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冰舟记 > 正文
第十八章 焦躁小次郎
作者:金火地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21-09-09 22:38:12 全文阅读

“喂!小屁孩!别鬼叫!要是被小次郎一伙发现的话你会叫得更惨的。”老陈正在和老钟喝酒闲聊,很不高兴被中川那叫喊声惊扰。

  “老陈,要是能买下一个这样的小岛养老,你说是不是挺不错的?”老钟倒是不受影响,颇有雅兴。

  老陈笑道:“做光棍还不够?还要孤岛终老?”

  老钟嘬一口酒嚼几颗花生继续说道:“我只是喜欢那种自由感,自在为王,天海一国!”

  “原来你喜欢小翼啊?做她的国王你每天受得了几次跪拜之礼?”老陈听成某启蒙老师的名字了,“你可以买某个太平洋私人岛屿啊!汉斯这一搅和,现在那些岛屿都白菜价。”

  “你这相当于指着正起火烧着的书房卖我一张内藏字画,我拿冥币购买都不保值啊,”老钟自然不会听老陈的提议,打着酒嗝,头摇得像拨浪鼓,“哎?你说,那像不像一幅字画?”

  老陈顺着老钟的眼光看去:一个纤纤背影面海而立。在云月下,在海风中,天空地遥一影孤……

  “喂!名胜海滩!禁止小便!”老陈吼了一嗓子。

  那背影拿起石子转身就扔了过来,老陈大笑着一手接住。老钟看了看阿沐那边,说道:“木头!梦中人先放下,去陪陪画中人啊……”

  阿沐顺着老钟努嘴的方向,看到谢柔独自看海,比所有字画的意境都更孤冷,不免心中一颤……

  阿沐走了过去,不知之如何打破冷场,想了想问道:“冷吗?”场面更冷了。

  阿沐正要脱了外套给谢柔披上。

  “别别别,花前月下的,看你脱我也想脱了……”谢柔帮他把纽扣又扣了回去。

  “呵呵花前月下?月亮是有!哪有花啊?”阿沐被她逗得大笑。

  “瞎啊?你眼前就盛开着一朵国色天香,看不到?”谢柔给他扣好纽扣后扯着衣领拽了两下。

  “我看看……嗯,大美无形,难怪我视而不见,”阿沐嬉皮笑脸道,“嗯?……好特别的香气,这荒岛野村也没香水啊……更加没有腮红吧?脸红了?”

  谢柔一把推开了阿沐,转头要走:“滚!敢调戏老娘?”

  阿沐拉住她的手笑道:“别过去了,那两个老酒鬼等着调侃你呢,我们在这边倒清静些。”

  婵娟千里,金波连天,海风连通了胸襟与天地,星光点亮了眼眸和心灵……

  “你因为一个梦,就一生认定了莎拉-许吗?”谢柔轻轻问道。

  “……可是……她演出的情形真的跟梦境太像了……”阿沐自己似乎也很难解释清楚……

  “还不是看长相?”谢柔挤兑道,“她转头如花似玉,就美梦成真;她转头如花抠鼻,就噩梦缠身!”

  “呵呵,那么多年前的星爷电影你也看过?”阿沐笑了笑,不置可否……

  夜尽天明,旭日东升,阿通早已支起吊锅为大家蒸好了热腾腾的山芋,在招呼大家来吃的同时也用水灭了烟火,防止被佐佐木小次郎一行发现……

  “多好的女孩子,要是这个荒岛只有我和阿通两个人就好了……”老陈赞叹连连又浮想联翩。

  “那就只有阿通一个人了,你肯定会变成禽兽的……”谢柔露出鄙夷的神色。

  “不,会有很多个人的,不是荒岛余生,而是荒岛超生……”老钟笑个不停。

  “你这种怪大叔就不要做非分之想了,阿通跟宫本先生天作之合,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中川中二得很,不知情商为何物,成语倒是知道不少。

  “你个无礼小屁孩……”老陈气得满脸涨红……

  “你们在说什么呀?”阿通笑眼弯弯,野百合般清新的笑脸倒映着温暖晨光。

  “这小屁孩不让我吃你……吃你的蒸山芋。”老陈好不容易咽下这口气。

  “蒸了很多,大家请慢用……”阿通欠了欠身,依然笑意如春。

  一夜露营,满身寒气,掬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山芋,几大口下去,满嘴香甜,通身暖流,这满足感大概不逊于豪门盛宴之乐吧,一个个狼吞虎咽,敞开了吃,敞开了笑。

  “山芋差不多是在这个时代的100年前才从美洲传到日本吧?”老陈吃饱了撑得开始考究历史。

  “差不多吧,哥伦布吃了山芋发现百病消除神清气爽!当人参视之!”老钟大声吹起牛来说话像放屁,于是趁机神不知鬼不觉地暗暗放了几个。

  “哪有这么神效?”老陈喝了口酒直打嗝。

  “饿得七荤八素一身病,吃啥吃饱了都百病消除神清气爽,很多补品神药就是这么来的。哥伦布是你们黑客的祖师爷,为了占有美洲的一切,就祭出了世纪病毒——天花、霍乱!美洲原住民一批批死去,尸臭弥漫着那个曾经的天堂大陆……”老钟仰天一口酒,涌起千古唏嘘。

  “老钟叔,你说话真有感染力,我似乎真的闻到了尸臭味……”坐老钟身旁的中川一脸惊讶。

  “你几天没刷牙了?闻到的自己口气吧?”老钟瞟了中川一眼,心里大骂:这小屁孩嘴巴够臭的,我放的屁你至于说成尸臭味吗?

