯然。

他原先还以为自己的宗门,自己的师父、父亲他们和外面的散修们不一样。

散修们为了自己的生存着想,习惯尔虞我诈,利益为先,关山月虽然不能认同,却可以理解。

但是,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宗门,玄隐灵山,是高尚的,是一心为善的。

无论是让无法天门渡厄的分神期修士投身天地叠阵以反哺修真界,还是建造固定的天门和地门,都是有利于整个修真界的善事。

可是,最近他却知晓了,原来自己的宗门也不是和他想象中那样干净,也有各种各样的腌渍事情。

一心为善,真的太难了。

心下的这些让他心虚低落的事情,关山月是不会随意表露出来的。他和刑撼天也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有些微缘分的陌生人罢了。

关山月只对着刑撼天摇摇头,“你娘亲下辈子,会投个好胎的。”他也就只能这样,算作开解了。

重要的还是要告诉他陈皮的下落。

“陈皮他,在从灵山逃走了之后加入了同天盟。同天盟是个散修的组织,你作为一个散修,可以从其他散修那边打探打探同天盟的消息,从而查询陈皮的线索。”

“不过,你要小心些。”

关山月担心这刑撼天太莽撞,寻仇不成反而害了自己,“陈皮身后,有个出窍期以上的高阶修士撑着,你去寻仇的话,最好还是小心一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