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冰舟记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道祖仙风
作者:金火地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21-12-03 22:36:15 全文阅读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八人就穿戴上飞行装备,飞往喜马拉雅白狮山……

  起飞没多久,阿通发现身后有一黑影尾随而来,慌忙提醒大家注意。

  那黑影箭一般压地飞来,不时发出凄厉的嘶鸣!

  “这是何方神兽?时速差不多120公里啊!”老陈对着手机软件显示的测速数据惊呼连连。

  “这是我的乌骓马!我要下去!”项王喊道。

  环顾四周,确信没有伏兵后,老陈让大家都缓缓降落。

  项王抱着马头失声痛哭,乌骓马也哽咽低鸣。

  众人打量着这神驹:浑身乌黑油亮无一根杂毛,马首如锥,四肢如铁,筋肌劲弹,体态傲健,具翻山凌海之姿,有踢云踏雪之势。大家都围看着啧啧称奇。

  于是老陈为乌骓马也套上一个飞行器,八人一马,在秦汉的天空中飞翔。

  “现在一个个,甚至连项王也有了亲密伴侣,”老陈笑道,“老钟,你要不要就近穿越到先秦时期把西施骗走?”

  “不了,喝了酒方向感不好,我怕分不清西东……”老钟敷衍了老陈两句,喝完了一壶酒,又将一张纸条塞进酒壶,封盖好,抛进大海。项王意志消沉,神情木然,此刻也并不理会老陈。

  “你不会还挂念着那个露丝吧?其实也没事,你看阿沐,心心念念着莎拉-许,这时候也可以跟谢柔卿卿我我,你怎么就学不来呢?”幸福甜蜜的老陈似乎看不得老伙计孤独凄凉。

  “那个,因为我怕谢柔同时跟两个男人卿卿我我会太忙了……”老钟醉醺醺地乱扯。

  “滚!两个天杀的老痞子!又拿我开涮,”谢柔气得面红耳赤,“小荷,看清楚没?这家伙视脚踏两条船为理所应当啊!”

  小荷笑而不语,老陈搂着小荷笑道:“虽然自古男人三妻四妾很寻常,但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了小荷,其他女子在我眼中都如同浮云,你也给我散了吧。”

  “我要是云的话早就电闪雷鸣劈死你个谎言当誓言用的大骗子了……”谢柔恨恨然道。

  不知飞了多久,八人一马,终于又来到喜马拉雅的白狮山。

  在洞口乌骓马一直焦躁不安地嘶叫着,项王知道这是警示的声音,便拔剑在手,瞋目警戒,走在了前头。

  在山洞深处,几双绿幽幽的眼睛正盯着他们几个,还不时发出低沉的嘶吼声,他们中的几个吓得毛发都竖起来了,谢柔拽住阿沐的衣服瑟瑟发抖,武藏一手摁住剑柄一手抱起已经吓得不能走路的阿通缓步前行,老陈搂着小荷,战战兢兢,和老钟一起跟在项王身后。

  老钟拿荧光棒一照,竟是六头龇牙咧嘴怒目而视的雪豹!

  “喵!喵!”老钟根据过往经验跟它们打招呼。

  “嗷!”的一声,前头那只巨大的雪豹突然站了起来!吓得老钟荧光棒都掉在了地上。

  项王大喝一声,怒目而视,那只雪豹悚悚然缩了回去,其他几只雪豹也慢慢缩到了角落。

  “老钟你这醉猫就别乱叫了,刚才肯定是说了粗口惹怒那大猫了……”老陈埋怨着推老钟快走,身后的几个人也快步跟了上来,武藏拔出剑断后警戒……

  “想到以后常要面对猛兽就让人倍感压力……”谢柔戚戚然道。

  “也不是每次都有,这不才偶然一次嘛?”阿沐宽慰她道。

  “你不觉得我们每天要面对的项王才是猛兽之王吗?”谢柔小声嘀咕道。阿沐一怔,赶紧捂住她的嘴,瞧了瞧项王,估计没听到,又转过头来一脸紧张地冲谢柔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谢柔倒是笑得没心没肺。

  找到了那巨大独木舟后,大家都纷纷套上宇航服,阿通和小荷穿的裙子,颇有不便,只得以乌骓马为遮挡站在石头上换装。

  “阿通的腿可真白,不过小荷的更直”老钟笑着对老陈小声嘀咕。

  “一个圆润,一个修长,都很美……”老陈也笑着小声评论着,突然好像醒悟了什么,“你给我转过去!小荷是我老婆!”

  乌骓马套上最长的高弹宇航服也非常局促。独木舟最后那个位置倒是宽敞,勉强能把乌骓马容下。

  “这可能也是天意吧,刚好够用,本来还想用这个位置载杨玉环来着……”老钟长舒了一口气,还随口调侃起唐朝“大”美人来。

  接着自然还是终极过山车一般的过程……

  “大家猜猜这次的出口是哪儿?”为了缓和紧张,老钟用耳麦与大家互动着。

  “不是大江就是大海,按时间轴这次该穿越去找你的偶像老子了吧?”老陈分析起来。

  “不是从老子的坐骑青牛屁股里飞出来就行,否则,我们就成字典上‘吹牛X’的出处了……”谢柔比其她两位女士镇定得多。

  “老子那是真牛啊!第一辆兰博基尼拥有者,牛可牛,非常牛……噢!哇哈哈!”独木舟骤然加速,老陈又惊又喜……

  “找老子做什么?他又不能格斗比赛……”阿沐有些不解。

  “在这种危局面前,人类需要一个大智大慧的大圣人指引方向……”老钟难得地语气虔诚。

  独木舟冲出在一条大河水面,老钟如释重负,其他人也基本上都没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有小荷与阿通还是不免惊出一身冷汗,全程几乎都闭着眼紧紧抱住身边的男人。乌骓马不愧是神驹,全程一声都没吭过。项王更是面如石像,什么跌宕起伏或惊涛骇浪都没能令他的低落情绪泛起一丝涟漪。

  把独木舟请回原处后,八人和马乘着夜色飞越了重重山岭。

  星空下,老钟看到紫气东来三万余里,形如飞龙,势如奔流,无比豪壮!惊叹:“是圣人驾临此地了!”

