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八十七 不该这样的!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064  |  更新时间:2022-01-21 16:42:25 全文阅读

白发修士毕竟是分神期,虽然中了关山月的那些攻击,也不至于即刻毙命。他穿着的外衣是有防御作用的灵器,再加上自身的肉身强度,使得他硬抗下了关山月的一波攻势后,也只受了轻伤。只不过,他被关山月的千年玄冰寒气侵入体内,让他的能量运转有些迟顿,身体地略显僵硬。

被大乘期的威压压垮后,白发修士难以至信地看向关山月的方向。已经脱困的关山月的身后,一个与关山月长相有五六分相似的人物虚影正在缓缓消散。

虚影消散前,像是真正活着一般,瞪了白发修士一眼,只这一眼,就让他冷汗连连衣衫湿透。仿佛是真的被一个大乘期的修士给盯上了,魂都吓飞了半截。

关山月脱困后,手执浩渺剑,一套游龙剑决就施展出来。他可不和此人废话。

白发修士倒也不是个简单的主儿,受了惊吓之后迅速调整了过来。站起身来,挥舞起锁链来,抵挡关山月的剑决。

身心不适使得他的动作比起原本的全盛实力来说要迟缓得多,却还是能勉强跟上关山月的动作。沉重的锁链被掉舞出了残影,一一将剑气打散。

虽说游龙剑决并未伤到这个白发修士,可是别忘了,关山月可不是个剑修,而是个灵修啊!灵决才是他的主要手段。

游龙剑决,为关山月灵决的施展争取了时间,吐出一口寒气来,关山月周遭空间中的所有灵气全部被转化为冰属性,寒风呼啸而过,室内的温度早已降至冰点以下。冰霜风暴以关山月为中心扩散出去,神秀宫主殿的建筑已经被冰霜风暴所摧毁。

冰霜风暴以极快的速度向外肆虐,还未靠近白发修士,他就已经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将他身体冻得生疼

他要跑。

他比关山月是高了一阶没错,但是关山月这手灵决一瞧就是品阶不低,他已经受了伤,防御用的灵器也受了损。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关山月是怎样使出的大乘期修士的威压来,又是否可以再次使用。那威压,他压根无法反抗,他还不想在此处拼命,底牌也还想留一留。

没能逮住凌月真人这条大鱼是有些可惜,但是,还是保全自己更为重要。

看这白发修士已经御上了灵剑想跑,关月冷笑了一声

"呵,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冰霜风暴可不是杀招,真正的杀招是————

关山月御使灵力,一道水柱打在了白发修士腿上,对他没有造成一丁点的伤害,下一瞬,寒意将水柱寸寸冻结,并且顺着接触到白发修士的衣角的水汽冻了上去,将白发修士的衣服上内外两层全部冻住,并且蔓延到他的皮肤上去。

“这么简单就想留下我?天真。"

白发修士嘲讽了一声,他的面容在阵法失效之后又有了老去的近象,皮肤逐渐松驰,皱纹也慢慢浮现出来。他浑身一震就将身上的冰渣甩了下去。

关山月勾起唇角,从戒指中掏出了两块极品灵石,吸收起其中的灵气来。他消耗的灵力连他的《无上生生决》都补不上,这些海量的灵力,全部被用在了一个基础术法上。

那个基础术法名叫冰结术。只是一个普通的,让液体结冰的术法罢了。

白发修士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动不了。

怎么可能!他的身体并没有被动冻成冰雕啊?就算是被冻住了,也应当很快就能挣脱开才对啊!

想要趋使能量,也以失败告终。

白发修士以神念内视,看见自己本来在经脉中流淌的能量已经连带着经脉的脉壁冻结了起来。内视结束之后的白发修士赫然发党,不但体内的能量已经冻结,他连动一下手指、眨一下眼都做不到。

他本来御剑站在半空,现在已经掉落在了地面上,发出硬物撞击地面的脆响。

血液也不流通,白发修士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粉色,并且不断加深,到冰霜风暴冲击到他身上时,他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冰霜风暴完全打击在了白发修士身上,他体内的水分和液态的能量河被完全冻住,身体被割裂时只像是裹着人皮的冰块被利下冰沙来似的,完全没有鲜血流出。

心中焦急,白发修士想将元婴遁逃出去,舍了肉身,却也因为调动不了任向一点能量而无法成事,只能眼睁睁看着冰霜风暴袭向自己,在自己身体上肆虐,在让自己遍体磷伤之后,呼啸而去。

他已感受不到疼痛感了,冻得僵硬。身体残缺了大半,像个破烂的碎布娃娃。

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白发修土内心剧震,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凌月真人,心中既怨惧,又不甘。

我堂堂一个分神期,那么多神通都还没有用出来!那么多底牌都还留着!怎么会?怎么可能就这样败给了一个小小出窍?!

关山月走上前来,不与他多话,一剑刺向他的丹田,灵力顺着剑尖汇入到白发修士的丹田内府中去,炸作一团,将他的丹田毁去,无婴也差点被搅碎。

又掏出葫芦来,将这白发修士奄奄一泉的元婴吸入葫芦中去。这葫芦,就是素穆手中的那一个,在关山月拘了陈皮回去那天交给了他。

白发修士在瓶中出声,元婴在从肉身中被拘出之后,反而能够动弹了。

"你可别太得意!若不是我小瞧了你,疏忽大意,现在的结局定是截然相反!"

都是将死之人了,还要跳脚。

关山月听着他的话,笑出了声。他的双目已经完全变为红色,气息也邪恶起来,他的功德金光都被这邪气影响暗淡了些许。

"你也别不服气了,在你中了玄冰寒气,却没存在第一时间将其排出体外时,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关山月将灵力注入一些到葫芦中去,葫芦发出橙光,散发出炙热的气息,其中的白发修士元婴随着葫芦的变化惨叫出声。

"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你知道,为何玄隐灵山能够超越有着几千年底蕴的剑宗,成为此界的第一大宗,并且以不多的弟子数量,在此界一手遮天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