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罪恶边缘 > 第1案:孔雀与黄鹂鸟
第19章 意外事件
作者:秦幕遮  |  字数:2030  |  更新时间:2021-07-06 07:52:54 全文阅读

虽然北原夏树此时的神情颇为奇怪,但是林真一心里也清楚,她既然能如此淡定,那么,她的不在场证明肯定会有强有力的证据来佐证。

正当林真一犹豫着,要不要先进审讯室时,本来在那头静静坐着的北原夏树突然捂着嘴咳了几声。

林真一本以为,她只是被水呛了一下,很快就会自行恢复。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北原夏树的咳嗽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咳得越发厉害,不一会儿就满脸通红。

她的脸色把林真一吓了一跳,忙跑到审讯室将她扶了起来。北原夏树说,有可能时因为这里面的空气太浑浊了,自己突然觉得喘不上气,接着便离开了审讯室,坐到了室外通风处的长椅上。

她的面色苍白得吓人,可脸颊却带着不自然的红晕,虽然已经离开了审讯室,却仍然捂着嘴咳个不停。林真一见状,忙跑到茶水间,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等回到北原夏树身边时,林真一刚想开口叫她“北原太太”,但是转念一想,她已经和那个背叛她的丈夫分居,可能很快就要离婚,便改口说了声:“松田小姐,您快喝点热水,夏季感冒的话,要少吹空调。”

可能是这个称谓取悦了北原夏树,她笑着看了看林真一,接过水杯打趣道:“谢谢你没有继续叫我北原太太,我是真的不愿意再被冠着他的姓了。比起北原太太,我更喜欢别人叫我松田教授,可惜……”

她顿了顿,可能是想起了过去自己在东京大学教书时的快乐时光,不免心里有些郁郁。

过了一会儿,她强打起精神又说道:“不过我的年纪应该快和你妈妈差不多大了,你以后可以叫我松田阿姨。”

她上下打量着林真一,看着他青春朝气的笑脸,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又黯淡了下去。

林真一看着她毫无生气可言的侧脸,又想起了她的外甥女松田沙纪曾经说起过,去年暑假的时候,北原夫妇一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对北原夏树的打击大到,两个月后她甚至办理了提前退休。

东京大学文学部虽然不及化学部这般地位斐然,但是也并不是什么冷门院部,曾经培养出了不少知名的作家、记者和新闻撰稿人。

而且北原夏树已经评上了教授。这份东大教书的工作,可以算得上工资多、福利好、社会地位高,旁人求都求不来。

而且她自己又还不到五十岁,正是中年人精力最充沛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打击,能让她连这么好的工作都不要了?

难道说,她刚刚所谓的不在乎丈夫出轨,其实只是在死鸭子嘴硬而已?

想到这里,林真一试探地问道:“松田阿姨,听说去年暑假的时候,您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所以您办理了退休,一直在家修养。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具体跟我聊聊是什么事吗?”

北原夏树手一抖,杯中的水顿时撒出了些许。她惨然一笑,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确实是大事,是我儿子北原千夜……他,他去年暑假时意外过世了。”

这下林真一是真的吓了一跳,如果他没记错,北原苍介曾说,这个孩子是他们夫妇二人结婚十年后才有的爱情结晶,也是独子。这要是过世了,给人的冲击肯定是很大的。

这样看来,北原夏树会去浅草寺烧香拜佛,并且在离开寺庙后,不回家在外面乱晃,倒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现在,北原夏树是犯罪嫌疑人之一,林真一的心里也不免为她感到难受。

唯一的孩子过世了,丈夫又是个人渣,怪不得她的情绪这么低落。在多重打击下,再坚强的女人也有可能产生厌世的念头。

可是,他们儿子的死具体是什么情况?谋杀,意外,还是自杀?是不是因为他的死,北原夫妻二人才会分居?

林真一很想问个明白,可这件事是北原夫妻的疮疤,现在他直接了当地问当事人之一,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见林真一表情纠结,北原夏树像是看穿了他此时的想法,笑了笑说:“林警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我已经和北原苍介分居好几个月了,而且也一定会和他离婚。

所以,你们不应该把调查的重点放在我身上,这是在做无用功。因为他的情妇死了,我反而没有借口和他离婚了。

至于千夜死亡的案子……去年也是你们警队来帮我查的,具体情况我想相关卷宗里都有,也不用我再复述一遍了。”

说到这,小岛瑛太和铃木光彦正好都回来了。

小岛瑛太去查了素菜馆,那里的监控还算严密。北原夏树在6月12日当天晚上确实在素菜馆吃饭,从19:05进入包厢后,一直待在包厢里没有出来过。

在她用餐期间,服务员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会进出包厢一次,上菜、倒酒、换碟等,而且几乎每次进出,都做过短时间的停留。

经过照片辨认,她们都可以肯定,照片里的女人是北原夏树本人没有错。而且,像北原夏树这样,一人订下一个包厢,独自买醉的女食客毕竟少之又少,所以她们都很关注她的用餐情况,怕出现什么意外。

而铃木光彦去查的,是北原夏树当天离开浅草寺后的行程。从17点到19点,她在三个商场,买了总价值不下200万日元的服饰和珠宝。

柜员们对这个出手大方又长得漂亮的女客人自然是印象很深,另外,商场的监控也清晰地拍到了北原夏树出入和购物的全过程。

这样的话,北原夏树的不在场证明应该算是确定了。

送走北原夏树后,林真一向日暮警部申请,查阅去年北原夫妇儿子去世的案件资料。

北原夏树既然说,她儿子的过世是一个“案子”,还出过警并且留有卷宗,难道死亡原因不是普通的意外或者生病?

卷宗封面的案由一栏写着“北原千夜意外死亡案”,林真一将卷宗翻开,仔细地查阅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