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赤月变 > 梦开始的地方
楔子
作者:土豆焖牛腩  |  字数:4746  |  更新时间:2021-07-16 15:38:45 全文阅读

一处不知名的山谷。

这里四面环山,满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偶有青鸟飞过,在树林间嬉戏追逐。

玉清子,乃苍梧派第十八代嫡传大弟子,此处正是他的秘密洞府。

狡兔三窟!

这里只是他其中一处较为隐秘的洞府。只有闭死关,或者躲避仇家时,他才会来到此处洞府。

洞府位置非常隐秘,周围又是荒山,人迹罕至。

洞口上方垂下一条条藤蔓,将洞口完全遮掩。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此处有个洞府。洞府之上,便是陡峭的崖壁,崖壁上爬满了翠绿的青苔和欣欣的野草藤。

玉清子对于他的秘密洞府,极为自信。要知道,当初他为了洞府的选址,曾找遍十三州,最后找到了三十三处,最容易被人忽视的地方。经过一番精挑细选,最终将秘密洞府的选址定在这里。

自从开辟了此处洞府,一旦在外面惹到事了,他便会来这里,躲上一阵子。直到风头过去,他才会重出江湖。

“嘿嘿嘿,干了这一票,真的是赚大了!”

玉清子嘴角微微上扬,面带得意之色,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哼!什么狗屁的楚阎罗,世人将他吹得天花乱坠!结果还不是被我甩得团团转,跟在我后面吃灰。”

低头看向手中,他手里正拿着一枚戒指,就是此次行动的意外收获。

戒指十分古朴,看起来,就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玉戒。

他有一门神通,专门破虚除障,一眼便看出,这玉戒并不普通,是一枚经过层层伪装的储物之戒。

不过制作玉戒之人,手段通天,对玉戒进行了细致的伪装,让人忽视它的存在。

也正因此,分赃之后,他又返身回去,取了这枚玉戒。

方才,他仔细检查过,玉戒上并没有追踪印记。神念一扫,蛮横地清除掉戒指上,原主人留下的精神印记。

将神念探入戒指,玉清子双眼瞬间一亮,他知道这枚储物戒值钱,但没想到,光戒指内的空间足有九百方。普通的储物戒,空间能有八十方,都算是大的了。

“嘿嘿嘿!这笔买卖果然值!”

玉清子嘴角乐开了花。

光这一枚戒指,就价值百万灵石,这还不算里面的东西。

玉戒里面,堆满了各种修炼资源、天材地宝,还有数不清的神兵利器。他粗略地估计了一下,里面的修炼资源,够他使用五十年之久。

他打算好了,接下来他要在这里闭关,闭关五十年。待他出关之时,这天下大可去得。

哪怕对方是鼎鼎有名的楚阎罗,此刻恐怕也要气得吐血吧,想到得意之处,玉清子发出一阵怪笑,甚是诡异。他一点也不担心声音会传出去,他已经布置了屏蔽声音的阵旗。

“嗯?这是?竟然是佛心七彩莲?”

玉清子嘴巴大张,瞪大双眼,呼吸几乎停滞,两手两脚开始微微颤抖。他身为苍梧派大弟子,见惯了天材地宝,可此刻,他是真的被震惊到了。

传言,佛心七彩莲,花有七瓣,每瓣拥有不同花色,每一种花色,代表一种属性。只需一瓣,便能助人突破瓶颈,举世飞升。

他从戒指里,取出一朵莲花,花有七瓣,正是佛心七彩莲。

这佛心七彩莲刚一拿出来,七彩光芒笼罩了整个洞府,熠熠生辉,仙气缠绕。

他感觉全身的毛孔被打开,吸进一缕缕精纯的仙气,身心俱爽。就这么一会工夫,困了他十年之久的瓶颈,竟然有了一丝松动。

“是谁?”

在他拿出佛心七彩莲后,周围空间荡起一层涟漪。玉清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转头往那个方向看去,空空如也,并没有发现。

嗯?难道是我的错觉?

他假装不在意,重新看向手中的佛心五彩莲。陡然,他又猛地看向,刚才荡起涟漪的那处地方,仍然没有发现。

摇了摇头,他心中暗道: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知道为啥,这些天,他总有一种感觉,似乎有人在暗中窥视着他。以至于,他最近总是疑神疑鬼的。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点一根凝神香,就能让精神彻底平静下来,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佛心七彩莲上,眼中闪过一丝火热,有了它,他就能够一举突破瓶颈。

“可算是找到你了,你可真能跑啊!”

寂静的洞府内,响起一道男人的声音。声音充满磁性,带有五分沧桑,三分哀愁,还有两分空洞。

“是谁?谁在那里?”

