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九十四 自卑和矛盾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2022-01-26 22:46:05 全文阅读

有了这个奇怪的刀修搅局,局势一下逆转过来。

关青得了空闲后,连自己重伤的儿子都没法顾及,立刻去帮助古月月对付那血魔。

关青接过手去,古月月的压力立刻大减,水袖挥舞间,水幕翻涌,绫罗一抽,就把碧焰魔君抽了个飞转,猛吐出一口血来。

落在地上的碧焰魔君再也爬不起来。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了,出窍初期的古月月被围攻那么久,受的伤都远不如这碧焰魔君吃了她一击受的伤重。

关青对付胡益策还算是能撑住,古月月在去帮助自己道侣之前,先去补了个刀。

彻底把重伤的碧焰魔君杀死,化为与魔气颜色相同的烟尘,魔婴也给他击碎,魂魄也完全打散。

除恶务尽,只要是除魔,一般都是会在杀死魔修之后,让他们魂飞魄散的。

绝大部分的修魔者,手里都有滔天血债,造孽甚多,绝不是肉身死一次就可以洗清的。

在把碧焰魔君除掉之后,古月月先看了关山月一眼。

关山月那处已经有跟随来的灵山金丹弟子前去救治了,给他喂下了针对魔气的丹药之后,他打坐运气,此时正在丹药的辅助之下排出体内的魔气。

这一会儿,已经排出了七七八八。

确认儿子没事之后,古月月才去帮助关青。

出窍巅峰的血魔胡益策面对极有默契的夫妻二人,稍落下风。

他的脑子转得可不慢,随机应变,边打边退。越退越向刘天的方向靠近。

血魔嘛,修的就是控血邪术。

胡益策受伤时,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血液不流逝,也可以故意控制自己的血液喷溅在敌人身上,既有腐蚀效果,又能操控它们在敌人猝不及防之下化为针刺,重创敌人。

不但如此,胡益策还能够在敌人受伤时加速敌人伤口处的血液流逝速度,减缓伤口愈合速度。完全脱离全本身体的血液还会变成他能够操纵的血液武器的一部分。

据说血魔流的魔修在真正成魔之后,甚至可以直接操控敌人身体内部的血液,让人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直接猝死。

随着双方的互伤,血液流失、疼痛感和身体、意志的双重疲惫都给古月月关青夫妻二人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却让血魔胡益策越战越酣。

他能控制自己的血液流失,而且还会因为痛感而兴奋,越打状态越好,原本的下风也慢慢掰了回来。

几人都没有施展那种可以开山裂谷的高阶灵决。

高阶灵决的施展是需要时间掐诀念咒的,有些还需要配合阵法符篆一同使用,太麻烦了,所以除非是能力强大到施展高杰灵决可以随心念而动,不然在打斗时基本都是用的小招数。

而且,打斗的这地方,是在山洞里面,万一让山塌了,把人埋在下面……

挺麻烦。

修士是能闭气,但是基本上只能闭气个一两日。被山体活埋,除了土灵根的能土遁出去之外,其他的基本上只能在窒息和强压力之下等死了。

成仙之前,都还是人。

人,是不能与大自然抗衡的。

胡益策边打边退,退到了刘天偷窥的土墙边上。随即在刘天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以手破墙,直接把刘天揪了出去。

刘天可能是怕丢脸叭,在给关山月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把这一段给含糊了过去,反正就是胡益策拿他做了人质。

在血魔胡益策拿人质要挟之时,古月月和关青夫妻二人产生了一点小矛盾。

关青是想不管人质的,觉得除魔要紧。古月月却是直接停了手。

倒不是说古月月圣母什么的,她是觉得,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这个血魔,不如多救一个是一个。

胡益策看出了关青还想接着动手的想法,扩音喊话,占领舆论高地。

“你们玄隐灵山,根本不在乎这些小宗门修士和散修们的性命吧?”

这话一出,刚刚被从邪阵中救出来的那些修士们炸开了锅。

之前那个刀客本来站在一旁,边喝酒边看热闹,这会儿摇摇晃晃地走过来,问道:“你谁啊?”

胡益策也不搭理他,接着扇风点火,“瞧瞧,只救法阵外围的,不救法阵中央的,就是怕被魔气入体,耽误了自己的修行呗!”

挟着刘天做人质,胡益策一步步挪向邪阵去。动作之间还在注意那个刀客。

“看看,你们玄隐灵山的修士,就是比别家的金贵。”

听见他这话,刚被救的十几个散修聚在了一处,隐隐有疏离那几个灵山弟子的趋势。

几个灵山弟子一看自己刚救的人拿那种疏离戒备的眼神看自己,心里颇有些不舒服。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

“怎么?对你们的救命恩人是什么态度?”

“忘恩负义?当白眼狼是吧?”

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喊开了。

听见灵山弟子们的话,那些散修们更是信了血魔胡益策的话。

散修们自己在面对大宗门弟子的时候也是自卑的,毕竟实力不如人,底蕴不如人,天赋也不如人,自然会认为这些大宗门的弟子们看不起自己。

自卑感,久了,是会导致矛盾的。

“俺问嫩是谁,嫩咋不讲哩?”那刀客可不管其他,又灌了两口酒,就向血魔胡益策的方向走,直跟着他踏入了邪阵的范围,也不避退。

邪阵上张牙舞爪的魔气试图侵入到这刀客体内去,却被他身上蒙着的一层肉眼难见的罡气斩碎。

“嫩,是不是瞧不起俺?啊?”刀客说着就要生气,挥起他的大刀来,就向胡益策斩去。

他眼中只有不理他的胡益策,全然把刀罡必经之路上的那些其他修士们视若无物。

一刀斩出,众人皆是颜色大变。

古月月飞掠过去,在那刀气积蓄气势之前,拿自己地阶灵器品阶的绫罗硬接了这一刀。

这憨货!当真搅局!

关青也飞身过来,“这些邪魔惯会巧言令色、搬弄是非。你们可别听了他的瞎话!咱们正道灵修,还是该沆瀣一气才是!”

刀客见自己的一刀被接下,彻底怒了,快踏两步,持刀砍向古月月。

古月月还未躲闪,这刀客就“噗通”一声,脸着地摔在了地上。

片刻后,传来了震天的鼾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