  “所以说,汉斯这次做的就是美洲人祖先当年对印第安人做的相同事情?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老陈若有所思。

  “殖民者们坏事做绝,掠夺占有了一切,然后制定法律给自己劫掠的资源打上封条——私人财产不可侵犯。在新建立的国家推行法治、平等和人道主义,以维持统治秩序。这也就是道家祖师老子说的——大道废,有仁义……”老钟的朦胧醉眼似要看破一切虚伪。

  “但是现在的美洲人并没有过什么罪行啊!而且很多移民与殖民者无关,很多华裔更是祖上清白……”阿沐有些激动。

  “清白清白,莎拉-许尤其清白,你倒是想和她不清不白……饭后瞎聊罢了,看把你激动得……”老钟笑着,又喝了一口热酒。

  “我哪有激动?我靠!”阿沐身体一震,突然呟喝起来,“快隐蔽!小次郎他们来了!”

  顺着阿沐所指,众人看到一条船破浪而来,船头站着一个威武的剑客,任波涛风云激荡,他沉静不动如山。

  “那……那就是号称‘不败之剑’的佐佐木小次郎?”中川趴着隐蔽在灌木丛中,声音有些战抖,全无平日的目空一切中二气。

  “岩流小次郎,此前横扫八方剑豪,从无败绩……”老钟也不免倒吸了一口气。

  “找人决斗的哪个不是无一败绩?有败绩的都在地府排队等汤了,”老陈对这种名号有些不屑,“啊哟,不过……这小次郎肯定与韩国第一刀交过手!”

  “什么第一刀啊?”草丛中的谢柔一脸狐疑。

  “柳叶刀啊,他这张脸,要没经过韩国名医主刀整容,哪能这么俊俏?”老陈表情有点夸张,“喂喂喂!老钟,你说他是不是很有我年轻时的风采?”

  “那我没见过。”老钟又喝起酒来。

  “咱俩中学认识到现在,你怎么会没见过?”老陈对这种问题倒是很较真。

  “我没见过小次郎整容之前的长相,不知道像不像你年轻的样子。”老钟说完打了个酒嗝。

  中川和阿通听得一头雾水,而阿沐和谢柔听了马上就在草丛中笑作一团。

  “你们两个这样子也不先谢绝未成年人观看……”老陈对阿沐与谢柔的这种反应有点恼羞成怒,“还是说你俩特意要给中川上上生理卫生课?”

  两人刹那间收住了笑,谢柔红着脸低头向边上挪开,阿沐白了老陈一眼,转头又对中川尴尬一笑。中川更懵了。阿通低头掩嘴偷偷一笑……

  小次郎与几个随从已然登岸,近看这位名满天下的剑豪,更觉相貌堂堂,气度不凡,他身材高大挺拔,肤若雪脂,眼若含露,顾盼间飞扬风流神采,仪态高雅,衣着华丽,一身绫罗绸缎贵族气。

  “还真是历史级高富帅,就那身穿着也有傲世独立之气!”阿沐啧啧称赞。

  “哼!一身寿衣,败相已显……”中川又恢复了目空一切的中二气。

  “什么寿衣?那……婚服也很华丽啊!”阿沐被中川这话堵得很不爽。

  “那就对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老钟悠悠补刀,不知这老光棍是出于怼阿沐还是怼婚姻。

  小次郎在岸边闲庭信步赏海景,看起来挺悠闲……

  “决斗之前还有融入风景中的平静心态,大侠风范啊!”阿沐再次啧啧称叹。

  “他确实该好好看看自己这块坟地的风水了。”中二叛逆再次怼之。

  “你这小孩……”阿沐无言以对。

  等了约么一个小时,小次郎环顾海面,看不到武藏来船的任何影迹,似乎有些不耐烦,开始在岸边来回踱步……

  “他的心态开始躁动了……”老钟喝了口酒懒洋洋说道。

  “他的心态确实没你好,毕竟高富帅没你们叼丝每次约会等半天的好习惯。”老陈夸得老钟一口酒迟迟没吞下。

  “你们备胎被命运毒打还劝她别打胎,自愿接盘喜当爹,心态更好……”老钟聊发少年狂,开启斗嘴模式。

  “对备胎也须安胎,观点新颖!”谢柔看热闹不嫌事大,加入调侃,“继续,你们的激烈决斗也足以载入严流岛外传!”

  “聒噪!”小次郎突然怒吼,闪电般抽刀在空中挥砍了两下又闪电般收刀,空中的两只海燕猝然坠地,血溅当场……

  这边的六个人被吓得噤若寒蝉捂住了嘴。

  未知这六人安危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