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听天令 > 正文
2 师傅原来是魔鬼终结者
作者:小鸡吃米线  |  字数:5330  |  更新时间:2021-11-03 17:19:23 全文阅读

第二章 师傅原来是魔鬼终结者

洛城的天空总是很晴朗,高海拔的地理位置让这座城市总是充满了阳光与活力,南平步行街的一条小巷子内,有着一家叫做“平平安安,干干净净”的纸扎店异常的显眼。

即便洛城是做二线城市,作为市中心位置的商铺也是极高的价格,而一个占地150多平的纸扎店开在这里,就彰显了自己的不同寻常。

从前的老板去世了,他生前无后,把自己所有的身家都留给了这个据传是自己捡来的徒弟,单单是这个铺面的价值就已经超过了二千万。

不过根据坊间的传闻,张老道最值钱的东西并不是这个店面,而是店子内的那些老古董们。据传当年有个外地大佬得知了店内的一面全身大铜镜后,开价一个亿。却被张老道骂了一句:滚蛋,老子像是差钱的人吗?

要买铜镜之人本是外省一个势力很大的人物,本要准备强买强卖了,谁知道最后被洛城本地的一位大佬出面拦了下来,几句话之后,这个外地大佬直接来到纸扎店门外跪了一天一夜才被张老道骂了回去,外地大佬如同大赦一般唯唯诺诺的离开了。

当然,这都是老头子每次喝醉酒的时候都要向黎箫阳炫耀的是事情,至于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老头自己知道了。看着这面铜镜,黎箫阳的回忆又回到了那次和师傅相遇的时候。

黎箫阳帮人带礼物给张老道,却被老头子一顿暴打,打得黎箫阳七荤八素的,之后又被倒了一盆水淋了个透心凉才带到了铜镜身前。

只看了一眼,黎箫阳就呆住了,这铜镜打磨的很精致,倒影度几乎可以和现代的镜子相媲美。

铜镜里面的是一个面容枯槁的男人,整个人的体型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可是身体的皮肤都是透明的,里面的五脏六腑位置上都挂着一个会呼吸的血囊,正在把鲜血不断地吸落进血囊之中。

黎箫阳被这诡异的画面吓得不轻,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下他的脸庞,居然是自己的样子。黎箫阳顿时整个人懵逼了,他第一时间就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老头子打成了脑震荡出现了幻觉。

“小子,你要死了知道不?”这就是黎箫阳和张老道遇到时的第一句对话。

“你为什么打我,我要报报报报警,你最好不要再伤害我,赶紧送我去医院。”黎箫阳让自己尽量看起来镇定些,可是强大的手劲捏着自己的脖颈,让他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呵呵,放心吧,想杀你的人不是我,刚刚你也看到了自己的死摸样,这可是照妖镜啊,药渣说的就是你现在的鬼样子,如果不是看你和老夫有缘,老子才懒得管你。”

黎箫阳也不知道张老道所说真假,趁着这点时间他才看到了张老道的样子,身材高大肥胖,白白胖胖的样子你要说他浓眉大眼,老实巴交也行,要说他慈眉善目也没有错。

头上梳了一个十分整齐干净的道士发髻,一身宽大的蓝色道袍看来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像极了香港著名演员肥猫大叔郑则仕。

形势比人强,黎箫阳没有办法逃掉,只好在心里说:你拳头硬你说了算,老子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下找机会报警你就知道人民警察的厉害了。

谁知道张老道好似看出了黎箫阳的意图,从他身上摸出了手机,一下就摔倒了地面上直接来了个粉身碎骨。

看着一地的电子元件,黎箫阳终于是放弃了逃跑的想法,直接开口问道:“我认了,老先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本是受了戚老三的委托来给你带点礼物,希望你看在我和他都是同乡之人放我一马。”

张老道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黎箫阳,十分不解的问道:“放你一马?你现在的情况最多一个月就会灯枯油尽,精尽人亡。

我刚刚打你是帮你破了眼迷离,淋你一身道祖身前供奉的无根水是为了除去你身上的桃花障,这都是狐仙黄仙一流常用的迷人之法,你是不是有个很美很魅的女人?