玉清子猛地转身,死死地盯着那个方向。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边发出来的。

可视线所过之处,别说是人了,连只虫子都没有。不过他很肯定,刚才的确有人说话,离他非常近,就在身边的感觉。

突然,离他五米远的地方,空气一凝,一道波动闪过,空气仿佛沸腾了一般。

整片区域,仿佛变成了一幅水墨画。画中的世界,开始变得混沌不清,荡起一层层涟漪,一名白发男子从画中走出,整片区域恢复了平静。

只见白发男子身着一件青裳,长得倒是俊俏,只不过双眼空洞无神,似是因悲恸过度,暂时失去光明。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玉清子大声质问,同时,他的心不断地往下沉。

眼前的白发男子,现身的方式,完全超乎他的想象和认知,他根本无法揣测眼前这位白发男子的实力。

“你问我是谁?”

白发男子歪着脑袋,淡漠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冷漠,似有一股怒气。

如果有熟悉白发男子的人在场,恐怕已经吓得魂飞天外了。白发男子的语气越是冷漠平淡,表示他内心越是愤怒。

“不问自取视为盗,你们擅自闯入我家,偷盗我的东西先不说,竟然胆敢谋害我的妻子!现在竟然还说不认识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白发男子伸手一招,玉清子手中的佛心七彩莲和储物戒指,再也不受他控制,纷纷飞向白发男子。

“楚阎罗!你是楚阎罗!你...你...”

玉清子瞪大了双眼,脸上满是惊恐,他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

“你想问,我是怎么进来的?我自然是走进来的。”

白发男子似是知道玉清子心中所想,直接开口道。

“不可能!我的洞府门口,布下了十阶浮屠阵,你怎么可能进的来?”

玉清子根本不相信。他宁愿相信,储物戒上有他未发现的印记,楚阎罗是根据印记,直接传送而来,而不是从洞府门口进来。

这套阵法,是他在一次地下拍卖会上,花费数百万灵石拍下来的。等闲之辈根本破不了阵,曾有多少好手,饮恨在这座大阵下。

在他入手之前,此阵法就已经赫赫有名。

入手之后,曾多次有人找他寻仇,真的有人瞎猫碰上死耗子,找到了他藏身的秘密洞府。

结果生生被此阵困了七七四十九天,真气耗尽,被玉清子斩于剑下,为他送了一笔不菲的资源。

“十阶浮屠阵?你是指这个?”

只见白发男子伸手一招,一座古朴、晦涩的迷你小阵,出现在他手掌上,滴溜溜地转着。

看着这一幕,玉清子瞳孔收缩,嘴巴大张,呼吸停滞。

“这只是我随意炼制的小玩意,什么时候拥有这么优雅的名字了?”

白发男子淡漠地瞥了一眼玉清子。

玉清子现在相信,楚阎罗说的都是真的,楚阎罗手中的那个迷你阵法,就是他布置在洞府外的十阶浮屠阵。

“怎么会...怎么可能...”

打死玉清子也想不到,自己的终极手段,竟然是楚阎罗随手炼制的。

由此可知,楚阎罗到底有多强。

陡然间,玉清子想到外界一则传闻,顿生底气,指着白发男子呵斥道。

“你到底是谁?竟然敢捉弄于我,你可知我是谁?楚阎罗已经进了那里...十死无生,不可能出来的。”

正是因为这则传闻,楚阎罗又迟迟没有现身,让他们确信,楚阎罗已经出事,贪婪战胜恐惧,接下了这笔买卖。

要是知道楚阎罗还在的话,他们万万不敢这么干。

表情冷淡的白发男子,听到玉清子提及那里,眼睛瞬间充血,变得通红,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只见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若不是被他们设下圈套,诱我进入九幽炼狱,寻找魂骨之花。你们怎么可能有机会,袭杀我的婉儿。”

他脸上满是懊恼和悔恨。

他真的好恨!

恨自己过于自傲,恨自己没有照顾好婉儿,但凡他留下一点后手,她都不可能会死。

“说吧,你背后的主谋是谁!是谁让你们做这件事的,坦白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白发男子根本不想跟玉清子墨迹。

现在他只有一个目的,找出幕后真凶,他曾对妻子的遗体发过誓,一定要让真凶跪在妻子坟前忏悔,以他的尸体祭奠妻子的在天之灵。

玉清子自知不敌,眼珠转了转,举起双手,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别乱来,有话好好说!我慢慢跟你说!”

与此同时,他慢慢往后退去,拉开双方的距离。

他嘴里跟白发男子交代着无足轻重的事情,实则暗地里,默默运转体内的真气。

血遁!

