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乐正行 > 序章
第二十九章;这里的传承
作者:简易罐头  |  字数:3613  |  更新时间:2021-10-24 15:47:30 全文阅读

玉枕纱略微抬起手来,一股能量在手中出现。

对着地面按上去的瞬间,周围也是出现了一些木刺,那些木刺直接是帮助玉枕纱,在读当下一次攻击。

当常怀丹师落下去的时候,也是发现玉枕纱消失在哪里。

常怀丹师举起手中的长枪,一股雷霆之力直接是扩散开来。

手一挥之后,一些雷霆对着四周冲去。但是,在撞到墙壁的时候,也是直接消散开来。

常怀丹师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是多多少少有一些疑惑起来。

眼前的这些,可是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至少和他认为的不同。

“很有意思的地方。”

细细感应了一下之后,常怀丹师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地方。

在这里,他对周围的能量感知更加的深刻。甚至可以说是,体内的真气运转的更快。

还有以往这个恶魔武装的情况下,他会出现一些轻微的失去理智。但是他现在却发现,现在除了放大他脾气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副作用。

最后一点,他甚至感觉到,这个城市即便是死去,但是总有一股能量在反哺他。

“这是一块宝地。哈哈哈哈!得到她的传承之后,这里就会是我的洞天福地。”

玉枕纱坐在一旁,运转着草木之意,试图让自己的状态,能够快速的恢复好。

虽然具有着草木之意,但是常怀丹师也是具备着,两种“意”。

雷霆,火焰。

这是所有元素一类“意”中,最擅长进攻的两个。

破坏性也都可以说是,非常的强大。即便是现在的玉枕纱,也没有绝对的办法可以祛除出去。

玉枕纱运转了一会后,便是掏出一些丹药,直接吃下去。

玉枕纱炼的丹药可不少,不敢说库存满满,将其当成饭吃的地步。但是,用丹药作为治疗的手段,还是可以做到。

“呵呵呵!草木之意,还有丹火之意,就这么被你用岔了。”

玉枕纱快速清醒过来,直接是看向周围:“是谁?”

“呵呵。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能够感觉到,在你的身上,有我们一族的传承在。”

“什么意思?”

“不用担心。这个城市,对自己的族人是很好的。可惜的是,你似乎不能运用好。一个小修士就可以放到你了。”

玉枕纱还在寻找着,可是却什么人都没有看到。甚至,什么人都没有发现。

“好好感受你的意。他再怎么拖延,你最多只有十分钟的时间。看看,你十分钟内,能不能做到吧。”

玉枕纱看向周围,但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里的一些能量,对她来说非常的亲和。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玉枕纱来不及细想,直接是盘腿坐下来,然后就是感受到,在自己的体内有着两股特殊的能量。

其一为茶碗,其二,为一个药鼎。

这两个象征着,她现在所获得的两个传承。

一个是叶重老师所留,一个就是叶重教她的。这些都是玉枕纱所获得传承。

玉枕纱缓缓地调动其中所蕴含的能量,而周围的建筑和布置,也是让她体内的能量,得到了非常大的补充。

甚至于就连伤势,也是得到了恢复。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玉枕纱便是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并且,她还可以感受到,一丝丝细微的能量,或者说是意念,牵动着她的两股“意”,在进行着流动。

玉枕纱顿时深呼吸起来,她知道,现在的她,没有太多的时间。

常怀丹师随时都会发现她。到时候,只会有一场大战。

原本玉枕纱就处于突破的边界。但是,她并没有急于突破。毕竟对于自身的一些方面,她还没有完全的控制好。

当初在叶重离开修行地的时候,都是和他师父说过一样的话。

玉枕纱她们不需要急着突破,先压制自己的修为。当掌握了“意”之后,再把“意”很好的掌握好之后,在进行突破。

这样的话,进入化神境之后,她们的修为不止是更加的稳固,还会在进入元婴的时候,更加的轻松。

虽然轻松进入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也是有着前提的,如果是非常圆满,而导致的轻松进入,只会让的实力更加的强大。

但是现在,她自然知道,不管是丹火之意,还是草木之意,都不能算是圆满。

就算是在这里,玉枕纱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多少的进步空间。但是,现在只能在这里继续进行下去。

常怀丹师的精神力扩散出去,这一次可以说是一尺一寸的进行寻找。

可惜的是,常怀丹师并没有找到,自己认为是中枢,还是其他的什么。但是唯一可以说是让他在意的,只有一样东西。

一个看上去,就像是铸剑台的所在。

常怀丹师刚刚动身,打算过去的时候,眼看就要接触到的瞬间,直接是到之前会场的中间。

常怀丹师看向周围,一股巨大的威力直接是爆发开来:“想要阻我。谁有这个本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直接是一枪对着前面投掷出去。巨大的雷霆夹杂着长枪直冲而上,然而,就在要接触的一瞬间,顿时消散。

常怀丹师有一些无语起来,但是很快,也是感受到了一种威胁出现。

可就在威胁出现的一瞬间,常怀丹师直接下意识的闪开一下,然后一把长枪出现,直接是飞到了常怀丹师哪边。

常怀丹师一把抓住,眉头忍不住的皱起来:“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最好不要乱动比较好。”

常怀丹师精神力扩散开来,最后直接是扫描起来。

“不对,这个周围还有不少的气息,都是那个丫头的气息。”

常怀丹师举起手中的长枪,一股强大的雷霆夹杂着火焰的能量扩散出去,然后精准无误的击中那些狐狸。

“一触既没!?”