看你的打扮也不像个有钱人,长相又很一般,你难道没有点自知自明吗?要不是奔着害你的命来,那个漂亮女人会看的上你?”

黎箫阳心说尼玛我是来到了吐槽大会现场了吗?这老头还能再损一些吗?戚老三你爷爷的下次回去看我打不死你。

不过可能是之前的法水起了作用,黎箫阳的脑子确实清明了许多,细想了一下只觉这老头子所说还真的有些道理,自己一个农村孩子,家里也不算殷实,长得嘛嗯嗯,也算不难看,周苗苗这样美丽可爱的女孩子照理说确实没有看上自己的道理。

为什么当时自己就没有发觉啊?现在联系铜镜中自己的摸样和张老道所说的话,居然有种当头棒喝的感觉。黎箫阳只觉细思极恐,全身冷汗直冒。

张老道眼见黎箫阳的眼神渐渐清明,知道桃花怔已经解除了,便松手把他放了下来,顺手倒了一杯水给他。黎箫阳有些疲累的做了下来,一口喝完了水后,便有些发愣的看向张老道。

“小子,想不想活命?”张老道突然问了一句,黎箫阳想都没有想就点点头。

“那好,以后拜我为师,为我打理店铺,只要你住在这里,那妖精就拿你没有办法。等为师处理了手头上的事情,就把这段孽缘斩断。”

自此黎箫阳因为一次帮人送礼,不但救了自己的小命,还成为了张老道的徒弟。得知黎箫阳居然会做饭后,张老道直接去了一趟菜市场,买来了巨量的海鲜家禽和瓜果菜蔬救交给了黎箫阳,自己跑去泡茶看书睡觉去了。

“哈哈哈哈,这个师傅啊,今晚吃的还行不?”

“嗯,手艺还不错,以后继续加油哦。”

张老道想了想又说道:“有什么屁就放,老子不喜欢拖拖拉拉,磨磨唧唧的娘们劲。”

黎箫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张老道,终于下定决心问了一句:“师傅,我打工你给发工资吗?哈哈哈不用太多,管吃管住一个月2000-3000就可以了。主要是我每个月都要寄钱回家的,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要上学。”

黎箫阳其实只有一个妹妹,弟弟是同村的孩子,家里人车祸都死完了,黎箫阳的爸妈看孩子可怜就收养了。

本来就是一个村子的,孩子平时对老两个也喜欢,所以也没有什么不适应过程发生。

张老道到是听戚家人说过这个事,知道黎家老两在村子里都是心善之人,既然命中注定要黎箫阳作自己的徒弟,那自然不会亏待自己的徒弟。

“月薪一万,年底看心情分红。”

黎箫阳只觉得张老道拿自己开刷呢,想着他救下了自己的小命,也就没有说什么了,毕竟自己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其实黎箫阳很满意这里的生活。

师傅这外面的店铺看着瘆人,都是一些纸扎货物,元宝蜡烛之类的东西,可是后院却是别有通天。

却是一个民国时期的小后院,占地面积有个150多平的小两层,有个不错的天井,夏天的时候可以纳凉,房间配置家具齐全,电气都是一线牌子,连网速都是一等一的高速,和自己租住的小窝一比,黎箫阳就像是个从贫民窟里出来的泥腿子。

“看来这死人生意果然很赚钱啊,我一定要把师傅的本事学到手,以后把全家接来洛城,买个别墅一起住。”