  已是黎明,看到下面一道雄关——函谷关,于是八人一马在荒凉山脚降落。

  天亮了,函谷关的关令送一位须发如雪,白袍飘飘,倒骑青牛的老者出来,毕恭毕敬,连连作揖……

  老钟自忖道:“这老人相如天人啊!”

  老钟上前恭敬作揖道:“老先生,晚辈有要事相求。”

  那老者笑道:“我们走吧。”

  老者把青牛托付给关令后就和老钟一行人走了。

  “这……这也太顺利了……我还想到关中吃碗臊子面,啃几个肉夹馍来着……”老陈和阿沐几个面面相觑嘀嘀咕咕……

  老钟在前面笑容可掬毕恭毕敬地给老者带路,老者和颜悦色,神情自若。

  “哎哟……想不到老酒鬼也有这么恭谨谦卑的一面,简直是公鸡下蛋啊。”谢柔吃惊不小。

  “别看我,这蛋我也觉得很扯……”老陈对众人的求解表情表示无能为力,“想当年,他第一次见露丝她爹也是大大咧咧的,聊几句就勾肩搭背了。”

  “他这么牛的吗?”阿沐一脸佩服。

  “有什么牛的?他一向就那么粗鲁无礼。”谢柔不以为然。

  “不是,几句就聊到勾肩搭背,他的英语得多牛多溜啊?”阿沐似乎有点代入感。

  “那是露丝她爹牛,一嘴京片子……”老陈回想起来还挺好笑:

  钟武给叔叔敬烟:“叔叔,来一根!”

  叔叔挺惊讶,摆摆手。

  钟武也有点惊讶:“叔叔不抽烟哪?”

  叔叔笑道:“不是,我不抽这种烟……”叔叔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也抽了起来,钟武颇为尴尬……

  从回忆回来,老陈笑道:“那老外的棒打鸳鸯还挺有艺术……”

  谢柔笑道:“那他现在这么紧张是不是因为怕老子先生掏出一包‘玉溪’?”

  老钟这边彬彬有礼对老者说:“师祖未卜先知,应该早已知晓弟子为何而来了吧?”

  老子微微点头道:“那汉斯大有来头你也清楚了吧?”

  老钟谦恭道:“弟子略知一二,还要劳烦师祖多多提点。”

  老子笑道:“还是先救出被劫持的民众吧。”

  九人一马又飞到了喜马拉雅白狮山,没等老钟带路,老子已经走入了雪豹洞,众人不及多说什么,只能急忙跟了进去。

  “师祖!前面可能会有……”老钟颇为紧张。

  “呵呵,无妨。”老子如御风蹈云,飘然而前。

  只见昏暗中,5只雪豹走了出来,缓缓围拢在老子身旁,如影随形,小豹还亲昵地蹭着老子的小腿,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声,老子俯身微笑着抚摸了一阵那小豹……

  “心如赤子,虎豹不侵,你们也可以的”老子抬头对众人笑道。

  后面八个人看得目瞪口呆,并不敢效仿。老子继续飘然前行。

  “这刚下了兰博基尼,又遛5只大猫,果然穿白袍的都是富豪啊……”老陈调侃道。

  “你也算个多金土豪啊,怎么这么怂?”阿沐嘲笑起吓得瑟瑟发抖的老陈来。

  “好!我也来!”老陈作势要挺身而出,众人正惊讶,老陈突然转头对小荷嬉笑道,“你今晚穿件豹纹的吧。”

  众人一片嘘声,老陈耸肩笑道:“你们不知道,小荷可比雪豹厉害多了。”

  小荷一副张着嘴却说不出满腔冤枉的表情,摇着头,一手遮住嘴,一手指着丈夫,又好气又好笑。

  老陈一手搂住小荷肩膀笑道:“此时无声胜有声,走走走,别理这些羡煞的旁人……”

  在独木舟上坐定,老子挥手作别5只雪豹,雪豹低声齐鸣,依依惜别……

  小豹蹭着谢柔的手背丫丫撒娇,谢柔一脸纯真笑意道:“哇,心都要融化了……”

  阿沐看得心惊肉跳,老陈也惊愕不已:“难怪平时那么野……”

  老子看着谢柔微笑点点头:“此子可教……”

  “师祖,你真的不穿上宇航服吗?穿越过程会遭遇一些极端环境啊。”老钟颇为忧虑。

  “无妨。”老子淡然一笑,示意可以出发。

  又一次天翻地覆极限穿越,最后从海底冲出水面。

  “老先生真是仙人啊!仙气护体,比宇航服管用!”老陈惊叹不已。老子笑而不语。

  “这是爱琴海吧?我来过的。”谢柔欢呼雀跃。

  “嘘!小点声,当心被希腊军发现……”老钟左顾右盼,神色紧张。

  九人一马在一个荒岛登陆,老子留在岛上打坐静修,其他人乘着夜色,在老钟的指引下,飞到了特洛伊城上空。

不知特洛伊城下有何状况,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