“假的吗?”

“既然如此的话,揪出本体就足够了。”

精神力,是所有炼丹师的基础素养。而炼丹师最强的武器,也就是精神力。

现在的常怀丹师在元婴境,就精神力来说,远远要比玉枕纱强太多。要找到玉枕纱,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常怀丹师找了半天,最后发现在某一处,有一个地方扫描了半天,也没有扫描到分毫。

常怀丹师直接是笑出来:“找到了。”

常怀丹师刚刚出现,玉枕纱也是直接对着常怀丹师,攻击上去。

“早就等着了吗!?”

常怀丹师看到玉枕纱的情况,也是奇怪起来。

玉枕纱的丹火之力爆发开来,常怀丹师也是在猝不及防下,被击退一分。

玉枕纱直接是对着上面冲出去,到了空中之后,直接是捏动法决。

一个魔法阵出现,就在玉枕纱推出去的瞬间,一股绿色的光芒在手掌上出现。同时一股强烈的丹火冒出来,然后直接轰击上去。

常怀丹师直接是一枪怼上去,但是仅仅是一接触,便是感觉到玉枕纱的实力变强了一份。

实力上面没有,变强的是,对“意”的掌控。

但是,依旧是很快被常怀丹师攻破。

玉枕纱站在遁光上,看到常怀丹师冲来,也是连忙对着下面冲上去,直接是出手攻击上去。

虽然是肉掌,但是在草木之意的加持下,也是如硬木一般将攻击挡下。

就在挡下的瞬间,玉枕纱也是直接攻击上去。

这一次两人改变的地方,同时也是改变了战斗方式。

空中交战。

虽然二人都会飞行。但是就在交战的瞬间,也是各自出现不同程度上面的能量。

雷霆,火焰,直接是在周围宣泄起来。并且也是将整个天空出现。

虽说玉枕纱脚下的遁光,频频被打碎。不过玉枕纱也是连连跳开,在另外一处再度凝聚。

草木之意带来的生生不息之意,也是让得玉枕纱的恢复,和消耗有着很大的帮助。

玉枕纱和常怀丹师连连交手,能量的宣泄,也是到了一种极致上面。

玉枕纱再度爆发威力,直接是出现一股火焰之刃。玉枕纱一刀对着常怀丹师劈上去。

常怀丹师看到之后,拿着长枪直接是对着上面攻击上去。

仅仅是一击,玉枕纱的攻击便是被粉碎。但是玉枕纱的眼中,完全没有丝毫的慌乱之意。

常怀丹师直接是笑起来:“你还有什么本事吗?你现在,太……”

话语还没有完全说出口,便是感觉到腹中一痛,低下头看过去。

在玉枕纱的手中,一股火焰之刃在手中。已经直接是贯穿常怀丹师的腹部。

常怀丹师看过去,玉枕纱的头上出现一对狐狸的耳朵。而且,在背后可以明显的看到,有尾巴在动的痕迹。

“你是狐狸!”

“你不是应该知道吗?”

“九尾狐。果然,果然。你保留了实力。”

“说不上保留而已。”

常怀丹师抬起手来,手中的长枪也是爆发出一股,剧烈的光芒。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丹火之意是怎么来的。是对着炼丹术的热爱,所散发出来的意图。”

“我在公子哪里,学到的很多,其中一个,就是这个。”

“你只是把炼丹术当成一种工具,一种可以炫耀的手段。”

“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炼丹术大成者,以掌炼丹,以万物为药材。”

常怀丹师听到之后,顿时惊讶起来。

前面的话语,让常怀丹师有一丝丝的明悟。但是明悟还没有完全的消化好,也是瞬间出现一股凉意。

就是后面,玉枕纱所言之话。

炼丹术大成者,以掌炼丹,以万物为药材。

以掌炼丹,只要实力足够即可。

但是后面,却是非常的难懂。至少,现在诸多的炼丹师之中,还没有多少人,具有丹火之意的人。

至少这种人,少之又少。

即便是具有丹火之意,也未必能够做到最后那句话。

但是,炼不了万物,炼丹的第一步,是什么事情,常怀丹师可是明白的。

烧药材。

常怀丹师直接是握紧手中的长枪,对着玉枕纱攻击上去。

现在就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的绝对会遭殃。

就在常怀丹师的攻击接触玉枕纱的瞬间,长枪顿时化为火焰直接消散。然后一把折扇出现在空中。

常怀丹师全身上下,喷出一股股的火焰。最后,就连眼耳口鼻,也没有漏下分毫。

惨叫声也没有出现,常怀丹师直接是被玉枕纱以烧火的方式,烧死在原地。

玉枕纱看到常怀丹师死亡,也是松了一口气。

玉枕纱扫描了一下周围,发现原本还有的人口,也都是没有。

“看样子,都是在那一击之下,被常怀丹师灭了口。”

“不过也是,这里实在是……”

“……不过,那个声音说我有这里的传承。”

“是不是公子具有这个。如果是这样的话,公子和前辈,到底是什么人?”

“算了,不想这个了。还是以后等公子再来查看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