这时黎箫阳的手机突然响起了,一看来电显示提示是周苗苗,便不知道该不该接,突然听到了师傅的声音。

“接啊,如果今晚她能过来,我倒是能省事了。这样箫阳,你看看能不能把她约出来见一面。”黎箫阳想了想觉得可以试试,这妖精把自己差点弄死了,现在也是应该算账的时候了。

只不过黎箫阳心里有点当心,自己这个便宜师傅到底能不能搞得过周苗苗这个大仙呢?接通电话后,耳边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喂,亲爱的你怎么还不回来,我都要饿死了。”

“嗯嗯嗯,我在亲戚家呢?苗苗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我们今晚在这里吃饭吧。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好的,你把地址发给我,爱你哟。”

“嗯,拜拜,路上小心点。”

黎箫阳挂了电话,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难过,半天前周苗苗还是自己的最爱,现在却是要打生打死的一人一妖了,他有种自己好像是在演白蛇传的感觉呢。

张老道一把抓过他的手机,输了一个地址就发了过去,之后就上楼换个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装,皮衣的后背印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图案,脚踏一双锃亮的飞机鞋,拿着一把车钥匙就下楼来。

看着黎箫阳一脸的不解,张老道带上一副墨镜说到:“难道你觉得我会在这里解决她,打坏了东西心疼的还不是我。赶紧上车出发了,还有一段路要赶的。”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才拜的师傅居然是个潮人大叔,黎箫阳有点跟不上节奏的感觉,看着自己全身上下不过500块的身价,觉得自己的四流大学真的是白上了。

早知道纸扎店这么赚钱,从前就和村子里的老人们好好学学了,谁他妈的还会花钱来城里念什么书啊?

来到门外的商户停车场,就看到师傅爬上了一辆黑色的大越野车,样子方方正正的很有工业的厚重感,车头一个圆环里面有个大大的黑色大写B,黎箫阳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是看样子肯定是豪车。

潮人张老道在去的路上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带着黎箫阳来到了洛城著名的方舟酒店,酒店门口已经有人在这里等着他们了。

张老道拿起一个造型奇特的电话就走下了车,黎箫阳急忙问道:“这个师傅,你的装备在那里?徒儿帮你拿着。”

“什么装备?”想了想知道黎箫阳的意思,便有些得意的拿起这个手机说到:“有这个就行了,小小的一个仙儿,你还要怎样?摆个法坛吗?”

黎箫阳苦笑着脸,心想这个便宜师傅是不是个神经病啊?嗯,就是那种很有钱的疯子,可是想到了之前的铜镜和帮助自己的驱煞行为,又觉得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反正已经逃过了一劫,就再信他一次吧。便随着张老道的身后跑了过去。

10分钟之后,身材火辣,面容漂亮的周苗苗来到了方舟酒店的天台之上,一眼看到了黎箫阳就跑了过来,本来还要来个大大的拥抱,谁知道从一旁走来了一个带着墨镜,打扮很潮很像机车暴走族的大叔,直接挡在了两人之间。

“箫阳,你怎么了,这个大叔是谁?”周苗苗表现的十分吃惊,想要扑向张老道身后的黎箫阳。

“我是黎箫阳的师傅,今天来是谈谈你和箫阳的问题,以前没有我这个师傅就算了,以后黎箫阳的事情就是我张扬的事,你好好的去了便是,我也不为难你了。”

“大叔你什么意思,我和箫阳关你什么事情,箫阳你过来,我害怕。”

黎箫阳看着周苗苗,只觉心头有些不舍,曾经相爱的记忆又涌上心头,便有些心软了看向了周苗苗。

“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而不能者,心未澄,欲未遣故也。”

突然一阵经文出现在了黎箫阳的耳中,如同清风徐来顿时让他心清神明,神思清澈。

诵经之人正是自己的师傅张老道,现在的老头子没有了之前的油腻感,神态不怒自威,四周感觉有气流在涌动,感觉就差一首属于他的BGM了。

只见他右手掐了一个剑指,一指点向了黎箫阳的眉心,黎箫阳只觉昏昏欲睡,可闭上眼睛之后又立马睁开。

“嗯,年轻人贪花好色,整天浑浑噩噩的,现在你再看一看你的好妹妹到底是个什么鬼吧?”

