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厄 > 前篇
五十 陈皮遁逃
作者:云上城桥  |  字数:2171  |  更新时间:2021-12-12 22:03:54 全文阅读

陈皮躲过这一击后连忙起身,还不忘了把脚边的灵石收走。

起身逃跑,也还要再皮一皮,向身后喊道:“大哥!你怎么搞偷袭啊!你不讲武德!”

“对付你这卑鄙小人,讲什么武德!”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又是一道刀芒袭来,斩向陈皮的腿部。陈皮借由树枝攀高躲过,随即干脆直接上了树,在巨木间穿梭。

“大哥!你这话说的!我除魔卫道乃是正道本分,怎么就卑鄙小人了?”

陈皮不说这话还好,一提起“除魔卫道”来,刑撼天气得火冒三丈。

“我娘一辈子行善积德,为了不杀生常年食素,虽筑了基却从未修习过什么有杀伤力的法决,能活到这个岁数都是靠丹药吊着,连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你也杀!你除的是哪门子的魔,卫的是哪门子的道?!”

“谁知道你娘是不是表里不一,两面三刀?反正她和魔道有关,我可没有杀错人!”

陈皮既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又在故意激怒这个持刀壮汉。他心里清楚,刚正面的话,自己根本没有察胜算。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灵活。

想活命,必须想尽一切办法!

“你放屁!”形撼天果然被激怒。

他是一名刀修。刀修与剑修相似,是不过多依赖灵力灵决的,依靠的只有手中的刀。

被激怒的刑撼天持刀追上。

树林里不适合御剑飞行,他的身形不够灵活,只能靠踩踏地面加树木的反冲力给自己加速。脚下的巨力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深坑。

速度不够快,再加上陈皮逃跑过程中不时制造的一些小陷阱,让他迟迟追不上人。

刑撼天有些后悔,先前第一击时不该心急的,若是当时悄然接近,一刀必杀,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越往深山,树林越密,刑撼天已经完全看不见陈皮的人影了,只能从气息上感受到他就在附近。

“有本事你出来!”

陈皮手上捏着一团血液凝成的水球,缩在刑撼天不远处的树上,“我又不傻,出去送死吗?”

刑撼天的感官极为敏锐,陈皮刚一出声,刑撼天就锁定了方位,朝他冲去!

这傻大汉!陈皮露出得逞的笑容,将手中的血球向刑撼头当头砸去,正中红心!

刑撼天在空中躲避不及,被砸了个正中,两眼都被粘稠的血液糊住,伴随着强烈的灼烧感,视线一片模糊。

“你这奸诈小人!”刑撼天拿刀横劈,刀气砍了一圈巨木。

得逞的陈皮早就开溜,只在空中留下一句话来。

“哈哈!傻大个!你自己留下慢慢玩吧!”

这血球可不单单是糊眼之用。它会散发出人类闻不到的气味,吸引附近的妖兽。那么多的量估计能把方圆二十里内的妖兽全部吸引过来。

已经能听见妖兽的咆哮声了。陈皮赶找地方藏身。他可不想被兽潮波及。

一路就沿着直线逃跑,遇见山峰也不爬坡,直接用土遁从山体当中穿过,连穿了两三座山。

正在山中土道着,过去了三四个时辰,土中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猛然间,却豁然开朗。

突然间“被”结束土遁的陈皮被眼前景象惊呆了。小桥流水,七八木屋,几块农田,袅袅炊烟。

这山里,竟藏了个世外桃源!

过于惊讶之下,陈皮有些呆住了,再一看,田间有人正在劳作。

劳作之人正是关明!

关明也察觉到了有外人来。放下锄头,向这人走去。关山月拿神念一扫,看是个断了手的金丹修士,暗中提醒关明要注意防备。

关明走到离陈皮十丈远的地方,向他喊话:“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堵住入口的巨石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上空的屏障也没有破裂的痕迹,这人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他有没有恶意?

陈皮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这地方,藏得够深!

正常人谁会像他似的,没事在深山老林中土遁四个时辰?在山体中央竟然藏着这么一个隐蔽的小地方,竟然还碰巧让他发现了!

当真是老天保佑!

那傻大个绝对找不找到!若是那个傻大个没死在兽潮里,他陈皮也可以有喘息的机会,修养一番,试图反击了!

心有喜意,面上却装起了可怜,哭喊着奔向问话的这个年轻人。

“救命!救命啊!我因为除魔卫道!被魔头追杀报复了!他一直在追我!还把我的手砍掉,让我不能反抗!我是土遁逃跑,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机像巧合才到了此处,上仙!救命啊!”

陈皮是真不要脸,对着一个刚筑基的小子也能开得了口喊“上仙”。

没错,关明这些天在关山月的指导之下,已经成功筑基了,算是刚刚找到了修仙之路的越始点,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听见眼前之人喊他“上仙”,不成熟的少年人顿时心有飘飘然,再加上本性善良,乐于助人,警惕心顿时降至零点。

关明迎了上去,关切地问:“那魔头还在追你吗?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关山月倒是察觉到了不对。先别说多久没有出现过魔头了,就算这魔头当真存在,一个能追杀金丹期修士的魔头若是追来这个小村子,这些孩子们必定会遭到牵连!

不过关山月也没有贸然出声,毕竟还有他自己在暗处看着呢,可以暂且先观察观察,若真有什么事,他再出手也不迟。

陈皮刻意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凄惨一些,来搏取同情。

他哭得涕泪交加,并且遣散了封住手腕伤口的灵力,让伤处看起来血肉模糊。

“上仙!”陈皮扑在关明身上,把断手展示在关明眼前,“看在我可怜的份上,可否收留我在此处养伤?”

“这……”关明有些犹豫。

见这少年人犹像,陈皮拿出苦肉计来以退为进,“不方便也没关系,”陈皮神色凄切,“若是不方便收留,可否请上仙施舍一些伤药,我即刻就走,绝不会抱累上仙,扰了您的清净!”

一听陈皮这话,关明顿时就心软了。

关明在这山中生活了十多年了,这是第一次有除了古尔大哥带来的人之外,有外人来。他对这里的隐蔽性还是有自信的。

关明又问了陈皮最后一个问题,“那个魔头会土遁吗?”

陈皮连连否认,"他是个使刀的,不会土遁的。"

关明安心下来,一副大哥的姿态拍拍陈皮的肩膀,“那你就在此处养好了伤再走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