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鬼探监天司 > 第四卷:浣乡县后山枯骨群
第五十章 被算计,有内鬼
作者:天玉阁  |  字数:3058  |  更新时间:2021-09-08 15:15:25 全文阅读

次日傍晚,此时桃花城的县衙已经被叶思言几人悄无声息的掌控住了,县令苏鸠与药商凌山都被关在了大牢里。

为了不影响二十天后的桃花酒节以及引起轰动,叶思言几人没有惊扰桃花城的百姓。

此时桃花客栈中,除了元沧在县衙中镇守外,叶思言、莫不知、苏慕晴、云雪瑶还有花香楼都在。

叶思言看向莫不知询问道:“李云安那里有异动吗?”

“我的人方才传信,李云安一直在住处没有出来!”莫不知回应道:“我已经嘱咐他们,一旦李云安有异动,就立刻拿下!”

叶思言颔首随后看向花香楼询问道:“海墨城那里还没有传信吗?”

“刚刚传信,正准备禀报大人,海墨城的监天阁人得到命令后第一时间前往海墨山庄,可已经晚了。”

“整个海墨山庄早已人去楼空,并且从家具上来看,海墨山庄最少已经半个月没有人了!”花香楼回应道。

“全部都消失了?海墨山庄最少也有数百人之多吧,海墨山庄没有人了,海墨城的百姓难道一点察觉都没有吗?”叶思言疑惑道。

“这也是最奇怪的点,整个海墨城的百姓和县令都不知道这件事,根本就无人察觉到海墨山庄已经空城了。”

“另外在海墨山庄内也仔细检查了,没有发现有暗道之类的!”花香楼语气中也是疑惑。

“有点意思!”叶思言语气冷了许多继续道:“半个月前就已经人去楼空,那海墨生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吗?”

“小楼,传令给大云所有监天阁人,一旦发现海墨山庄的任何一人,全部拿下,立即审问!”

“务必找到海墨生的线索!”

“得令!”花香楼拱手离开。

随后叶思言看向其他人道:“走吧,我们去会会苏鸠和凌山!”

“我要亲自审问!”

...

一刻钟后,叶思言四人来到桃花城的县衙,走进大牢,来到审问室,此时凌山已经被元沧带到了审问室。

叶思言走进去,莫不知四人则是站在一旁,云雪瑶记录。

叶思言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凌山,而是在不断的欣赏着这审问室里的一些刑具,叶思言一个个看完后,笑道:“知道吗?这些刑具其实一点都不好,遇到那些硬骨头的,还真的没用。”

“尤其是那些我都有证据证明你有罪了,你偏偏要与本官硬抗,那本官就只能让他们尝尝本官独有的刑具!”

话音落下,叶思言猛地靠近凌山,本身就有些恐惧的凌山直接被叶思言此举吓了不轻,凌山颤抖道:“大...大人,您有什么就问,草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此,叶思言走到凌山面前的椅子上坐下,笑道:“你这样识时务的人本官最喜欢,爽快的人不耽误本官的时间,本官就特别喜欢。”

“本官接下来问你的问题你只有一次回答机会,若是让本官发现你敢欺骗本官,你知道后果,本官名为叶思言,想必你应该有所耳闻!”

“是,大人,草民一定实话实话!”凌山连忙道。

“很好,那本官问你,你收购三色蛇毒和将红狐草卖给苏鸠是谁指使的?”叶思言盯着凌山问道。

凌山咽了一下口水后道:“是海墨生!”

“大概从三年前开始,海墨生便托我帮他收购三色蛇毒,中间我可以拿交易额三成的利,草民见钱眼开,便答应了下来。”

“随后一年前,海墨生又让我将红狐草卖给苏鸠,其实说是卖,就是直接给苏鸠,药材的前是海墨生给我。”

“红狐草草民的药庄本身就有,多弄一些也不会引起怀疑!”

叶思言微微颔首继续问道:“那你可知海墨生要这么多三色蛇毒和红狐草所为何事?”

“这个草民就不知道了,海墨生从来不告诉草民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凌山摇头道。

叶思言沉思了片刻后问道:“那你可知这三年来海墨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凌山喃喃了一声后突然道:“经常将一些乞丐带到海墨山庄算不算?”

“仔细说说!”叶思言回应道。

“是这样的,大概是草民给海墨生收购三色蛇毒一年后,草民发现海墨山庄的人经常在海墨城附近的好几个城池找一些乞丐,并且让人带到海墨山庄。”

“草民也是无意中碰到的!”