玉清子嘴角扬起一丝得意,心里暗暗想道:楚阎罗也不过如此,世人总喜欢夸大,事实就是他脑子有点不好,被自己甩得团团转。

他眼里满是恨意,被逼用出血遁,起码要小半年时间,他修为才能恢复到现在的水平,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我说过,老实交代,会给你一个痛快。可你偏偏不选,好玩吗?”

白发男子眉头紧蹙,脸色有些不耐烦。

“剑!起!”

一道寒芒,从白发男子的丹田处飞出,一闪而逝。

本来已经化作一团血雾的玉清子,重新被逼出人形,一柄泛着青光的剑出现在了玉清子的胸口。

“什么?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

玉清子无法相信,他明明已经化作血雾。这种状态,介乎于虚实之间,根本不可能被击中。

“阎罗不断生死,我来断!”

白发男子低声喝道。

原来这就是楚阎罗的称号由来吗?

玉清子的思维整个僵住,无法思考。

“既然你非要逼我,那我就只能自己动手找了!”

白发男子摇了摇头,伸手一招。

“魂来!”

“怎么可能?搜魂大法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玉清子的元婴躲藏在体内,大惊失色。这是他的第二元婴,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他的第一元婴已经被那柄剑粉碎了。他就想着,假装陨落,试图躲过这一劫。

可白发男子的话语,破灭了他的幻想。没想到,楚阎罗竟然会失传已久的搜魂大法。此刻,他终于明白,楚阎罗根本不在乎他是否交代。只要使用搜魂大法,一切都能知道,连他第二元婴都跑不了。

玉清子深深地懊悔,如果老实交代,兴许他第二元婴还能活下来。一旦楚阎罗使用搜魂大法,他将无所遁形,而且记忆读取,会直接伤害到他魂光。

虽然他有两个元婴,但两个元婴是同源的,魂光受创,双婴俱损,甚至随着记忆读取,魂光会逐渐流失,直至彻底消散,再无转世重修可能。

玉清子感应到,一道道无法抗拒的牵引力,在空中剧烈波动。本已消散的第一元婴,重新聚集起来,出现在白发男子手中。

他哪里还藏得住,连忙现出身形。

“楚阎罗!不!楚大哥!大哥!我说,我愿意交代。”

玉清子不停地求饶,他知道搜魂大法一旦开始,自己就真的完了。

“难怪你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没想到,竟让你修出了第二元婴。”

白发男子讶异地打量了他第二元婴一眼,跟本人有九成像,只不过是缩小版的,没有真实肉感。

“可惜!晚了!”

白发男子不屑一顾地说道。

“还有,我不叫楚阎罗。我叫楚平安!平安的平,平安的安!记好了,下辈子别来惹我!”

“哦!差点忘了,一旦被搜魂,便会魂飞魄散。你没有下辈子了,再也不见!”

白发男子五指虚张,玉清子第二元婴不受控制,朝他飞去。既然有现成的,何必浪费真气去聚魂。

“搜魂!”

他手掌贴在玉清子第二元婴的额头,直接读取记忆,不放过任何有用的信息。

玉清子发出慎人的惨叫,魂光越来越微弱。砰的一声,最后一丝魂光消散。从此,世间再无玉清子,堂堂苍梧派十八代嫡传大弟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去。

引!

白发男子收回右手,单手掐了一个剑诀,青光飞剑瞬间从玉清子胸口飞出,一闪而逝,出现在白发男子身侧,围绕着他飞行,剑身却不染一丝血液。

他看也不看玉清子的尸体,看着手中的佛心七彩莲,白发男子空动的双眼满是柔情。

“你说佛心七彩莲像你,我便闯蜀山禁地,采了送你!如今你走了,它却还在。”

白发男子本欲摧毁佛心七彩莲,陡然想起,他师傅曾说过一句话:曾经,世间有一复活之法。那时他还小,问师傅什么复活之法,他师傅却只是摇头不语。

世人皆说他实力通天,其实真正实力通天的,是他师傅。他不过是继承了师傅的衣钵,对于师傅讲过的话,他极为相信。从小到大,他师傅讲的话,无一不被证实。

九幽炼狱归来以后,得知妻子惨死,他便四处追查凶手下落,一直不曾细想。

“不!婉儿,还有希望!”

白发男子摇了摇头,眼神异常坚定。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我一定会把你带回来!婉儿,等我!一定要等我!”

白发男子小心翼翼地收起佛心七彩莲,连同戒指,一起收进丹田。他要在她回来那日,再把佛心七彩莲和戒指一并还给她。

青光飞剑始终环绕他左右,转身朝着洞府大门走去,他嘴里轻声呢喃着:“玉清子,你是第一个,但不会是最后一个!哪怕这背后有漫天神佛,我也会把你们统统送进炼狱,让他们日夜经受业火灼烧。否则,我楚平安意难平!意!难!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