黎箫阳闻言一看,吓的差点没有站稳,一个巨大的黄鼠狼正穿着周苗苗的衣服站在自己的面前,因为嘴巴很长的缘故,一些黄色的利齿裸露在了外面。

看着这张大嘴,想到自己每天都抱着这张大嘴细心亲吻,黎箫阳就感到一阵反胃,噗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黄鼠狼知道黎箫阳开了天眼看清了自己的身份,顿时龇牙咧嘴指着张老道大骂起来。

“老混蛋,你修你的仙路,我练我的练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坏我好事,难道你也要作个替天行道的卫道士?”

张老道看着眼前这个黄仙并没有动怒,语气平淡的说到:“你们大仙要修魅惑之道也是天性使然,我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可你错就错在拿着黎箫阳一个人祸害,这样就是心术不正想要谋财害命了,你说老道我该不该管了?”

周苗苗听后大笑了起来:“谁定的规则就不能杀害你们人类了,你看看这个世界,被人类祸害的灭了族的生灵还少吗?

你们人类的规则不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吗?

你去看看动物园那些被圈养的动物们,和人类的监狱有什么区别,许多动物从生下来直到死都没有离开那个空间一步。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不可害人?我只恨自己的力量不够大,不能改变这一切。”

黎箫阳只觉大仙周苗苗所说居然颇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不过要说姜还是老的辣,只听张老道慢条斯理的说到:“老子又不是美国总统,一天就要管这管那的,我只管自己活得通透开怀便罢,谁要听你这些悲天悯人的大义情怀呢?

再说老子每年都要救济许多流浪动物呢?也算对得起你们的了。现在你要懂老夫的徒弟,以为我南屏街纸扎店魔鬼终结者的名气是吹出来的吗?”

黎箫阳和周苗苗一起愣住了,黎箫阳想的是自己师傅这个名号到底算是厉害呢还是羞耻呢?

魔鬼终结者?你怎么不叫阿诺舒华吃雪茄呢?而周苗苗明显和黎箫阳想的不同,魔鬼筋肉人,嗯不是,魔鬼终结者这个外号放在洛城的灵异圈子里可是一个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啊。

这个暴走大叔不会是唬我的吧,这洛城地界不算小,就能让自己碰上这个猛人了。

“说什么都没有用,老娘养了一年的人药,谁来了都不好说,磨磨唧唧的是不是不敢动手啊?”大仙周苗苗面露凶光,十分急切的大叫起来。

“呵呵,说了不听是吧,好的我成全你,等我看看今天在线值班的都有谁?”说着便从紧身的皮裤里掏出了那个造型奇特的手机来。

“哟,今天值班的人还挺多啊,连七爷八爷都在线啊,可惜了这二位爷要的道德点太高了,还必须一次请俩,谁叫我老道我手头紧啊,对不住了二位爷下次遇到难事再拜托了。

算了时间紧任务重,还是制定搜索范围吧。”随即输了一个2000道德点之后,便搜索出来了十来个人的名字和图标。

“李小龙,2000道德点,性价比高不说,人也长得帅,很符合我的人设,好吧就小龙哥了。”

点击了李小龙的图案确定之后,只见张老道咬破了自己的大拇指,按在了手机的屏幕正中位置后就闭上了眼睛,随即一倒蓝光闪过,张老道全身抽搐了几下随即睁开了眼睛。

一道锋利的寒芒从他的眼中射出,紧紧的盯住了眼前的大仙周苗苗。

一声“我打。”出了口,张老道如同矫捷的豹子一般迎着周苗苗就杀了过去。

“神打?呵呵我今天就看看是你们人类的武道高超,还是我们妖族的天赋更胜一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