“那这些乞丐还有出来吗?”叶思言问道。

“这个草民就不清楚了,草民也不敢去问!”凌山回应道。

叶思言点了点头继续道:“那对苏鸠这个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苏鸠这个人根本就不配为官,在桃花城这么些年,中饱私囊,不做实事,百姓苦不堪言,但其又非常好面子,尤其是临近桃花酒节的时候。”

“更是强迫百姓假装过得非常好,让百姓烘托他是一个好官的姿态,而桃花城的百姓也不得不照做,不然时候苦的依旧是百姓。”凌山的确是将自己知道都说出来了,撒没撒谎叶思言一眼就能看出来。

叶思言微微颔首便看向元沧道:“把他带下去吧,先关押,待此事结束,依法处理,今日记有功!”

“另外把苏鸠带过来!”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凌山露出笑容道。

元沧将其带离后,片刻之后便将苏鸠带来,将其押在审问台上,用铐子拷住。

叶思言来到苏鸠身前缓缓道:“苏鸠苏大人,五年前上任桃花城县令,如今五年了,苏大人为桃花城百姓做了什么好事啊?”

见苏鸠不理会也不回答,叶思言继续道:“苏大人与海墨生联合走私草药和三色蛇毒,身为百姓父母官,却与海墨生联合中饱私囊,贿赂官员,你可知罪?”

苏鸠依然一副看淡生死的样子,不理会也不回答,见状叶思言靠近苏鸠缓缓道:“苏大人不会觉得将自己的夫人孩子交给海墨生,海墨生就一定会好好待他们吗?”

“你可知半个月前海墨山庄就已经人去楼空,而若是我的消息不错,你应该是这半月内才将夫人孩子托付给海墨生的吧?”

“那你猜猜海墨生会把你的夫人孩子带到哪里呢?”

“你什么意思?”苏鸠声音冰冷道。

“什么意思?”叶思言盯着苏鸠语气冰冷道:“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吧,你当真认为海墨生与你是合作关系吗?”

“那海墨山庄人去楼空你可知晓?”

“还有你应该认识本官,不认识本官也可以告诉你,本官是监天司司长叶思言,你身为一城县令,应该听说过本官。”

“本官对证据确凿却嘴硬的人有一套审问手段,想必你应该听说过,那你更应该知晓若是本官对你使用那些手段,你觉得你能撑住几种?”

“可本官没有对你使用,因为本官觉得你可怜!”

“但你更可悲,可悲的是被人当成了棋子却不自知,半个月前,本官这些人还在京城,可海墨山庄已经人去楼空了。”

“说明海墨生一早便得知本官这些人会来,可他却没有告诉你,你可悲吗?”

“夫人孩子在海墨生手里,生死不知,你可怜吗?”

“有句话说的很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苏鸠就是这样的人!”

叶思言说罢之后,苏鸠整个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见状叶思言看向元沧道:“将他带下去吧,他说的都记下来吧,虽然没什么用!”

“是,大人!”元沧拱手,便将苏鸠带离了。

而一旁的云雪瑶则是疑惑道:“怎么?这就完了?”

“不然呢,你没听小叶说嘛,这个苏鸠就是海墨生的一个棋子,用来捣乱我们的视线和拖延我们的棋子,他知道的与凌山差不多,可能还没凌山知道的多!”莫不知回应道。

“那方才大人说,海墨山庄之所以半个月前就人去楼空是因为海墨生一早就得知我们会来浣乡县和桃花城查案,是真的吗?”苏慕晴询问道。

叶思言没有一时间回答,片刻之后花香楼到来,朝着叶思言拱手道:“大人,李云安不见了!”

“并且还留着一张纸!”

众人来不及震惊,叶思言平静的接过花香楼递来的纸张,上面写道:“一群听话的狗!”

莫不知三人见状纷纷怒火中烧,而叶思言却是平静的将纸条烧成粉末,随即道:“方才慕晴问是不是真的,现在明白了吗?”

“我们自始至终都被牵着走,当时在浣乡县我就觉得枯骨案的发生有些怪异,现在看来枯骨案和李云安都是故意泄露出来的。”

“并且我们兵分两路出京城,一路上对方都知道,这群人与当年的旧案脱不了干系,并且他们也通过此事确认我们在查旧案。”

“同时,枯骨案与海墨生脱不了干系,而海墨生就是这群人之一。”

“最重要的是这群人中有个人或者多人就在我们身边监视着我们,而我们却不知道!”

“手段很高明,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我们被算计了,而且是非常轻松顺利的算计!”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