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煌城惊雪 > 正文
五十三 同道不同谋
作者:青伺  |  字数:1606  |  更新时间:2021-10-18 21:54:47 全文阅读

周武并不知道在文武之道上还有玄微之名,他始终以为能执天下之牛耳者只有文武之中的一人,可今日听檐前无忌一语后,他如梦方醒。

檐前无忌见他愕然,继续道:“不然你以为为何易安词走后,红莲还执意不肯放过他是为了什么?”

周武一摇头:“为什么?”他不明所以,浑噩着看向檐前无忌问了一声。其实自那日在挽月沉剑后,他便打算与红莲分道扬镳,以余生之力解开易安词的遗愿,不让文武坠道,可是今日他发现自己或许是做错了?

檐前无忌笑笑,道:“因为易安词在临走时已窥得真武之道,真武者便为玄微,他已初窥门道!”这件事只有倾颜公主与寻仙知晓,这也是为何寻仙会一直跟随在他身影之后的原因。至于倾颜公主,她要的只是匡扶叔藜皇室之道,其余并无所求。

如今寻仙已为易安词生后的践行者,倾颜公主与他也有合作,使朝堂之上焕然一新,更是逼迫霄月王远走挽月,造势祸乱。

“玄微……你是说易安词他,他窥破天机了?”

周武讶然,支吾着问道。

檐前无忌点点头:“不然文武命在天星,何以因此而陨落?”玄微之名非应劫者可具,若命理不可抗拒,则会降下天罚,殒命如斯。

早在许久之前,寻仙便从易安词口中得知,医仙素问生母真天颜姬,已于此世已过玄微子,故此百年之间不可再诞生能窥探真道之人。

可偏偏易安词悟出了,在乱世之中。当玄微隐而不出之时,能匡扶天下的便只有文武双道,换言之便是天下唯有易安词与夜哭雪可正。

然而如今的夜哭雪不知所踪,行走世间的唯有红莲;易安词陨落之后,也仅有周武、寻仙等人在践行理念,天下正是大乱之刻。可令人诧异的是,在这乱世之下,玄微却仍旧隐而不出,就连曾经因其而造的六祸一引出世,也不曾撬动玄微,那这乱世,又当如何?

易安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他曾陷入真天颜姬的玄境之中后,便参悟出了治世之道,悟出了玄微之道。

“苍天好因果,当初易安词得见真天颜姬,见了玄微之礼,故此在真命不出之时,他出现了。”檐前无忌喟叹一声,有些惋惜:“只是他生不逢时,今世的道果不在他的身上。”

易安词智绝无双、有治世之大才是周武自己追寻到的答案,这一点他无可否认。故而对于檐前无忌所说的生不逢时他深有体悟,为易安词鸣不平,更是痛恨当世玄微借命还因的做法。

天下安时,欺世盗名之辈比比皆是;天下乱时,这挣了名声的人便又隐匿了起来,唯有无权无势的易安词出山救世,却又天命临尘,不得善终。他甚至想到是不是这天下的善人,最终都不会不得好死?

“那红莲呢?”

方才檐前无忌提到红莲,周武想知道她在见了易安词之后到底有了什么打算,为何她执意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算在易安词的头上。何况自挽月分别之后,他也的确许久不曾听到关于红莲的消息,也不知她又在琢磨什么坏事。

檐前无忌抬头望天,却见着天上的雨竟越下越大了,轻叹道:“红莲当下,处境堪忧!”他虽远在燕城,但背后却有整个檐前家与倾颜公主亲卫为支撑,想要了解一些事情必然不难。

但他虽如此说,周武听着却有些不信。在他印象之中,红莲与夜哭雪皆是一丘之貉,是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之人。早前燕城之乱便是因他们而起,若非易安词智绝过人,加上檐前家不肯变节,不然这叔藜便也若如今的画周一般支离破碎了。

“她怎样了?”

虽心中不愿,但周武毕竟不是绝情之人,还是忍不住出口问道。

檐前无忌转头看着周武,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道:“你在乎她?”他二人之间的恩怨檐前无忌也有所耳闻,只是在他看来这之间的事情有无都不是什么大事。何况他们两人心里都有易安词,只是一个为情,一个为义。

周武撇撇嘴,有些心虚道:“我关心一个心狠手辣的女魔头作甚,她是死是活与我何干?”檐前无忌听罢摇头笑了笑,不作言语。

“你一直这样笑作甚,我说的有错吗?”周武见状佯装发怒,“信不信我揍你?”

“在下不堪学武,虽有孤燕在身,却不敌禅宗秘术。”他面带笑意,摆手拒绝,但片刻后他又脸色凝重起来,再开口道:“另外再告知你一件事,霄月王在挽月已经得到了某些人的支持,红莲如今寸步难行,若我们不能在燕城有所作为,她必将会陷入险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